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四章 【郁金香隐秘】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古乐似乎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异常,他对陈道临的态度很客气,这种客气似乎只是对于魔法师身份的一种尊重,可陈道临心中却一直悬着。

    他只是简单的做了一个自我介绍,就不再多说话了。

    不知道为什么,陈道临似乎从内心深处很担心这个古乐会认出自己来。有一种毫无理由的本能,让陈道临觉得这个古乐似乎有点危险,内心深处实在不愿意和这个家伙接近。

    古乐走进来之后,卡曼似乎就安静了许多。似乎这个嚣张跋扈的胖子,在古乐面前也收敛了许多。倒是那个海因斯男爵,神色之中大为得意,看着卡曼沉默,这海因斯男爵越发的表现得极为高兴,言谈举止之中,和古乐谈笑风生,似乎故意在卡曼面前表现出和古乐之间的热络。

    卡曼在一旁表情闷闷的,陈道临自然也不会多说话。

    倒是古乐,这人实在是一个颇为擅长交际的家伙,即便是闲谈之中,也绝不会冷落旁人,尽管海因斯极力的和他东拉西扯,但是古乐每说上几句,都会故意的照顾一下沉默的卡曼和陈道临,主动的将话题引往两人身上,以示意绝不冷落他们。

    这种左右逢源长袖善舞的表现,却让陈道临越发的小心翼翼——尤其是他似乎感觉到了,胖子卡曼似乎对这个古乐表现出了一种隐隐的忌惮的样子。

    “古乐先生这一次去自由港可是大有收货,弄到了不少稀罕的好东西。”海因斯故意当着胖子的面儿笑道:“我也托古乐先生的福,他帮我购买到了一件东西,这次去送给洛黛尔小姐,想来她一定是非常高兴的。”

    海因斯那张脸庞上有些兴奋,故意看了卡曼一眼,笑道:“洛黛尔小姐一向对精灵族的东西比较好奇,这次古乐先生帮我弄到了一件精灵族的魔法宝物。卡曼,我听说你当初也曾经跑去冰封森林的精灵族部落想找几件魔法宝物?”

    看胖子一脸不悦的表情,显然是一无所获了。

    古乐在一旁听了,不动声色的笑了笑,却故意将话题跳开,淡淡笑道:“男爵客气了,我找到的东西也实在算不得什么稀罕东西……嗯,说起魔法,我们这里可坐着一位法师阁下呢。达令阁下,魔法领域的事情,您才最有发言权吧。我听说最近魔法界出了几件大新闻呢。”

    陈道临神色不动,看了这个古乐一眼,缓缓道:“哦?”

    古乐笑眯眯的瞧着陈道临:“听闻魔法工会已经传出了消息,就在前些日子,咱们东部就出了件大事情,魔法工会已经用专用的魔法阵发布了通告,只怕这些日子,不知道有多少魔法师赶赴北方而来,都是为了那件事情吧。”

    卡曼也不由得来了点兴趣,看着古乐:“魔法工会都惊动了?还用了专门的魔法阵发布通告?咦?这样的热闹,很多年不曾发生过了吧?”

    胖子下意识的看了陈道临一眼,古乐的眼神也落在了陈道临的脸上,笑道:“达令阁下,您是魔法师,不知道有没有看到魔法工会发布的通告?”

    陈道临此刻连魔法工会的大门朝哪里开都不曾见过,哪里会见过什么所谓的通告?

    不过听了古乐的话,他心中一动,立刻就猜到了对方所说的是什么。面上却依然装作无动于衷,淡淡道:“不曾听说过,我一向深居简出,外界的消息是不怎么关心的。”

    海因斯听了,忍不住追问古乐道:“古乐先生,这么有趣的事情,一路上怎么不曾听你说过?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一定是知道的吧?”

    古乐一直注意着陈道临的反应,看他不肯多说,古乐也只是笑了笑,然后瞧了瞧海因斯男爵以及卡曼的表情,压低了声音,缓缓道:“听说,是为了……那位石头夫人!”

    “哦!!”

