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六章 【洛黛尔小姐】(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天黑的时候,陈道临才醒了过来。冥想了几个小时,早已将他的精神力彻底补充好。

    这种感觉极为舒爽,尤其是那种精神完满神清气爽的感觉,就如同是疲惫之极的人,睡了一个饱觉之后,那种全身上下弥漫着精力,整个人从内而非的心旷神怡,头脑之中一片清晰,仿佛每一个脑细胞都处于活跃而清醒的状态,自己仿佛能轻易的控制着每一个念头转动。

    整个人仿佛都是轻飘飘的,犹如置身在柔软的云端。又仿佛是泡了一个热水澡之后,全身舒爽酥软,仿佛每一根汗毛都在尽情的呼吸……

    陈道临不曾吸毒过,但是这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实在是让他有一种沉迷的感觉。

    他开始明白了,为什么这个世界上的魔法师,大多数都表现出了对世俗的不屑一顾,绝大多数魔法师都愿意将大部分精力投入在钻研苦修魔法的道路之上。

    恐怕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这种“冥想”的过程,实在是一种莫大的享受!

    无论是**上还是精神上的极致享受,让陈道临已经有一种渐渐陶醉其中的感觉。

    冥想带来的快感,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比美食,甚至比两性**带来的愉悦更让人愉悦。

    有了这种愉快的享受,试问那些魔法师怎么还会沉迷于世俗的美食或者是美色?

    陈道临起身的时候,巴罗莎依旧还在休息,精灵女孩儿伏在床上,呼吸匀称而香甜。陈道临想了一下,并没有唤醒她,而是自己悄悄的起身,走出了房间。

    离开了自己的套房,陈道临才走到外面走廊,走廊外便立刻有仆人恭敬的走到陈道临面前,行礼之后低声询问:“贵客有什么吩咐么?”

    陈道临想了想,笑道:“我那几个同伴呢?”

    这仆人告诉陈道临,卡曼和罗小狗两人下午便已经出门了,此刻还没有回来。

    陈道临心中不免有些暗笑:那两个家伙只怕是太过丢脸,说不定下午跑去求见主人去了。也不知道那位洛黛尔小姐有没有接见这两位“爱人”。

    “你们应该提供晚餐吧?”陈道临摸了摸肚子,的确有些饿了。

    这仆人立刻点头,赶紧恭敬笑道:“当然!怎么敢让贵客饿着!您有任何吩咐,都可以随时提出。您是现在就需要准备晚餐么?”

    陈道临想了想:这么看来,这里的主人看来是没打算设宴招待自己了,更没打算接见的意思。

    想来倒也不奇怪,此刻李斯特家族的这个城堡里不知道住了多少客人进来,自己这种无名的没来历的家伙,自然不会太受到重视,主人也不可能拨冗出来专门见自己这种人。

    能招待住宿便已经算是很客气了。

    陈道临想了想,又问了仆人几个问题,大概明白,那个成人仪式的宴会大概会在第二天的晚上举行,到时候自己则可以去观礼,自然有机会能见到那位洛黛尔小姐。石头夫人的嘱咐,到时候自己寻找机会完成就是了,倒也不着急一时。

    “那就弄些吃的吧。”陈道临随口吩咐。

    这仆人立刻点头,又问了一句:“您是在房间里用餐,还是在餐厅?楼下的花园露台上布置了小的用餐地方,您如果不介意的话。”

    “去花园看看也好。”陈道临倒是颇为意动。反正闷在房间里也实在是没意思。

    仆人带着陈道临来到了楼下,在建筑之外果然是一个延伸出去的平台,围栏之外便是花园。

    李斯特家族不愧是豪门,这些仆人显然都是经过了很好的训练,在一旁很周到的对陈道临介绍这城堡之中的情况,语气虽然隐隐的流露出几分豪门大族的矜持,但是却将这种矜持保持在了恰到好处的程度,不会让人觉得厌恶,倒是态度殷勤恭敬,叫人十分舒服。

