正文 266章 疑局:水晶棺中的不朽者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无限之最终恶魔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亚瑟,骑士王,兰斯洛特,格尼薇儿……

    这是有名的亚瑟王传说中的几个关键人物,不过他们的记载多是存在于小说和诗歌之中,真正的历史发掘并没有找到可以证明那个时代的关键遗物。

    当然,没有找到不代表不存在。

    中国商代之前的历史也同样不可考证,但是大禹建立的夏朝难道就是完全的虚幻?

    很明显不是,不过就现在的情况看来,这个世界似乎要揭开那个骑士时代的一部分秘密了。

    公元一世纪左右的水晶棺在亚瑟传说所在的地域出土,里面合葬的一男一女如沉睡般的历经千年依旧不朽,而陪葬的物品肯定不会是空无一物,不论如何都算是找到了那个时代存在的确切证明。

    至于那类似长相的问题……

    “世界上有长的像的人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吧?当然也不排除我确实和他有什么渊源的可能,但那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存在。”不置可否的给出了这个没有确认也没有否认的答案,萧岚在抽过报纸的同时拍了下小警察的肩膀,“你小子如果把八卦的努力分一半到工作上,现在就不会孩子这个位置上混了……做你自己的事去。”

    以这样一句令人愕然的话打发了这个小警察,拿过报纸的萧岚动用了藏在手中的基尔罗格之眼,将那特写的头条照片直接扫入了大脑印象之中,然后他在这一刻真的是沉默了许久。

    真的很像,非常像,令人诧异的相像。

    银色的头发,精致的五官。刀削般的面部曲线……几乎就是和萧岚一个模子里刻出来!

    这难道就是他自己?

    不可能。

    没有丝毫犹豫的,魔人在第一时间推翻了自己脑中不由自主浮现出来的假设。

    作为一个异世界来客的轮回者。他和这个时代的过去不可能有任何瓜葛,除非他穿越时空回到过去干了些什么……他貌似不会做那么无聊的事。

    所以了,长得相像只可能是个巧合,不过这水晶棺却是值得考究。

    **千年不朽,最好的解释就是形成了皂化的尸蜡,比如法国的睡美人圣女贝尔纳黛特。

    圣女伯尔纳德修女35岁逝世,1879年安葬。在她被封为圣徒之前,天主教会三次要求挖出她的遗体进行检查。许多医生、神父与名望之士目睹了各次挖掘的过程。即便双手握着的念珠已经完全生锈,胸口上挂着的十字架上也布满了铜锈,伯尔纳德苏毕胡的遗体却并未腐朽。它逃过了肉身腐坏的自然规律。

    即便已经去世了一百多年。她的容颜依然柔软而有弹性栩栩如生,如今圣尸放在金质兼玻璃的棺材内,置于内未尔母院圣伯尔纳德的小圣堂中,朝圣者可以瞻仰安详地躺在玻璃棺内的圣女遗容,亲眼目睹她那奇迹般完美的容颜。

    如果水晶棺内的这对不朽男女是出于同样的原理那也罢。但如果是什么魔药或法术造成的特别效果,比如让棺内或者**的时间停止流动呢?

    那就非常值得去进行一下探究了……

    而且,水晶棺里的两人身上并非空无一物,而是铠甲武器一并俱全。

    在那些考古学家和科学家眼里这些东西只是些古物,或许会因此引导出一场对金属冶炼历史的重新检索,但是对萧岚来说他们还却拥有更加深刻的其他意义。

    拥有端庄面容的金发女人身穿的是一身和历史上那个时代生产力并不符合的全身板甲,而且这件银白色的铠甲明显了做了中世纪中后期才发明的抛光处理,交叉在胸前的双手中所抱着的是一柄如同黄金所铸造并篆刻着一段铭文的双手骑士剑,那样式居然和一部叫《fatestaynight》的游戏中女性骑士王的圣剑excalibur几乎一致!

    话说回来。那个游戏里的女主角似乎也是一头金发来着……

    难不成,这不是那个小警察所推测的格尼薇儿,而是那个原型是亚瑟的骑士王阿尔托莉雅,这个《黑色星期五》的世界和那神秘的型月世界是同一个?

    “……不可能。”

    再一次的,魔人干脆的否认了这个不靠谱的推测。

    因为如果这里真是那个拥有真祖死徒直死之魔眼的疯狂世界,在教会实力绝对不弱的美国萧岚这个恶魔早就被代行者给请去喝茶。杰森弗莱迪这些明目张胆的异端杀人狂也早就被追的上天入地欲罢不能不死不休了。

    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这剑和铠甲应该怎么解释?

