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72章 本能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无限之最终恶魔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你的灵魂,你的手臂,你的剑……我收下了。”

    这是个奇怪的现象,明明是处于本能控制着身体的失控状态,但是双眼猩红应该是极端疯狂的萧岚居然是说出了这么冷静的一句话。

    不过这话虽然说了出去,但是也压根没人听得懂,这个时代的语言和千年之后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

    但是他们已经不需要去特别听懂,魔人随即就用动作阐述了自己这句话的意义。

    方才的一记头槌造成的伤害远不止看起来那么简单,至少还显著的让首领保护着身体的斗气直接散的一干二净,几乎就是等着这个时候的萧岚直接的加大了捏着他肩膀的左手力道——

    令人毛骨悚然的“撕拉”一声响起,他居然是把那条手臂给硬生生的从躯干上撕了下来!

    而在此终于脱离了铁爪的钳制,手臂和脑袋接连受到重创的首领哀嚎着松开了剩余的左手,纵使将**锤炼到极限并拥有足以凝练出斗气的强大意志,这样的疼痛也实在是超出了这个汉子的承受极限。

    但是丢了条手臂就是结束?不,那仅仅是个开始。

    在首领惨叫着退开,其他强盗们畏首畏尾的不敢上前,周围并未遭殃的幸存村民惊恐的退开同时,萧岚直接将那条尚在滴血的手臂按在了自己空缺的肩膀上——

    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晰的听到一阵触手纠结缠绕似的吱吱声,接合的伤口处血管和肌肉就如同蛇群一般的蠕动了起来,血管、经络、肌肉、筋腱,对应的零件自动的寻找到了相对吻合的另一半并自动的开始了重新连接,因为不是自己手臂对不上的部分则通过魔力的灌输进行特别改造,只一个呼吸的数秒而已,这有一般人大腿粗的手臂就缩到了正常的大小,但是那不是病态的萎缩而是如锤炼钢铁般的压缩成精华!

    不过这终究不是自己的身体部件,整只手臂因为魔力的侵蚀出现了不可逆的异化,长出了本是变身状态下的才有的坚固鳞片——

    严格说来着不算缺点,除了隐蔽性不太好解决,但是在此刻却十足有点吓人。

    夺来就安在自己身上的手臂,瞳狰狞如地狱的猩红光芒,胸口贯穿了一把大得吓人巨剑,虽然脖子上还顶着一张帅帅的脸蛋,但是已经没有任何人还会再以为他是个人类。

    可惜,他们的想法和萧岚一点关系也没有。

    活动了一下勉强还算凑合的这条手臂,他用有些夸张的姿势将贯穿了胸膛的巨剑给慢慢的拔了出来,而与此同时,他那一直盯着强盗们的双眼突然地绽放出了一道实质的猩红光芒——

    【黑暗仪式:灵魂收割!】

    眼眸之的虚无随着死亡化身的诞生已经离去,但是固化在了视网膜的法术并没有消失,在他本能的驱动下这献祭的鲜血神殿在顷刻间将周围的强盗们给完全的覆盖了进去。

    然后,就是结束。

    赤色的鲜红结界之内,无论尸体还是活人都开始了融化,被抽去灵魂之后化作一滩没有任何意义的血水。

    感觉到不对的强盗们第一时间的就想要逃跑,可是没有魔人的允许他们什么也做不了。

    将拔出的那柄双手大剑提在了手,萧岚首先是一个踏步闪到了强盗首领的身旁,特别关注的将他的灵魂给较完整的抽取了出来并直接一口吞下,对于其他人他却不介意那到底是尸体还是活人,手灌注了魔力的大剑轻轻的连舞了几下,呼啸而出的数道魔力锋刃即让那些背对着他的可怜虫失去了逃离的能力。

    在这期间,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又或是无法描述的命运使然,那些因为恐惧退开的幸存村民们居然是没有一个被卷入在其……

    但不管其原因究竟如何,这个略显诡异的事实并不是坏事,特别是当之后的不速之客到来时。

    置身于血腥味无比浓郁的鲜红结界,看着自己的祭品一个个的化作养料摄入〖体〗内,填补着〖体〗内因为失去近半灵魂留下的空洞,被野兽般的本能控制着的萧岚连显露的是无比的〖兴〗奋,但是这〖兴〗奋在随即却是瞬间变作了一个意外的凝重——

    “……女人,你是谁?”

    以吞噬了强盗首领习得的凯尔特语轻声呢喃着,除了眼眸以外看不出任何疯狂的的他盯着结界之外疾速逼近的一个身影,手的大剑瞬间抹过地面将一柄落在地上的长剑给变作利箭jī射了过去。

    感觉得到这个迫近者所携带着的杀意,他从一开始就知道了不能和谐共处,不过他似乎有些低估了这个女人的力量。

    回应他的是一声把他的声音还有表情全部掩盖的如雷轰鸣,结界之外被叫破了踪迹的“她”身上的白色光芒在一瞬间亮得耀眼,全力的将手持着的一柄长枪给掷了过来——

    汇集着耀眼光芒的这道金色奔雷扯动了周围的所有空气,将飞来的长剑拦腰截断后随即将血色的结界也一击打成粉碎,然后去势不减的带着攻城冲车才能够拥有的威势径直的奔向站在结界〖〗央的魔人而来!