    海因斯和卡曼两人同时低声惊呼。

    古乐笑道:“有消息传出来,据说已经确定了,那位石头夫人就隐居躲藏在自由港,已经有人见过了她。魔法工会得到了这消息,只怕魔法师执法队已经派遣出来了。昔年的赏格也不曾取消过……而石头夫人手里据说还收藏着秘宝,想来有很多魔法师是很愿意去……”

    说着,古乐又故意瞧了瞧陈道临:“达令阁下,刚才听说你也是一路从北而来,你在自由港的时候没有得到消息么?”

    陈道临只是摇头:“不知道。”

    他既然不肯说,其他人也不好多问。罗兰帝国的传统,魔法师大多性子古怪,既然陈道临不愿意说,旁人也不好问他什么。

    古乐和海因斯又喝了点儿酒,随意寒暄了一些贵族圈之中的趣闻。

    随后海因斯就主动提出了邀请:“达令法师阁下,我的车队正要往南去普拉迪,不知道您这是前往哪里呢?若是大家同路的话,不妨结伴一起上路好了。我生平最敬慕魔法师,能遇到您这样的法师,若是不能好好的结交一下,一定会让我十分遗憾的。”

    陈道临心中为难,正想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胖子卡曼就已经冷冷道:“海因斯,你这家伙说话总是这么虚伪。我既然和达令先生同路,你自然能猜到我们也是要去普拉迪的,何必多问。”

    海因斯冷笑道:“我当然知道你这个家伙是去普拉迪,你怎么肯错过洛黛尔小姐的宴会。哼……只是达令阁下,难道也是李斯特家族的故旧么?”

    陈道临知道隐瞒不过去,反正既然已经装了魔法师,就干脆把魔法师的孤僻装到底了,故意用冷淡的语气道:“我受人之托,去李斯特家送点东西而已。”

    “那可太好了。”海因斯哈哈一笑,他笑的颇为豪爽,大声道:“法师阁下,既然都是去李斯特家的城堡,不如就一起上路吧,我向往魔法文明,正有些魔法方面的疑惑想向您请教。”

    陈道临冷冷看了海因斯一眼,硬邦邦道:“不方便。”

    他这么回答,顿时让海因斯的脸色有些难看。不过这位男爵倒是颇有涵养,讪讪一笑,就摇头道:“那……好吧,看来是我无缘得到您的指教了。嗯,若是您有什么吩咐的话……”

    “好了。”卡曼忽然就站了起来,冷笑道:“海因斯,收起你那一套礼贤下士的把戏吧。你的家族好好的经商就好,招揽魔法师做什么,你养活的起魔法师么?”

    说着,他看了看陈道临:“达令阁下,咱们吃也吃饱了,这就上路吧?”

    陈道临早就想走了,闻言冷冷“嗯”了一声,也站了起来,不冷不热的对海因斯和古乐点了点头,拉了拉已经如坐针毡的巴罗莎,就立刻转身离开,小仆人夏夏赶紧跟了上去。

    卡曼瞧了瞧海因斯,最后看了古乐一眼,淡淡道:“古乐先生,咱们在普拉迪城见吧。”

    古乐哈哈一笑:“到时一定要和将军共谋一醉。”

    “呸,我可不是什么将军。”卡曼摇头:“一个二等副官而已,你这称呼我可当不起。”

    “迟早的事情罢了。”古乐哈哈一笑:“以卡曼大人的人品才学能力,迟早会成一军将主。”

    “那可承蒙你吉言了。”卡曼对古乐笑了笑,也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几人离开了店堂之后,海因斯才忍不住重重出了口气,恼道:“这胖子,也太目中无人!”

    古乐淡淡一笑,看了海因斯一眼,却并不接话——古乐这位极为狡猾,他和这位海因斯男爵不过是普通朋友,他更知道卡曼胖子的底细,知道双方的恩怨,才不会贸然出言对这种事情做出评价。

    不过海因斯随后忍不住道:“那个叫达令的魔法师,架子也好大……哼。”

    古乐这个时候倒是笑了笑,解劝道:“男爵大人,魔法师么,历来都是脾气大架子大,这位达令法师我看已经算是好相处了。在帝都的话,那些魔法师都是眼高于顶,轻易连话都说不上一句呢。”

    顿了顿,他压低了声音道:“我看这位达令法师,只怕来历不凡呢。”

    “哦?”海因斯眼睛一亮,请教道:“古乐先生,您见多识广,难道是看出了什么?”