    巧合的相似吗……

    「如果已经排除了所有不可能的选项,剩下的即便再不可思议也是正确答案。」

    可在情报不足的情况下,萧岚实在得不出比较确定的结论,而且那银发男子的一身装束更是让他没有心思去再做更多思考。

    明明是合葬在一个水晶棺里面,但是两人的风格实在是相差了太多。

    相比起金发女骑士那光彩夺目的银色铠甲,男人的铠甲没有精致的装饰,也没有磨得发亮的色彩,只是个由棱形的角和凸起构成的从未见过的款式,铠甲的色彩更是与明亮的银白相反,是如无尽深渊一般的极端黑色!

    但这黑暗给人的感觉,却并不是内里潜伏着怪物的恐怖,而是一种近乎空洞虚无赋予一切安宁的平静与祥和——

    这种感觉,在这个银发男子手中抱着的那把大剑上升华到极致。

    朴素古老毫不起眼的粗犷造型,和铠甲一样深邃的漆黑,泛着一阵漠然的空洞虚无,但同时……又有着一种不可思议的勃勃生机。

    虽然是从拍摄的照片上看到,可萧岚还是在第一时间有了一种特别的感觉:那生与死交错转换更替的朦胧感。那仿佛他所曾经置身的死生境界的真实体现。

    「这就是完美的他!」

    ——魔人在心里这么告诉自己。

    这种感觉无法形容,但是他就是明白:自己如果将力量攀升到更高阶段。掌握了虚无和只属于自己的真实力量,那应该就是和照片中这石棺里的银发男人一样……

    简直就像是自己的未来。

    这真是个荒谬的想法,但是这一次萧岚没有和以前一样直接予以了否认。

    “等会去确认了死亡之书的所在和安全后,没有意外就由你留在那里继续原本的计划,我接下来要去一趟大英博物馆……”带着铭湮薇离开警察局,萧岚在车上告诉了幻影射手接下来的计划,“如果我的猜测是真的,那可是两把至少aa级的武器,还有两套齐全的高阶铠甲。”

    「还可能有两个要命的人会在现代复活……」

    不知为何,到了嘴边的最后一句话并没有说出口。

    或许是为了不让这个女人担心。或许是不想受到无意义的阻拦。又或者说是因为什么其他原因,魔人仅仅是保持了沉默与他必然前往的决心。

    极大可能是沉睡千年的远古骑士,仅照片就让人有些战栗的武器,奇怪的似曾相识感与相似的面庞……

    无论如何都想解开心中缠绕的谜团,前往不列颠一探究竟的这趟旅程他是去定了。

    ——事实上他的确实现了这个目的。虽然过程和结果都不太如他愿。

    当然,那是后话,至少是尚且还没有发生的后话。

    一路保持了莫名的沉默,萧岚仅仅是十分稳定的驾驶着梅塞勒斯,没有碰到任何意外的一路顺风到达了第一个目的地。

    在一幢看起来就很有年份了的别墅前踩下刹车,以基尔罗格之眼和气息感知确认了周围没有异样后,一脸肃穆的魔人保持着高度的警惕下了车。

    “到了,就是这里……杰森的老家。”

    容不得他不小心,不管原剧情到底如何发展。他要去“接近”的是一个粗略估计是s级的宝物。

    如果真的那么轻易就被拿到手,他绝对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一直提心吊胆。

    可是,似乎真的没有情况。

    虽然还是正午这个地方就显得有些阴森,但那明显是由于无人处理疯长起来的杂草和灌木导致,丛林般的晦暗氛围加上缺失的生气使得这片区域在大白天也像个闹鬼的坟场。

    只不过氛围归氛围,动用了自己的复数侦测手段也没有发现任何异象。尽管他依旧保持着警戒却也不至于处在完全的提心吊胆——

    推开了那因为过分老化嘎吱作响的房门,萧岚带着铭湮薇走进了这座阴森的犹如墓穴的废宅。

    他们俩估计是杰森和佛里斯夫人死后的这些年第一个访客吧,迎面而来的是一阵封存过久带上了**味道的风,入眼处的地面和四周围家具表面都覆盖着一层均匀的厚厚灰尘,如果这期间有人来过那留下脚印绝对不可避免,除非他是如幽灵般一路飘着进来又飘着出去。

    而一步一个脚印的踩着同样嘎吱作响的老化地板,他们在推开一扇门后来到了同样尘封了很长时间的大厅,并在第一时刻发现了那放在显眼位置却异常不起眼的目标——

    没有像其他的神器一样光彩夺目,这本邪恶的古书朴素的就像是扔旧物回收店都没人要,只有在真正的用精神和视线与其触及时才会感觉到它所蕴含的魔力。

    这是一本皮质封面的陈旧书籍,封页上画着一张做尖叫状的扭曲人脸,那画工实在是拙劣的不堪入目,可是细看之下又让人觉得这张脸十分逼真,不像是画出来的而是真的有一张痛苦的脸被异常残忍的方式撕了出来转而镶进了这本书的封面当中!

    而这,就是萧岚所预计的目标了。

    “就是它了,神器……死亡之书。”。。

    ♂♂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