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三章 【小镇】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个叫卡曼的家伙,比罗德里格斯四世要精明世故了许多。他是帝**队军官,显然颇为精细,不似罗德里格斯四世那个家伙,无论说话做事都有些颠三倒四。

    不过,这想来也是因为罗德里格斯四世那个家伙是个魔法师的关系,魔法师大多都是性情孤僻古怪,不通世俗,或者说是懒得理会世俗的怪物。

    陈道临的马车上多了这么两个活宝,倒是变得热闹了起来。

    只可惜的是,原本这辆马车是一车双马,如今变成了一车一马,行驶起来已经很是吃力,又加上了两个人的负重,这么一来,赶路的速度就反而越发的慢了下来。

    虽然那两个家伙极力要求连夜赶路,可是他们虽然受的了,但是拉车的马却是受不了的了。

    无奈之下,夜晚的时候,大家只好在野外露宿。

    休息的时候,还产生了一番口角。

    陈道临在一旁听着这两个家伙斗嘴,才慢慢明白过来。

    原来罗德里格斯四世和卡曼两人,虽然一个叫对方罗小狗,一个叫对方蠢猪。不过这两人居然也都是多年的老相识,从小便认得对方,偏偏都都对那位李斯特家族的洛黛尔小姐痴情不已。

    最让陈道临无语的是,这两个人互相干了一件事情:他们同在东部要塞军队之中效力,双双偷偷的截获了对方的成人礼宴会邀请信件,然后两人都自以为得计,悄悄脱离军营离开,想瞒着对方前往成人礼去见自己的心上人,只打算趁机能一举抱得美人归……

    好在这两人吵归吵,罗德里格斯四世被捆着动弹不得,而卡曼则是一身斗气被封住,身体没有力气。否则的话,只怕早就大打出手。

    倒是陈道临,肚子里憋着坏水。故意放任两人吵架,不时的假惺惺的插两句,貌似劝架,其实却是套两人的话。

    这么一夜的功夫,倒是让陈道临从两人嘴巴里套取了不少有用的情报消息。

    这李斯特家族果然是罗兰帝国一流豪门,世代豪富。最关键的是和郁金香家族还有帝国皇室都关系紧密。

    而最关键的是。这李斯特家族从来不涉政坛,只是一心一意的做生意赚钱,从来不和人抢夺政治资源,和气生财。这么一个背景深厚的家族,却不插足政治,只是安心经商,如此识相,自然没有谁会好端端的去得罪。

    所以罗兰帝国政坛的豪门基本都和李斯特家族关系和睦,可谓是遍地朋友。却几乎没有什么敌人。如此一个家族,自然是极为滋润风光。

    而这位李斯特家族的“洛黛尔小姐”,再有三天就满十五周岁了。

    这位千金小姐从小便生的美艳绝伦。据说在帝国的豪门贵族的青年才俊之中艳名远播,跪倒在她裙下之臣,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至于暗中将她奉为心中女神的更是数不胜数。

    只不过。李斯特家族门第极高,一般的贵族根本高攀不起,而那位洛黛尔小姐更是眼高于顶,轻易对人都是不假颜色。

    罗德里格斯四世和这卡曼胖子,两人倒都算是年轻杰出的才俊,加上身世不凡,从小就和洛黛尔相识。故而感情颇为不错。

    只不过随着大家年纪渐长,或者准确的说,是随着洛黛尔渐渐长大,出落的越发美艳动人之后。这两个年轻人之间的感情就渐渐变化,从故交好友变成了情敌,关系自然也就越来越紧张。

    此刻两人兀自争吵不休——最让陈道临好奇的是,从事情的情况,明显能看出除了他们这两个人互为情敌之外,应该还有一个人存在——便是偷袭了卡曼,把这胖子埋在地下的那个家伙。

    不过这两人似乎提起这“第三个家伙”,似乎言语之间颇为忌惮隐晦,虽然愤愤不平,却也不太多愿意提起。甚至就连罗德里格斯四世,虽然恨透了胖子卡曼,却也并不愿意提那人来攻击胖子被活埋的事情。

    这个举动倒是让陈道临心中很是费解。

    天明之后,大家重新上路,罗德里格斯四世就忙着闭目养神,陈道临看出这家伙似乎是在冥想,试图恢复魔力,不过卡曼胖子却在一旁连连冷笑刺激他:“罗小狗,你别白费力气了,我卡曼大爷既然对你下手,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让你恢复魔力。我告诉你,我去年新学了一手专门对付魔法师的本事,这次正好用在了你的身上,你前天挨了我一指,我已经封住了你的精神力,至少在几天之内,你是别想用魔法了。哼,就凭你现在这样子,就算是到了那儿,又怎么和老子争!”