    “这样的花园,在城堡之中有六处。我家主人历来都是爱花之人,城堡里从大陆各地移植来了各种奇花异草,不过贵客您来的不是时候,此刻正是秋季,大部分花草并不是盛开的季节,不过这个季节依然有一种北方独有的哥罗芳花盛开,景致也还算入眼,客人您不妨可以游赏一番。”

    仆人走在一旁,小心翼翼的介绍道:“这座房子已经被管事特别拨了出来给您和几位同伴居住,花园是和其他宅子共享的。不过有一点请您注意了,您游览的时候要小心迷路,虽然花园有六个,但是道路却是相通的,家族的城堡占地很大,若是不小心走迷路了,恐怕得绕上大半天才能走回来呢。而且其中有些区域是通往内宅,是不对外客开放的。您若是不小心走错了路,恐怕会迷失方向的。”

    陈道临哈哈一笑。

    他站在平台的围栏上远眺,这花园已经占地颇为广阔,一眼看去,只怕有半个球场那么大了,周围种植这苍翠葱郁的大树,那些树木一看便是颇有念头的古树,古老而肃穆,花园之中的花圃布置的颇具匠心,草木也是修剪的很是精致,期间还点缀着一些小小的喷泉或者是雕像之类的,看上去颇有点文艺气息的味道。

    陈道临看了几眼,就不免心生好感,虽然此刻太阳已经渐渐落下,花园之中光线昏暗起来,但是夕阳之下,却别有一番风味。

    仆人很快端上来了一些精美的食物,就放在了平台的餐桌之上,然后静静的离开,留下了陈道临一人用餐。

    陈道临此刻却倒不着急用餐了,反而负手信步就走进了花园里,随意漫步。

    走在其中,颇有一种仿佛在现实世界那种欧洲王室宫廷城堡的花园里散步的感觉,尤其是此刻渐渐昏暗下来,脚下厚实而整齐的石板路,铺设在草坪之上,信步而行,有种曲径通幽的味道。

    陈道临走了会儿,忽然眼睛一亮,就看见在一旁的花圃之中,发现了一株让他惊喜的植物。

    他从石头夫人的魔法学识记忆之中已经掌握了不少魔法药剂和魔法植物方面的学识,此刻一眼便认出,这是一种叫做“仙罗草”的魔法植物。

    这种植物颇有用处,不少风系魔法都是用得上的材料。根据石头夫人的记忆,这种仙罗草采集下之后,熬出的汁液,如果每天用来浸泡身体的话,就会让这魔法植物之中的风系魔法元素渐渐的浸透人的肌肤,久而久之,就会让身体渐渐的对风系魔法元素越来越敏感,在施展风系魔法,比如舞空术之类的魔法的时候,便会事半功倍。实在是一件大有用处的魔法植物。

    这种东西的价值也颇为不凡,陈道临一看到这花圃里居然种植着这种东西,不免心中一动,看了看左右无人,就走过去悄悄的拔了一把来,塞进了口袋里。

    又看了看附近,这花园里此刻静悄悄的,根本没有人看管。

    很显然,在这财大气粗的李斯特家族里,这种魔法植物居然都被这么随便种植在公共花园里,甚至都没有人来看管,这种便宜,陈道临岂能不占?

    他深深吸了口气,侧耳倾听了片刻,又用精神力触角悄悄查探了一下附近,确定了周围无人,干脆就在这花圃里采摘起来。

    这仙罗草在花圃之中种植的数量并不少,而且看来种植仙罗草的主人并没有把它太当回事,只是随意的点缀在花圃之中而已,分布的很光。

    陈道临便干脆就放开手来采摘——幸好他还算是有点聪明,并不会盯着一个地方采集,不然的话,花圃好好的一片忽然秃了一块,未免就太过明显,容易被人察觉。他干脆是四处采集,这里拔一把,那里挖几根。

    而他随身的身上,就缝制着那个魔法储物皮袋,采集的仙罗草,就被他随手丢进了魔法皮袋里。

    有了这种好东西,他不知不觉就越走越远,也不知道在这花园里转了多久,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陈道临收货颇丰。更让他喜出望外的是,除了仙罗草植物,居然有发现了两种不常见的魔法植物,一种是某种魔芋,是炼金术好几种配方的重要药物,还有一种则是一种可以消除异常状态的魔法花卉。

