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二章 冤家路窄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人愁眉苦脸,听了陈道临的话,叹了口气,苦笑道:“不用说啦,我认栽就是了,你说,你想把我怎么样才好。大家都是魔法师,不用这么折辱我。”

    陈道临盯着这个家伙,发现这人虽然愁眉苦脸,但是偏偏眼睛里却没有一丝半点的害怕畏惧,忍不住问道:“你……不信我能做的出来?”

    “不信。”这人用力摇了摇头,语气居然隐隐的有几分悲天悯人的味道,看着陈道临的眼睛,目光清澈:“我觉得你看上去像个好人。”

    “……”陈道临有些怒了。

    妈的,被妹纸发好人卡就算了,现在居然连汉纸都发来好人卡?

    陈道临冷笑:“你说我是好人?我自己可不这么认为。”

    他故意龇牙冷笑道:“告诉你,我这人睚眦必报,最是心肠歹毒。你之前得罪了我,现在落在我手里,可别想着有什么好下场。好人?哈!!”

    这人看着陈道临,依然面色平静,幽幽叹了口气,正色道:“你真的是个好人,只是你自己还不知道罢了。”

    “……”

    陈道临不想再理会这个家伙了,他拿起那两个麻核来就准备重新塞回这家伙嘴巴里去。

    这人一看陈道临动作,才终于有些慌了,急忙叫道:“等,等等!你这是要做什么?”

    “你这人说的都是废话,不如把嘴巴封起来算了。”陈道临故意板着脸。

    “别!”这人终于露出一丝无奈的表情来,看着陈道临:“你……难道就不好奇,到底是谁把我抢劫了,又把我绑在了这里?”

    “嗯?”

    陈道临眼睛里冒出精光来!

    这个家伙也是魔法师的身份,这已经是很诡异的了。而且他的实力么,达令哥心中衡量了一下。至少比自己高出两个档次。这么一个实力至少达到了中阶的魔法师,居然被人捆的像条死狗一样挂在路边树上。

    那么……捆他的人,又是什么来路?实力又达到了何等的地步?!

    “你且别忙着堵我的嘴。”这人眨巴了眨巴眼皮,用商量的口气道:“你听我说完,也许会有些好处也说不定。”

    陈道临哼了一声,对巴罗莎丢了个眼色。精灵会意。过去将这个家伙从树上放了下来丢在了马车上,不过身上的绳子自然是不会松绑的——不仅如此,陈道临还取出了一捆牛筋绳来,让巴罗莎把这个家伙身上又紧紧捆了十几道,这才放心。

    这家伙不但是魔法师,武技实力看似也颇为不俗,陈道临可不敢掉以轻心。

    这人倒也识相,根本不挣扎,巴罗莎在捆他的时候。连吭都没吭一声,等对方绑完了,他才开口笑道:“捆完了?这下你放心了?其实你根本不必这样的,我被别人用魔法封住了身体机能,根本挣脱不了这些绳子的。”

    “小心驶得万年船。”陈道临摇头:“现在你想说什么,可以说了。不过你最好捡重要的讲。我这人耐心不太好,如果你说的东西我没兴趣,我就只好堵住你的嘴巴了。”

    这人幽幽叹了口气,沉默了会儿,才终于慢吞吞道:“好,我说……只是,你听了之后。可千万不要太过惊讶才好。”

    顿了顿,他低声道:“我的名字,叫罗德里格斯四世。”

    说完,他闭上了嘴巴。静静的看着陈道临,眼睛里的目光含着几分矜持,几分期待,几分隐隐的骄傲。

    陈道临:“…………”

    两人就这么互相看了足足有一分钟的时间。

    陈道临终于不耐烦了:“……然后呢?你的名字叫什么什么斯四世,然后呢?”

    罗德里格斯四世愣住了,他瞪大了眼睛,吃惊的望着陈道临:“我的名字叫罗德里格斯四世!就是‘那个’罗德里格斯四世啊!你……你不会不知道这个名字?你……我的天啊!你难道没听说过我的名字?!”

    陈道临翻了个白眼:“你很有名吗?”

    他看了看身边的巴罗莎和夏夏:“这个什么什么萝卜丝四世,你们听说过么?”

