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百七十三章 不是每滴奶都叫特仑苏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全能神偷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陈潇定住身子,转身看向姜紫月,发现姜紫月一脸虔诚的样子,看来真是相信了眼前这个酒肉和尚。

    华夏宗教信仰自由,信仰佛肯定是可以,可关键姜紫月面前的和尚明显就是一个假和尚,可偏偏姜紫月有些反应不过来,貌似真是相信了。

    哎,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想我这么大的时候也没有这么容易忽悠。

    看和尚注视着姜紫月的目光,明显就是平日里的色狼相,也就是他光秃秃的脑袋配上一副正经的面孔,让人平生好感罢了。

    “阿弥陀佛,贫僧自东土大唐而来,向西天拜佛取经。”

    和尚尚未说话,陈潇就向前走了一步,站在和尚旁边,双手合什,面色严肃地对姜紫月说道。

    旁边的和尚眼神闪过一丝怒意,可仍是笑容满面,面前的姜紫月可是一等一的大美人,没想到她竟然相信她的话,只要让她拜托面前这小子,那她还不是乖乖地被自己骗到床上去颠鸾倒凤。

    “你少说两句话能死吗。”姜紫月磨磨牙。

    和尚笑了笑,对着陈潇回了一个礼,“贫僧法号慧远,不知这位施主为何不愿意相信贫僧。出家人不打诳语,贫僧只是与这位姑娘有缘,想要为她化解一番,别无他意。”

    听着和尚说起话来文绉绉的,陈潇心中大惊,看来现在假和尚都有一定的文化素养了,说起话来文绉绉的的确是能够让人更加信服几分。

    “大师,听说你们和尚有一门铁头功非常厉害,不知道能否给我们展现一下。”陈潇好奇地望着慧远。

    自称慧远的和尚看了陈潇一眼,心中冷哼一声。可脸上仍旧是笑容满面地回道:“施主,贫僧平日里只专研经文,并不懂得铁头功,不过若是说硬气功,贫僧倒是略懂一二。”

    这个慧远倒是没有吹嘘,他真是对于硬气功略懂一二,只不过是以前在乡下面学习的一点小把戏,可就是凭借这样的把戏,他不知道欺骗到了多少女孩。

    见陈潇没有说话。慧远向前走了一步,挺起了胸膛,开始暗自运气,“施主,若是不信,你可以实验一番,贫僧的硬气功施展开来,全身如铁一样坚硬,一般人打了拳头会发痛。施主只需要使用三成劲,否则万一伤到施主。那贫僧罪过可就大了。”

    慧远早已准备就绪,他看陈潇也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怕是也不会有多大的力气,除非是健身房里那些健身教练他招架不住。其他的普通人随便打几拳他都不会疼痛。

    加上慧远平日里面装扮的技术非常逼真,弄得很多人一开始就相信了慧远的话,怕伤到自己也就真的没有使用出全劲,这才让得慧远每次都能得逞。

    “真要我打三成力?”陈潇瞪大眼睛吃惊地看着对方,要知道他现在的实力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三层力若是运转起无名心法。怕是比普通人全力爆发出的力气还要大。

    姜紫月静静地站在一旁没有说话。想要看看陈潇到底有没有骗自己。

    慧远拍了拍胸脯,点点头,“来吧,只要施主不怕痛就行。”

    “那我真打了?”陈潇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来吧。”慧远点点头,胸有成竹地看着陈潇,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只要你打我一拳你就陷入了圈套,那时候你旁边的女人怕是就不会相信你了。

    他可是盯着两人观察了很久。看两人的样子就知道不像是恋人,应该只是普通朋友。所以慧远才会选择姜紫月下手。

    “三层力?”陈潇弱弱地问道。

    “嗯。”慧远点点头,脸上笑容依旧。

    “好吧。”陈潇像是认输一样低下了头。叹了口气,“是你要我打你的,别怪我。”

    慧远对着姜紫月笑了笑,转身看向陈潇道:“放心,我不会……啊……”

