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五章 【豪门气派】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失踪?

    陈道临一听到这里,陡然心中一震,他赶紧垂下头去,眼睛里却忍不住闪过一丝古怪的光芒来。

    幸好卡曼此刻坐在他身后,并没有看见陈道临的眼神和表情变化。

    只听这胖子的声音缓缓继续道:“虽然说是失踪,但这事情却并不是这么简单。”

    “哦?”陈道临故意笑了笑:“这事情,里面有什么隐秘么?”

    “倒也不是什么隐秘,在帝国的上层贵族都知道的。说起来,这便是郁金香家族的一个隐秘,也或者说是……一个致命的弱点了。”

    ……

    原来,罗兰帝国赫赫有名的郁金香家族,自从那位传奇的初代公爵杜维开始,家族就有了一个奇怪甚至说是荒唐的传统。

    那位初代的公爵,罗兰帝国的传奇英雄,帝国的护国亲王,女皇的丈夫……杜维大人,在执政多年之后,年纪还不满五十岁,便开始渐渐的懈怠了政务,随即就开始在各种场合表现出了对世俗事务的厌烦和逆反心理。

    当时人们倒并没有觉得太过异常。

    反正那位护国亲王,郁金香家族的创造者杜维大人,已经把能干完的活儿都干了。他统帅帝国击败了异族强敌,奠定了和平的基础,开创了帝国大好局面。而在内政方面,政治的革新和对宗教的打压,使得帝国政务处于一个历史上最好的时期,政权稳定,帝国发展迅猛。

    在杜维执政的时代,罗兰帝国再无内忧外患,可以说是国力都处于鼎盛时期。

    而杜维本人又是一位传奇的魔法师,当他年纪渐长的时候,表现出来的那种避世的趋向之后,人人都只认为这是魔法师的传统思维作用。这位帝国的传奇英雄终于厌倦了世俗的各种光环,开始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探索神奇的魔法奥义之上——事实上,绝大部分魔法师都是对世俗的权势没有太多兴趣,因为魔法世界的奥义就足以让一个魔法师花费毕生的精力去探索了。

    那位郁金香家族的开创者杜维,在五十岁年纪的时候便急流勇退,渐渐的放掉了手里的大部分权力,只是以他崇高无上的威望,依然影响着整个帝国的发展而已。

    杜维在五十岁的时候,正是宣布了退隐,辞去了一切的世俗职务,无论是帝国元帅的职位还是帝国的政务,都被他放弃。

    甚至据说杜维五十岁之后,就极少在公开的场合露面了。

    而就在杜维六十岁的时候,他便带着自己的妻子家人离开了帝都,也远离了自己的家族领地,据说是真正的归隐——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位帝国一代传奇的真正去向。

    有人传闻这位护国亲王是去了西北大雪山苦修,但是这个传闻并没有多少人相信。因为西北大雪山苦寒之地,只怕那位喜欢享受生活的杜维大人是耐不住那种寂寞的。还有人传闻,杜维是带着妻子爱人坐船出海,去了南洋……但是帝国在南洋的海上贸易很是繁荣,却从来没听说有人在南洋见到过那位帝国的传奇英雄。

    而还有一个更离奇的说法,那位杜维大人带着自己的爱人们,乘船出海是真的,却不是去了南洋,而是去了海外,寻找一个新的世界,在海外一个未知的地方真正的归隐。罗兰大陆就再也没有他的踪迹和消息。

    这个说法比较符合大多数人对这位传奇英雄的印象。

    事实上,按照计算年纪,那位杜维大人如果还活着的话,现在应该是一百二三十岁了——以他当初那冠绝当世的强悍实力,据说那位杜维不论是武技还是魔法造诣都已经登峰造极,当世无敌。那样的绝顶强者,活上个一两百年,并不稀奇。现在在帝国的魔法工会里,就有不少百岁开外的老怪物级别的魔法师。

    想来那位杜维大人,现在必定还是在世的,只不过归隐在了一个所有人都不知道的神秘之地罢了。

    可问题是……杜维的归隐,发生在数十年前,当时虽然引起了人们的广泛议论,但是大家都并没有认为有什么不对。

    魔法师嘛,厌倦了世俗,也很符合这个群体的一贯做派。

    反正杜维归隐之后,留下了子嗣继承郁金香家族就好了。

    杜维的儿子,也就是郁金香家族的二代公爵,也是天纵奇才,登上帝国舞台之后,便显现出了极强的能力,文武双全,更是大陆顶尖的强者。郁金香家族在二代公爵的手里继续发扬光大,很快也成为了帝国的新的中流砥柱性的人物。

    可问题是……很快,事情便开始不对了。

    那我二代的郁金香公爵,在执政多年之后,很快也展现出了对世俗的厌倦。这个速度甚至来的比他的父亲更快更早!