    陈道临做了这种偷花大盗,忙的不亦乐乎。

    等他带着喜悦满足的心情,终于站起身来的时候,才不免苦笑起来。

    此刻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周围的花园环境看着就陌生的很,显然自己已经是不知道绕到了这城堡里的哪个地方了。想来已经不在自己所住的那座房子的花园,从连接的小路不知道走到了什么地方。

    陈道临倒也不着急,他小心翼翼的取出了水来洗了洗手,洗去手里的草汁花汁,看了看这花圃里,虽然自己采了不少,但是因为做的够隐蔽,贸然看上去也看不出什么痕迹,这才放心的往回行走寻找回去的道路。

    就这么走了会儿,陈道临印象之中觉得自己的方向大体应该是正确的,可却觉得自己这条路越走深,走到了尽头,却忽然看见前面的道路被拦住了。

    一面碧绿的灌木扎成的屏障拦在了面前。陈道临苦笑了一声,知道自己走错了路,就要回头,却忽然一耸鼻子,陡然闻到了一股诱人的香气!

    这味道如此诱人,加上此刻他已经是腹中饥渴,立刻就辨认了出来,这分明便是烧烤食物的气味!而且那烤肉的味道,就在空气之中蔓延过来,说不出的香甜。

    陈道临就着这香气走了几步,就发现面前的一道绿色的灌木屏障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豁口,一个小小的木门就在面前,却并没有上锁,轻轻一推,这木门便打开了。

    木门里,是一个偏僻的小花园,这花园地方偏僻,陈道临可以看见那城堡的主建筑距离这里已经颇远了。

    这小花园三面都是灌木屏障,却有一面临着河。而在那花园靠近河岸的地方,地上生了一堆篝火,篝火上放了个烧烤架子,几根铁棍上,插了几条大鱼,正在火苗上烤着,不时的散发出让人流口水的香气。

    倒是这花园里居然没有人,让陈道临有些意外。

    陈道临心中好奇,在这距离城堡颇远的地方,怎么会有人在河岸旁烤鱼?

    他忍不住往前走了两步,忽然就听见身边的灌木草丛传来一阵沙沙的动静,陈道临豁然转身,就猛然的看见了一个脑袋从这灌木里钻了出来。

    一时间,两双眼睛,四目相对。

    草丛里的这双眼睛亮晶晶的,即便是在这黑暗之中也显得那么的清澈明亮,尤其是那双眼珠子灵动之极,刚和陈道临眼神相交的时候,眸子里生出了惊吓的样子,但随即眸子一转,就变成了好奇的目光。

    一个年轻的女孩儿从草丛里钻了出来,黑暗中,仿佛身材很是瘦小,仿佛一只小猫儿一般从草丛里爬出来。一头乱糟糟的棕色头发,脑袋上和身上满是乱草屑。

    这女孩穿了一件灰扑扑的袍子,陈道临一眼就辨认了出来,这袍子的样式正是自己见过的这李斯特家城堡里那些女仆穿戴的衣衫样式。

    而这女孩爬出来的时候,最让陈道临感觉到好笑的是,她嘴巴里咬着一根火腿,腋下还夹着一根长条大面包。

    这小女仆爬了出来,站起身来,好奇的看着陈道临,两人就这么互相看了好一会儿,这女孩儿才开口道:“你是谁?”

    声音很清脆娇嫩,是那种标准的小女孩儿的嗓音,很是婉转动听。

    不过这声音里的那种警惕戒备的语气却是很明显。

    陈道临看着这个女孩的眼睛里似乎有些慌张,他笑了笑:“我是……这城堡里的客人。”

    “客人?”女孩的眼神有些变化,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脚下悄悄的朝着河岸边的烤鱼架子挪了挪:“客人……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我……算是走迷路了吧。”陈道临耸耸肩膀,笑道:“你呢?你在这里做什么?”