    慧远话还没有说完,整个人就直接飞了出去,在空中划出了一道抛物线,最终‘噗通’一声,重重地落在了五米开外的水池中。

    水花四溅,掉入水池里的慧远却是根本就没有挣扎,好像是直接被陈潇给打晕了过去,沉入了水里。

    “啊,你干什么啊。”姜紫月也是吓了一跳,急忙是跑了过去。

    周围的行人也是停了下来,一个个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陈潇,陈潇挠挠头,才发现刚才似乎就不应该运起无名心法的,怎么不知不觉中力量又增加了许多。

    跟着姜紫月快速走到池塘边,陈潇指着池水惊叹道:“你看泰山水池里面的水都跟我们那边不一样,一边红一边绿的哎……姜紫月有些无语地看着陈潇,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装糊涂,那明明是慧远吐出来的鲜血。

    “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把人给捞出来。”姜紫月趴在水池边,伸手拉住了慧远的衣服,可对方是在太沉,她用尽全身力气都没办法将他给拉起来。

    刚说完,她也意识到陈潇可能也没有办法一个人将慧远拉起来,急忙起身向着外面的人求救,“谁来帮帮忙啊,帮忙把大师给拉出来。”

    “不用。”

    话刚说完,就看见陈潇脱掉了外套,将外套丢在了旁边的椅子上面,伸出手就拉住了慧远的右手,一把将他给提了起来,就像是提小鸡一样。

    “哇。”

    周围人又是一阵惊呼,对着陈潇指指点点,议论纷纷,不知道是否在议论陈潇到底是不是怪物。

    总之,没有人愿意靠近,所以姜紫月也听不见周围人说什么,陈潇也懒得去听。

    “他好像是晕过去了。”姜紫月满脸担忧地看着慧远,“我们要不要喊救护车啊。”

    “不用。”陈潇摇摇头,“别忘了我可是神医。”

    没有使用任何道具,陈潇只是在慧远的人中掐了几下。慧远这才悠悠转醒。他刚刚也只是打了慧远的腹部,还特地将力量分散,加上慧远真有几分本事,所以慧远这才没有多大的事情。

    “大师,是你让我打的,不怪我啊。”

    见慧远醒来,陈潇急忙是站起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慧远,委屈地说道。

    “咳咳……”

    慧远两眼一翻。差点又是晕了过去,这才知晓今天是踢到铁板了,看向陈潇的眼神也有些不同了。

    “大师,你没事吧。”

    陈潇猛地蹲下了身子,将慧远吓得不轻,现在只有他一个人,自然不能跟陈潇对抗,只得咬咬牙,摇了摇头,“我没事。施主果真不是凡人,不知施主住在哪里,贫僧找时间想要好好讨教一番。”

    “不用了,本仙人从小云游四海。闲散惯了,有问题的话,直接百度就好了。本仙人仙术就是从那上面学的。”陈潇挥挥手,转身拿起了椅子上的衣服搭在了肩膀上。

    “小光头再见。”陈潇蹲下身子摸了摸慧远的脑袋,一把拉住了姜紫月的手臂,轻声道:“快走。我发现关于你爷爷药材的重要线索。再不走就追不上那人了。”

    听陈潇的话半真半假,可因为陈潇提到了治疗爷爷病情药材的事情,姜紫月还是选择了顺从,回头看了慧远一眼,歉意地说道:“大师,真对不起……”

    “走了,快点。”陈潇打断了姜紫月的话,直接拉着姜紫月离开了。

    慧远挣扎地坐起身子。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最新款式的苹果手机,看样子是刚买不久。他咳嗽两声。嘴角流出了一道鲜血,看向陈潇离去的背影有些怨毒。

    “喂。快点过来接我,我在……”

    慧远报出了地址,又是躺在了地上,双眼望着蓝天,感受着周围行人的注视,慧远心中早已怒火滔天。

    他一定要让陈潇为今天的事情付出代价……泰山某处。

    周围山峦起伏,鸟鸣兽吼,近处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溪缓缓流过,溪水潺潺,冲击在岸边发出了奇特的叫声。整个环境异常的安静,周围景物看起来赏心悦目,的确是修身养性的一个好地方。