    二代郁金香公爵大人,在执政不过十年之后就立下了继承人,然后就学着他父亲的样子,也放弃了无数光环和权势归隐而去。把一个如日中天的家族和强盛的帝国丢给了他的儿子,然后便消失不见了。

    据说是踏上了追随他父亲的旅程,去寻找归隐的杜维去了。

    至于去了哪里……世界上就无人知道了。

    或许郁金香家族的继承人是知道的,但那是郁金香家族的最大隐秘,外人是不得知晓的。

    随即是第三代郁金香公爵……第四代郁金香公爵……

    后面的继承者们,都彻底的继承了这个家族祖辈们的传统,虽然每一任郁金香公爵都天资出众,展现出了过人的智慧和实力,但是都是在掌控权势的数年之后,就迫不及待的表现出了倦怠和厌烦的态度。

    到了杜微微的父亲,也就是郁金香家族的第四代公爵的时候。

    那位公爵大人干的更彻底,甚至就在他正式继承公爵位置的第三年就开始在不同场合表现出了对于掌权的不耐烦的样子。

    可毕竟郁金香家族对于罗兰帝国太过重要,这么一位掌舵人的存在是不可或缺的。所以在帝国上下内外的极力挽留之下,第四代公爵才勉强干了十年。

    然后……那家伙一旦有了后代,生下了杜微微这个女儿之后,他就下定决心铁了心当甩手掌柜了!!

    在杜微微还不过十岁的时候,那位郁金香公爵就开始了归隐的计划,一步一步的辞去了身上的职务,甚至逐步对家族内的权力也开始放手。

    杜微微则从小就开始被着力培养……

    而最令人发指的是,在杜微微刚年满十五岁,举办了成人礼的第二天,那位第四代郁金香公爵就飘然而去,只留下了一纸书信,自称是要去追随先祖的脚步,寻找先祖的足迹而去……

    陈道临听了这些传说,忍不住苦笑。

    听起来,这些历代的郁金香公爵们,仿佛一个个都是迫不及待的,把烂摊子交给自己的后代,就赶紧忙着跑路逃掉了?

    “郁金香公爵们的‘失踪’几乎已经成为了帝国的一种传统。”卡曼苦笑道:“外人猜测,恐怕只有郁金香家族的每一代继承人,才知道那些公爵大人们到底去了哪里……”

    “嗯,现在甚至就已经有人开始猜测,弥赛亚小姐继承爵位之后,能在这公爵的位置上坚持多少年才会‘失踪’呢。”

    罗德里格斯四世在后面忽然冒出来这么一句怪话:“可毕竟这样的话,郁金香家族每一代公爵都这么乱来,家族的没落迟早是不可避免的事情!试想,一个领袖总是会中途跑掉的家族,让下面效忠的人们如何保持忠诚?哎……幸好郁金香家族的威望实在是太过根深蒂固,才在几代继承人都这么乱来的情况下还依然保持着昌盛。若是换了一般的豪门,恐怕早就没落了。”

    “倒也未必。”胖子反驳道:“大家都认为,历代的公爵们,他们必定还是活在这世界上的某一个世外隐秘的地方。如果帝国一旦出现了重大变故,那些老家伙们随便跑回来一个,就足以稳定大局了,所以,虽然郁金香家族的公爵们有着‘失踪’的传统,帝国上下倒是已经见怪不怪了了,只当是这些魔法师们的怪癖发作罢了。试想……且不说什么二代三代四代公爵了!甚至是杜维大人本人,都肯定还活着呢!说不定什么时候,那我杜维大人就会忽然出现在世人面前!有这么几尊大神存在,纵然是隐居避世在无人知晓的地方,可是谁敢忘记他们的存在和他们的威望?有他们在,郁金香家族自然是地位稳固,没人敢动摇的!”

