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章 【谣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挡箭牌……

    陈道临扯了扯嘴角。

    仔细想一想,自己在现实生活之中被当做“备胎”,没想到跑来了异世界穿越之后,居然还是沦为了“挡箭牌”这种神圣的职业。

    说起来,还真是……

    洛黛尔着陈道临脸上的表情,忍不住莞尔一笑:“你这是什么反应?”

    “我能问你几个的问题么?”陈道临严肃的着面前的这位女孩。

    “嗯……我想你现在一定很多疑问的。好吧……”洛黛尔叹了口气:“在你帮了我这么大一个忙的份儿上,我满足你的好奇心,你想问什么?你是想知道为什么我要假扮女仆骗你?还是想知道家族给我安排的人选是谁?又或者,你想知道为什么我会选中你来当这个挡箭牌?”

    “嗯,你到底为什么会选我?”

    洛黛尔笑了笑,笑的仿佛很不怀好意的样子:“你白天说过的啊,要找一个各方面都很弱的家伙,而且最好没什么强力的背景,这样也好拿捏。万一你生出什么坏心思的话,我动动手指就能捏死你……这些话都是你自己说的吧。”

    “……”陈道临愤愤的了这妞儿一眼:“我可以说脏话么?”

    “那你希望我怎么回答你?难道说因为你烤肉烤的很好吃,所以我选中了你?”洛黛尔理直气壮的瞪着陈道临。

    “你干脆改名叫吃货算了。”达令哥翻了个白眼。

    然后他深深的吸了口气:“最后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很认真的,我也真的很好奇。”

    “你问吧!”

    陈道临表情很坦然,眼神和清澈,然后……

    这个混蛋伸出一只爪子,就这么堂而皇之的指着洛黛尔的胸部……

    “这么深的事业线,你是怎么弄出来的?白天你的时候还是个平板,怎么晚上就变成这样了?难道罗兰帝国也有魔术胸罩这种妇女大杀器存在么?”

    “……达令!!我要杀了你!!!!!”

    ……

    …………

    客观的来说,洛黛尔这个小妞还是挺可爱的。

    至少陈道临觉得这个小妞并不讨厌。虽然身为一个豪门巨族的千金大小姐,但是却并没有那种娇娇女的架子。为人也并不矫情做作,性格还算可爱。

    这么一个家世惊人的美丽小妞,却肯和自己坐在草地上吃烧烤,抢烤翅,吃的满脸都是油渣,笑起来也很没形象肆无忌惮。

    毫无疑问,这样的女孩是很可爱的。

    若是放在现实世界之中,这种女孩几乎已经绝种了。

    陈道临在现实之中认识的女孩子。稍微家世好一些的女孩,哪一个不是名车豪宅傍身,出门也只吃大餐买名牌,谁会愿意和一个小吊丝坐在一起吃烧烤的?

    所以,陈道临还是很享受和这位洛黛尔小姐在一起的时间——当然了,如果她掐人的时候稍微不那么疼就更好了。

    “好了。”

    在两人打闹了一会儿之后,陈道临叹了口气:“玩笑开完了,现在让我们谈一些比较现实的事情吧。”

    “你如果再敢对我说那种疯话,我就叫护卫来把你扔到河里去。”洛黛尔狠狠的瞪着陈道临。

    “……什么叫疯话,我说的可是事实。”陈道临撇撇嘴巴。赶紧转移话题:“好了好了,很认真的话题……我说。我能得到什么好处?我帮你这么大一个忙。要知道,给你这种大小姐当挡箭牌,可是一件很危险的工作啊!你卡曼和罗小狗他们,只是对你单相思,就被情敌害的要么被吊要么活埋。我可是用生命在帮你啊,你总得给点好处吧?不然的话,我马上就去宴会厅里宣布我们两人分手了!”

    “那我就说你玩弄了我的感情。你一样会被那些愤怒的男人们撕成碎片。”洛黛尔好不软弱的顶了回去……

    “喂!做人不能这么无耻吧!”陈道临惊叫道。

    “好吧,你要什么好处?”洛黛尔警惕的了陈道临:“先说好,你可不许动什么歪心思!别想真的打我的主意!”