    一大一小两个女孩同时摇头。

    “见,见鬼了!”

    罗德里格斯四世一脸惊奇的表情,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这三个“异类”,吞了吞口水:“你们,真的没听说过我的名字?!”

    三人摇头。

    “怎,怎么可能!!”罗德里格斯四世有些想发狂的样子:“难道你们不是罗兰帝国的人嘛?!”

    这话倒是说对了。

    夏夏这个小孤儿从小就在自由港被乞丐养大,就没踏足走出够自由港一步。至于巴罗莎,如果不是跟了陈道临,这精灵小妞还在冰封森林大圆湖以北的部落里打猎呢。

    至于陈道临嘛……

    “你在罗兰帝国很有名吗?”陈道临哼了一声。

    “当然!”罗德里格斯一挺胸膛。

    “哦?”陈道临斜着眼睛瞧着他:“比护国亲王杜维怎么样?”

    罗德里格斯四世闻言顿时矮了半截:“……这个,你开什么玩笑,我怎么敢和传奇英雄杜维殿下相比!!”

    “哦,那么,比现在郁金香家的那个弥赛亚小妞呢?”

    罗德里格斯四世又矮了半截,嚅嚅道:“这个,岂敢和当代郁金香大公相比。”

    “唉,比人家祖先不过就算了,连人家孙子都不如,还好意思做出一副自己很牛叉的样子。”陈道临一脸鄙夷的样子,故意摇头叹息。”我!我家四代单传!冰霜剑圣罗德里格斯大人是我先祖,昔年恶魔骑士团十大骑士之一!我罗德里格斯四世也是继承祖业,乃是现任恶魔骑士团成大骑士的身份!我十一岁便有了武士等级,十三岁便拥有了正式的魔法师称号!十八岁的时候就已经特许得到宫廷魔法师的头衔!你也是个魔法师,怎么会没听说过我的名字?!”

    罗德里格斯四世气的气喘吁吁胸膛起伏,一脸委屈的样子。

    “这么说你很厉害了?”陈道临轻松翻了个白眼:“很厉害的话,现在不还是被捆的像条死狗,躺在我面前。”

    “…………”罗德里格斯四世咬了咬牙:“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这人说话真的很不动听。”

    陈道临哈哈一笑。他抬起手来扇了扇风:“好了,就算你很有名很厉害……这个和你被人捆在这里,有关系么?”

    “我……”罗德里格斯四世叹了口气,他想了想,才道:“我告诉你,我原本是不方面透露我的身份。只因为我现在正在东部要塞服役。我是帝**中供职的现役军务法师。只是因为特殊的原因,我有急事不得不悄悄离开东部要塞,可这毕竟有违军法,我只能独自……”

    “明白了,你是说你当了逃兵?”陈道临笑了。

    “不!不是逃兵!”罗德里格斯四世急忙叫道:“不是逃兵,只是……只是未经允许擅自休假……嗯,就是这样。”

    “那就是开小差了。”陈道临哈哈笑了笑。

    “……随便你怎么说!”罗德里格斯四世哼了一声:“我是悄悄离开了要塞军营南下,可是我走的太急,没做好出门的准备就匆忙上路。所以路上遇到了你,才只好向你借了一匹马。”

    “是抢的好不好。”陈道临立刻打断了他。

    “好,是抢了你一匹马。”罗德里格斯四世不和他争辩,继续道:“可惜,我遇到了我的一个大对头,我的对头也是为了和我同样的原因。要赶往一个地方去。我们之中谁先到了,就会占得先机,而我在这里遇到了他,然后……我不小心被暗算,马匹也被那个混蛋抢走了,还把我绑在了这里,所以我……”

    “那人很厉害。”陈道临眯着眼睛。一下子就问道了关键之处:“你说你十一岁便有了武士等级,十三岁便拥有了正式的魔法师称号,十八岁的时候就已经特许得到宫廷魔法师的头衔……可那人却能把你给捆成死狗,看来是比你厉害的多了。”

    “我呸!”罗德里格斯四世的目光明显有些心虚。但是却依然大声啐了一口,喝道:“我会怕他!?那个无耻的家伙不过就是仗着家世横行,而且那个家伙做事情卑劣狡诈,居然暗中伏击偷袭我,我才不小心被……”

    “好了,被人痛扁就是痛扁,没什么好解释的。”陈道临摇头。

    他看着罗德里格斯四世:“说了半天,我能有什么好处?”