    陈道临越听越是觉得离奇。

    心中更是忍不住的想起了一个荒唐的念头来!

    那扇……门!!

    那扇门上的郁金香家族的徽章!总不会是莫名其妙出现的吧!那扇门既然有郁金香的徽章,那么就必定和这个家族有关系……

    难道……那些历代的公爵,还有那个杜维……是通过这扇门,跑回到……跑回到现实世界去了?!

    这个猜测太过匪夷所思,也太过荒唐,让陈道临心中砰砰乱跳不止。

    可是这个念头,却让他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啊!

    那扇能连接两个世界的神奇穿越之门,偏偏还有郁金香家族的徽章图案在上面。能弄出这种神奇的东西,必定是有强大的魔法才能做到吧!

    只怕便是传说之中的那种空间魔法!历代的郁金香公爵,不都是顶尖的魔法师么?

    或许,这,就是郁金香家族的最大的隐秘?

    反正那个初代公爵杜维本来就是个穿越前辈嘛,说不定他是在这个世界待烦了,就跑回原来的现实世界去享清福了也说不定啊!

    可是……

    陈道临心中思索:自己在现实之中而来,却从来没有听说过现实世界有什么非常离奇非常牛叉的厉害人物啊。一个顶尖的绝顶强者,在现实世界,怎么会默默无闻?

    难道是真的跑回了现实世界之后,躲起来享受富贵清福去了?

    ……

    陈道临带着一肚子疑问,却怕引起卡曼等人的怀疑,不好再追问什么。

    倒是中途再次停下来休息的时候,陈道临掀起了车棚上盖着的油布,拿出食物来喂关在笼子里的狼武士的时候,那个狼武士大概是一路上被关的实在是不耐烦了,对着陈道临龇牙咧嘴的呜咽低吼,拼命的挣扎,晃动笼子,就连那头巨狼坐骑,也似乎野性难耐,仰头长嚎。

    陈道临冷笑一声,拿出了狗哨来吹了两声,狗哨吹出的声音,人类自然是听不到的,但笼子里的两个家伙却立刻老实了下来。

    这个举动让卡曼和罗德里格斯四世很是好奇——他们自然听不到陈道临吹哨子的声音,却这看见陈道临对着笼子指指点点,那笼子里的两个家伙就乖乖的安静下来。

    “喂,你还说你不会驯兽的法子?”罗德里格斯四世忍不住不满道:“达令阁下,怕是有秘技不肯示人吧!这狼武士在你面前倒是听话的很呢。”

    陈道临苦笑,他悄悄的将哨子收进了袖子里,淡淡道:“一点小伎俩,只不过能让它们安静,距离听话还远的很。”

    罗德里格斯四世想了想,看了看陈道临,看对方的语气似乎真的不像撒谎,他犹豫了一下,道:“一路上承蒙你帮忙,我也要表示一下感谢才好。我虽然并不懂驯兽的法子,不过我倒是认识有懂这法子的人。等到了普拉迪城,我去向人求教,把驯兽的法子讨来教给你,也算是这一路上多谢你照顾了。”

    陈道临大喜,他知道这罗德里格斯四世的魔法造诣远在自己之上,他说的话肯定不假,当即就赶紧应下称谢。

    胖子卡曼在一旁道:“我也没什么谢你的,达令阁下,就按照事先说好的,我只能用金币来酬谢了。”

    “不妨。”陈道临依然笑得很开心:“我这人还是很喜欢钱的。”

    “那可真奇怪。”卡曼摇头:“你们这些魔法师不是都不在乎钱财的么?按理说,魔法师可都不缺钱才对啊。”

    “小时候穷怕了。”陈道临随口答了一句。

    “达令阁下。”罗德里格斯四世在一旁忽然插口道:“我有一个建议,直说出来,希望你可别生气。”

    “……请说。”陈道临有些意外的看着这个“罗小狗”。

    “我一路上看来,和您交谈……这个,您的魔法学识是不错的,不过呢,我似乎觉得,您的魔法理论好像并不太熟练。而且,恕我直言,您的魔法师的身份,恐怕也有些不太那么靠谱吧?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您一定是还没有去魔法工会进行等级的考核,对吧?”