    古乐笑道:“你没瞧见,这位达令阁下的同伴两个女孩子,其中一位年长些的……”

    海因斯愣了愣,随即露出微笑,轻轻叹息道:“的确是绝色……魔法师近女色的很少,不过那个女子容貌绝佳,达令法师年纪又轻,喜欢女色也不稀奇吧。”

    古乐看了看海因斯,摇了摇头,笑道:“男爵说笑了。年轻魔法师近女色的,倒的确不算是太稀奇,不过,那位女孩的来历,倒是叫我有些好奇的。”

    “哦?”海因斯是一个好奇心很重的人,立刻就眼睛一亮:“您看出了什么?”

    古乐笑了:“我在北方待了这么些日子,又亲自去冰封森林里走了好几趟……那女孩子,如果不是精灵的话,我愿意把这双眼珠子挖出来!”

    “精灵?”海因斯立刻神色微动,低呼道:“带着一个精灵女孩的当随从……这位达令阁下好大的排场啊!”

    ……

    陈道临一行人出了旅店来,赶了马车离开了旅店院子之后,坐在马车上的陈道临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方才你好像有些紧张。”卡曼忽然笑道。

    陈道临看了卡曼一眼,淡淡道:“我倒是更奇怪,你为什么还要跟着我。那两人都是你的熟人吧,你为什么不向他们求助,或者直接跟着他们同行?”

    卡曼撇撇嘴巴:“说实话,如果只是那个海因斯的话,那家伙虽然虚伪了一些,但是人品还不算太差,我倒是不介意和他同路。不过么,那个古乐,我可不想喝他多打交道。”

    “哦?”陈道临听了这话,倒有些意外。

    他原来以为,从刚才的表现看来,卡曼比较更讨厌那个海因斯男爵一些,倒是对古乐的态度还不错。

    “那海因斯虽然有些虚伪,不过也只是些贵族做派罢了。那个古乐么,那人狡猾得很,这人笑眯眯的,其实肚子里鬼主意最多。我是最不耐烦和他打交道的。”

    顿了顿,卡曼忽然用力拍了拍车厢的木板,大声喝道:“罗小狗,你躲在后面多久了?没死的话就出个声!”

    车厢后传来罗德里格斯四世闷闷的声音:“你们倒是耐心真好!我在车厢里看见他们车队进来,我一眼便看见了古乐,就立刻躲了起来。以为你们很快就会出来,却叫我等了这么久。”

    陈道临听了,不禁好奇……原来这罗德里格斯四世,居然也对那个古乐如此忌惮。

    罗德里格斯四世缓缓道:“胖子说的不错,那古乐……嗯,我的老师就曾经提醒过我,和那人打交道要小心。”

    说完,他叹了口气:“你们买了什么吃的,快给我些吧,我已经快饿晕过去了。”

    “我以为你们魔法师只用冥想,就不用吃饭拉屎的。”胖子哈哈大笑,取笑了两句,依然丢了些食物过去。

    罗德里格斯四世接过了之后,翻出了些肉食来狠狠咬了几口,才道:“达令,你这车厢后面关的那匹狼可有些不老实……我说,你说的送东西给洛黛尔小姐,不会就是送她一个狼骑士吧?”

    陈道临哈哈一笑:“当然不是……那狼骑士可是我的私人财产。”

    他心中暗暗松了口气:幸好没有和那些人同行,不然的话,那个古乐纵然没认出自己,但是却绝对能认得自己笼子里关着的这个狼骑武士的!

    “我可真没见过你这么奇怪的魔法师。”罗德里格斯四世在后面叹道:“居然带着一个狼骑武士在身边。你又不是开角斗场的……你难道是想驯服这个狼武士做你的武士扈从么?”