    他指着那些烤鱼:“这些是你的么?”

    “我……”女孩儿的眼神似乎有些窘迫,犹豫了一下,似乎想否认,但是发现了陈道临的眼神里有些嘲弄的味道,而且那眼神故意毫不掩饰的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火腿和面包,女孩儿才叹了口气:“是的,又怎么样。”

    “别担心,我不会告发你的。”陈道临笑了。

    这女孩的年纪应该不大,看上去瘦瘦小小的,那张脸庞倒是生的挺秀气,可惜就是沾上了点儿草灰。

    “告发?你凭什么告发我!”女孩儿不满的横了陈道临一眼:“这个小院子是我的地方,你钻到我的地方来……”

    “我想,这城堡里应该有专门让仆人吃饭的地方吧。”陈道临故意悠悠笑道:“而且,我想,李斯特家族应该不会允许仆人在花园里悄悄的烤鱼吃吧?”

    “……”女孩儿无言的看了陈道临一眼,然后终于叹了口气:“好吧,你……你想要干什么?”

    “没什么。”陈道临摊开双手:“我又不是李斯特家的人,我只是一个客人,而且还是很微不足道的那种。我甚至不认识主人,和主人也没半点交情……嗯,我随便在花园里闲逛,不小心走到这里来,恰好肚子也饿了……”

    说着,他故意笑了笑,看了看那些烤鱼,又看了看这女孩儿手里的火腿和面包。

    “你……”女孩儿立刻明白了陈道临的意思,低头想了想,重新抬起头来的时候,露出一丝孩子般狡黠的笑容:“你是暗示我,让出一些食物给你么?”

    “这不叫让,也不是暗示。”陈道临笑眯眯的样子,露出洁白的牙齿:“这叫做‘分享’。”

    “……你们这些客人,还需要和我这种小女孩抢吃的么?”女孩有些不满,嘟着嘴道:“城堡里招待客人的美食,可是我们这种仆人一辈子都吃不到的。”

    “大餐有大餐的味道,烧烤有烧烤的情趣。”陈道临撇撇嘴巴:“再说了,我也不会白吃你的东西。”

    说着,他已经大大咧咧的走到了烧烤架旁,拿起一条烤鱼来看了看,皱眉道:“这些是你烤的?”

    “……有什么问题么?”女孩的语气始终有些不满和敌意。

    “问题当然有。”陈道临叹了口气:“你一定平时很少偷偷烤东西吃吧?烤焦的地方我就不说你了,烧烤这种东西,主要看的是作料和调味品。就像你这么烤鱼,烤的干而无味,太糟蹋好东西啦。”

    说着,他咬了一口,嚼了几下,道:“果然味道木木的,你没有准备调料么?”

    “…………”女孩只是站在那儿不满的看着陈道临拿着烤鱼,皱眉道:“你这人,怎么也不经过我的允许就……”

    “咦?你准备的挺充分啊。”陈道临忽然看见了旁边角落里放着一个小木桶,走过去一看,木桶里半桶水,里面居然还有几尾活鱼。

    他哈哈一笑,卷起袖子来就抓起一条,在手里活蹦乱跳的,就丢在了旁边的石板上,从怀里摸出了匕首来,飞快的切开了鱼腹,将肠子内脏什么的都掏了出来,又跑去了河边清洗干净,飞快的用匕首将鱼鳞给剥了去。

    他动作很是熟练,身为一个单身的宅男,做饭的手艺虽然不算太好,但是这种事情还是能胜任的。

    陈道临飞快的从自己的包里翻出了两个小瓶子,一瓶盐和一瓶花椒粉。随即拿起烤叉子将鱼儿放在火上烤起来,不停的转动,均匀的洒了些调料。

    片刻的时候,香气扑鼻,让陈道临忍不住舒服的叹了口气。

    回头一看,那女孩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的身后,那双亮晶晶的大眼睛盯着自己手里的食物,仿佛还在悄悄的吞口水。

    好歹也在冰封森林过了几个月风餐露宿的日子,烧烤这种活儿对于陈道临来说已经是驾轻就熟,一条鱼被他烤的外香里嫩,片刻之后,他就拿起鱼儿来,切下一片来,递到了那女孩儿面前,笑道:“尝尝?”

