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11章 第一夜:坠落的梦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无限之最终恶魔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要不要将他从梦中唤醒,你自己做决定吧……再见。”

    楚轩的这最后一句话说完,打了近半个小时的电话终于挂断。

    而放下了手中的手机后,萧岚是直接一头的倒回了柔软的床上,嘴角不由的就是露出了一丝艰难的苦笑。

    要不要唤醒郑吒?

    这还真是一个难做的决定。

    直接告诉郑吒这个女人是假的,只是他的执念制造的一个思念体?

    虽然在上一次弗莱迪制造的梦境里他已经这么做过一回,但那一次是的确陷入了并非真实只是虚构的虚幻梦境,如果不苏醒就等于真实的自我毁灭,而且那个时候的郑吒是在自己欺骗自己的不承认事实。

    但这一次的话,虽说还是在做梦,但是却身在真正的现实之中,郑吒是通过他的强烈思念塑造出了一个有血有肉有生命有灵魂、真实的思念体,就像主神提供的造人一样将他记忆里的萝丽给复制了出来!

    人是很可怕的一种生物,也别是偏执起来的时候。

    如果萧岚去告诉郑吒这个萝丽只是一个幻想,结果是九成九受到这个男人的冷眼相待,甚至被认为是弗莱迪的阴谋而敌视,并且即便他将那些萝丽已死的资料交给郑吒,也很可能因为“否认”触发第二次的因果屏蔽将实体的图文记录也处理掉。

    虽然这比起修改精神层面的记忆难度高出了不少,但是既然连思念体都塑造了出来。再做到这点想来也不算什么难事吧?

    楚轩那家伙,还真把好大的一个难题推给了他啊……

    不作任何事。郑吒就注定一步步的踏进悲剧;尝试去改变,得到的结果可能会比这更加糟糕。

    唯一幸福的道路,就是杀死弗莱迪夺取他的力量,然后将这依托梦境存在的思念体保留下来或者再造一个——

    这已经算不上幸福了。

    因为同样的业务主神那里也有提供,记忆、性格、身体与容貌全都来源于自己的记忆,不是依靠程序而是真正会哭会笑真真实实的人类,只要500奖励点数就能够造出一个人,如果有心的话郑吒想要再造几个萝丽就有几个萝丽。

    但这有意义吗?

    如果自己的爱人是一个念头就能造出来。那么到头来也就纯粹只是在自欺欺人罢了。

    郑吒所走的这条道路前方,存在的就只有绝望的深渊。

    至于是坠入其中不得自拔,还是将其征服凌驾于之上……

    ——萧岚拭目以待。

    而现在的话,就让他好好的珍惜这最后的美梦吧。

    虽然是注定会被摧毁的美好,但人不能因为害怕失去而选择逃避。

    从地上爬起就注定了会跌倒,得到什么就注定失去了什么,出生就注定了要回到死亡的怀抱。可如果因为害怕跌倒害怕失去害怕死亡,以至于不再爬起不再争取不再生活,那么就永远无法学会行走懂得珍惜领悟生命的宝贵。

    或许人从一出生就注定了未来的命运,这是所有人都同样面临的一个无法逃避的事实,但人之所以会区别出不同的你我,就因为彼此的人生画卷上拥有着不同的记录。到底是碌碌无为……还是精彩纷呈。

    ——而这,也即是他的决定。

    找了个借口让卡洛琳带着萝丽去外面拿点东西,让病房成为了仅剩下郑吒铭湮薇以及自己三人的**空间,萧岚将楚轩电话中的内容告知了另外两人:将楚轩做出的撬提款机搞监控等壮举描述了一遍,并且陈述了自己梦到弗莱迪后做出的推理。唯独有关萝丽的部分是只字未提。

    有时候知道的越多,人背负的痛苦也越多。

    这目视悲剧将要发生却无动于衷的罪孽。只需要由他一个人来默默承担就已经足够。

    所有人都幸福的结果是美好但不可能的祈愿,可如果只是守护一个人的幸福,或许会建立在需要自己或者他人付出代价的基础上,但的的确确是可以做到的真实。

    芙罗拉……

    郑吒的美梦已经注定了要破灭,他自己又何尝不是面临同样的危机?

    如果不能守护住这份幸福与安详,那么《死亡之书3:银色黎明》就不可能开拍,即便开拍了也会更换角色的扮演者,到时候哪怕萧岚能够回到那个亚瑟时代,哪怕他打败了死亡化身夺回力量补完自我,他也将再无法找回那个他真正铭记着的芙罗拉。

    或许曾经的他会对此不屑一顾,但现在……他无比的珍惜这难得的宝贵。

    所以了,他需要加倍的努力。

    为了这个小小的梦想,为了自己渴求的幸福,为了不成为悲剧的未来。

    郑吒描述的被命运操控、一举一动都似乎受到什么引导的感觉,被局势推着不得不走的他现在也终于有点体会到了,或许这和那无比浩大无比深沉的真正命运有不小差距,但是如果想要挑战那真正的命运,就要先打破这由鬼王编织出来的绝望。

    于此,事情暂时告一段落。

    萧岚原本还打算直接去找写剧本的作者韦斯谈一谈,但结果就是挨了得知这个想法的卡洛琳一顿大骂。

    “你还想继续折腾自己吗?下午都已经因为发烧昏倒了一次,虽然现在已经退烧也没有什么其他大恙,并且我没有追究你打个电话用上半个小时,但这样就以为什么理由也不说的我会放你去找韦斯老头?不管你究竟要做什么今天晚上都给我去好好休息!”

