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七章 【出谋划策】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陈道临从会客室走出来,门外有仆从等候着,态度极为恭敬,引着陈道临往外离去。

    刚刚走出走廊的时候,陈道临忽然心中一动,心中隐隐泛出一种怪异的感觉,他本能的抬头往右侧看去,立刻便迎面看到了一束眼神。

    这眼神方一接触,陈道临立刻就仿佛心中一震!

    这是何等的一束眼神啊!

    冷酷,淡漠,隐隐的仿佛还有一丝淡淡的危险的气息!就如同……

    这人的眼神,就如同出鞘的刀锋一般,只是这么射在人的身上,仿佛就能叫人感受到那刀锋的寒冷和森然锋芒!

    毫无疑问,被这样的眼神盯着,是一种极不舒服的事情。这种叫人心中发毛的眼神,陈道临到目前为止,只从一个人的身上感受到过。那便是兽人的狼族王族后裔,雷!

    但是很显然,这个人的眼神的犀利和森然冰冷的程度,比雷更加刺人,更加叫人不舒服,也更加犀利!

    只是这眼神的投来,陈道临就仿佛感觉到了自己裸露在对方眼神之下的肌肤都暴起了一层细细的鸡皮疙瘩,仿佛汗毛都竖了起来!

    这种感觉,就如同寒冬腊月的时候,忽然一阵冷风吹进了自己的衣襟里!

    这虽然只是一瞬间的感受,但是陈道临豁然便精神一震,随即本能的呃,全身的精神力瞬间就被刺激到了巅峰状态来。

    他瞪大了眼睛,盯着这束眼神的主人!

    印入眼中的,是一个身材修长的男子。

    一身黑色的宽大袍子笼罩在身体上,袍子下能看见内衬的皮甲。

    这人的身材比陈道临高上至少一个头,肩膀宽阔,腰间扎了条皮带,勾勒出了宽肩窄腰的健美身材轮廓。

    他的相貌应该是很英俊的那种,但是却棱角分明,丝毫没有半分奶油气,却反而隐隐的散发出一股煞气!

    是的,是煞气!

    这个人就站在那儿,手无寸铁,但是却仿佛就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剑横在你眼前一般!

    最醒目的,毫无疑问是他那一头金色的长发,如阳光般灿烂耀眼的金发。

    可这样的金发生在这人的头上,却并没有给他带来一丝阳光的气息,更映衬的他的脸庞上的那股阴寒煞气越发的叫人不敢直视。

    这人生了一双略显细长的眉眼,但是眼波流转,就叫人不寒而栗。

    他的眼神似乎只是很随意的从陈道临身上扫过,扫过的时候略微停留了一瞬,便轻轻挪开,眼神冷漠。

    陈道临注意到,这人的身后跟着一名李斯特家族的管事模样的人,那管事低头垂首,态度恭敬之极,站在这人身边,连大气都不敢出上一口。

    陈道临随即快步走了过去,却听见身后隐约听见传来人声。

    “哥特大人,这边请……”

    哥特?

    陈道临心中一动,这就是洛黛尔小姐要见的人吧。

    这人的气息和气质,让陈道临很是不舒服。

    ……

    回到了自己住处的时候,卡曼和罗德里格斯四世也在。

    眼看陈道临在李斯特家的侍者的陪同下回来,这两个家伙急忙就迎了上来。

    胖子卡曼还有点城府,还能沉的住气,但是那罗德里格斯四世却已经满脸焦急,迎面就大声道:“达令,你被洛黛尔小姐请去见面了?”

    陈道临看着这两个家伙面色焦急,目光古怪,不由得笑了笑,点头道:“是啊。”

    “她,她怎么会忽然召见你?”罗德里格斯四世急忙问道:“她又不认得你,而且我们听说……”

    卡曼忽然轻轻踢了他一下,然后瞪了罗德里格斯四世一眼,打断了他的话,胖子却笑眯眯道:“达令,你不是说根本不认得李斯特家的人么?为什么洛黛尔会独独把你叫去见面?她这一天都是拒绝了任何客人的求见啊,就连我们两人……”

    陈道临笑了,看着胖子,咳嗽了一声,道:“两位,我之前说的话也都是事实,我的确不认识李斯特家族的人,这次来也是受一位长辈的托付来送点东西。嗯……至于洛黛尔小姐为什么要见我,很抱歉,这是我的私事,事关**,我却不好告诉两位了。”