    女孩儿瞪大了眼睛,好奇的看了陈道临一眼,似乎眼神里闪过一丝羞涩,不过却依然张开嘴巴,将陈道临递到面前的鱼肉咬了下去。

    咀嚼了几下之后,女孩眼睛顿时一亮,惊喜的低呼道:“咦?很香啊!你放的是什么调料?我怎么从来没吃过?”

    “你当然没吃过。”陈道临哈哈一笑。

    女孩皱眉想了想:“不对啊……说到调料,家族城堡里什么调料没有。你弄的这个东西的味道,我就从来没尝过呢。”

    “……就算是我的独门秘方吧。”陈道临哈哈一笑。

    女孩也干脆坐了下来,就坐在了陈道临身边,手里的面包和火腿也放下了,抱着膝盖眼巴巴的看着陈道临手里的烤鱼。陈道临分了一半给她,剩下的一半自己吃了。

    片刻的时间,两人分了一条烤鱼,这女孩儿看上去瘦瘦小小的,但是食量却着实有些惊人。

    陈道临一口气烤了三四条鱼,他自己只吃了一条,其余的都进了这女孩的肚子里。

    这女孩吃的香甜,渐渐的就眉开眼笑起来,看着陈道临的眼神也没有那种敌意和不满,倒是更多了些好奇。

    陈道临还取出了酒袋来,一口酒一口肉,吃了一个半饱。

    这女孩眼看陈道临一个人忙活,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拿出了火腿来递给了陈道临,陈道临看了一眼,笑了笑,他干脆将那长条的大面包切成一块一块,又切了几片火腿,交错着插在了烧烤叉上,放在火上烤了烤。

    最后他又拿出了一个玻璃罐子来,倒了些酱来放在了盘子里。

    烤好的面包和火腿散发出诱人的香气,陈道临蘸了蘸酱料,递给了女孩,笑道:“小心些,第一次吃的人会有些受不了哦。这味道很刺激的。”

    女孩耸耸鼻子,眼巴巴的看了看陈道临,一口咬了下去。

    几乎是瞬间的,这女孩眯着的眼睛都立刻瞪圆了,脸上露出一种惊奇的表情来,随即猛然跳了起来,连呼带叫,连蹦带跳,眼泪也流了出来,瞪着陈道临惊呼叫嚷:“我!!我的嘴巴!我的嘴巴里起火了!!天啊!!我的喉咙!!”

    陈道临看着女孩的样子,哈哈大笑起来,拿起水递了过去,女孩接过猛灌几口,又咳嗽了几声,才叫道:“你给我吃的什么!这是什么味道!我的天啊!!”

    她吐着舌头拼命吸气儿,可怜兮兮的瞪大了眼睛看着陈道临。

    “告诉你了,第一次吃会有些刺激,谁让你一下吃那么多的。”陈道临撇撇嘴巴,自己也咬了一口,然后惬意的叹了口气,仔细的品位起来。

    “这……这是什么酱料?”女孩很聪明,看了看那个盘子里的东西,皱眉道:“好像……吃下去,嘴巴里像是起火了一样?”

    “这个吗……”陈道临幽幽一笑,低声道:“这是让全身发热血脉喷张口干舌燥的女人……老干妈。”

    “老干妈?那是什么?”女孩瞪大了眼睛。

    “呃……”陈道临想了想,笑道:“你就当做是一位神秘的魔法师,配置的一种特制的食物酱料吧。嗯,那个魔法师便叫做老干妈。”

    “魔法师?”女孩瞪大了眼睛,越发好奇的看着陈道临:“天啊!这世界上还有这种魔法师么?居然用魔法调制食物酱料???”

    她此刻辣劲已经过去了,年轻人的好奇心又起来,忍不住伸出小拇指去蘸了点儿,伸进嘴巴里,仔细品味了一下。

    这次她有了准备,吃的也不多,这么稍稍品味,渐渐就品出味道来了。

    对于食物的口味不是甜就是咸的罗兰人来说,老干妈香辣酱这种东西,实在是一种对于味蕾的大杀器!