    女人生气起来真的很恐怖,特别是真正关心自己的女人。

    感受着她那真切的担忧与关怀。以及那眼角噙起的一丝晶莹,萧岚在叹了一口气后做了让步。

    温柔乡。英雄冢。

    饶是那铮铮铁骨,也难抵绕指柔情。

    有些事男人是即便死也要去完成,但女人和家庭会让他改变主意,有了顾虑和牵挂会使人变强,但同时也会成为拖累前进的累赘,所以有些时候就要坚决的做出决定,甚至还出现过“杀妹证道”这种极端。

    不过萧岚的话,他勉强还能够分清自己的度。

    “安心。我不会乱来。想想吧,就算我要去韦斯老头会在这个时候见我?没有提前预约的话那个顽固的老头子绝对会把我赶出来,理由就是我会影响他创作的思路……”

    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的理由,他是借着说话悄悄的避了开来,弗莱迪的事是知道的越少就越安全,他实在不想这个女人也牵扯到这连他自己都没有什么把握的事件之中。

    而这么一来,也就该暂且散伙回家了。

    此刻的时间已经是傍晚。待萧岚换回自己的衣服和其他人一起走出医院的时候,残阳已经将街道染的一片鲜红。

    那是比鲜血更诡秘的艳丽,空气中仿佛都沉浸在甜腻的腥香之中,在古老的传说中,黄昏是生死之门开启之际——逢魔之时。

    马上就要日落了,等红色的夕阳落下。象征异界之门的月亮就会完全的现出它的身形。

    然后,梦境也将降临。

    那么今日的这个夜晚,会不会安宁的度过呢?

    ————————————————虚与实的境界线————————————————————

    没有理由,也没有目的,只是一如往常的出门散步。

    记不清自己是怎么从家里走出来。也记不起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样的一个街道。

    清醒过来时,就发觉自己置身孤寂之中。

    户外的空气就夏未来说有些生寒。午夜的城市没有人迹,街上鸦雀无声。

    就像一座寂静、寒冷、荒废殆尽的陌生死城。

    没有行人也没有暖意的光景,宛如照片般散发出人工气息,令人联想到绝望的不治之症。

    ——疾病,疾患,病态。

    只要一个分神,所有的一切,包含没有灯光的住家与有灯光的便利商店,仿佛都会在一阵猛咳之后全部崩塌。

    寂寥到冻结的景色中,仅月光苍白地刻划出黑夜。

    在一切全遭到麻醉的世界里,仿佛唯有这月亮是活生生的,刺得仰望的自己眼睛生痛。

    ——所以,这就是所谓的病态。

    但这样病态的世界,不应该存在于现实之中,那么……是梦?

    或许如此。

    但没有感觉到危险,也没有感觉到杀意。

    感受到的唯有虚无的寂寥,如死亡一般的空无一物。

    没有直接醒来,梦境并未结束,所以纯粹被好奇驱动着探索着似乎是未知的世界。

    然后,就这么有了发现。

    只有泛白的电灯映照着街坊的走道,彻底驱走黑暗的人工光芒缺乏人味,比起应该驱除的黑暗更令人毛骨悚然。

    没有行人与车辆的道路两旁,同样高度的大楼规规矩矩的并排而立,墙面铺着整片明亮的玻璃窗,但现在仅仅反射出清冷的月光,宛如怪人所徘徊的剪影世界。

    而就在这个时候——

    一个无趣的影子落入视网膜,人形的剪影浮现在视野之中。

    并非比喻,那名少女真的飘浮在空中。

    穿着一尘不染的雪白衣裳,露在衣服外的四肢很纤细,将娇柔的她衬托得越发优雅。一头黑色的长发直达腰际,宛如以一根根丝线梳就般滑顺无比,只要风势一大,黑发迎风飞舞的模样就散发出幽玄之美。

    那一对细眉与冷淡的眼眸,宛如不再受寿命拘束,只活在绘画中的生物。

    风已止息,夜晚的空气就夏季而言冷得异常。

    顷刻间,如针一般的寒意刺痛了颈骨。

    “星野美树……”

    口中唤出一个沉眠在记忆中的名字同时,确切的看到飘飞的少女对着前方伸出手臂。

    在她的面前,宛若一面镜子慢慢呈现一般,走来了一个眼中泛着迷茫、喜悦、惊讶等复杂情绪,但身形衣着面貌都仿佛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少女”。

    到这里来,姐姐带你飞。

    即便是隔着数百米的遥远,但依旧清晰的听到这声宛如歌唱般地呢喃。

    这是天使的指引,这是恶魔的诱惑。

    如同要触摸天空一般,“她”挽住那纤柔的手臂,优雅的踏入夜空,然后……坠落。

    黑发没有凌乱飞舞,一身白衣随风鼓涨,在空中描绘出一道优雅的弧线。

    ——宛如一朵渐渐沉入深海的白花。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