    萧岚动容了一下,但也只是一下而已。

    面对这无与伦比的飞掷一击,他先知先觉般的向一旁迈了半步,然后这道金色的奔雷就从他侧过的胸前掠了过去,重重的将后方的一堵墙壁给完全轰成了碎片,但除了扯动的空气撕裂出了一道并不严重的擦伤以外并没有造成任何其他有效伤害。

    而借着“她”身上绽放的光芒,萧岚看到了突如其来的这到底是什么人:结实但丝毫不显臃肿并有着完美曲线的曼姿,一身把身体的每个线条都表现得恰到好处的全身皑甲,一张俊美刚毅同时亮丽无比的脸,一头金黄色如同太阳光辉一样的秀发。

    这是个骑士,一个……女骑士。

    她的全身都笼罩在一层乳白色的光芒,配合着那身姿和面容简直就是降临凡间的天使,不过此刻的那张漂亮脸蛋上泛着的却是一丝谒止不住的惊愕。

    一半是因为自己的攻击被那种方式躲开,另一半是因为她看清了所认为“恶魔”的面貌。

    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双令人不寒而栗的眼睛:完全被凄厉狰狞的血红色所充斥了饥渴、乖戾、残暴、阴邪,恣情纵性,透着慑人心魄的浓重杀意与强烈**,那是生灵与生俱来,难以根除其的兽性、野性、杀性、种种阴暗**的具体现化。

    但在这猩红的眼眸之外,女骑士却是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兰斯洛特大人,你怎么会——”惊讶着那与自己尊敬的某人几乎无二的面容,但她在随即反应过来一个自己所判定的事实“不,完美骑士不可能会堕落至此,而且从小被湖仙女抚养长大的他也确定没有兄弟。”

    “为你犯下的罪行和冒犯赎罪,邪魔!”

    伴随着这声jī荡着愤怒的大喝,女骑士刷的一下抽出了负在背后的长剑,身上的光芒在一声清朗嘹亮的长啸同时亮的空前,人剑合一带着身后的一片白色光影朝着前面被认定为是邪魔的男子飞斩过去——

    对此,魔人回以的注视多出了一个让女骑士觉得战栗的意味,那仿佛雄狮注视着配偶一般不带任何yin-秽的纯粹占有欲。

    生命的本能,本质就是生存,包括自己的生存以及种群的生存。

    所以在暂时生命无忧的情况下,被本能所操控的魔人有了繁衍后代的冲动,而且此刻的他已然找到了一个适合的配偶。

    强大的雌性可以生养出健康的后代,但在那之前要先进行的是征服。

    如野兽般的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低吼,他抖了抖手握着的那把大剑,直接的迎着女骑士那冲锋斩来的凌厉一剑冲了上去,双方的气势碰撞出了可以卷动风之伤的间隙,但是魔人却没有动用这很可能杀死对方的招式,而是以一个标准的斩击想要在对方的最强点正面的将其压倒!

    只是事情的结果,他的直感并没有预料到。

    彼此都灌注了最大力量的全力交锋,双剑的碰撞制造出了一阵让人耳膜几近撕裂的震荡,但是随即响起的却还有另一个并不响亮但却无比清晰的“咔嚓”声——

    以双手持剑发起斩击的萧岚惊愕的发觉,自己那新得来的右手在这一击居然是不堪重负,在过度的魔力灌输和巨力下如一根柴禾一样干脆的从折断了开来。

    “靠不住的假货。”发出这样的一声意义不明的低喃,魔人在女骑士补刀之前及时的抽身后退,迅速的以殖装的衣袖固定住了折断的手臂,然后以单独的左手持剑挥出了一击理论上可以迫开对手重摆架势的骇人剑气……结果倒真的很骇人。

    魔力爆发下全力施展的剑气斩还没有完全成型,这一次那把从盗贼首领那夺来的大剑也不堪重负了,直接的被极限压缩的高密度魔力给从内部硬生生撑的断成了两截。

    先是手断,然后剑断,硬件上的配备缺陷让萧岚一时间险象环生:女骑士没有任何手下留情的打算,直接的瞅准了他因此漏出的破绽,凝聚着耀眼光芒的长剑顷刻间交织出一片密不透风的死亡光幕。

    她没打算留手,也没理由留手。

    在这村庄制造了如此的血腥屠杀,使用了那邪恶的献祭法术,还冒犯了完美骑士的面容……

    邪魔,绝对不能饶恕!(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