    “我呸!”陈道临立刻跳了起来。他仿佛是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一样,瞪着洛黛尔叫道:“我会打你的主意?别开玩笑了!!你……你这种小丫头,我对人造美女没兴趣!哼哼……你不化妆的时候也不过就是个稍微清秀的小丫头罢了。现在么……”

    说着,他对着洛黛尔指指点点道:“天知道你是怎么打扮出来的!太具备欺骗性了!这双眼皮是怎么回事?白天还没有嘛……难道是割出来的?还有这鼻梁怎么忽然挺起来了?白天你的嘴巴一口就能塞进去一个鸡腿!现在怎么嘴巴也变小了?还有你的身材……我的老天,你不会是忽然做了全身整容吧?!”

    “整容是什么?”洛黛尔先是一呆,但是很快反应过来了陈道临的话,女孩张牙舞爪的扑到陈道临的面前,毫不客气的掐他的脖子,叫道:“你说什么!欺骗性!!我本来就很漂亮的!!!”

    “那除非是我白天见到鬼了。”陈道临躲闪着女孩的爪子。

    “那是伪装术!!”洛黛尔恼火道:“我可是在城堡里!如果只是简单的换上女仆装,走不到几步就会被人见!城堡里的每个仆人都认识我的样子!伪装术你懂不懂!你是魔法师,难道连变形术魔法都不懂么?”

    变形术?

    陈道临忍不住又盯着女孩的胸部曲线了一眼,心中疑惑:变形术可以把事业线也变没有么?

    “你什么!”洛黛尔瞪大了眼睛,往后缩了缩,双手抱在胸前,恶狠狠道:“我就知道,你在打我的主意!别痴心妄想了!”

    “我呸。”陈道临翻了个白眼:“我在老家的时候就最讨厌韩国美女了。”

    他立刻跳开这个话题:“好了,别担心了,我不会对你有什么企图的。哼,一想到你张牙舞爪和我抢食物的样子,我就不会有任何幻想了。”

    “……”

    “好处。你给我什么好处。”陈道临翻了翻眼皮:“没好处的事情哥可不干。”

    “你想要什么?”洛黛尔气呼呼道。

    “我们谈谈价码吧。”陈道临眼睛里放着光:“我听说,你们李斯特家很有钱是不是?”

    “钱?你居然想要钱?”

    洛黛尔愣住了:“你不是魔法师么?魔法师居然会想要钱?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贪财的魔法师。”

    “我也从来没见过你这种贵族小姐。”陈道临翻了个白眼:“魔法师也是人,也要吃饭睡觉拉屎,为什么我就不能贪财?”

    “你想要多少?”洛黛尔平静了下来。

    陈道临想了想,然后说出了他的答案。

    “越多越好啊。”

    这个答案让洛黛尔的嘴角又扯了扯,强忍着想发火的冲动,瞪了这个家伙一眼:“……你和我来吧!”

    随后陈道临跟着洛黛尔一起离开了花园,两人绕过了花园来到了城堡的里面。从侧门进去,并没有回到宴会里,而是一路前行,沿途有城堡之中的仆人和护卫,到洛黛尔都是立刻赶紧行礼。

    洛黛尔却气呼呼的拉着陈道临的手一路小跑前进。

    走过了几条走廊,上了两个台阶,陈道临几乎已经快要迷失方向了。最后,在经过了一个圆拱的走廊之后,来到了城堡楼上的一处塔楼。

    塔楼外是一扇圆形的红色大门。

    走近这里的时候,陈道临就立刻感受到了空气之总的一种轻微的魔法力量的波动。这使得他的精神力立刻被引发,他不由自主的释放出了精神力触角。很快就被这扇门吸引。

    这扇门似就在眼前,但是精神力探索过去,却仿佛是毫无动静……仿佛在面前的并不是一扇门,而是一个……漩涡?

    陈道临的精神力触角触及上去,就仿佛被直接吸了进去,根本探索不到任何东西。

    “这是什么?魔法阵?”