    罗德里格斯四世哼了一声,咬牙闭目不语,显然是不肯放弃,只是闭目冥想。

    卡曼看了这个家伙一眼,就干脆扭头看向了陈道临。

    这胖子目光闪动,顿时让陈道临生出了一丝警惕来。

    陈道临已经很清楚了,这胖子和罗德里格斯四世不同。那位“罗小狗”更多的像是一个魔法师,单纯孤僻,不通世俗,甚至性子里还有几分天真烂漫和憨厚。

    倒是这个卡曼,看上去胖胖的一脸憨厚模样,其实是一个极精明的人。这人是武士,又是军中任职的军官,眉眼通挑,一看就不是个善茬儿,乃是一个极精明的家伙。昨天因为卡曼和罗德里格斯四世斗嘴,陈道临还能在一旁浑水摸鱼的套了些话。可现在这胖子一旦冷静下来,又没有了罗德里格斯四世那个二百五在一旁,陈道临再想套这胖子的话,就绝无可能了!

    两人随意寒暄了几句,这胖子就差点套出陈道临的底细来。

    “达令阁下应该是刚成为魔法师时间不久。”

    这胖子眼睛果然毒辣,一眼就看出了陈道临的青涩,淡淡道:“达令先生的魔法水准如何,我自然不敢评价,不过先生身上却并没有携带什么魔法装备,我看您手指上连魔力增幅戒指都不曾佩戴,更没有戴上魔法工会的法师徽章……”卡曼目光闪动:“我胖子的这双眼睛还没有瞎掉,想来先生应该是从北边自由港来的?只有自由港来的魔法师,才从来都不佩戴徽章的。”

    “……呵呵。”陈道临干笑两声,并不说话。

    卡曼摸了摸下巴。却又一指坐在一旁的小女仆夏夏,道:“您这位女仆,看来并不是魔法学徒,而且我听她说话口音,便知是自由港的人。达令先生年纪轻轻便已经是三级法师,您这样的人物。若是在帝国之内。我不可能没听说过。所以……”

    “好。”陈道临苦笑道,对卡曼摇头:“阁下也不用套我的底细了。你和这位罗德里格斯四世先生的事情,和我没半分关系,我只是受人之托带一件东西去给洛黛尔小姐,仅此而已。你若是想问其他的,我就只能是无可奉告。若是问的多了,我便只好请你下马车了。”

    卡曼干笑两声,道:“达令先生别介意,我和李斯特家族是世交。和洛黛尔小姐更是两小无猜,却从来不曾知道她认识您这么一位年轻的魔法师……”

    “我不认识洛黛尔小姐,从来不曾见过。”陈道临摇头:“你大可不必疑虑我的来历。我送完了东西,完成了别人之托便离开,你们的事情,我一点兴趣也没有。”

    胖子叹了口气。正色道:“我多说一句,您可别介意。”

    他看了看远处的朝阳,缓缓道:“我只是想提醒阁下,我们这一路,可未必太平。”

    “……嗯?”

    胖子轻轻一笑,压低了声音道:“阁下仔细想想,我有一个大对头。为了阻拦我去赴宴,半路拦截了我,而现在蒙你相救,我才能继续赶路……可若是让我那大对头知道了。只怕还会再来阻拦。那人实力高强。嗯,若是我和罗小狗都是完好无损的话,自信也不弱于他。可问题是,现在罗小狗被我封了法术,我也没法解了他的封印。至于我……被那人封了斗气,也是一点本事都施展不出来。若是再有人拦截,您虽然是一位魔法师,恐怕也远远不是那人的对手。”

    陈道临哈哈一笑,看了这胖子一眼,淡淡道:“若真遇到那种事情,倒也容易解决。”

    “……哦?”胖子笑的有些勉强。

    “当然。”陈道临故意盯着胖子的眼睛,笑道:“你们是情敌,都要争夺美人芳心,这和我又没半点关系。若是真有什么人拦截,那么对不住,我只好把你们两位往前一送,人家要杀要寡,也只好悉听尊便。我反正亮明身份来历,我只是个送东西的跑腿之人,对方总不会为难我。至于你们两位,我可就对不住了。想来我这么做,阁下不会怪我无情?”