    女孩在最初的不适应之后,很快就吃出了味道来。

    她一口气就着香辣酱吃了好几串烤面包,吃的满头汗水,小脸涨红,眼泪汪汪,却兀自不肯住口,倒吸着凉气,却依然不停的往嘴巴里塞食物。

    这孩子的食量让陈道临忍不住叹了口气:“你这么能吃……想不到啊。难怪你在这里偷偷的弄东西吃了。平时你一定吃不饱吧?”

    “嗯……倒不是吃不饱。”女孩嘴巴里塞满了食物,嘟囔着含糊道:“吃的太多的话,会被责备的,太丢人了。”

    陈道临听了,就笑了笑。

    这女孩吃起东西来狼吞虎咽,食量简直比自己这个大男人还更大了许多。想来这种小女孩在这样的大家族里当女仆,每天食物必定是不够吃的吧。纵然李斯特家族再豪富,但是家规肯定森严,女仆那里能弄到那么多食物?

    也难怪她居然晚上偷偷在这里弄吃的。

    两人渐渐吃饱了之后,陈道临惬意的舒了口气,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了根香烟来点燃了,叼在嘴里,静静的享受。

    这女孩看的好奇,瞧了几眼之后,忍不住问道:“你吸的是什么?一种烟斗么?”

    “算是一种烟草。”陈道临笑了笑。

    女孩打了个饱嗝,干脆就双手撑着地面,往后仰倒下来,长叹了口气:“好久没吃的这么饱的。”

    她横了陈道临一眼:“今天谢谢你啦,奇怪的客人。”

    “不用客气,大家互相帮忙,你弄的食物,我只是出了点力气而。”陈道临笑道。

    沉默了会儿,女孩问道:“你……也是来参加成人仪式宴会的么?”

    “是啊。”

    “你说你不认得这里的主人?那为什么来?”女孩皱眉道。

    “算是受人之托,来送点礼物。”陈道临含糊的回答。

    “哦。”女孩儿有些懒散的样子,她看上去年纪很小,就像所有的小孩子那样,吃饱了便会有些犯懒,身子缩了起来,垂着眼皮道:“你叫什么名字。”

    “怎么?你害怕我告发你么?”陈道临笑了。

    “当然。”女孩白了他一眼:“你可是城堡的客人,我只是个小女仆,你一告发我,我就完蛋了,一定会被赶出去的。家族的规矩很森严,偷吃东西可是会被重罚的。”

    “我看你……好像一点都不害怕嘛。”陈道临看着这个女孩,她那双亮晶晶的大眼睛实在是很有一种“萌”的味道,他忍不住笑了笑,道:“放心,我们说好了,我一定不会告发你的。反正……这里主人和我没交情,我告发你能有什么好处?”

    “你叫什么名字?”

    “……一定要问么?”陈道临想了想,道:“好吧,我叫达令。”

    “达令……达令……”女孩想了想,道:“没听说过你的名字啊,你是哪个家族派来送贺礼的?”

    “哈哈哈……你对来宾都很熟悉么?”陈道临看了她一眼。

    “还行吧。”女孩撇撇嘴巴,板着手指道:“来来去去不就是那些人么,XX男爵啊,XXX家族啊,XXXX伯爵家啊……”

    “好吧。我可不是什么家族派来的使者,我只是受人之托。”陈道临摇摇头:“告诉你你也不知道的。”

    “……”女孩深深看了陈道临一眼,忽然一笑:“也许我知道哦,告诉你,我可是小姐身边的近侍!”