    “哼。这是我的密室。”

    陈道临皱眉,走上前几步。他着这扇门板。门板上刻画的那些纹路,显然是某种魔法阵的图案,但是让陈道临吃惊的是。即便是拥有了石头夫人渊博的魔法学识,他居然也无法准确的辨认出这魔法阵的纹路,只能大概的判断出这应该是某一种空间魔法。

    不过,因为石头夫人是一位优秀出色的炼金术魔法师,所以陈道临对这扇门的材料却立刻就辨认了出来。

    “这是……胡桃木?上品的胡桃木!”

    陈道临惊呼了一声,他忍不住伸出手来抚摸门板,仔细的着那些细微的木纹。

    “算你识货。”洛黛尔得意的一笑。

    陈道临深深的吸了口气:“你……可真是奢侈!”

    要知道,在罗兰大陆,胡桃木是一种极为珍贵的树木。因为这种树木是罗兰大陆已知的所有的木材之中对魔法元素亲和力最好的一种材料。所以也是所有的魔法师公认的,用来制作魔杖的最适合的材料。

    在罗兰帝国,如果能拥有一根上品的胡桃木制作的魔杖,即便是对于魔法师来说也是一种奢侈的行为!

    而这个李斯特家族,居然用这么大一块上品的胡桃木来做门板!这已经不是奢侈,而是浪费,是败家啊!!

    这么大一块木板,能打造几十根魔杖了啊!!

    “你不会是想把这扇门板拆下来送给我吧?”陈道临眼睛放着光。

    “……别想好事。”洛黛尔撇撇嘴:“这门板是郁金香家送的礼物,可不能转送给别人。”

    “……”陈道临有些失望,不免叹了口气。

    洛黛尔不理会这个财迷心窍的家伙,走上两步,轻轻伸手按在门板上,她平心静气下来。

    当她的手掌接触在了门板上之后,肉眼可见的,这门板上的那雕刻出来的花纹,仿佛就如同活了一般轻轻的蠕动扭曲起来,木质的门板仿佛变成了水面,波澜荡漾……

    “这个魔法阵很高深的。别说是你了,就算是一位大魔法师,也别想站在门外用魔力探测到房间里的情况。”洛黛尔得意一笑。

    在她甜甜的笑容之下,房门缓缓的打开。洛黛尔拉着陈道临的手腕,就大步走了进去。

    当房门重新关闭起来之后,站在这“密室”里的陈道临,感觉到周身发冷。

    房间里并没有窗户,空气很清冷。甚至有些阴森的感觉。

    这房间很大,是一个圆形的房间,目测过去,只怕有几十米宽。

    这有些不合理,因为在外面来,这座塔楼的直径绝不会超过二十米!

    但是这房间里的面积,却至少比外面来要宽了两倍有余。

    空间魔法!陈道临心中一凛。

    这算是用魔法开辟出来的空间么?!

    “除非我本人带领,否则的话没人能进入这个房间。”洛黛尔轻轻一笑。

    陈道临没说话,只是瞪大了眼睛着这房间里的摆设。

    周围放了不少类似书架的东西,但是大多数架子都是空空荡荡。

    墙壁上挂了不少武器。有刀,有剑。有战斧,有长矛。还有一些盾牌。

    使得这里更像是一个武器陈列室。

    陈道临随意走了过去,着这些挂在墙壁或者是摆在架子上的武器。

    这些东西并不像是那种展览品,而是……好像是真家伙!

    至少陈道临面前的这几件武器,那刀锋上的细微的残缺,还有剑锋上的血槽明显还残留着一些可疑的颜色……

    还有面前的一面盾牌,上面分明是斑驳的各种撞击的痕迹。有些地方已经凹了进去,将原本刻画在上面的徽章图案都磨损掉了一部分。

    这些东西,绝对都是那种使用过的利器。而且充满了杀气!

    “这些都是我李斯特家族历代先祖使用过的。”洛黛尔神色严肃了起来,正色道:“我李斯特家族几代先人都追随在郁金香家族左右,还有的甚至跟随过郁金香初代大公杜维殿下上过战场的!这里都是先人们使用过的武器,上面曾经沾染过敌人的鲜血!”

    “……你一个女孩儿的密室放这些,您口味可真重。”陈道临忍不住吐了个槽。

    洛黛尔横了他一眼:“这不是我的私人密室,而是家族的收藏室!我的父亲在三年前就把这个密室的进出权限给了我。现在这里摆放的都是家族的珍宝。”

    “藏宝室?”陈道临眼睛一亮。

    他忍不住往里走了过去,四处观望。

    很快,里面的一排架子吸引了他!