    胖子脸色越发的难看,双颊肥肉颤抖,却强笑道:“不怪不怪,大家萍水相逢。阁下也实在没必要为了我们趟着浑水。您肯带我们一起上路,已经足感盛情了。”

    “那就好。”陈道临干脆就闭上了嘴巴,不再理会这胖子。

    卡曼眼珠乱转,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到了中午的时候,路过了一个小镇子。

    这镇子规模不算大,罗兰帝国北方的人口一向并不稠密。这镇子靠近边境又不太远,地理位置也不算太好。人口不过数千而已。

    一行人来到镇子上,找了镇子上的市场,买了两匹马来拉车,加强了马力。

    陈道临向人问路,找到了一家旅店,准备买些食物。

    [天骄无双·Www.81Zw.com·81中文网]

    这镇子的旅店自然不会太大,马车来到旅店门口,有小厮匆忙迎了出来,引着马车听到了旅店的院子里。陈道临等人下了车来,走进了旅店大门,就看见这旅店大厅里早已经坐了一伙儿人。

    七八个全副武装的彪悍汉子围坐在一起,人人都是穿戴了盔甲,佩戴刀剑盾斧等武器。这些人一身草莽风尘之气,远远的就听见他们嘈杂的叫嚷声。

    桌上已经摆满了酒杯和食物。这些家伙吃喝之余,就不免拍着桌子大声说话,说话之间,拍的桌子嗡嗡作响。

    而陈道临等人走进旅店来,这伙人立刻就有所察觉,顿时就有人下意识的摸向了身边摆着的武器。

    陈道临微微有些紧张,不过这卡曼胖子却是大大咧咧。只看了那些人一眼,神色有些不屑,就当先走了进去,跑到柜台旁,一拍桌子,大声喝道:“先来一桶麦酒给大爷解渴!外面的马好好的喂草料和水。洗刷干净了!再弄些好的吃食来!有好的牛肉没有。切上十斤!再弄点干面的干粮,大爷要带着上路!”

    柜台后的店主连连应了,吩咐人下去忙碌起来。

    胖子回头看了一眼陈道临和两个女孩——罗小狗却是留在了外面车棚里继续冥想。

    陈道临不理会这胖子,拉着巴罗莎的手走到一张干净的桌子前坐了下来。巴罗莎虽然穿了宽大的袍子,遮挡住了精灵的双翼,也戴上了一顶帽子,将精灵族的双耳也遮住。但是她毕竟容貌秀美可人,这大白天店堂之中光线明亮,她刚一走进来。立刻就引来了那一桌武士的注目。

    不少粗莽的汉子就忍不住瞪大了眼睛盯着巴罗莎,有的甚至看的呆了,就忘记了喝酒,酒水泼洒在衣衫上,都兀自不自知。

    陈道临面色不快,冷冷的侧过身来拦在了巴罗莎的身前。然后看了胖子一眼:“你买那么多东西,有钱付账么?”

    卡曼哈哈一笑,看了看陈道临:“开什么玩笑,和我卡曼大爷出门,怎么能让朋友掏钱!今儿这顿自然是我请。”

    陈道临皱眉看了这胖子一眼……这胖子是他亲手从土坑里挖出来的,他身上就一件军服,口袋里连半个铜板都没有。那个袭击他的家伙做的很彻底。把卡曼的随身东西都带走了,连根毛都没留下来。

    卡曼走到了陈道临身边,拍了拍他肩膀:“看好了就是,总之这一顿自然有人请。”

    陈道临开始不明白这胖子打的什么主意。但是很快,他就知道了。

    旁边那一桌子喝的半醉的武士,一直盯着自己身边的巴罗莎,那目光越发的肆无忌惮,随即那一桌就开始窃窃私语,继而哄然大笑,就有人对着自己这里指指点点,笑的也是极为萎缩,显然是不怀好意,更有的家伙,就对着巴罗莎吹起了口哨来。

    “小妞!过来喝一杯!”

    “大爷这里有好吃的好喝的!”

    “来!!”

