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八章 【不祥的预感】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女孩儿眼睛一亮,望着陈道临,惊奇道:“你有办法?”

    “只能治标,不能治本。”陈道临摇头道:“最多也只能帮忙把今晚的事情糊弄过去,但是事后还得慢慢想办法来平息,所以……”

    “只要能把今晚先躲过去也好啊。”女孩眼睛里放着光,笑看着陈道临,急忙道:“你先说来听听。”

    陈道临嘻嘻一笑,眼神里有些恶作剧的样子,压低了声音道:“很简单……先找个挡箭牌啊。”

    “挡箭牌?”

    “嗯,就是挡箭牌。”

    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嘿嘿笑道。

    “……这算什么好办法。”女孩有些泄气,不屑的看了陈道临一眼:“我……我们小姐就是不愿意嫁给别人,才会发愁的。今晚若是找了个挡箭牌,怕就怕反而给自己弄了个麻烦来,万一以后甩不掉了,可怎么办?家族的规矩森严,小姐一旦选中了人,家族就会当真的,到时候,万一让小姐嫁给那个挡箭牌,可怎么收场?”

    “当然不是这么简单。”陈道临摇头道:“挡箭牌的目标选择,才是最关键的。”

    他来了兴趣,盘膝坐在那儿,飞快道:“你先别着急,听我慢慢说。嗯……你想啊,李斯特家族这么大的豪门,要给小姐找夫婿,必定是选择那些家世相当的贵族吧?”

    “这……虽然不能说一定要求豪门,但总也要有相当的背景吧。才华,相貌,家世,都是要有些考量的。”

    “这就是了。”陈道临点头道:“所以,这挑选出来的挡箭牌,就不能挑那些条件很好很优秀的,不然的话,家族恐怕就会弄假成真的,到时候你们小姐真的就想跑都跑不掉。我的意思是……”

    “你是说,故意选个歪瓜裂枣的?”女孩眼睛亮了。

    “这个嘛……也不一定说一定要歪瓜裂枣的。”陈道临苦笑道:“选一个各方面条件都比较弱一些的,家世普普通通,人才啊相貌啊都是平平之选,反正就是那种一挑出来,就会叫人有一种鲜花插牛粪的不平之感,就是叫人觉得你们家大小姐居然选了这种人,实在是连老天都会看不过去的。然后……反正今晚宴会上,你们小姐就把这个挡箭牌推出来,暂时糊弄过去。我相信,等事后么,家族的长辈啊什么的,一定会觉得不满,一定会想办法要求你们小姐打消这种念头,重新挑选夫婿。这么一来,你们小姐假装抗衡一段时间,假装挣扎纠结一段时间,最后再假装慢慢软化态度,一来二去的,总能拖延上一段时间吧。往少了说,十天半个月,往多了说,一年半载……”

    女孩垂头想了会儿,神色犹豫:“这个……事后可有些不好收场,就算拖延上些日子,总是还得向家族低头的啊。”

    “……我说了,这法子只能糊弄一时而已,争取点时间啊。”陈道临摇头:“我又不是神,哪里能想出彻底解决麻烦的一劳永逸的法子。”

    “这……可是……”女孩叹了口气:“还有一个麻烦,这挡箭牌选谁呢?要知道,小姐的爱慕者很多,若是选了一个无辜的家伙来,那人必定会成为众矢之的,被许多人暗中嫉恨,恐怕……就会……”

    “哈哈,这个我倒知道。”陈道临叹道:“我来的路上和罗德里格斯四世还有卡曼同路,这两人一个被挂在树上,一个被埋在土里,都是被情敌所害啊。我想,你们小姐选出的挡箭牌,自然日子也不会好过,恐怕今后不知道会有多少明枪暗箭。”

    “嗯,话是这么说,不过……给那人些补偿,也就是了。”女孩倒是似乎真有些意动:“反正也就是拖延一段时间,只要熬过去一段时间,最后在解除婚约,那个挡箭牌自然就不会再有麻烦,至于期间么,多给他些好处,也算是对得起他就是了。”

    “嗯。”

    “还有……那人可不能生出什么痴心妄想。”女孩忽然面露杀气:“若是他妄想弄假成真的话……”

    “所以啊,选一个各方面都比较弱的,你们小姐何等人啊,李斯特家族的金枝玉叶,选一个小人物,若是不听话,也可以轻易的拿捏住他,叫他不许动歪心思就是了。若是他敢动歪心思,稍微挑动一下那些情敌们,玩也玩死他了!”