    陈道临心中一动,故意一笑:“不可以么?”

    罗德里格斯四世从后面爬了过来,探出脑袋看了看陈道临,竖起根大拇指,赞道:“够胆子!这么有趣的事情,我都不敢做。”

    “很难么?”陈道临皱眉。

    “驯服狼武士倒不是没有,帝国内不少角斗场都有驯服的兽人武士。只不过咱们魔法师用兽人当扈从的却是没有。要知道咱们魔法师在战斗的时候,最怕的就是敌人近身,所以近身的扈从武士,必须在种程度上绝对可靠才行。这些兽人武士,野性难以驱除干净,天知道什么时候会忽然发作反咬你一口,若是在关键要紧的时候,你正念着咒语和敌人交战,身边的兽人给你一下子,谁能吃的消?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要我说,敢用兽人当近身扈从的魔法师,不是天才便是疯子!”

    说到这里,罗德里格斯四世深深看了陈道临一眼:“难道,你有什么特殊的驯服兽人的独门手段不成?”

    “没有。”陈道临倒是坦然相告。

    罗德里格斯四世一呆,失笑道:“没有?”

    “真的没有。”陈道临叹了口气:“如果我说,我根本就不懂得驯服兽人的办法,你信不信?”

    “……”罗德里格斯四世呆住了。

    卡曼胖子语气有些不以为然,哼了一声:“驯服兽人有什么难的?要我说的话,不听话就饿上两天,再不听话就一顿鞭子!看看到底是它骨头硬还是老爷的鞭子硬!时间长了,哪有不听话的兽人!”

    罗德里格斯四世呸了一声,语气很鄙夷:“你们军中对付兽人苦力才这么做!魔法师要想收服贴身的武士扈从,必须得要对方真心忠诚才行!”

    陈道临听了,也不说话,心中只是暗暗思索。

    说实话,这个狼武士,自己当初只是一时兴起买了回来,但是真的到底怎么处置,倒是真的没想太多。开始自己只觉得带着这么一个狼武士在身边的话会很威风,但是现在想想,这么一个骄傲不逊性子凶狠野蛮的兽人,怎么会老老实实的服从自己,这才是最大的麻烦。

    “兽人一向不好驯服。”罗德里格斯四世道:“若是普通的扈从,签订魔法契约便可以保证对方的忠诚,若是敢反叛主人,自然受到魔法反噬。可这些兽人一向凶悍不畏死,狂性大发的时候,根本就不畏惧魔法契约,我就听说曾经有魔法师想收服兽人扈从,结果被兽人扈从发狂的时候杀死,兽人扈从纵然也被魔法反噬而死,结果……”

    陈道临叹了口气:“那……便没有用兽人当扈从的了么?”

    “……这个,有还是有的。”罗德里格斯四世想了想,笑道:“上一代郁金香公爵大人就曾经用过兽人扈从,还有……有些圣阶的魔导师也有收服过兽人扈从的传闻。但是……那等超凡入圣的绝顶强者行事,就不是咱们能揣摩的了。”

    三人都是叹了口气。卡曼和罗德里格斯四世两人是钦慕,而陈道临则是无奈了。

    随即陈道临似乎是随意问起那个海因斯男爵的来历。

    罗德里格斯四世就告诉陈道临,那海因斯男爵是一个中等贵族,家族是靠着给军队供应军需军械而发家,虽然在政治上没有什么势力,但是生意做的着实不错,近年来谋求发展,努力向李斯特家族靠拢。

    那个海因斯男爵为人倒是不错,就是有些纨绔气,从小大概是听多了传奇故事,平日里总喜欢招揽些奇人异士。只可惜这家伙毕竟只是一个小小的男爵,真的那种有大本事的人,谁肯屈就在一个小小的男爵家中?