    “唉!”罗德里格斯四世苦笑道:“你可知道李斯特家族?”

    陈道临听了,心中一动,目光闪动。

    李斯特?

    他立刻想起了那本笔记本里的“谢莉尔.李斯特”这个名字,就是这个李斯特家族么?

    “李斯特……嗯,好像听说过。”

    陈道临淡淡道。

    罗德里格斯四世翻了个白眼:“你这家伙难道是从山里爬出来的土鳖么?你没听说过我的名字也就罢了,怎么可能连李斯特家族都不知道?”

    吐了口气,他缓缓叹道:“李斯特家族世代巨富豪门,即有皇室的渊源,又是帝国一等一的豪门大族。在郁金香家族撅起之前,便是帝国第一富豪之家。不过这并不是关键,最关键的是,李斯特家族历来以出绝世美女闻名,凡是李斯特家的女孩子,无不美艳绝伦,倾国倾城,甚至昔年就连郁金香初代公爵都曾经为之倾倒过。而我罗德里格斯家,和李斯特家族算是世交,如今我得到了一个消息,李斯特家族的那位小姐终于要行成人礼,成人礼就在三日之后!这么重要的事情,我怎么能错过!”

    “成人礼?”

    幸好,陈道临对这个成人礼还是知道一些的。因为在石头夫人的记忆之中有提到过。成人礼是罗兰帝国的一种传统,不论男女,在年满十五岁的时候便算是成年,会举办一场庆贺的仪式。

    当然,这并不是关键,关键在于,通常来说。成人礼的典礼,其实是一场相亲大会,年满十五岁成人的年轻人,就可以在成人礼上挑选好自己中意的心上人。当然了,这些是贵族豪门的传统,普通的穷苦百姓自然不会讲究这些。

    陈道临哈哈一笑。看着这个罗德里格斯四世:“咦?看你的样子。好像是赶着去抢亲的?”

    “呸!我还用抢吗!”罗德里格斯四世大怒,吐口而出叫道:“洛黛尔小姐和我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我们小时候一起玩捉迷藏,一起偷老师种的蒲公英种子,一起去打猎,逃课的时候我还帮她顶罪挨板子!这样的情深意重,她早已经和我心心相映情投意合!我还需要抢吗!我只要及时赶到她的成人礼,她自然便会挑我为她的终生伴侣!”

    陈道临听到这里,忽然心中就猛的一跳!

    洛黛尔!

    李斯特家族!洛黛尔!!

    石头夫人的遗嘱!

    那个雕像,交给一个叫做“洛黛尔”的人!

    达令哥不动声色。看着这个罗德里格斯四世:“嗯,这么说来,抢劫了你把你挂在树上的,是你的情敌了?”

    “我呸呸呸呸呸!”罗德里格斯四世表情更加愤怒:“那个死胖子算什么情敌!!他蠢胖如猪,洛黛尔从来就不喜欢他,偏偏多年来一直痴心妄想!!我。我……他半路拦截了我,偷袭我把我困在这里……我……”

    说到这里,他深深吸了口气,看着陈道临,诚心诚意道:“这位魔法师阁下,我和你说了实话。先前抢了你的马,我也很是过意不去。你看,我也不曾伤害过你。只要你现在肯放了我,然后再给我一匹马,让我赶去洛黛尔的成人礼。事后我一定必有厚报,如何?”

    听到前面,陈道临脸色还稍稍和缓了一些,毕竟这个罗德里格斯四世虽然做事情乱七八糟了一些,但真的不是什么坏人。

    这人实力比自己强出许多,放在抢劫自己马匹的时候,也算是客客气气,而且说话做事,都很是淳朴。更不曾出手伤人。

    陈道临原本也不想太为难对方。

    但是听到这个家伙说到“再给我一匹马”的时候,陈道临就立刻大怒,差点连鼻子都气歪了。

    什么?!

    真当老子是冤大头嘛?!

    求我放了你不算,还想再拿我一匹马走?