    陈道临面色立刻铁青了起来,巴罗莎也是面色泛红,露出怒色来,精灵立刻就伸手要拔剑,陈道临却一把按住了她的手,深深吸了口气,低声道:“我来。”

    达令哥虽然没什么太多的骨气,但至少这点男人的尊严还是有的。有人调戏自己的女人,自然是要当男人的自己出头了!

    他心中恼火,扭头瞪向了那一桌。

    可惜陈道临没穿魔法师袍,也没戴魔法师徽章,目测看来实在没有半分威慑力。

    那一桌十多个武士,分明都不是善茬儿,眼看陈道临瞪来,却反而一个个嬉皮笑脸,之所以那些人只是在远处起哄调笑却没有敢过来挑衅,也是残存了最后一丝对法度的忌惮。

    “一帮穷佣兵而已。”卡曼哼了一声,冷冷道:“看装扮不是什么大佣兵团的人,多半是一些散兵游勇的小团伙。这种垃圾也只配在这乡下地方混混吃喝,若是在东部要塞,跪下来舔胖爷的靴子都不够资格。”

    胖子就转过身,对那伙人喝道:“哪里来的混账狗东西,大爷在这里喝酒,你们眼睛瞎了嘛!眼睛乱瞧什么!再乱转眼珠子,就干脆挖出来!”

    说着,胖子一拍桌子,指着那伙人这种明显是一个领头的,喝道:“混账东西,都给老子滚出去!再不从大爷眼前消失,统统打断了腿!”

    陈道临横了胖子一眼……这家伙绝不是好心帮自己,摆明了是找茬儿。

    果然,那伙人原本就不是善良之辈,在酒精作用和美色的诱惑之下,再被胖子言语这么一激,顿时最后一次残存的理智和对法度的忌惮也消散了,就有几个当即拍桌子跳了起来。

    一个粗壮的汉子一把抓起放在身边的短斧就走了过来,低声吼道:“你这肥猪,不想要舌头了嘛!”

    说着,伸手就朝着卡曼的脖子抓了过去。

    卡曼虽然斗气被封,但是一身武技却还在。这等不入流的角色他哪里会怕?看着对方的手伸了过来,胖子一把就捏住了对方的手腕,轻轻一扭,这汉子痛叫一声,胳膊屈了过去,顿时痛的跪了下来。另外一手挥斧头砍来。胖子哈哈一笑,一脚就踢在了他的手腕子上,斧头顿时落地。

    这两下动作极快,不等对面反应过来,这汉子就已经被卡曼放倒在了地上。卡曼随即捡起了那斧头,横在了这汉子的脖子上,冷冷道:“怎么?真的不想活了?”

    对方眼看一个同伴被制,这些家伙都是桀骜不驯的佣兵,哪里肯罢休?轰的一下。全部都站了起来,人人抓起武器就要冲上来。

    卡曼神色不变,斧头已经刺破了手里俘虏的脖子,鲜血顿时流淌了出来!卡曼面色冷酷,淡淡道:“再往前一步,他的脖子就要断了!”

    那些人虽然恼火。但是看着这胖子眨眼之间就伤了人,眼皮都不眨一下,为首的一个人不由得心中一沉,立刻喝道:“都站住!”

    一个大汉走了上来,这人身材最为魁梧,留着络腮胡须,手里提着一把剑。走到最前面,看着胖子,厉声喝道:“放开我们同伴!不然的话,你们全部都要变成肉泥!”

    “呸!”

    卡曼却是一个狠角色。闻言直接吐了口吐沫,忽然就手起斧落!

    咔的一声,手里这俘虏惨叫一声,按在地上的左手的一只小拇指就直接被剁了下来!

    鲜血流淌,这胖子的眼神都不曾有半分变化,冷冷看着那对方的首领:“一群蠢货,我看你不但脑子有问题,眼睛也是瞎的!敢威胁老子!”

    说着,他忽然一拍桌子,扬起斧头指着对方的首领鼻子就喝道:“你他妈的眼睛长在屁股上嘛!老子穿的这身皮你认不得!敢和老子叫板?信不信我一句话就屠了你全团!”

    那络腮胡须汉子被胖子这忽然一声咆哮,震的一呆,脸上的醉意消散了几分,随即定睛看了看胖子身上的衣服……

    卡曼身上虽然满是灰土,肮脏不堪,几乎看不清衣服本来的样子了。不过这络腮胡须汉子看了几眼之后,却终于还是辨认出来了!