    顿了顿,他看着这两个家伙难看的脸色,才缓缓笑道:“不过我也没能和洛黛尔小姐真的见到面。我去的时候,在会客厅里,洛黛尔小姐放了帘子,和我隔着帘子谈话的,而且只谈了几句,还没说到正题,就被人打断了。”

    他故意看着这两人的脸色,慢吞吞道:“好像是一个叫‘哥特’的家伙……”

    “哥特!!”罗德里格斯四世脸色陡然一变,惊呼叫了出来。

    卡曼的脸色也是铁青,用力咬着牙齿,重重哼了一声。

    “两位知道这个人?”陈道临问道。

    “……”卡曼看了罗德里格斯四世一眼,淡淡道:“这个家伙……哼,不说他也罢。一个叫人讨厌的混蛋罢了。”

    陈道临看着这两人的表现,忌惮的表情,加上之前一路上听到两人说的那些事情,心中就已经猜到了几分,也不说破,就对两人点了点头,回自己房间去休息了。

    卡曼和罗德里格斯四世两人虽然想问什么,也不好开口。看着陈道临回房去了,卡曼才忽然道:“不行,哥特那个家伙来了,我可不能在这里坐着!不能眼看那个混蛋接近洛黛尔!罗小狗,你敢不敢和我一起去看看!”

    罗德里格斯四世哼了一声:“有什么不敢的!”

    两人急火火的冲了出去。

    陈道临回到了自己的套房,巴罗莎正在和夏夏说着什么,精灵女孩看见陈道临回来,脸上露出甜甜的笑容:“这么快便回来了?”

    “唉。”陈道临叹了口气:“事情没办完,就被人打断了。看来还是要等待晚上啊。”看了看巴罗莎,皱眉道:“不过晚上……”

    “嗯,晚上的宴会,我就不和你去了。”巴罗莎叹了口气,脸上有些失望。

    参加宴会要穿礼服,这事情对于巴罗莎来说便有些为难。

    女士的晚礼服太过单薄,精灵女孩若是穿着那种衣服,自然身后的双翼就会暴露出来。在人类世界暴露精灵的身份,总是有些危险的,虽然这里是李斯特家族,但是也怕会被坏心人盯上。

    “咱们现在还太弱小了,等将来更强一些,就不必再藏头露尾啦。”陈道临安慰道:“事情一结束,咱们便离开这里。”

    “能早点离开最好。”巴罗莎皱眉道:“我心里总有些担忧,这个地方,我感觉很压抑,叫我心里很是不舒服呢。”

    “顺利的话,或许明天便能离开了。”陈道临笑了笑。

    他和巴罗莎说了会儿话,想起白天反正没事情,不如再去花园里打打秋风,看看有没有什么便宜可捡,昨晚自己的收货着实不少。

    李斯特家族财大气粗,那种魔法植物都随便种植在花园里没人看管,这种机会,恐怕过了这个村儿就没有这个店了。若是不抓紧机会,离开这里之后,便再也没有这种白占便宜的好事啦。

    想到这里,就留下两个女孩在房间里,陈道临一个人又悄悄跑去了花园里。

    白天的时候,花园里就不如晚上的时候那么僻静的,陈道临闲逛了会儿,总能看见有仆人来往,虽然这些仆人并不阻止陈道临闲逛,而且举止态度也很恭敬,但是陈道临总不好当着人家的面偷采摘植物。

    逛了好半天,收获寥寥。

    不由得便越走越偏,自然而然的,便走到了昨晚遇到那个小女仆的地方。

    绕过了一条灌木树墙,从那个小豁口走进去,就到了河边。

    陈道临在这里歇了会儿,仿佛有某种预感一般,心中隐隐的有一种暗暗的期待。

    果然,眼看时间已经到了中午的时候,陈道临正要离开,忽然就听见了身后灌木丛里传来沙沙的声音,那豁口的地方,钻进来一个熟悉的瘦小的身影,陈道临看了过去,不由得脸上一笑。

    昨晚的那个小女孩吃力的爬了进来,一手提着个小小的篮子,一手奋力的扒开树丛。

    陈道临笑着走了过去,帮她拨开树丛,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拉了进来,笑道:“你总是这么喜欢偷偷摸摸的么?有路不走,却喜欢钻树丛?”