    老子现在就剩下一匹马来拉车了,你再拿走一匹,让老子带个两个小妞在这荒郊野外的,用肩膀扛着马车赶路吗?!

    再说了,这个混蛋,自己还寄人篱下被达令哥俘虏呢,身上还被捆着绳子了,居然就还大大咧咧的开口索要自己唯一的匹马。

    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太不把我达令哥放在眼里了!

    “巴罗莎。”陈道临懒得和这个家伙废话,直接招呼精灵小妞:“把那两个麻核扔了。”

    罗德里格斯四世面色一喜,可随后就听见陈道临继续道:“从地上抓把泥巴,把这个家伙的嘴巴给我堵上。”

    ……

    马车继续缓缓上路,这一次,车上多了一个被捆成了粽子的罗德里格斯四世。

    陈道临自然不会放了这个家伙……这个家伙实力比自己强太多,放了他的话,这家伙真能做出再向自己“借”一匹马的混账事!

    可是不放的话……杀了他?陈道临还没有那么凶残啦。大家无冤无仇,嗯,就算是一点小仇恨,也就一匹马而已,没有必要为了一匹马杀了一个魔法师,结下这种大仇恨。

    可丢着他不管么,似乎也不太放心。

    干脆,陈道临就把这个家伙扔上了自己的马车,心想,等路上遇到什么村镇之类的地方,再把他放掉,到时候他找别人“借”马,就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了。

    至于罗德里格斯四世,被这样俘虏倒也并不太气恼。至少陈道临带着他一起赶路,倒也算是不错。

    只是,这马车从岔路口一路往东而行,走了大约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眼看太阳已经渐渐落山了,巴罗莎毕竟是天生射术精良的精灵族,视力远远胜过人类,坐在马车上看着远处,忽然脸色一动:“达令。前面……又有情况!”

    “哦?”

    陈道临抬起一只手掌遮挡在眉毛上远眺一看。

    这一看,陈道临的面色顿时变得古怪了起来。

    远处,道路旁,一棵孤零零的枯树。

    这枯树已经半死不活了,显然已经腐朽掉了大半。

    周围荒草遍野,也没有什么人烟。可偏偏就在这棵枯树的树干上。拴着一匹马。

    那马匹。陈道临一眼就看出了,正是原来属于自己的拉车的马匹,后来被这个罗德里格斯四世“借走”的那一匹。

    此刻这匹马的缰绳拴在了树干上,马匹正跪在原地,却又一条腿不自然的斜在一旁,赫然是被打断了一个蹄子!

    “咦?”

    马车行驶到边上停下,陈道临好奇的跳下了车来,看着这匹马。

    仔细看了一遍之后,他确定了自己没有判断错误。

    可这匹马……怎么会在这里?

    就在陈道临新生好奇的时候。忽然就听见了一声呻吟和求救声音。

    “喂,喂!老兄,拜托,你别踩在我脑袋上啊!”

    让陈道临吓了一跳的是,这声音赫然是从自己脚下传来的!

    他猛然往后退了两步,低头看去。只见地面的荒草丛之中,却露出了半个脑袋来!

    这露出来的脑袋,脑门硕大,头发茂密,乱糟糟的,难怪看上去就如同乱草一般,自己方才居然都没发现。

    这显然是一个可怜被活埋在这里的人。只露出个脑袋在地面之外,嘴巴勉强伸出了土外来,一边喷着吐沫,一边用微弱的声音道:“这位老兄。帮帮忙,救救我,我……”

    陈道临蹲了下来,仔细的看了看这个家伙。

    硕大的脑门,一双如豆般的小眼睛,眼珠滴溜溜乱转,说明此人心思很是灵活。塌鼻梁,扁阔口,双颊横肉……这显然是一个胖子。

    只不过,这人居然被活埋在这里,只路出个脑袋在地面外——可是看他的样子,面色如常,虽然声音微弱了一些,但是气息还算稳定——这种情况,换了一般人早就被闷死了。

    看了看旁边被拴着的那匹马,看着这个被埋在土里的“胖子”,陈道临忽然心中猜到了一个荒唐的答案。

    “那个,这位被活埋的老兄,你是怎么回事?”陈道临看着天色,皱眉道:“我第一次来这个地方,难道住在这里附近的人,有这种喜欢把自己埋在土里的嗜好习俗么?”