    所以那家伙冤枉钱花了不少,却没招揽到什么真正有本事的人,家中却养活着些江湖草莽……这已经被引为笑谈。

    “他其实算个不错的人。”罗德里格斯四世叹了口气:“就是没事总喜欢玩那些从故事里看来的礼贤下士的把戏,让人厌烦。说起来,他倒还有一个‘冤大头’的外号。他曾经花了很多代价招揽过两个魔法师,后来被骗吃骗喝了半年多,才发现两个都是骗子,其中一个居然是马戏团里变戏法的。”

    陈道临听了,也忍不住笑道:“居然是这么个妙人,早知道刚才应该和他多喝几杯。”

    “你这样的魔法师,他必定是愿意和你结交的。什么时候你若是缺钱花了,只管去找他好了。”卡曼哼哼冷笑几声:“古乐那个家伙这次恐怕就没少从海因斯手里骗钱吧。哼……这人心肠最黑,海因斯那个冤大头此番恐怕是大出血了。”

    “海因斯这家伙,唉!其实我一向对他印象不错。”罗德里格斯四世道:“至少,我听说他的家族虽然做生意,但是却从来都是安分守己,绝不肯做那种私下贩卖走私物资到兽人王国那儿的勾当。哼,这算是难得了。”

    “唉!”卡曼胖子居然难得的没有出言讽刺罗德里格斯四世,而是也叹了口气,愤愤道:“如今那些贵族豪门都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哼……一群见利忘义的家伙!我在东部要塞这些年,哪个月不见到几个来跑门路做走私生意的家伙!若是换做我的脾气,一刀一个都杀了干净!可恨这些家伙都是后台硬的很,老子得罪不得,杀不得,抓不得!哼,只盼能把这个任期熬慢了,就申请调去西北草原放马,也比在这里看这些肮脏事情来得干净!”

    陈道临听了,心中一动,忍不住问道:“边境的走私……很严重么?”

    这次回答的是罗德里格斯四世,他苦笑道:“自然是严重的。兽人王国缺乏金属矿产物资,咱们罗兰帝国出产的好钢,到那儿都能卖出天价来,帝国之中原本法律森严,胆敢走私违禁货物都以通敌罪论!可过了这么百年的和平时间,再严的法律也渐渐松弛,何况那些豪门贵族带头违禁,为了谋取利益,那是怎么禁都禁不绝的了。”

    陈道临心中好奇,不由得问道:“那些兽人,对帝国……应该没什么威胁了吧?”

    提到这个话题,卡曼和罗德里格斯四世两人却都是沉默了下来。

    沉默了好一会儿,罗德里格斯四世才道:“这个……我想应该是这样吧?兽人王国年年粮食不足,它们忙着砍伐冰封森林谋取更多的土地,听说和精灵族闹的不可开交。咱们帝国有卡巴斯基防线在,当年的战争已经打的它们不敢抬头……况且,帝国还有郁金香家族这样的擎天之柱存在,兽人王国那些野蛮东西,想来也成不了什么大患。”

    倒是卡曼,却一直闭着嘴巴不说话。

    陈道临有些好奇,看了胖子一眼,发现这个嚣张跋扈的胖子居然不啃声,倒有些不寻常了。

    “卡曼?倒是难得看你不和罗德里格斯吵架了?”陈道临故意用言语试探。

    “哼。”胖子重重哼了一声,然后又长长的叹了口气。

    那的眼睛里露出一丝凝重之色,然后缓缓道:“我能说什么?现在帝国之中人人都是如这罗小狗一般的想法!抱着这种想法的人,一百个里有九十个都是如此,甚至我听说就连帝都的那些老爷,也都是这么想的……哼!我原来也是这般念头,可这些年在边疆待下来,我只能说,如果帝国之中的老爷们还是这种念头的话,不出十年,我们就会在这些兽人的手里吃大苦头了!”

    “哦?”

    陈道临精神一震,立刻追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罗德里格斯四世也是皱眉:“胖子,你这是危言耸听吧?”

    卡曼不理会陈道临,却看了看罗德里格斯四世,冷笑道:“罗小狗,我且问你几个问题。你敢如实回答么?”

    “有什么不敢的!”

    “好!”卡曼叹了口气,然后语气变得凝重起来:“第一,如今帝国北方边境的军队,军中战斗力,比百年前如何?”