    这小女孩被陈道临握住手腕,小脸上仿佛闪过一丝红晕,随即挣脱了陈道临的手,哼了一声,用尖尖的清脆的嗓音道:“我可不是你这样的客人,我一个小女仆乱跑的话,被管事看见了,会被责骂的。”

    陈道临笑了,看着她手里的篮子……那分明是一个食篮,盖子已经歪了,露出里面的食物来。看了这个小妮子一眼:“你又偷东西吃了?”

    “要你管么?”女孩白了陈道临一眼,走到了河边,将篮子放下,拿出了条小花布来铺在地上,把里面的食物一样一样的摆了出来。

    她忙了会儿,回头瞪了陈道临一眼:“你就这么只看着不帮忙么?”

    陈道临哈哈一笑,走了过去。

    这篮子里居然还有一个小小的烧烤架,陈道临笑道:“你就这么喜欢吃烧烤么?”

    “要你管!”女孩哼哼几声,将烧烤架放好。

    这花园里到处都是树丛,所以烧火的材料倒是不缺乏,随手捡了些树枝回来,陈道临一个火球术生了火。

    女孩带来的食物里,居然有几对某种禽类的翅膀,让陈道临很是惊喜。

    “哈哈,烤翅膀,我最擅长了。”

    他主动承担起了摆弄烧烤的活儿,这女孩也不争抢,干脆就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陈道临忙活。

    “喂,上午的事情,谢谢你了。”陈道临一边用烧烤叉穿鸡翅,一边随口道:“是你请你们家小姐接见我的吧?”

    “谢就不必啦。”女孩撇撇嘴巴:“反正你的事情也没能说完。”

    “总之还是要谢谢你。”陈道临眼珠转了转,笑道:“你不会是知道我在这里,所以专门带了食物来找我吧?”

    “哼,这里可是我的地盘。”女孩瞪了他一眼:“倒是你,怎么大白天又跑到这里来了?”

    说着,她仔细瞧了瞧陈道临,最后看见了陈道临手上和袖子上沾染的草汁,忽然就眼睛一亮,拍手叫道:“啊!我知道了!你……你这个家伙,是跑到花园里偷偷摘草药的,是不是?!”

    “……”陈道临没想到居然被这个女孩看穿,老脸一红,却硬着头皮道:“胡说什么。”

    “我可没胡说!”女孩哈哈一笑,盯着陈道临的眼睛,道:“我们李斯特家的花园里种了不少魔法植物呢!平时旁人不识货,所以也没人看管。你嘛……你是个魔法师啊,看来你是趁着没人注意,跑来花园里偷偷摘草药了!哼,你别想骗我,你袖子上的草汁都没洗掉呢!”

    “……”陈道临沉默了会儿,看了看这个女孩,苦笑道:“我说,你不会告发我吧?反正你只是一个小女仆,花园里的花草又不是你的财产,你管那么多做什么。嗯,我不告发你偷食物,你也别告发我摘草药,咱们便算是扯平了,怎么样?”

    女孩表情古怪,看了陈道临一眼,虽然肚子里暗笑,脸上却装出思索犹豫的样子,想了想,才点头道:“好吧!”

    翅膀很快就烤好了两对,陈道临取出了一瓶酱油来,用刷子均匀的刷在了翅膀上,顿时香气扑鼻。

    这女孩连连耸鼻子,一双眼睛越瞪越大,看着陈道临,满脸都是好奇的神色:“你……你这又弄的什么东西?这不是昨晚的那种调料吧?”

    “嗯,不是。这东西叫做酱油,是……嗯,就算是我的另外一个独门秘方吧。”陈道临含糊一笑,递过去一只翅膀:“你尝尝。”

    女孩接过咬了一口,顿时眉开眼笑:“好吃!”

    她用力咬了好几口,一个翅膀很快就吃了下去,才忽然叹了口气,低声道:“可惜啊,这么好吃的东西,那个家伙要是遇到了,一定会连路都走不动了。”

    “什么?”陈道临看了他一眼。

    “我……我的一个朋友。”女孩的脸上闪过一丝阴霾,幽幽叹了口气:“哎,我有一个朋友,就总是喜欢弄一些奇奇怪怪的食物,他一向就特别嘴馋,总是能弄到很多我从来都没尝过的好吃的。嗯,你昨晚弄的烤肉的调料,还有今天的这个,这个叫……酱油的东西,如果让他遇到了,一定会大喜过望的。”

    陈道临看着这个女孩的眼神,忽然心里一动:“咦?你昨晚跑到这里来……莫不是就是和你说的这个朋友约好了见面的?”