    陈道临脸一红。

    他曾经拿出过伪造的魔法徽章给罗德里格斯四世看过。此刻这家伙这么说话,显然是早就看破了自己的徽章是个冒牌的山寨货了。

    “我想,您一定是跟着某一位魔法师私下学习的弟子。”罗德里格斯四世犹豫了一下,道:“可如今在帝国,这种私下授受的传统已经渐渐落伍了,单纯一位魔法师,纵然再博学,也毕竟总有不擅长的领域。如今的魔法师,要走正道的话,还是最好去帝都的魔法学院进修,不同系的魔法,自然有专精各系的法术进行传授知识,这样才能扎下厚实的基础……嗯,若是不愿意进魔法学院的话,至少也可以去魔法学会挂个名,魔法学会之中收藏了丰厚的各种魔法文明的成果,去那儿求学一番,必定会对你的魔法造诣有深远影响的。至于那魔法工会的法师资格,也最好去弄一个……不然的话,在帝国境内,用假的徽章,可是冒充魔法师的大罪呢。”

    罗德里格斯四世最后一句话,让陈道临老脸一红,不过对方说的很诚恳,陈道临也真心实意的鞠躬感谢。

    ……

    行路三日,眼看已经快要抵达目的地。

    几人一路奔波而来,卡曼和罗德里格斯四世都是着急恨不得能一步就飞到李斯特家,路上也是催着陈道临赶路,风餐露宿的,几次都是错过了住宿的地方,只好住宿在野外。

    幸好野外住宿,这几个月来陈道临早已经习惯了,倒也不觉得辛苦。

    这一日晚上又错过了一个住宿的小镇子,半夜只能住宿在了一个路边的树林里。

    卡曼和罗德里格斯四世却很是兴奋,只因为这里距离目的地已经极近了,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天明之后上路,中午就能抵达普拉迪城。

    普拉迪城,便是李斯特家族所在了。

    这座城市规模并不大,但是地理位置却是极好。沿着一条河流建造,顺河直下,船只就可以直通东部的入海口。

    在百年前的战争时代,李斯特家族因为紧紧和郁金香家族站在一起,虽然李斯特家族并没有世袭的贵族爵位,但是杜维却做主,通过了一份皇令,将这座普拉迪城赐给了李斯特家族作为封地。

    普拉迪城已经被李斯特家族经营了几代人,如今也拥有数万人口的规模,还建造了一座被人称赞为足以传承千年的家族城堡。

    如今李斯特家族的生意遍布大陆各地,家族的生意核心自然是放在了帝国的帝都。可普拉迪城却依然是李斯特家族的重要的心脏位置,据说这里收藏了李斯特家族历代人收集的珍宝财富——据说在郁金香家族撅起之前,李斯特家族才是世人公认的最有钱的豪门!

    更重要的是,近年来,李斯特家族当代最重要的人物,那位洛黛尔小姐,在成年之前,就一直住在普拉迪城之中!

    那位洛黛尔小姐还未成年便已经成为了帝国贵族圈之中公认的最被追捧的美人——无论是容貌还是家世,都是一等一的上上之选!

    传说这位小姐的容貌倾国倾城,男子一见便会痴心。帝国的权贵豪门之中,不知道有多少年轻的才俊都拜倒在她的裙下,爱慕者若是排队的话,能绕普拉迪城三圈。

    更重要的是,这位洛黛尔小姐乃是家中单传独女。当代的李斯特家族的族长大人只有这么一个爱女,除此之外便再无子嗣。而那位族长大人多年来就再也没有生育,而且经常在不同场合都已经表示,洛黛尔小姐就将继承李斯特家族的全部财富。

    李斯特家族的豪富,据说是仅次于帝国的郁金香家族——这个说法虽然是夸张了一些,但是至少从财富上计算的话,也绝对可以列入帝国豪门圈的最顶尖的行列了!

    试想,一个将来会继承如此庞大家产的女孩……纵然是个丑八怪,也绝对会被无数男人追捧的!

    更何况,这位洛黛尔小姐又是这么一个美艳绝伦的娇媚女孩,还身负如此叫人震撼的巨大财富……若是能将她娶回家的话,那可当真是名副其实的“人财两得”了!