    陈道临说的很邪恶。

    “……是个好主意!”女孩一拍大腿,猛然就跳了起来,看着陈道临,眯着眼睛:“想不到,你这个家伙心思还挺邪恶的,居然想出这么邪恶的法子来。”

    “哈哈。”陈道临笑了笑,他反正是坐着说话不腰疼,抱着恶作剧的心思胡乱出个注意——反正倒霉的不是自己,也乐得看一场好戏。

    女孩却很激动,思索了好久,就已经没耐心继续坐下去了,站起来道:“我先回去想想这事情怎么安排……嗯,要和小姐商量一下呢。达令先生,你出的这个主意很不错啊,若是能成的话,我一定会请小姐好好的感谢你的。”

    说完,这小丫头就一头钻进了树丛里,很快消失不见。

    陈道临叹了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裤子,悠悠笑道:“我这算不算是教坏小朋友呢……嘿嘿。”

    他起身来,也漫步离开,在花园里一路返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傍晚的时候,有仆人来通知陈道临前往赴宴。李斯特家族准备的极好,甚至很周全的问陈道临是否需要代为准备礼服。陈道临想了想,既然自己是“魔法师”的身份,那就干脆扮演到底了,拒绝了仆人的好意。

    把巴罗莎留在了房间里休息,虽然那个小女孩夏夏很是好奇,很想去看看这种豪门宴会的模样,不过陈道临自然不可能带着这种小女仆赴宴,把两个女孩都留在了房间里,让仆人准备了丰盛的美食送到房间来,陈道临便跟着仆人前去赴宴了。

    没看到卡曼和罗德里格斯四世这两个家伙,想来是先跑去宴会了吧。陈道临心中暗暗腹诽这两人没义气,悠闲的跟着带路的仆人前往宴会厅。

    这场成人礼的宴会主场设置在了城堡主建筑之中。

    城堡一楼的大厅里早已经布置的金碧辉煌。

    陈道临跟着仆人来到这里,外面早已经等候了一排排衣衫鲜亮彬彬有礼的仆从,远处还有穿着了铠甲的家族护卫武士在周围把守。

    陈道临是从侧门被引进来的,大厅里已经有百十位来宾,每一个客人都是衣冠楚楚,气度不凡。

    陈道临一身简单的灰色长袍缓缓走进来,倒是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他。只有极少数人,察觉到了陈道临身上灰色长袍的样式,才会露出几分诧异的表情。

    不过这些大有身份的来宾往往都是自重身份,极为矜持,即便看出了几分端倪来,也都是并不会太过表露,只是偶尔有人会投来善意的笑容和眼神,远远的点头示意,以示对魔法师的尊敬。

    但是却有一条……并没有人会真的上来和陈道临打招呼结识。

    陈道临倒是并不意外,因为他早已经知道了,在罗兰帝国,人们对待魔法师的态度大多如此。一方面魔法师因为具备了超人的能力,被大众所尊敬和羡慕。可另外一方面,因为魔法师大多数性子孤僻不易接近,所以人们往往视为“怪胎”,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

    这宴会的规格显然比陈道临之前在自由港那个神秘地方见识的舞会要更加的奢华。

    穿梭在人群之中的侍从一看就是受到过极好的培训,彬彬有礼却并不过分献媚,颇有大家族的气度。在大厅的侧面,一个小小的台子上,一个乐队正在演奏着轻柔的乐曲,让陈道临格外好奇的是,一把巨大的仿佛是竖琴一样的乐器摆设子正中间,却并无人弹奏,但是那琴弦却在自动的缓缓弹奏,发出悦耳动听的声音!

    他立刻辨认出来,这分明便是一种魔法了!

    这李斯特家族果然不凡,居然把魔法运用到这种地方来,这根本就是一种极为低调的奢侈了!

    陈道临更发现到,这古堡的大厅里灯火辉煌,但是除了那些华贵的水晶吊灯和烛火之外,更多的光芒却是来自于大厅顶部圆拱形天花板的那些华丽的浮雕!