    一间茅草屋内,红六正坐在床上,面前桌子上摆放着一台电脑,电脑上面运算着密密麻麻的数据,左上方有个蓝色的小窗口,里面一直非常的安静。

    可突然,蓝色的窗口变成了红色的窗口,窗口里面突然显示出了陈潇的姓名。

    “哈哈。”红六突然开心地笑了起来,拍了拍手,“陈潇,本来还以为你准备自己开车过来好逃离我们的监控,没想到你竟然是直接乘坐火车过来,真是白白费了我那么多的时间。不过既然你来了,那么我们的游戏也就可以开始了。以一座城市人口的生命为代价的游戏肯定会很好玩。”

    外面,正躺在椅子上面休闲地晒着太阳的方六摘掉了太阳镜,回头看了房间里的红六一眼,刚才他说的话她也听见了,不得不说红六就是一个疯子。

    “小黑,你怎么看。”

    方六回头看了一眼正在旁边钓鱼的黑六,他很少说话,但是每次说话都会非常的中肯。黑六沉默了片刻,将钓竿提了起来,一边换着鱼饵一边说道:“真是疯子,希望陈潇能早点死。”

    “我也希望。”方六认真地答道,她也不希望看见整座城市陪葬,因为那个时候不光是城市灭亡,他们三人也会死掉,后面还会让整个华夏为联盟疯狂,将联盟推到悬崖边上。

    若是联盟高层的人物知晓红六的计划,怕是一定会将他给抓回去的,只可惜能够牵制住红六的梅六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根据她所佩戴的生命检测仪反馈回来的信息来看,她还活着,只是不知道人到底在哪里。

    “那两个小丫头现在的日子应该过的还不错吧。”方六换了个姿势,大腿翘二腿,晶莹如玉的小脚不断地晃悠着,“我想没有人能够像我们这样给两个小丫头这样的待遇吧。”

    “恩。”小黑点点头,他皱了皱眉头,将鱼饵甩了下去,“我觉得那个唐语嫣有点不正常,太淡定了一些。”

    “不正常吗。”方六嘴角微微翘起,“我倒是觉得非常正常,那个小丫头,真不知道若是用她的血液来当引子会有这样的效果,只可惜唯一能够与之配对的血液拥有者也失踪了。”

    “还没找到?”小黑皱了皱眉头。

    “你认为找到了,唐语嫣那个小丫头还会活着吗。”方六笑了一下,“不光是我们期待,怕是连会所那边的人也都有些期待,要不他们怎么会如此关心这个女孩。”

    “嗯。”小黑点点头,没有再说话,因为他不知道该跟方六说什么话好了。

    “哎……”方六见小黑不理她,她伸了伸懒腰露出了曼妙的身姿,“陈潇来了,游戏似乎变得越来越精彩了。一个城市人的生命为代价,有点疯狂,可我喜欢……你干什么。”

    走了半天,姜紫月终于发现陈潇是欺骗她的,哪里有什么药材的线索,完全是瞎扯的事情。

    “没干什么啊。”陈潇无辜地耸耸肩,向左右看了看,“怪了,我刚刚还看见卖药材的人呢,怎么突然不见了。”

    “装,你继续装。”姜紫月磨磨牙,小拳头紧握,恨不得给陈潇来一拳头。

    “真的,你要相信我。”陈潇眼神坚定地看着姜紫月,“虽然不是每一滴牛奶都叫特仑苏,但我每一句话都叫真心话。”

    “呸。”姜紫月瞪了陈潇一眼,摸了摸肚子,没好气地说道:“走吧,先吃点东西,下午你必须要跟我去庙里面去还愿,若是能够见到慧远大师,你一定要跟他道个歉。”

    “你认为他还敢单独见我吗。”陈潇慢悠悠地说道。“说不定不需要你找他,他就很快找到我了,我看他那样的性格根本就不像是会吃亏的人。”

    “你以为别人都跟你这样小肚鸡肠,瑕疵必报吗。”姜紫月鄙夷地说道。

    “算了,不跟你们这种十八岁的小屁孩理论,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陈潇撇撇嘴。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