    “他……”女孩忽然垂下头去,狠狠的将手里的翅膀骨头丢在地上,还用力踩了两脚:“他是一个混蛋!说好了来看我的!结果……结果他……”

    “他爽约了?”陈道临叹了口气:“放人鸽子,果然不是什么好习惯啊。”

    “放鸽子?那是什么意思?”女孩瞪大了眼睛瞧着陈道临。

    “呃……就是爽约的意思,我家乡那儿的土话。”陈道临随意含糊带过,生怕这女孩继续追问,赶紧道:“你说的这个人……呵呵,我猜是你的小情人吧?”

    “我……”女孩满脸涨红,眼神里闪过一丝羞涩,不过却立刻板着脸道:“才不是!你别胡说!”

    “哈哈哈!就算是又怎么样,何必隐瞒。”陈道临笑道:“我又不会告发你的。嗯,说实话吧,那个人也是你们李斯特家的么?是侍卫?是护卫?还是侍从仆人?管事?厨师?”

    “都不是啦!”女孩瞪着眼睛用力叫道,随即赶紧压低了声音,皱眉道:“你别乱问这么多啦!反正,反正……”

    “咦?”陈道临好奇道:“难道是……啊,我知道了,一定他和你的身份不同,对不对?你是小姐的近侍,难道他……他是什么身份很高的人么?”

    “……”女孩一呆,看了看陈道临,眼神越发的复杂起来:“你……”

    她忽然幽幽叹了口气:“你这人胡说八道的,猜的好准。不错,他,他的确是身份有些特殊。”

    “难道是……什么贵族少爷?还是什么富家公子?”陈道临皱眉道:“你这样可爱的小女仆,可别被那些家伙骗了。”

    “哼,想骗我的人,还没生出来呢。”女孩翻了个白眼。

    随后她用力拔起一根草来,放在嘴巴里咬了咬,再狠狠吐掉,语气有些烦躁:“总之……他,他原本答应了昨晚来见我的,可是……他根本就是骗我!!这次又没有来,我等他这次见我,已经等了快半年了!我平时都没法出门,就满心期待着他来看看我。我知道他嘴馋喜欢吃,就准备了好多好多好吃的,我还特意的向家里的请来的厨师请教了很多东西,本来想着要给他一个惊喜的,可是……”

    说到这里,女孩忽然垂下头去,眼眶儿一红,吧嗒吧嗒流出几滴眼泪来:“他这个骗子!根本就没有来,根本就没有来!!”

    陈道临看着女孩哭了出来,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在一旁看了会儿,才小心翼翼的递过去一个手帕,苦笑道:“那个……我不太会哄女孩子,你,你别哭好不好?”

    女孩接过手帕来看了一眼,却丢还给陈道临,哽咽道:“谁要用你的手帕!脏死了,我才不用别人的东西呢。”

    她抬起手背用力擦了擦眼泪,瞪着陈道临:“我流眼泪的事情你不许说,不然的话,不然的话我杀了你!”

    “好吧。”陈道临嘻嘻一笑,也没往心里去,看着这女孩幽怨的眼神,忍不住好奇道:“你说的那个‘朋友’,到底是什么人呢?你……和他?”

    “他……”女孩眼神迷离,轻轻叹了口气:“他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他什么都懂,知道很多很多好玩有趣的事情,他会给我弄很多很多好吃的。而且,我只有在他的面前才不用守那些规矩,哎,他自己也是一个不喜欢守规矩的人。我……”

    “你和他……不能在一起么?”陈道临抓了抓头发:“你是洛黛尔小姐身边的人,你们小姐一定很宠你吧?你求求她,说不定能成全你……”

    “没用的!”女孩脸色一沉,神色复杂,沉默了几秒钟,才摇头道:“不可能的!他……他身份不同,是绝不可能娶我的!就算他再不守规矩,也没可能和我在一起!他,他的长辈也绝不可能同意……总之,总之这事情复杂的很!你不明白的!”