    雕刻的那些美丽的花纹上,仿佛一朵朵盛开绽放的鲜花,其间更是散发着柔和温暖的光芒。

    “照明的魔法?”陈道临略微一辨认,隐隐的感受到了其中的一丝魔法气息,似乎是一种光明系的魔法——让陈道临惊叹的是,仅仅是这么一个照明的魔法,魔法的水准就已经达到了中阶!绝不是自己现在这样的水准能弄出来的。

    这种真正的豪门宴会,自然不会出现在自由港那个舞会里的那些交际花之类的女孩,不过他随意走了会儿,却也看见了不少年轻美貌的女子,衣衫华丽,身边都围绕着不少衣冠楚楚的年轻人。

    想来都是一些贵族子弟了,只是这些人分明都是有着一个一个的小圈子,彼此之间泾渭分明,并不会过多的交流。

    他在大厅里四处看了看,最后就干脆找了个角落一个人静静的站在那儿,原本想休息会儿,却忽然听见了旁边传来一个热情的声音。

    “啊!达令法师阁下!”

    回头一看,却是熟人。

    海因斯男爵穿了一套裁剪极为合身的仿佛是军中制服一般的衣衫,看上去颇为英挺,只是那制服大概是特制的,挂了好几条绶带,以陈道临的眼光看来颇有几分滑稽的味道。

    不过海因斯男爵的笑容很真诚,他大步走了过来,看着陈道临,毫不掩饰眼神里的欣喜:“果然在这里见到您了,法师阁下。路上那次相遇,我事后还常常遗憾没有能想您多多请教。”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况且这个海因斯给陈道临的印象着实不错,只要身边没有那个让自己忌惮的古乐出现,陈道临还是很乐意的和这位好客豪爽的男爵结交一下的。

    “男爵阁下。”陈道临用自己记忆之中的罗兰帝国的礼仪对着海因斯点头行了礼,客气的笑了笑。

    “您太客气了。”海因斯叹了口气:“在魔法师的面前,哪里有什么男爵……您这么说,是没有把我当成朋友啊。如果可以的话,还是请您直接称呼我的名字,叫我海因斯吧。”

    “海因斯。”陈道临投桃报李,立刻也道:“那么也请您不要叫我什么法师阁下,请直接叫我达令吧。”

    “达令,哈哈!”海因斯随意抬手召唤来了一个侍者,主动拿过了两杯酒来,递给了陈道临一杯:“李斯特家的私窖出产的美酒,平时可是很难一尝的。”

    陈道临笑了笑,接过来朝着他示意了一下,喝了一小口,入口果然清冽爽口,酒精含量并不高,大概的味道有点类似于现实之中喝过的果酒,略微有些酸涩的口感,但是却并不难喝。

    “卡曼那个家伙呢?”海因斯看了看周围,问道:“没和您在一起么?”

    陈道临正要回答,就已经听见了胖子熟悉的声音,用尖酸的语气道:”海因斯,你倒是很记挂我么?”

    卡曼已经从一旁走了过来,罗德里格斯四世则跟在后面,只是表情很是不情愿的样子。

    陈道临微微有些诧异,按理说胖子和罗小狗的关系是极不好的。半路上卡曼更是曾经偷袭过罗小狗,还把他绑起来挂在了树上。不过到了李斯特家族之后,这两个家伙居然还成天的待在一起,居然没打起来,倒是一件怪事。

    海因斯没理会卡曼的尖酸,看见了罗德里格斯四世,海因斯倒是露出了一丝笑容:“罗德里格斯阁下,好久不见了。”

    “男爵大人安好。”罗小狗点了点头。

    不过随后罗小狗就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海因斯,你见过洛黛尔小姐了么?”

    海因斯一愣,苦笑摇头道:“不曾……我是什么身份,宴会之前哪里有机会能见到小姐。不过我听说古乐先生倒是被请去和主人见了面,中午还和主人一起共进了午餐。”

    “那个墙头草。”卡曼语气很是不屑,道:“走到哪里都是很受欢迎啊。”

    “古乐先生交游广阔,朋友遍布天下,是叫人很佩服的。”海因斯淡淡道,看了一眼卡曼:“原来卡曼大人,也没有见到洛黛尔小姐么?”

    卡曼脸色一僵,勉强笑了笑:“洛黛尔妹妹身体有些不适。”

    顿了顿,他看了一眼陈道临:“倒是达令法师,今天上午被请去见过了洛黛尔妹妹。”

    “哦?”海因斯一惊,再看向陈道临的眼神,就有些不同了。

    陈道临无奈,只好又拿出对卡曼他们的那套“受长辈托付送东西”的言辞来解释了一下。

    “达令,您的长辈,想必也是一位了不起的大魔法师吧?”海因斯忍不住问道:“不知道是哪一位呢?”

