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章 【第一次做这种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清晨的阳光升起。

    太阳从东方的地平线上缓缓露出,红色的朝阳渐渐给天空添上一层暖意,驱散了夜晚的冷漠。

    马车就在往南的道路上缓缓行驶。

    陈道临坐在车夫的位置上,手里抓着马鞭。在他的两边,巴罗莎和夏夏一左一右靠在他身边,巴罗莎更是直接被他抱在怀中。

    虽然是清晨,但是这么一路往南而去,旷野上的道路上渐渐的热闹起来。

    一路上看到了不少从南而来的车队,马队,路人,应该都是朝着自由港而去。

    陈道临看着那些满载的马车,看着那些商人旅人,还有不少全副武装的武士佣兵。

    随着越往南,他心中就越激动起来。

    那个听说了许久的“罗兰帝国”,究竟会是一幅什么样子?

    赶了一夜的路,在上午的时候,终于,陈道临看见了远处道路的前方出现了一条大河,横在了面前!

    虽然是清晨,但是河面上熙熙攘攘的,不少渡船正在忙碌。

    河岸上的码头更是人声沸腾,极为繁忙。

    远眺河对岸,一座雄伟的城墙就屹立在朝阳之下!叫人一眼看去,忍不住就心生震撼!

    “好一座雄城!”陈道临叹了口气。

    那城墙高大雄伟,雄奇险要。城防之上塔楼密布,旌旗招展!

    陈道临粗粗目测了一下,那城墙最矮的地方恐怕也有十多米高,中间那城门城楼更是雄伟壮观!

    真不知道这个冷兵器的时代,是如何建造出这种雄城的!回想起之前听说的那些往事……

    “那个郁金香初代公爵干的很不错啊。”陈道临心中叹息。

    罗兰帝国的东部要塞为帝国北方边境的三座要塞之一,也是整个帝国北方的“卡巴斯基防线”的东部源头,牢牢的扼守着帝国的这条北方防线起始之地。

    夏夏和巴罗莎两人都已经醒来。夏夏毕竟还是小孩子心境,忍不住勾着脑袋远眺河对岸那庞大的城堡,小孩子不停的发出惊呼赞叹。

    倒是巴罗莎。此刻的表情却有些复杂,她静静的靠在陈道临的怀里,看着远处河对岸的城墙轮廓,然后,精灵女孩轻轻叹了口气。

    “怎么了?”察觉到了怀中的女孩情绪有些怪异。

    “这座城堡。”巴罗莎低声道:“我听说过它的故事。”

    “它有什么故事?”陈道临来了兴趣。

    巴罗莎犹豫了一下,不过随即想起了陈道临并不是罗兰帝国之人。这才放心下来。缓缓道:“我听说,一百多年前的那场战争,我们的联军曾经一度攻破了罗兰人的北方防线,就是在这里!!在伟大的精灵王落雪的统帅之下,我们攻破了这座东部要塞,曾经一度占领了这里!那是我们在那场战争之中取得的最辉煌的战果。当时,人人都认为我们将会赢得战争,顺势而下,席卷整个罗兰大陆。但是……后来……”

    陈道临听到这里。脸上露出古怪的表情:“后来……你们失败了。嗯……我猜猜,一定是那个郁金香初代公爵,是不是?”

    “是的,就是他。”巴罗莎轻轻一叹:“古老相传,那位郁金香公爵临危受命,成为了罗兰人的统帅。率领他无敌的军队北上增援。他带领了一支强大而无敌的军团,一举就击溃了我们的大军,夺回了这座要塞。我听说那一战,无数战士,不论是兽人,还是矮人,还是精灵……不知道多少英勇的勇士。将鲜血都流尽在了这座城的城墙之下,流尽了鲜血,也无法阻挡那位伟大的郁金香公爵的兵锋所向……最后,我们还是被赶回了北岸来。然后的战争之中,一败再败……终于这一百多年来,再也没有机会踏足罗兰帝国一步!”