    “近侍?”陈道临看了这小女孩一眼。

    “是啊!”女孩儿一昂首,得意的笑道:“我年纪和小姐差不多,一直都是服饰小姐的身边人呢。来宾的客人我都是很熟悉的。”

    “洛黛尔小姐的身边女仆,还会饿肚子偷东西吃么?”陈道临不信,摇头道。

    “是真的。”女孩叹了口气,她抬头看着天空,此刻星辰漫天,女孩轻轻叹了口气:“我平时可不会偷东西出的,今天,今天……我原本是约了一个朋友在这里吃东西的,可是那个家伙居然爽约,我只好一个人自己……嗯,也没想到居然会有你这个奇怪的客人一头撞到这里来。这个小院子可是我的秘密据点哦。整个城堡里,除了园丁,平时是很少有人会到这个地方来的。”

    “你约了人?”陈道临看着这个女孩儿,看出了她眸子里的一丝淡淡的忧郁,忽然一笑:“难道是约了什么心上人么?哈哈……你这个小女仆,不但偷东西吃,居然还会**啊!”

    “你!”女孩儿忽然恼了,她猛的跳了起来,指着陈道临的鼻子,怒道:“什么**,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难听!我,我只是约了一个好朋友!可是他,他太忙了,这次又没有来,所以我……你,你怎么把人说的这么不堪!”

    “不堪?”陈道临撇撇嘴巴,故意取笑对方道:“你可是那个什么小姐的近侍吧?按照你自己说的。可现在城堡来了这么多仆人,你不在小姐身边伺候忙碌,夜晚跑到这里来,难道不怕被发现么?”

    “我……”女孩想了想,撇撇嘴巴道:“那些仆人,其实小姐自己都烦的很。哼,她都懒得见那些客人,下面的仆人自然也乐得懒散了。”

    “为什么?”陈道临有些好奇:“她的十五岁生日吧?又是成人礼仪宴会,那么多宾客都是为她来的,她应该很高兴才对啊。”

    “高兴?”女孩听了,皱了皱眉,然后轻轻叹了口气,看了陈道临一眼,然后抬头看着星空,轻轻道:“为什么要高兴?十五岁成人礼,哼,那些客人真的都是为了庆贺生日来的?恐怕都是为了……为了小姐本人来的呢。成人礼上可以挑选心上人了,那些家伙心里打的什么鬼主意,难道你不知道么?”

    “呃……”陈道临有些意外的看了看这个女孩儿,笑道:“你说的倒是够直接。”

    “本来便是。”女孩摇头,她撇撇嘴角,不屑道:“那些家伙,当面的时候道貌岸然,衣冠楚楚,彬彬有礼的,其实看着你的时候,心中却想着如何把你骗到手,如何骗到床上去,来个人财两得……难道我说的不对么?”

    “这个……也不用说的这么赤luo裸吧。”陈道临失笑,然后他想了想,道:“其实也不全是奔着钱来的吧?比如我就知道有一个叫卡曼的胖子,还有一个叫罗德里格斯四世,外号叫什么罗小狗的,这两人都自称和洛黛尔小姐是青梅竹马的好朋友,好像都是真心的喜欢你家小姐,也是一片真心吧。”

    “呸!”女孩忽然瞪大了眼睛,就狠狠的呸了一声,竖眉道:“别人也就是一般可恶,可这几个家伙才是真正的叫人恶心才对!”

    这女孩忽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火气,叉腰瞪眼喝道:“旁人最多也就是嘴巴上假装客气,内心想那些念头主意!可那个卡曼肥猪,还有那个罗小狗……哼,他们……他们……他们和小姐从小一起长大,感情深厚倒是不假。可问题是,小姐从来只把他们当做自己的兄长一样对待,情同手足,当做家人而已,就算有感情,那也只是对待家人的亲情罢了。”

    “那……又有什么可恨的呢?”

    “不仅仅是可恨,而是又可恨又恶心!”女孩摇头,言辞很是不留情面,直言喝道:“他们口口声声,对着小姐张口一个‘妹妹’,闭口一个‘妹妹’,从小到大,都是做出一副兄妹情深的样子来接近小姐!可是偏偏,你想想……这些家伙,嘴巴里喊着‘妹妹’,其实满心龌龊,只想着如何把小姐骗到手,剥光了骗到床上去……嘴巴里喊妹妹,心里却一直装着那种不堪的念头!难道不恶心吗?!!”

    “……”陈道临呆住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