    陈道临心想,我若是真说出来,说不定就会招来赏金猎人的追杀了,只好笑而不语,并不回答。

    罗德里格斯四世却眼神有些复杂,看了看陈道临,道:“达令,你……今天见到洛黛尔妹妹的时候,她有没有和你说什么别的?”

    陈道临摇头:“我一个外人,和那位小姐连话都没有完整的说几句,哪里会有什么消息。”

    他看了看这个家伙,眼神里的那股痴情的样子几乎毫不掩饰,不由得心中一叹。

    小女仆曾经告诉过陈道临,那位洛黛尔小姐对这些“朋友”或者“哥哥”们其实是极为反感的,想来这罗小狗的一番痴情,大概是不会有什么结果了。

    四个年轻人寒暄的时候,宴会的气氛渐渐热烈起来。

    终于,在大概过了有半个多小时的时间之后,就听见那乐队的演奏忽然停了下来,大厅里的音乐戛然而止。

    宾客们大概的猜测到了什么,原本交谈的人们也纷纷停了下来,一起朝着大厅正面的那通往城堡楼上的宽阔台阶望去。

    一位穿着黑色礼服的老人缓缓走了上去,站在那台阶上,对着下面的宾客深深的鞠了一躬。

    这老人一头银发,脸上满是皱纹,但是气度却颇为不凡,站直了身子之后,面色肃然,隐隐的颇有一股气势。

    “咦?是兰斯管家。”罗小狗皱眉看着那个老人。

    “管家?这不是李斯特家族的族长长辈么?”陈道临好奇道。

    “李斯特家族的族长已经很久不曾公开露面了,听说身体有些不好。只是没想到今晚这种场合居然也没出现啊……这几年来,家族的事情,大多都是这位兰斯管家出面。别小看这个管家,他在李斯特家族已经几十年了,身份很是不同!近年来几乎都是作为李斯特家族的代言人出现的,家族的事务几乎都是他在管理。”海因斯低声告诉陈道临:“我听说,这位兰斯管家就算是到了郁金香家族,都是座上宾,绝没有人会真的把他当成什么仆人管家的身份对待的。”

    正说着,那位兰斯管家已经轻轻咳嗽了一声,下面的来宾顿时安静了下来。

    “各位尊贵的先生们女士们。”这位兰斯管家的嗓音很动听,颇有几分磁性,声音浑厚悦耳,彬彬有礼:“首先我要代表族长向各位表达谢意,感谢各位百忙之中拨冗前来参加洛黛尔小姐的成人礼仪。此外,我也带来了族长的歉意,因为身体原因,他老人家不能出席今晚的宴会,还请各位尊贵的客人务必谅解他的失礼。”

    下面的宾客们倒是并没有什么意外或者不满,倒是站在前面的宾客之中,有身份比较高的,就开口笑道:“兰斯管家客气了,族长大人身体欠佳,大家都是知道的。今晚来到这里的都是李斯特家的老朋友,就不必这么拘礼客气啦。”

    “XXX侯爵大人,多谢您的宽宏。”兰斯管家对说话的客人又鞠了一躬。

    随后他深深吸了口气:“老爷让我在这里代他向各位尊贵的客人表示衷心的感谢,感谢各位李斯特家族的朋友在多年来对于李斯特家族的帮助。今晚这个成人礼,便是请各位朋友前来,一同见证家族的继承人,洛黛尔小姐的成人仪式。今后家族的事务,也会慢慢的交给小姐来掌管,希望在今晚之后,各位朋友能够像当初支持老爷那样,一样的支持小姐,李斯特家族一向对朋友有恩必报,对于所有朋友的好意,李斯特家族都会报以厚谢的!”

    说完,老头子似乎也有些疲惫,深深吸了口气,笑道:“那么,下面,今晚的成人礼仪便开始吧。根据传统,成人礼的仪式上,总要有邀请一位德高望重,身份尊贵的贵客来充当成人仪式的见证人。很荣幸的,李斯特家族请到了一位身份尊贵无比的贵客,能邀请到这位贵人来担任小姐的成人礼的见证人,实在是家族上下的无上荣欣!我知道,很多客人一直都在猜测,今晚的见证人到底是谁,只是……需要在这里说明的是,因为这位贵人的要求,因为这位贵人一向很低调,并不喜欢张扬,所以我们事先并没有公布这位见证人的身份……我想,今晚能请到这位贵人出现在这里,不仅仅是我李斯特家族上下的荣欣,也一定会让在场的所有的朋友们感觉到荣欣的!”