    这架子上,陈列了一排奇怪的雕像……

    是的,雕像!

    这是一排武士铠甲的雕像,不过并不是一比一的真东西,而是仿佛打造出来供人把玩欣赏的艺术品。

    武士的铠甲造型华丽美观。

    一共十一名武士,身穿铠甲,造型各异,就这么摆放在架子上,每个雕像都是大约人的拳头大小。

    陈道临只了一眼,就差点惊呼了出来。

    他的眼神一个一个扫过去,心中忍不住狂叫。

    这尼玛分明就是黄金圣斗士啊!!

    一共十一尊雕塑。

    而残缺的一个,赫然便是狮子座!

    也就是……石头夫人的遗物之中留给自己的那个雕塑!遗愿之中嘱托自己转交给洛黛尔的那个狮子座黄金圣斗士的雕像!

    陈道临心中一动,转过身来,了洛黛尔,假装不经意的表情,指着架子上的这些雕像:“这些是?”

    洛黛尔神色严肃,她的眼睛放着光,深深吸了口气,语气之中流露出一股油然而生的崇敬之意:

    “这……便是昔年跟随在伟大的郁金香初代公爵杜维殿下身边,横扫天下,所向无敌的……恶魔骑士团!”

    黄道十二宫,黄金圣斗士……恶魔骑士团?

    陈道临心中叹息。

    那位初代郁金香公爵,穿越前辈杜维……尼玛可真会玩啊!

    ……

    恶魔骑士团,这个名字陈道临并不是第一听到的。

    曾经和杜微微的那些每晚夜谈的日子里,就经常听杜微微提起过这个名字。

    据说这“恶魔骑士团”,乃是在一百年前诞生在这个大陆的一个强大的团体。这个骑士团的成员并不多,但是每一个都是那位初代郁金香公爵杜维的心腹嫡系,也是最信任的人。传说每一位恶魔骑士都是实力强大,对郁金香家族忠心耿耿。

    昔年这支骑士团跟随郁金香初代公爵杜维。横扫天下,南征北战,杀的兽人族和精灵族矮人族闻风丧胆,所向披靡。

    而此刻,让陈道临无语的是,那位穿越前辈果然很有恶搞的风范,居然弄出了一套完整的黄道十二宫黄金圣斗士来。

    “你们李斯特家族……难道也是恶魔骑士团的成员么?”陈道临着洛黛尔。

    “那……倒不是。”洛黛尔轻轻叹了口气:“昔年追随在杜维大人身边的时候,我李斯特家族的掌权人是三位女子。都并不是以武技而擅长,所以并不算是恶魔骑士团的成员。不过我李斯特家族当年实力雄厚,家族更是经营的军械器械的制造,工坊的实力在当世也是顶尖的。所以说起来,这恶魔骑士团倒是和我李斯特家族也颇有渊源。”

    顿了顿,她眼睛里闪动着激动的光芒:“据说在昔年,郁金香初代公爵杜维大人得到了一批珍贵的材料,那些材料有珍贵的黄金龙的鳞片,还有远古巨龙的鳞片和各种珍稀的材料。于是,公爵大人就决心打造出一批强大的装备来武装他麾下那些最忠勇的勇士。而我李斯特家族拥有大陆上最好最顶尖的武器工匠和制造工艺。所以,郁金香家族和我李斯特家族的工坊合作。一起打造出了这么一批强大的铠甲!也就是恶魔骑士铠甲!”