    所以,这位小姐的芳诞成人礼,帝国的豪门贵族之中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前来贺礼,更不知道云集了多少贵族之中的年轻才俊,只怕人人都想着能抱得美人归吧。

    陈道临等人一路过来,路过的城镇,就又遇到了好几拨前往普拉迪城李斯特家贺礼的队伍。只不过他们隐藏了身份,并没有引起旁人的注意罢了。

    这天晚上,眼看来日就能抵达李斯特家,就能见到那位传说之中的洛黛尔小姐,陈道临也不免有些好奇兴奋。

    而卡曼和罗德里格斯四世两人更是兴奋不已,原本已经两天不曾斗嘴的人,居然在睡觉前又对骂了起来,一个骂对方是痴心妄想,一个骂对方是横刀夺爱。

    两人吵吵个不停,让陈道临大为不耐烦。

    他其实已经看出了几分门道来……这两个家伙都竭力自称自己才是洛黛尔小姐的真命天子,又拼命鼓吹洛黛尔小姐对自己是如何如何衷情……

    但是陈道临听了这一路,渐渐的觉得,这两个家伙的话,只怕都不大靠得住。

    那些自我鼓吹的话里,只怕更多的是为了给脸上抹金,或者是打击情敌的信心。

    而陈道临的猜测,果然就得到了某种程度的验证……

    就在第二日,他们终于抵达了普拉迪城。

    这座城市的规模虽然不大,但是建造的却极具特色。

    依水而建的城市,远远的就能看见一座高大的城堡屹立在水岸之畔!那高耸的城堡建筑群气势不凡,陈道临只看了一眼,就忍不住喜欢上了这座极具备现实之中欧式古堡风格的建筑。

    城堡占地面积极广,高高的围墙将城堡围在了其中,这里是李斯特家族的私宅。而在外围,另有一整套高耸的城防城墙,将城市保护在了城防之中。最让人称奇的是,在河岸居然还有一个城中的码头港口。

    卡曼是军人,他以军事的眼光介绍:这样的城市,若是遇到战争,城门关闭,便可以将敌人举止城外,同时城中却还有港口码头,可以通过水路和外界联系,得到外界的补给和支援。

    不过让陈道临意外的是,这普拉迪城的城防倒是并不太森严,原本以为李斯特家的城堡老宅所在之地,又是近日要举办如此重大的盛宴,贵宾临门,只怕城防会很森严。

    却没想到城门的盘查却极为简单,罗德里格斯四世拿出了一枚徽章示意了一下,一行人马车就被放行了,甚至连车上的货物都不曾被检查。

    守城的军兵穿戴的明显不是罗兰帝**队的制式装备,衣甲武器明显更好一些,穿戴很是齐整光鲜。

    进了城来,这座普拉迪城也没有陈道临想象之中的那么繁华。街道上的商铺并不太多,不过从行人的穿着和气色看来,这里的人倒是颇为富足。

    “普拉迪城原本就不是个商业城,也不是什么大港。”卡曼看出了陈道临的好奇,解释道:“这里只是李斯特家的老宅所在罢了,李斯特家族生意遍布大陆,自己的老宅所在,就没必要再弄的一身铜臭。这里一向都是安宁祥和,而且帝国有恩赏,普拉迪城的赋税一向都极低的,所以这里的人生活安宁富足,民风也一向淳朴,是一个极好的定居生活地方。”

    陈道临点了点头。

    这城市的确不大,但是街道却很宽敞,房屋建筑也很整齐。显然是规划的相当不错。尤其是沿着河畔建造的城市,水资源丰富,城中处处可见水渠引水,街道就清扫的很是干净。

    这让陈道临看了不免心中生出好感来……一路上所见的那些罗兰帝国的北方的小城镇,大多都是有些脏乱。

    虽然城防不森严,但是城中却常见有巡逻奇兵。

    这是李斯特家族的老巢所在,这些军兵自然也都是李斯特家族的私军。

    巡逻的骑兵装备穿戴更是华美,人人都是骏马当坐骑,马背上的骑兵也都是精心挑选出来之人,身材高大魁梧,身披的甲胄擦的锃亮,就连皮靴上也都是一尘不染,马鞍上挂着斧枪,列着整齐的队伍在街道上行走,看上去气势非凡。

    就只看这些巡城骑兵的装备,就能看出这李斯特家族的豪富了——其他贵族豪门,哪里有能给普通的巡城骑兵都装备如此好的铠甲装备?