    “阁,阁下说笑了。”这胖子眼珠乱转,苦笑道:“我是被人拦路抢劫,贼人厉害,我敌不过,这才被埋在了这土坑里,还请阁下能仗义相救,我一定,一定……重重感谢你。”

    陈道临笑了,他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马车。

    罗德里格斯四世那个家伙被自己丢在车厢里,倒是看不见。

    “嗯……”陈道临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叹了口气,看着这个胖子:“让我猜猜……我猜阁下一定是赶着去李斯特家族,对不对?”

    “……嗯?”这胖子顿时脸色一变。

    “我猜到你一定是为了那个洛黛尔小姐的成人礼去的,对不对?”

    “……你,你怎么……”

    “我还猜到,你一定和那个洛黛尔小姐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只要你能及时赶到成人礼,就必定会被她挑选成为心上人,是不是?”

    “你怎么知道?!”这胖子脱口而出。

    “我还知道,你半路上已经把你的一个情敌给解决掉了,还抢了他的马,把他挂在了树上,对不对?”

    胖子已经变色了:“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陈道临淡淡一笑,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缓缓道:“我自然是知道的。你且先回答我的问题:你又是怎么会被埋在这里的?”

    这胖子一叹,恶狠狠到:“别提了!我原本是在东部要塞任职的军官,听闻洛黛尔小姐的成人礼迫在眉睫,我原本就有一个大情敌和我一起在东部要塞为同僚,我和他争先赶赴成人礼,好容易抢了他的马,把他困住了,我以为争得了先机,岂知两虎相争。豺狼得益。一旁更有人暗中偷窥觊觎,趁我不备袭击了我,得了便宜,我……”

    胖子说到这里,忽然脸色一变,盯着陈道临:“你究竟是什么人?”

    陈道临站了起来。脸上嘿嘿的坏笑。指着那匹马:“事情其实很简单。这匹马原本是我的!今天上午,有一个叫做罗德里格斯四世的王八蛋,就是为了赶去这个什么狗屁成人礼,然后抢了我的马来代步!不过很显然,后来他又被你半路给拦截了,然后这匹马就归了你,对?”

    陈道临干脆走上前一步,拍了拍他的脑袋上,然后居高临下看着他的眼睛:“喂。我说,你们之间情敌争的你死我活也好,都和我无关,但是你们争女人,却把老子的马抢来抢去,这可让我太没面子了。”

    这胖子强笑了几声:“这。这个,原来这马匹是属于阁下了,我倒是真不知道,既然如此,自然是物归原主,还请阁下仗义相救,把我从这坑里挖出来。我……”

    “这个,我救你的话,有什么好处?”

    这胖子哈哈一笑,大声道:“阁下放心。我也是有头有脸的人!东部要塞军中谁不知道我对朋友最仗义!只要你肯救我出来,我必然重谢!嗯,只要你再借用一下你的马给我,让我及时赶去赴李斯特家洛黛尔小姐的成人礼……”

    “打住!”

    陈道临翻了个白眼:“你们这些家伙怎么一个个都这么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人还被摆脱阶下囚的处境了,就想着张口索要别人的财产,好像旁人欠你的一样。”

    说着,他站了起来,叹了口气:“罢了,我不敢挖你出来,我就剩下一匹马,还打算留着自己用嗯。阁下就在这里继续吹吹晚风。”

    “等,等等!”

    眼看陈道临转身要走,这胖子立刻着急了,高声叫道:“等一下!这位先生!只要你肯救我出来,我一定重金相谢!我说话一向算话,我给你一千金币!好不好?如果你肯的话,我再多出一千金币,买你的马!一千金币,够你买十匹上等骏马了!”

    陈道临还没说话,就听见车厢里传来了一个焦急的声音。

    “别答应这个胖子!”

    罗德里格斯四世狠狠的吐光了嘴巴里的泥土,奋力叫道:“千万别救这个混蛋!!你别救他,我给你两千金币!就他继续埋在这里!!”

    胖子听清了车厢里传来的声音,顿时眼睛一亮,变色怒喝道:“啊哈!罗小狗!是你!”