    陈道临心中叹息。

    他认定了眼前的这个女孩儿是女仆身份,大概就认定了这肯定又是一段女仆爱上富家子的俗套爱情故事。

    陈道临想了想,也不知道如何解劝,他思索了片刻,拿出了一个小瓶子,递给了女孩,道:“喏,这里面是酱油,我手里剩下的不多了,还剩这么半瓶,都给你吧。下次你遇到你的那个朋友,做给他吃,一定会讨他欢心的。哎……小姑娘,我能帮你的就这些啦。”

    “……谢谢。”女孩有些讶异的接过了酱油瓶,看了一眼,好奇道:“这玻璃瓶很精致啊。”

    陈道临笑了笑。

    这玻璃瓶并不是原装,而是他在自由港里买的这个世界产的瓶子罐子,所以并不怕会泄露什么消息。

    其实他已经很小心的,贩卖到这个世界的东西,包括那些洗发水啊之类的东西,他都是撕掉了包装,用白色的瓶子装的,没有什么文字和记号。”那个……你下午没事么?”陈道临看了看天色。

    “没事。”女孩想了想,道:“小姐心情很不好,下午在房间里不见人呢。”

    “……”陈道临想起了昨晚这女孩的话,也苦笑道:“倒是也不奇怪啊……唉,换做是我,这会儿也会很不高兴吧。明明是自己的生日,其实却弄的好像自己是个货物,被摆在台面上待价而沽一样,下面那些宾客,一个个道貌岸然,其实心中都是盘算着如何抢夺货物……这样的场面,换了谁都会不爽啊。”

    “……你这人说话倒不算全部都很难听嘛。”女孩翻了翻亮晶晶的大眼睛:“算你有良心。”

    “你们小姐今晚……就要挑选出心上人了吧?”陈道临有些好奇:“成人礼的仪式上是不是一定要选择出心上人的?”

    “倒也不是强求一定要这样。”女孩皱眉,叹了口气,无奈道:“不过家族安排的这个宴会,把能请到能想到的联姻的候选人家族,都请来了。所以不管怎么说,将来联姻的对象,基本都在这宴会里的。纵然是今晚……今晚……嗯,小姐今晚硬着头皮不选择心上人,可年过十五岁,家族也会尽快给她安排好联姻的事情。李斯特家族没有男丁,联姻便是家族延续的头等大事,小姐是绝不可能逃过去的。再怎么躲避,也总有屈服的那一天……”

    说着,这女孩的语气越来越低沉,陈道临一笑:“你好像很为你们小姐担心?看来她平日里对你倒真的很不错啊。”

    “是不错吧。”女孩随口道:“可今晚的事情总是要面对的,今晚……无论如何,总要选一个人的。家族里已经列出了几个人来选择,这几个人之中,总要挑选出一个的。”

    “那就选一个顺眼的呗。”陈道临撇撇嘴巴:“反正迟早都要屈服。”

    “那怎么行!!!”女孩猛然尖叫道:“没爱情的婚姻,怎么可能幸福!!”

    “咦?”陈道临神色古怪,看了一眼这女孩,笑道:“你居然能说出这么有道理的话来?”

    “我……我!!”女孩鼓着腮帮子,气哼哼的看了陈道临一眼,随后却沮丧了起来:“哎,我和你生气有什么用,总之……今晚,今晚总是,今晚的宴会,总是要屈服的。”

    “你们小姐,就这么不甘心?”陈道临想了想:“她为什么不肯?难道是有心上人了?”

    “你管这么多做什么!”女孩白了他一眼。

    “好奇嘛。”陈道临也不生气。

    “你这位尊贵的魔法师,和我这么一个小女仆聊了这么久,还和我屈尊坐在一起吃饭,你这人也够奇怪的。”女孩想了想,好奇的看着陈道临:“我听说,魔法师可都是架子很大很大的。”

    “你呢?你既然听说魔法师都是很尊贵的,架子都是很大的,你却依然有单子和我坐在一起吃饭聊天。你这个小女仆胆子也不小啊!你这人也够奇怪的。”陈道临哈哈一笑。

    “胆子大……胆子大有什么用。过了今晚,再大的胆子,也都要收起来了。”女孩看了看陈道临,看出对方眼神里的疑惑,她赶紧解释道:“嗯……小姐若是有了婚事之后,我是她的近侍,将来也都是要跟着她的,所以我也就没了自由啊。”

    “……”陈道临沉默想了会儿,忽然抬起头来,嘴角露出一丝坏笑:“这个……其实,我倒是有个想法,虽然不能真的彻底解决你们小姐的问题,但是躲过今晚的宴会,倒……也不是没有办法。”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