    这番话说出来,来宾们顿时发出了一阵低声的骚动,不少人都被兰斯管家的话所震动了。

    不仅仅是李斯特家族的荣幸……还是全场宾客的荣幸?

    口气说的这么大?!

    有些人已经隐隐的猜测到了什么,颇有不少人已经忍不住发出了惊呼,还有人面色激动,满怀期待和激动。

    “各位,那么就请允许我请出这位贵人!”

    兰斯管家转身,对着台阶走廊上的方向,深深的弯腰鞠躬,用肃然的语气,缓缓道:“帝国最荣耀的明珠!罗兰大陆永恒的传奇!罗兰帝国的守护者!伟大的……郁金香家族的弥赛亚.罗林.鲁道夫!”

    哄!

    全场一阵骚动!

    陈道临听到最后的时候,脸色已经僵掉了,手里一送,险些就把酒杯摔在了地上!

    抬头看去,在那台阶的走廊上,已经缓缓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婀娜身影来。

    修长的身姿,一身火红色的长裙,香肩微露,一头棕红色的长发披肩,虽然不曾有什么粉黛装束,但是就这么缓缓走来,却隐隐的将全场所有的目光吸了过去!

    她款款走下台阶,就如同一轮明月般皎洁,那绝色的姿容,更是叫全场的女子无不感到自惭羞愧。

    就在这一瞬间,仿佛全场所有的光芒,都被她一人所夺!所有的焦点,全部集中在了她一人身上!

    “弥,弥赛亚小姐!”

    “天啊!是大小姐!!”

    “是弥赛亚小姐!!”

    海因斯,卡曼,罗小狗三人在陈道临身边都是发出了惊呼。

    陈道临心中也是震惊,却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悄悄的藏到了身材最为魁梧的胖子身后。

    杜微微缓缓走下来的时候,却仿佛并没有看到陈道临,缓缓走到了兰斯管家的身边,老管家赶紧往后退了半步,以示不敢和这位尊贵的贵人并列站立。

    “郁金香万岁!!”

    人群之中不知道谁高呼了一声,随后很快就有人大声应和起来。

    “郁金香万岁!”

    “向帝国永恒的传奇致敬!!”

    “弥赛亚小姐安好!!”

    杜微微站在那儿,面色沉静,并不曾露出一丝一毫的笑容表情,静静的等着人群安静了下来,她才深深吸了口气,缓缓开口。

    “各位不必多礼。”

    杜微微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依然含着那一股隐隐的矜持。

    这种语气,若是换做旁人说来,只怕就会叫人觉得这人过分骄傲,傲气叫人不喜。

    可偏偏这种语气由她说出来,却偏偏让人觉得理所当然,觉得就是这么自然而然。

    只因为,郁金香家的人说话,就仿佛是理该如此的。

    “今晚的主角是洛黛尔小姐。”杜微微淡淡道:“所以大家的欢呼,还是留给今晚的主角吧。”

    说着,她环顾四周,清澈明亮的目光扫过,凡是接触到她眼神的人,无不下意识的垂下头去,不敢和她直视。

    “李斯特家族一向是郁金香家族最坚定的盟友和亲密的朋友。”杜微微缓缓道:“所以,能在洛黛尔小姐的成人礼上担任她的见证人,对我而言也是一种荣欣。虽然我本人一向极少参加这些场合,但是这一次却是例外。我本人也坚信,洛黛尔小姐成年之后,李斯特家族一定会在她的手里继续家族的辉煌荣光。郁金香家族也会永远的站在李斯特家族身边,坚定的支持着我们的盟友。两家的友谊,也会永远长存下去。”

    杜微微说着,眼神却在人群之中扫来扫去,叫陈道临心惊肉跳的是,他分明的感觉到了杜微微的眼神穿过人群的缝隙,甚至越过了卡曼,一下就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杜微微的目光分明闪过了一丝古怪,叫陈道临心中不由得猛然一跳!

    忽然之间,一股不祥的预感遍布全身……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