    “呸!卡曼!你这只猪,你说谁是小狗!”

    “呸!罗小狗,你别想去和我抢洛黛尔!洛黛尔的心早就属于我了!”

    “卡曼你这肥猪,你只是痴心妄想罢了!洛黛尔早就钟情于我才对!”

    眼看两人隔着马车车厢扯着喉咙争吵起来,陈道临心中不耐烦,大喝一声:“都闭嘴!”

    他恶狠狠道:“罗德里格斯四世!你再多嘴,我就把你丢下马车和他一起扔在路边!”

    又看了一眼这地上的胖子脑袋:“你也闭嘴,不然的话我把你嘴巴塞上!”

    陈道临站在原地,想了会儿,最后终于摇头:“妈的,算老子流年不利,遇到你们这两个丧门星。”

    抬头喝了一声:“巴罗莎,夏夏,来帮忙干活了。”

    两个女孩跳下马车,车里的罗德里格斯四世立刻急叫道:“阁下,你可要小心!这胖子虽然不会魔法,但是武技却很厉害的!他一旦脱困出来,就会立刻抢了你的马跑掉!”

    “咦?这倒是要想想。”陈道临捏了捏下巴。

    地上的胖子叹了口气,低声骂道:“罗小狗,你这个蠢货,以胖爷的本事,被人埋在这土里,自己早就挣脱出来了!我是被人封住了全身斗气,现在一点力气都用不出来啦!若是我还有力气,会被埋在这土坑里吗!”

    罗德里格斯四世听了,沉默了会儿,才道:“咦?是了,你这蠢猪虽然很混蛋,但是武技倒是真不错……能把你都埋在这里,啊,难道是……”

    胖子哼哼冷笑,呸的一声吐了口吐沫:“你才想到么?迟钝的家伙!把我埋在这里的人,自然是为了抢先去洛黛尔的成人礼了!除了那个家伙,还能有谁!”

    “啊呀呀呀呀!”罗德里格斯四世惊慌失措大叫道:“不好不好!绝不能让那个家伙抢先了!不然的话就糟糕之极!!洛黛尔小姐那样的仙女,绝不能落入那个混蛋的魔爪!!”

    “吵完了没?”

    陈道临哼了一声,两人同时闭上了嘴巴。

    “胖子,我挖你出来,但是马匹不能给你。作为报酬,你给我……”

    “我给你三千金币作为报酬!”这胖子立刻毫不犹豫的叫道:“我卡曼向来一言九鼎,军中同僚都知道我的名头!”

    顿了顿,他苦笑道:“我绝不会抢你的马,我眼下全身斗气被封,也没那个本事了。”

    陈道临哈哈一笑,不再说话,和巴罗莎还有夏夏一起动手,片刻之后,就把这胖子从土里挖了出来。

    这胖子穿了一身军服……这衣服倒是和陈道临在渡口的时候看到的那些罗兰帝**兵穿的服饰很相似,不过看样子这胖子的军衔要高出不少。

    军服被埋在土里,自然是满身污迹泥土,不过这胖子脱困出来之后,站在陈道临面前,虽然身材笨重,但是却自有一股威风凛凛的军人模样。

    “多谢!”

    这个叫卡曼的胖子苦笑道:“能给我一点吃喝么?我已经饿了小半日了。”

    陈道临哈哈一笑,扶着他坐上了马车后。胖子看了一眼躺在车厢的罗德里格斯四世,眼珠转了转:“我再给你加三千金币,你把这个家伙丢下车好不好?”

    罗德里格斯四世立刻大叫:“别!别听他的,我给你五千金币!”

    “都闭嘴。”陈道临摆摆手,扔了个水袋给胖子:“一起上路,其实,我也是要去李斯特家族的。”

    顿了顿,他看出了这两人眼神的古怪,立刻就道:“我可不是为那个洛黛尔小姐的什么成人礼,我只是受人之托,带一件东西给她罢了。如果你们不抢我的马,我们就一起同行。”

    说着,他哈哈一笑,对着胖子伸出了手:“我叫达令,三级魔法师。”

    “魔法师?”胖子嘿嘿笑了笑:“卡曼,帝国骑兵二等副官,五级武士。”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