    陈道临勉强扯了扯嘴角。

    “当年的那一批恶魔骑士铠甲打造出来之后,又有杜维大人那样的绝顶魔法师加持魔法,加上龙鳞材料的罕见的强悍防护力,使得那一批恶魔骑士铠甲,每一套都拥有极其惊人的防御能力,和出色的魔法防御力。无论是从防御力,还是魔法加持的层面来。每一套都是足以让顶尖强者都眼红的精品!这一套一共十二件铠甲,被分别赐予了杜维大人麾下的十二名最出色的忠诚勇士。而他们组成的恶魔骑士团,也被誉为是帝国最强大的骑士团。跟随着郁金香家族,守护帝国,抵抗异族,立下了赫赫战功,永远被罗兰帝国的历史铭记。”

    说到这里,洛黛尔笑道:“你认识的卡曼,还有罗德里格斯四世,他们都是恶魔骑士团恶魔骑士成员的后裔呢。卡曼的先祖,是郁金香初代公爵大人麾下的第一猛将隆巴顿大人。而罗德里格斯四世的先祖,则是昔年名震大陆的冰霜剑圣罗德里格斯,那可是一位真正的圣阶强者,以武力计算,可是郁金香公爵大人麾下的武者之中实力排名前三的。”

    说着,洛黛尔指着架子上的那些雕塑其中的两件:“这个,还有这个……就是卡曼和罗小狗的先祖……”

    陈道临了一眼,卡曼的先祖穿的是金牛座的圣衣……罗小狗的先祖么,是水瓶座。

    陈道临心中一动,试探道:“这里……好像少了一件吧?怎么只有十一件?”

    “是……是少了一件。”洛黛尔说到这里,轻轻的叹了口气:“昔年郁金香大人创立恶魔骑士团,其中最强大的一名骑士,被赐予了‘狮子’的称号。”

    果然……狮子座黄金圣衣么?

    “那位号称狮子的恶魔骑士,是昔年大陆上公认的最强的骑士,当然了,是除了郁金香公爵大人本人之外的。那位骑士实力强悍,声明显赫,对郁金香公爵也是忠心不二,披肝沥胆征战一生,是公认的恶魔骑士团的首席大骑士。而最传奇的是,那位骑士后来还得到了帝国的一位公主的爱,娶了帝国的一位公主为妻,和郁金香家族也是关系最为亲密。”

    “因为我们李斯特家族和郁金香家族的亲密关系,而且昔年打造恶魔骑士铠甲的时候,我李斯特家族也是出了巨力,所以为了纪念这个伟业,后来请了帝国最顶尖的雕塑大师,铸造了一批恶魔骑士团的雕像来,以作纪念。这一批雕像。就留存在了我们家族的密室之中。”

    洛黛尔说到这里,神色忽然一黯:“可惜的是,这原本十二座雕像,后来……却遗失了一件,便是那最珍贵,也是恶魔骑士团首席大骑士的‘狮子’骑士的雕像。”

    “这……为什么?”陈道临皱眉道:“雕像毕竟只是雕像,又不是真正的圣衣,呃……我是说。又不是真正的恶魔骑士铠甲。顺便问一下,那些真正的恶魔骑士铠甲现在在什么地方?难道在郁金香家族么?”

    “这个……倒不是。”洛黛尔笑了笑:“你应该知道的,郁金香家族的初代公爵杜维大人在五十岁之后就退隐了,带着家人妻子隐退去了海外的传说吧?”

    “嗯,听说过。”陈道临点头。

    “昔年和杜维大人一起退隐远走海外的,有杜维大人的妻子,此外,还有那一批恶魔骑士团!那些帝国的传奇英雄们,依然忠诚的追随着他们的领袖,仿佛是集体谢幕一般。放弃了在罗兰帝国的荣华富贵万人敬仰,而是跟随着初代公爵大人。一起离开了罗兰帝国,远去了一个无人知道的地方,至今也不知道在何处。而那些恶魔骑士铠甲,自然也是被那些骑士都带走了,并没有留在罗兰帝国。也并不在郁金香家族里。”

    “哦。”陈道临听了,不免有些失望:“可是,这个和狮子铠甲的雕像遗失有什么关系?”

    “有很大关系啊。”洛黛尔笑道:“因为一个特别的原因!我刚才告诉你了。那位狮子骑士的身份和其他的恶魔骑士不同,其他的恶魔骑士仅仅只是郁金香家族的部署,但是那位狮子骑士后来娶了帝国的一位公主。也算是皇室成员了。而他当年也远走跟随了郁金香家族一起隐居离开了罗兰,但是毕竟他是皇室之人,他和那位公主毕竟也有后代,留在了罗兰大陆之上,而那位狮子骑士,最受郁金香公爵大人的信任。据说,那位郁金香公爵大人的主意,留下了狮子骑士铠甲,并没有带走,而是……留在了罗兰大陆之上!”