    说到这里,巴罗莎苦笑一声:“一百多年前攻克这座城堡,那恐怕是我们种族的联军,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踏足罗兰帝国土地的机会了。如果不是郁金香公爵的话,也许历史就……”

    陈道临并没说话,只是眯着眼睛看着那对岸的城墙,也不知道心中想着什么。

    ……

    这河很宽——与其说它是一条河,不如说是一条江。以这个时代的技术,很难造出那种雄伟的跨越江河两岸的大桥,即便是能建造出来,也无法建造出那么高的桥洞,只会切断河流的运力。

    所以,这河面上并没有大桥,南北的来往,就只能靠着摆渡船只运输。

    自然的,河岸边建起了码头,而且生意十分繁忙。

    陈道临的马车来到了渡口,排了会儿队,幸好清晨的时候,从北往南的车辆并不多,很快陈道临就雇到了渡船,渡资也很便宜,不过是十几个铜板而已。

    这种渡船并不算太大,不过也有二十步长了。这种渡船在河面上到处都是,甚至他还看见了有些长达二三十米的大船。

    这样的场面人,让陈道临对罗兰帝国的造船技术有了第一印象。

    到了对岸的时候,刚把马车赶下船上了岸,码头上就有军兵上来检查了。

    陈道临这是第一次看到罗兰帝国的军兵,这些士兵并没有披甲——大概是和平时期,没有这种必要。但是也都穿了一种让他很有亲切感的“军服”。这种军服是一种上下两截的短衫加长裤。上衣居然还有肩章。

    “这一定又是那个郁金香公爵干的。”陈道临心中暗笑。

    这些士兵倒是态度并不算太坏,他们在岸边逐一检查所有登陆的马车,要求车主人出示合法的身份证明。

    轮到了陈道临这里,在这些士兵的要求之下,陈道临掀起了盖在车棚上的油布,露出了里面铁笼子和狼武士。

    这让那些士兵有些意外……不过这种意外也仅仅是因为:押送这种凶狠危险的狼骑俘虏,却只有陈道临一行人三个人,而且居然还有小孩子!

    陈道临早已经在半路上就脱去了魔法师袍子。在自由港的时候夜晚自己可以假扮魔法师……但是现在进入了罗兰帝国,他可不敢这么干了。

    要知道,在罗兰帝国是有法律的。假冒魔法师是重罪!而且……万一遇到了真的魔法师,看到自己佩戴了假的魔法徽章和穿的山寨魔法袍,那简直就是自己找麻烦了。

    河防的士兵对于陈道临一行人起的疑心很快就被打消了。

    陈道临拿出了一枚徽章——这是杜微微和自己分别的时候送给自己的东西。这枚徽章代表的身份不言而喻:郁金香家族!

    出示了徽章之后,那些士兵脸上的疑惑表情就立刻被震惊和敬畏所取代了。很快就痛快的签署了入关的文件,然后放行。

    让陈道临失望的是,他原本以为可以进入这座赫赫有名的东部要塞里。好好的观赏一下这座号称罗兰帝国东部第一雄关的地方。

    但是。这东部要塞却居然是军事要地,并不允许平民进入!

    南来北往的商队也好,行人也好,只允许在要塞的城堡之外驻扎。

    经过百年的和平时期,这座军事重镇的要塞之外,已经渐渐发展处了一座外城和集市。

    沿着城墙往东而去,便是一片新建的区域,这里有旅店,有码头仓库。有车行,有商铺,还有居住在这里的贫民。

    陈道临只能遗憾的沿着城墙下大概的观赏了一下这座城关,随后在集市上补充购买了一些食物和水。

    他的马车上那笼子里装的狼人,在集市上引起了不少注意。

    这让陈道临有些紧张,他匆匆就立刻离开了集市。然后绕过东部要塞往南而去。

    正式进入了罗兰帝国的领土之后,巴罗莎的心情明显出现了很大的变化。精灵女孩变得沉默寡言,大多数时候都是紧紧的靠在陈道临的身边,不敢离开他半路,眼睛也是小心警惕的看着四周,如同一只受惊的小鹿一样。