    这分明是罗兰帝**队的一种特制的军服!

    这一认出来,络腮胡须汉子顿时脸上醉意全消,面上的怒色瞬间就化作了乌有,取而代之的却是满脸的震惊和畏惧,身子僵在那儿。

    原本涨红的脸,眼看着就白了下去,全身的酒气也化作了额头涔涔流淌的冷汗。

    “阁,阁下……”这络腮胡须汉子喝止住了部下,颤声对着胖子道。

    “阁下个屁!”卡曼恶狠狠狞笑道:“认出了老子这身皮,还他妈的敢拿着刀子对着老子,想造反是不是?!”

    当啷!

    那络腮胡须汉子赶紧把手里的剑放下了,回头对手下赶紧喝了几声,顿时一群方才还在叫嚣的人,立刻就变得鸦雀无声。

    “这位大人。”络腮胡须汉子战战兢兢道:“我们,我们喝多了,刚才不知道……”

    “妈的,喝多了就敢惹事吗!眼睛盯着我朋友的女人看什么看!刚才还有谁嘴巴里不干不净的?”胖子极为嚣张霸道,手里的斧头指着那络腮胡须汉子,毫不客气道:“若不是老子穿这身皮,你们今天就要做出违反法度的事情了是不是?你们是哪里来的混蛋,敢在北方闹事!”

    “我,我……”这络腮胡须汉子心中大大懊悔。

    他们的确是一个小佣兵团,前几天才交了一个任务,拿了一笔赏金,在这小镇子里休整。这种偏僻的小地方,镇子上没有驻军,也没有人敢招惹他们。这些家伙自然就不免嚣张跋扈起来。这几天虽然谈不上为非作歹,但是仗势欺人的事情却也没少做。

    刚才看见了巴罗莎美貌,这群粗鄙的汉子酒喝多了,自然就没安什么好心,却没想到在这小镇子里,居然踢到了铁板。

    这络腮胡须汉子身为佣兵团的首领,自然是有些见识的,辨认出了面前这个胖子身上的军服来历……在帝国的北疆边境,尤其是在东部要塞的驻军之中,这种制服只属于一支特殊的军队。这支军队来历特别。后台也是极硬,在北方若是招惹了这支军队中的人……旁人不敢说,捏死几个小佣兵,那简直就如同踩死蚂蚁一般。

    “这位大人,我们也是帝国子民,方才我几个兄弟只是喝多了说醉话。不敢真的造次。”这络腮胡须汉子连连擦汗:“我向大人赔罪。不知道大人怎么称呼……”

    “呸。”卡曼神色极为骄横,喝道:“就凭你也配问老子的名字!看你还算识相,滚!”

    说完,一脚把地上那个俘虏踢开,将斧头直接扔在了那络腮胡须汉子的脚下。

    那络腮胡须汉子面色变了变,赶紧低头称谢赔罪,带着手下唯唯诺诺的就要离开。

    “等等!”

    眼看他们才走了几步,卡曼就冷冷道:“说走这就走了?你这家伙当真一点事都不懂么?”

    这汉子一呆,随即猛然醒悟过来。赶紧赔笑几声,从怀里摸了摸,脸上有几分肉疼,掏出一个小钱袋来,走到柜台前放在了桌上,大声道:“老板。这算是结账的酒钱了,另外那一位大人的开销,都算我的了。”

    说完,对着胖子连连鞠躬,带着人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胖子这才坐了下来,看了看陈道临:“喏,有人付账了。”

    陈道临似笑非笑。看了看这个卡曼,忽然淡淡道:“阁下倒是好大的威风啊。”

    卡曼皱了皱眉,看了看陈道临的眼睛,看出了他眼睛里有一丝不快。轻轻一笑:“达令先生,你这是认为我仗势欺人了,是不是?”