    “这个……”罗德里格斯四世犹豫了一下,终于道:“百年前有初代郁金香公爵杜维大人建立的一代强军,战力冠绝天下,横扫兽人矮人精灵族的联军,百战精锐,自然是最强的!这百年下来了,虽然不能说是一代不如一代,但是毕竟缺乏战事,军队承平百年,想来……想来松懈了些,也是有的。”

    “你这话说的有些太含糊了。”卡曼冷笑一声:“何止是‘松懈’了一些!百年前的军队是什么样子,我没亲眼见过。但是我至少听说过百年前帝国有北方暴风军团,有雷神之鞭军团!那个时候郁金香公爵统帅大家百战百胜,更有空中狮鹫骑士团所向无敌!!恶魔骑士团无敌天下!!可如今呢……驻守卡巴斯基防线的暴风军团,从兵力上就已经削减了至少三成,这就不说了!现在边境的要塞驻守的军队,表面上是驻守边疆,其实军中的将领们大多都忙着做生意赚钱。东部要塞已经是卡巴斯基防线的三大要塞之一了,守军现在也就是每年的春季操演还算正常,平日里的训练也都是马马虎虎。我在东部要塞待了三年了,一共只经历了两次演习!!我看不少人骨头都早就松软掉了,若是真的打起仗来,那些兽人武士,一个能打我们十个步兵!”

    罗德里格斯四世默然。

    卡曼又冷笑继续道:“我再问你吗,第二个问题:兽人那儿,和百年前相比,是强了还是弱了?”

    “这个……应该是弱了吧。”罗德里格斯四世笑道:“百年前它们是三个种族联军。如今矮人族跑去了乞力马罗山区里钻洞了,精灵族在冰封森林里扎根了。这些兽人族去了两个强大的盟友,自然是弱多了。”

    “唉!”卡曼冷笑:“真的如此么?我只知道,百年前的时候,兽人种族有三大巨头,狼族,蹄族,虎族,各有一个首领,即便是战争时候,它们内部也有纷争不断,利益纠纷,明争暗斗。兽人部族和精灵族矮人族之间更是有矛盾。可如今呢?百年下来,兽人族在北方栖息了百年……我们总是说它们每年粮食不足……可是为什么粮食不足?那是因为它们的人口一直在增长!!兽人种族特性和人类相似,它们不像精灵族那样繁殖力低下,兽人的繁殖力甚至比人类更强一些!百年时间的发展,它们现在的人口至少是百年前战争时代的近三倍!而且这百年时间下来,我们人类是承平无战事。可是兽人却没闲着!它们是部落形式的,内部小打小闹不算,还时时的在冰封森林里大规模的围捕放牧魔兽,还和精灵族偶尔摩擦……百年时间下来,兽人的战士依然野蛮强悍。最重要的是,百年前它们是三个巨头三个首领!现如今呢?兽人王国只有一个王国!所有的兽人部落种族,都是听从一个兽人王的号令!内部虽然不能说是铁板一块,但是却不像百年前那样的内部纷争了,一人号令,全族皆从!内部可以说是比百年前更加的团结一致!这样的对比,你明白了么?”

    胖子说完之后,轻轻叹了口气:“咱们比百年前弱了许多!没有了百年前那么多精兵猛将,却多了许多脑满肠肥的贪财商人。对方却人口多了三倍,力量比百年前更强了许多。”

    “可……”罗德里格斯四世想了想,轻轻一笑:“咱们还有郁金香家族!只要有郁金香旗帜飘扬,这大陆便是罗兰人的天下!”

    “……郁金香旗帜……”卡曼神色忽然变得有些复杂,他深深的看了看罗德里格斯四世,又看了一眼陈道临,胖子的嘴角笑容有些苦涩:“这……却正是我想说的第三条。”

    胖子苦笑道:“你觉得,现在的郁金香家族,比昔年又如何?”

    罗德里格斯四世神色一变,盯着卡曼,厉声喝道:“胖子!别的事情你喜欢斗嘴,我也由得你!你别忘记了自己的出身!你若是胆敢言语之中对郁金香有半分不敬,便是现在我身体不适,也要和你拼了!”