    只说那些巡城骑兵的坐骑骏马,就让卡曼瞧了都忍不住叹息:“这样的马,也只有帝国的正规骑兵团才能配备。一般的地方守军,看了只怕要眼馋的流口水啦。”

    李斯特家的城堡就在城中靠近河畔,引凿了一条人工的水渠来当护城河,进出只有一个正门,架设了木板桥梁。

    这城堡的大门守备严密了许多。

    通往城堡大门的这条街道上,就已经极为肃静,远远的,就瞧见城堡大门口左右列着两排身穿铠甲的武士,要挂长剑。

    马车到了门口,有卫士上来检查,罗德里格斯四世又拿出了自己的徽章递了上去,随即卡曼胖子也跳了出来,大声报上了自己的姓名。

    很快,城堡里就有一个管事模样的人跑了出来迎接,显然是认得卡曼和罗小狗的,这管事态度很是客气,在胖子和罗小狗介绍了陈道临是一位魔法师之后,这管事的态度越发的谦和恭敬,引着他们进了城堡里。

    城堡里自然有仆人过来帮忙将马车引到了后面。这豪门果然是豪门,纵然是陈道临车上装着笼子管着狼武士,都没让李斯特家的人觉得好奇,人家很平静的看了一眼之后,就熟练的派人将马车赶到了后面去看管,而那个管事甚至还主动告诉陈道临,他们一定会好好的照看好马车和车上的“货物”,绝不会让法师阁下的“宠物”损伤半分。

    随后,这管事就引着他们从正门进入了城堡。城堡大厅里有仆人来往忙碌,正在这大厅里装点各种装饰。

    漂亮的吊灯,华丽的窗帘,擦的锃亮的地板。

    城堡的大厅极高,抬起头来,圆拱形的大厅就如同陈道临在现实见过的那种巨大的歌剧厅一般。大厅里目测就有数十名仆人在忙碌。墙壁上刻画着精美的浮雕和壁画,更悬挂着各种大幅的油画。

    来往的仆人忙碌却不慌乱,紧张有序,颇有一股豪门的风范。

    那个管事引着几人随即走进侧门,来到了一个侧厅休息室里,让人送来了茶水,然后很客气的请他们稍微休息等待会儿,就告辞离开了。

    陈道临看在眼里,心中越发的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别看这胖子还有罗小狗一路上把自己吹嘘的就好像是洛黛尔小姐的亲密爱侣一般,恨不能就说自己是洛黛尔小姐的真命天子了,但是现在这一看,果然都是吹牛了。

    别的不说,自己一行人来到,对方也就出面了一个管事来接待,虽然礼数周全,态度恭敬,但毕竟只是一个管事出面而已。正经的主人家,却一个都不曾露面!

    若是真正的身份重要的贵客,岂能如此怠慢?

    卡曼和罗德里格斯四世两人似乎也有些拘束,不似在路上时候的那么张扬跋扈。

    倒是陈道临,心中却是轻松得很,他反正又不是为了那个洛黛尔小姐来了,更不是为了争女人,反正自己就是按照石头夫人的遗愿来送个东西,这里如何,和他达令大爷也没啥关系,此刻倒是心态轻松,坐着享受了一杯热茶,就开始轻轻松松的打量起这个侧厅的装饰来。

    巴罗莎一直靠在陈道临身边,精灵的神色略有些紧张,而那个小仆人夏夏,则是瞪大了眼睛四处张望,这等豪门家族之中的摆设,每一件都让小姑娘看的几乎就要瞪掉眼珠子了!

    “老爷!那烛台,是银的啊!我的天,这吊灯,是水晶的么?老爷老爷!快摸摸哦,这窗帘,好滑的料子啊!我的天啊!这地毯踩上去好柔软啊!比我的床铺都软呢!!”