    陈道临摇头,声音很冷淡:“不敢。”

    “有什么不敢。明明就是这么想的,却不好意思说,你们这些魔法师,就是虚伪的很。”胖子摇头,却昂首挺胸道:“不是我怕了你,只是话要说清楚才好。我卡曼可不是仗势欺人,只是方才这些家伙不是什么好鸟,敲打敲打他们也是应该的。”

    说着,他指着那柜台后战战兢兢的店主和店里的小厮仆人,冷笑道:“你没看见,我们进来的时候,这里的老板看着那桌人的表情,脸上满是畏惧和不满。试想,开门做生意,哪里会看见客人露出这种表情?我就断定,这些人多半是在这里吃霸王餐喝霸王酒,这事情只怕没少做。”

    顿了顿,他正色道:“帝国自有法度!这些人在这小店里,就敢随意调戏女子,还敢叫嚣闹事,一言不合就直接拔刀动粗,这便是目无法纪!今天若不是我的话,换了普通人,这些家伙岂能罢休?肯定就要做出恶行的!这种人,好好的惩处一番才对,若是换了普通常人,我卡曼才不会仗势欺人。”

    说完,他瞧了瞧陈道临:“你若不信的话……老板!”

    他一拍桌子,那柜台后的店主立刻身子一抖。

    胖子大声喝道:“刚才那帮家伙,可曾欠你酒钱?”

    老板从柜台后走了出来,连连行礼:“这位老爷,那些人在镇子里待了三四天啦,欠了我至少四顿饭钱没给,我的仆人昨天还被他们打了几个耳光。我们这镇子小,没有治安官,这些人已经闹的很不像样子了……”

    “你听明白了?”胖子哈哈一笑。

    陈道临想了想,不由得点了点头:“你说的有理……”忍不住多看了这胖子一眼:“你这人眼睛倒是毒辣,一眼就看出这些家伙不是好人。”

    “进门的时候,你没看见这老板的脸色么。”胖子摇头:“还有那小厮,走路一瘸一拐的,我在军中多年,一看就是新伤。”

    陈道临对这胖子的感官大大的好转。

    吃了些东西之后,几人就要离开。

    却听见了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

    外面院子里又来了几辆马车,却是一个车队,停在了旅店外。店中的小厮迎了出去,片刻之后,就引着一伙儿人走了进来。

    进来的这一群人气势不凡。

    几个身穿了制式皮甲的武士走在前面,身上皮甲和武器明显都是统一制式的,步伐稳重,举止颇为严谨。

    随后步入几个身穿便衣的男子,其中一个一身白色的武士袍,身材瘦高。年纪甚轻,相貌很是英俊。

    这人走进来的时候,周围人将他簇拥在中间,如众心捧月一样。

    这白衣的武士走进来的时候,原本面色冷峻倨傲,昂首挺胸。气派非凡。可走进来之后,忽然一眼就看见了坐在那儿的胖子卡曼。

    这白衣武士顿时一愣,脚下就停了下来,站在门口朝着里面望了望,忽然就面色古怪起来。

    胖子也看到了这人,忽然咧嘴笑了起来。

    那门口的白衣武士站在那儿,神色古怪,身边的人都没反应过来,这白衣的年轻武士就忽然转身要朝门外走去。

    “等等!!”卡曼高声叫了起来:“来都来了。也看见我了,怎么掉头就走?”

    这白衣武士身子一震,转过身来,脸色有些发白,看了看胖子,咬了咬嘴唇。终于叹了口气:“算我倒霉,左算右算,居然还是遇到了你这个小混蛋。罢了,算我倒霉!”

    说着,他一摆手,让手下人站在原地等候,他自己独自大步走了过来。来到陈道临桌前,也不看陈道临等人,就盯着卡曼,喝道:“胖子!被你碰到了。算我运气不好!好,你想怎么样,直接说!”

    卡曼哈哈一笑,看了看这人:“男爵大人,也是为了洛黛尔小姐的成人礼宴会而去?看样子,带了不少礼物?”

    这白衣武士神色更难看,沉默了会儿,忽然就尖叫道:“卡曼!你不要欺人太甚!洛黛尔小姐又不嫁给你!凭什么你就如此霸道,我去赴宴给她送贺礼,你,你……你难道也要阻拦嘛!”

    胖子耻笑一声:“我不过是问了一句,你何必怕成这样!你放心,就你这这样的家伙,我还没当成对手放在眼里。你送不送礼,讨不讨洛黛尔的欢心,我可没兴趣管你。”

    这白衣武士一听,虽然胖子的话有些刺耳,但是一听对方没有阻拦自己的意思,他脸色却稍微放松了些,看了一眼胖子,他眼神一变,忍不住就反击道:“倒是你,卡曼,你这也是去参加洛黛尔小姐的成人礼宴会么?哼,你怎么这样的打扮,倒像是被人拦路劫持过一样!”