    卡曼看着罗德里格斯四世,苦笑道:“罗小狗,你别说这种话。我心中对郁金香家族的敬意不比你弱半分!郁金香旗帜所向,我胖子愿意为它流干净最后一滴血!”

    顿了顿,他低声苦笑道:“但是……你说实话,如今的郁金香家和百年前能比么?我且不说初代郁金香大公,护国亲王杜维大人,何等雄才伟略。虽然继任的历代公爵大人都是一代人杰,可是……毕竟,郁金香家族却似乎再也没有……唉,罗小狗,难道你都没有觉得,这几十年来,郁金香家一代一代,却越来越有些,有些……有些不务正业了么?”

    不务正业?

    罗德里格斯四世听了,神色古怪了起来。

    “几十年来,家族在很多地方放了权,军队之中,现在除了雷神之鞭还算是郁金香嫡系之外,暴风军团几乎从上到下都没有了郁金香的痕迹。在政坛之上,连着两任宰相都不是郁金香家族的人。家族似乎将更多的精力用在了经营那庞大的家族产业。郁金香工坊倒是越做越大,生意遍布帝国南北东西。只可惜偏偏在政坛的影响力……恐怕这几年来,已经跌倒了历年的最低了!弥赛亚小姐即将继承爵位,而她一个女孩子,将来如何踏足政坛?帝国虽然是出过女皇,但是……似乎没出过什么女元帅,女宰相吧!弥赛亚小姐年纪轻轻,纵然是继承了爵位,但是她在政坛和军队里都是毫无资历可言,你让她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子,将来如何能真正的掌握大权,当这帝国的擎天之柱?”

    陈道临听到这里,忽然面色古怪,忍不住插了一句话:“弥赛亚……嗯,她的父亲呢?上一任郁金香公爵,难道不管这些事情么?”

    这话一出,卡曼和罗德里格斯四世两人同时都是面色一变,表情变得极为古怪,两人都是用诡异的目光盯着陈道临。

    这眼神太过古怪,看的陈道临自己都有些不自在,苦笑道:“你们……这么看着我做什么?难道我说错了什么了吗?”

    “达令阁下。”卡曼皱眉道:“你……怎么会连这都不知道?”

    罗德里格斯四世也摇头道:“你就算再孤陋寡闻深居简出,怎么可能也不知道这种事情?”

    “我……不知道什么?”陈道临忽然心中一动,猛然想起一个念头来。

    那个杜微微……这么年纪轻轻的,据说就要继承爵位了。

    那么说来……难道,她的父亲,上一代郁金香公爵,已经……不在了?

    这个……不是说郁金香公爵每一代都是强者么?以杜微微的年纪,她的父亲应该不会太老吧,应该不会这么早就过世吧?

    是了!

    陈道临想起,自己似乎从来不曾听杜微微提起过她的父亲。甚至就连蓝蓝……听蓝蓝说起过当年她和杜微微相爱的过程里,似乎也只听说当年有郁金香家族的长辈阻止了她们,却一直不曾听说过杜微微父亲出面过。

    难道……上一代的郁金香公爵,真的已经不在了?!

    “达令,你真的不知道?”卡曼眯着眼睛看着陈道临:“这事情在帝国人尽皆知,就算是贩夫走卒也都知晓的!你怎么会不知道?”

    陈道临无法回答,却干脆硬着头皮,冷冷一笑:“不知道就是不知道,那又怎么样?我从来都是深居简出,不问世事,我不知道的事情多了,难道都要一件一件的告诉你们?”

    他这么回答,卡曼和罗德里格斯四世虽然古怪,却也无法回答,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卡曼苦笑道:“我自问也见过不少古怪的魔法师,但你这个家伙却是我见过最奇怪的一个。你说你深居简出,我甚至怀疑你简直就是几十年不曾出过门。”

    顿了顿,他才轻轻叹了口气:“弥赛亚小姐的父亲,帝国的上一代郁金香公爵大人,在好些年之前,便离奇失踪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