    小姑娘大呼小叫,陈道临却负着双手,正假装欣赏墙壁上的油画。其实却已经悄悄的散步出了自己的精神力触角,竖着耳朵听着门外的动静。

    其实陈道临也有些好奇,很想能早点见到那位传说之中美艳动人的洛黛尔小姐,看看这位贵族美女到底是如何模样。

    不过他终究还是失望了。

    休息了会儿之后,那位管事带着一群仆人走了进来,推来了几辆餐车,摆满了不少精美的食物。

    招待几人享用了一顿丰盛的午餐之后,管事就客客气气的领着几人去了城堡之中的客房休息。

    这客房就在城堡的左侧建筑之中,一座四层高的楼宇,厅堂明亮,房间舒适。

    不过看这架势……似乎这里的主人并没有亲自接见他们的意思了。

    卡曼和罗德里格斯四世的脸色都有些不太自然。

    两人路上把话说的都太慢了,一口一个“洛黛尔妹妹”,听他们那话里的描述,简直就如同是罗密欧与朱丽叶,杨过和小龙女一样。

    可没想到,来到这里之后,人家主人没露面也就罢了,连“洛黛尔妹妹”都没来见上一见。

    陈道临看着那两个家伙的精彩的脸色,也不忍心再开口刺激他们。不理会两个家伙如何对管事抱怨,陈道临自己却带着两个小妞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这管事很是体贴,看陈道临带了两个女孩,而夏夏一看就是女仆的装扮,所以给了陈道临安排的一个华丽的套房。

    这套房让陈道临颇有一种回到了现实世界之中的高级酒店的感觉。

    把夏夏这个小女仆丢进了一个小房间里休息,陈道临自己就拉着巴罗莎进入了自己的主卧。

    主卧极为宽敞,尤其是那张硕大而柔软的大床,让陈道临看了顿时就发出一阵不怀好意的笑声来。欢呼一声,就纵声跳上了那铺设了柔软白色床单的床上,然后顺手一拉,就把已经面红耳赤的小精灵拉入了怀中。

    巴罗莎身子一软,倒在陈道临了怀里,还没有来得及说出话来,就感觉到陈道临的一只大手已经摸上了自己的腰,精灵女孩身子一颤,陈道临已经将她拉进自己怀里,收紧了双臂抱住,在精灵纤细的耳朵旁轻轻吹了口气,低声笑道:“宝贝儿,你瞧瞧,这张床够不够大?晚上我们两人在上面打滚都够了呢。”

    “我,我……”巴罗莎俏脸绯红,艰难分辩道:“我,我才不要和你……”

    “哈哈,不要打滚么?那么就不打滚,我们在上面玩俯卧撑好不好?”陈道临笑的越发邪恶了。

    精灵虽然不知道“俯卧撑”是什么意思,但是看陈道临的眼神,便知道绝不是什么好话,她挣扎了一下,但是身子酸软,干脆就老老实实的靠在陈道临的怀里,低声道:“达令,你,你带我来这里,准备送了东西给主人,就离开么?”

    “当然。”陈道临点了点头,道:“我可不是为了什么洛黛尔小姐来的,完成了老师的遗愿,我们就离开这里好了。不过这事情得小心谨慎一些为好。老师虽然说让我们不用担心,但是……毕竟她可是被通缉的人,我得看看情况,不能贸然表明身份把东西拿出来。等明天见到了主人,看情况再行事吧。”

    说着,他的手在巴罗莎的腰间又开始作怪,精灵女孩开始任凭他作为,但是过了片刻,陈道临开始得寸进尺,巴罗莎惊呼一声,也不知道陈道临的手在她身上做了什么,精灵女孩儿猛然跳了起来,挣脱了陈道临的怀抱,面红耳赤看着陈道临,嗔道:“你……你不老实……”

    陈道临叹了口气,这巴罗莎小妞虽然对自己死心塌地,但是精灵族的传统却是根深蒂固的,可惜自己一路上还带了两个大电灯泡,没有机会对自己的这个小女人下功夫,眼下也不好太着急,笑着上去抱了抱巴罗莎,柔声道:“好,我老老实实的可以了吧?我不欺负你了,咱们都好好休息一下吧。嗯,我趁机冥想一下,攒足精神,明天肯定会有好戏发生呢。”

    说着,陈道临拉着巴罗莎重新坐回了床上,他不再招惹女孩,而是老老实实的闭目养神,不一会儿,便进入了冥想的境界之中。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