    胖子听了,也不生气,看了这人一眼,淡淡道:“哦?你倒是猜的准。不错,我的确是被人劫持了,那又怎么样。”

    这白衣武士听卡曼居然这么就承认了,却反而一呆,就愣在这儿,说不出话来了。

    卡曼喝了口酒,看着对方,摇头道:“就你这蠢笨的样子,也痴心想去追求洛黛尔,哼,你这种呆头鹅,便是来上一百个一千个,洛黛尔也不会多瞧一眼。”

    白衣武士脸色发红,咬牙喝道:“卡曼!你不要欺人太甚!!我……”

    “你什么你。”卡曼懒洋洋一笑:“你打又打不过我,惹也惹不起我。就连骂人都骂不赢我……老子就站在你面前,看着你吃瘪,你还能怎么样?”

    这白衣武士深深吸了口气,居然强行把怒气压了下来,扭头不理胖子,却看向了陈道临,咳嗽一声,微微欠了欠身,举止颇有气度:“这位阁下没见过,请问是……”

    “这位是我的朋友,达令法师。”胖子抢先开口道。

    一听是魔法师,这白衣武士的神色果然露出几分敬意来,露出了笑容:“原来是一位尊敬的魔法师阁下。”

    他做了一个很标准的贵族礼节:“鄙人……”

    “这家伙是海因斯,是个男爵。”胖子很不礼貌的打断了对方的自我介绍,淡淡道:“武技马马虎虎,家世马马虎虎,人品马马虎虎,总的来说不算个坏人,就是总是盯着我的洛黛尔妹妹流口水,被我教训狠狠教训过几次。”

    陈道临苦笑一声,皱眉看了看胖子,然后对着对方这个叫做海因斯的男爵点了点头,正色道:“我叫达令。嗯,男爵大人客气了。”

    顿了顿,陈道临横了胖子一眼,淡淡道:“我和这位卡曼大人并不是很熟,大家也是萍水相逢,搭伙同行赶路罢了。”

    这胖子太过嚣张跋扈,他看来是有什么很硬的后天,天不怕地不怕的。但是陈道临可不想莫名其妙的被这胖子拉来一堆仇恨。

    果然,他这么一说,这个海因斯的脸色顿时和善了许多,看了看陈道临,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好奇的神采来。

    “唉,你这家伙……”胖子叹了口气,看了陈道临一眼,哼了一声:“在东部要塞这里,谁不想和我卡曼交朋友,多少人求着想做我朋友,胖爷都懒得瞧他一眼。你这家伙却偏偏……嘿!”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一个爽朗的笑声。

    一个潇洒的身影大步走了进来。

    一身黑色的武士长袍,衣衫黑的发亮,裁剪的却是极为得体。

    走进来这人身材修长,器宇轩昂,人还没到面前,就听见对方大声笑道:“卡曼大人,我在外面一听声音便认出是你了。”

    陈道临看清了进来这人,神色顿时微微一变。

    这人看年纪大约三十到四十之间,神色淡定从容,即便是面对着嚣张跋扈的胖子,也依然笑得那么洒脱。

    而这家伙,陈道临却是认得的!

    古乐!

    正是那晚在自由港的那个角斗场里,作为角斗场主持和见证以及拍卖人的那个古乐。

    听杜微微说起过,这人的身份很是不一般。

    果然,古乐走进来的时候,就连跋扈的胖子卡曼也笑容顿时就收了起来,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古乐,这胖子居然站了起来,对着古乐点了点头,皱眉道:“古乐?你怎么和海因斯这个走到了一起?”

    古乐淡淡一笑:“洛黛尔小姐芳诞,我这一次去自由港淘了些好东西,正要送过去当贺礼,也是路上和海因斯男爵遇到了,便一起赶路。”

    这古乐笑容可掬,眼神转到了陈道临的脸上,他的目光停留了下来:“刚才听到你们说话,这位年轻的先生,是一位魔法师么?能认识这么年轻的魔法师,实在是荣幸啊。”

    说着,他对陈道临笑着点了点头。

    陈道临心中有些不安。

    这个古乐……他会不会认出我?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