    即便是在购买食物和补充淡水的时候,巴罗莎也是寸步不敢离开陈道临身边。

    身为一个精灵。来到了这个人类的帝国,即便曾经是一个“郁金香家族脑残粉”,巴罗莎依然还是有些不适应。

    等到马车离开了集市,渐渐的走在了往南的道路上。周围渐渐不再那么热闹了,巴罗莎才稍微平静了一些。

    “放心,没事的。”陈道临轻轻抱着她,低声道:“我会保护你的。”

    巴罗莎甜甜一笑,但是眼神里的忧虑却是依然无法抹去:“我,毕竟是……”

    “我们小心一些,别让人知道就好。”陈道临想了想:“我现在实力还不够强,等我强大了之后,即便公开你的身份,我也有能力保护你,你放心,我向你保证,这一天很快会到来的!”

    巴罗莎抬头看着陈道临,眼波温柔,然后笑道:“我自然是信你的,达令。可是……我们接下来,到底要去哪里呢?”

    陈道临哈哈一笑,取出了一张地图来,在上面一指:“去这里!我已经想好了一个计划!这是我选中的落脚的地方,再没有比这里更合适的地方了!”

    陈道临正要说继续说什么,忽然听见旁边夏夏指着前方大声道:“老爷,老爷,前面,前面……”

    陈道临抬头看去,随着夏夏所指的方向,前面的道路上,站着一个人。

    这人就站在道路正中间,叉开双腿立在那儿,举起双臂奋力对着陈道临这儿挥舞,口中大声说着什么。

    陈道临皱眉,看了看左右周围都是平坦的旷野,没什么可以藏人的地方,心中这才稍稍安定,然后拉缰绳停下了马车。

    这个拦路的人顿时大笑几声,几步小跑,跑到了马车旁来,扬起脸,看着马车上的陈道临。

    “劳驾劳驾。”这个家伙满头满脸都是灰土,仿佛不知道从哪个土坑里钻出来的一样,脸上脏兮兮的看不出本来面目,但是笑起来的时候,却偏偏有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这个家伙说话的嗓音有些沙哑,但声音却很有磁性,语气也很客气礼貌:“真不好意思,第一次做这种事情,我也没什么经验,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陈道临一愣,看着站在面前的这个家伙……这个明显是一个年轻男子,虽然看不清面目,但是从这人说话的样子,能看出年纪绝不会很大。

    关键是……这个家伙的样子,让陈道临本能的生出一丝古怪来。

    他看上去灰头土脸,但是身上的衣衫却并没有破损,虽然很脏,但是能看出来原本的衣衫还是很体面的。

    而且,这人虽然就这么随随便便的站在面前,但是那说话的语气态度,却仿佛隐隐的就有一种叫人无法拒绝的亲和力。尤其是对方那笑容……那雪白的牙齿和明亮有神的目光,就叫人觉得他气宇不凡。

    至少……他不像是个坏人。

    陈道临笑了笑,他看着这个奇怪的家伙——这人双手空空,身上也没有携带任何行囊。

    看他眼神似乎有些为难的样子,陈道临笑了:“你想说什么?是需要搭车么?”

    “这个……”这人叹了口气:“搭车什么的就算了,哎,真对不起了。”

    他抬起头来,看着陈道临的眼睛,无奈一笑,然后说出了一句话:

    “打劫!”

    ……

    “……你说什么?”陈道临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说……打劫。”这个人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我需要你的马车,食物,水,嗯,最好还能给我留下你的钱。”

    他仿佛有些过意不去的样子,看着陈道临,声音里带着一丝歉意,甚至还有一丝商量的味道:“我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好,你看,行不行?”

    陈道临愣住了,然后他看着这个家伙,忍不住笑出声来:“如果我说不行呢?”

    “……”这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陈道临,仿佛也憋了好久,才愣愣道:“为什么不行?你看,我这么好言好语的和你商量,你就乖乖听话,好不好?我真的不想伤害你的!”

    说着,这人仿佛为了强调自己话语的可信程度,补充了一句,语气十分诚恳:“我其实很不愿意见血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