    狮子座黄金圣衣?嗯,是恶魔骑士狮子铠甲?

    “放在什么地方了?和这个雕像有关系么?”

    “有关系。”洛黛尔苦笑:“那位狮子骑士为人耿直而无私,他并没有把狮子铠甲直接留给自己的后代或者皇室成员,而是将那套铠甲藏了起来,藏在了一个隐秘的地方。”

    听到这里,陈道临立刻就问道:“难道……藏宝的地方,就在那个狮子的雕像里?是藏宝图么?”

    “当然不是。”洛黛尔苦笑道:“问题就在这里了。没有人知道那狮子骑士的铠甲到底隐藏在什么地方。但是却生出了这种传说,说狮子铠甲的藏宝之地,就隐藏在了狮子雕像里。这种说法其实并不可信,因为这一套铠甲的雕像一直保存在我李斯特家族里,若是其中有藏宝图,我们家族的人早就知道了,也早就到了。我们也不知道这种传言到底从何而来。可正因为这种传言,狮子雕像就被很多人盯上了,而在很多年前,我家族的一位长辈被人欺骗,狮子铠甲的雕像也失落了,不知道去向。这也算是我李斯特家族的一件憾事吧。”

    陈道临心中犹豫了起来,这样子……自己到底要不要直接把狮子雕像拿出来还给对方?会不会被当成仇人抓起来呢?

    “那个……也就是一件铠甲而已吧,也算不上是什么了不起的宝藏啊。”陈道临想了想,苦笑道:“一个恶魔骑士的铠甲,就算是你说的,用龙鳞打造的,加持了很厉害的魔法……算是一件顶尖的装备,但是也达不到叫人为之发狂的地步吧。”

    “如果只是一件区区的恶魔骑士铠甲,虽然极其珍贵,但是也如你所说的,达不到叫人发狂的地步。可偏偏在于……那件铠甲留下来的时候,传说,郁金香初代公爵杜维大人,也一时兴起,留下了一件其他的宝贝,和那套铠甲放在了一起!据说郁金香公爵大人留下的那件宝贝,可是真正的,货真价值的神器!那件东西,才是真正叫人眼红的宝物了。”

    神器!?

    郁金香初代公爵本人留下的……神器?!

    陈道临也不由得心跳加速起来。可是他仔细了想了想,又不由得皱眉道:“这种传说……我觉得好像有些荒唐啊。”

    洛黛尔笑了:“的确是有些荒唐。郁金香家族有传人一直在罗兰帝国,初代公爵杜维殿下离开的时候,他的子嗣就在帝国继续传承。按理说,初代公爵杜维殿下即便是留下什么神器,也完全应该放在郁金香家族保存才对,何必做出什么故意弄出什么藏宝图这种很无聊的事情。所以,我也认为,这种传说,多半是那些无聊的家伙没事干编造出来的谣言罢了。”

    这话说的很有道理,陈道临也点了点头。

    “可惜,这世界上总有很多无聊的蠢人,这么荒唐的谣言,却偏偏就有很多人相信。这些年来,不知道多少人都在痴心妄想寻找所谓的‘郁金香初代公爵的宝藏’,尤其是狮子骑士的铠甲雕像,就被很多人打主意,而偏偏这狮子骑士的铠甲,在多年之前,被我家族的长辈遗失了,这就更增长了这种谣言之风,越来越多人相信,那狮子骑士的铠甲雕像,是真的藏着宝藏的隐秘的。唉……”

    顿了顿,洛黛尔的神色有些黯然,苦笑道:“而因为狮子雕像的遗失,我家族一直对狮子骑士的后人心怀歉意,因为雕像的失落,使得越来越多人相信了那个所谓狮子骑士铠甲宝藏的存在,给狮子骑士的后人带去了很多的困扰。而后来,我父亲甚至希望,我能嫁给狮子骑士的后人,以这种方式来弥补家族的歉意!”

    说完,洛黛尔神色无奈:“说起来,我才是这个该死的谣言的最大受害者吧。”

    狮子骑士的后裔?

    陈道临笑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