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二章 【哥特】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失望?!

    洛黛尔怒了。她好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瞪着陈道临怒道:“失望?你居然说失望?!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好,你到底想要什么?!你是在耍我对不对?!就这些东西我随便丢出去,就会引来不知道多少人打破头争抢!你居然还挑三拣四的?!”

    凭什么?!

    洛黛尔看上去好像是真的动怒了。这个小子,他凭什么还挑三拣四的?!

    陈道临摊开双手,满脸无辜的表情:“别发火啊!别忘了,现在求人办事的可不是我。我又没求你把这些东西送给我。”

    “你!!”洛黛尔呼吸急促。

    “好吧。”陈道临想了想,才缓缓笑道:“你先别急着生气,我解释给你听就是了。”

    他假装很从容的样子,自然而然伸手从洛黛尔手里拿过了“龙牙剑”,在手里掂量了一下,才叹了口气:“东西的本身还是不错的。龙牙的材质价值的确很高,魔法属性很强,同时坚硬锋利,也是制作武器的最上等的材料。但是……一个最最简单的常识,难道你忘记了么?”

    “什么?”

    “全能的另外一个意思便是:平庸!”

    陈道临语气变得毫不客气,甚至有些尖酸尖锐起来,他直视着洛黛尔:“你说这件东西的是罕见的魔武双修的装备。的确很动听很诱人,但是……魔武双修,别开玩笑了。这种说法骗骗普通人,糊弄一下那些什么都不懂的老百姓还差不多。所谓的魔武双修,从来都是一个笑话,或者说,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笑话!”

    洛黛尔安静了下来。

    陈道临继续道:“无论是武道还是魔法领域,都是浩瀚如海,任何一个人,哪怕是那种顶尖的天才,投身于其中任何一个领域,要想攀登上巅峰,都要花费一辈子的精力去苦修钻研,还未必能成功。只有极少数天资卓绝,并且运气很好的人,最后才能在其中的某一个领域上登峰造极。即便是那种天才,投入全部的精力都未必能保证在其中一个领域上一定取得成功,更何况是同时兼顾魔法和武道两个领域?这种事情,偏偏那些无知的小孩子还差不多。若是又想兼顾魔法,又想修炼武道,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变得两方面都很平庸,最后一事无成。嗯,让我想想,那些所谓的号称魔武双修的家伙,真的都是达到的‘双修’的地步么?大多数不过就是一个糊弄人的噱头罢了。如果幻想着自己能魔武双修的话,那么最后只会分散了自己的精力,再哪一个领域都变得很平庸。真正的聪明人才不会做这种蠢事,而是把有限的精力投入在一件事情上,然后做到极致!”

    顿了顿,陈道临故意叹息道:“所以说,这件东西虽然看似诱人,可其实却是一个甜蜜的陷阱,如果得到这件东西的人,真的幻象自己能魔武双修的话,那么这辈子的成就也就有限的很了。”

    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

    洛黛尔冷静了下来之后,深深的看了陈道临一眼,女孩儿的眼神里流露出了一丝狡猾来,浅浅一笑,原本脸上的怒气,忽然就烟消云散。

    “看来,你也不是真的蠢到家嘛。”洛黛尔对陈道临眨了眨巴眼睛。

    陈道临一呆,随即意识到了什么,大声叫道:“你果然是在耍我?!”

    他看着手里的龙牙剑,又看了看放在桌上的披风和戒指,苦笑道:“你也知道这几件东西很鸡肋?所以故意拿出来试探我的?”

    “鸡肋?”洛黛尔盯着陈道临,毫不客气的戳穿了他的用意:“其实你巴不得想的到这些东西,所以故意在我面前把它们贬低的一钱不值才对吧!这些东西的确都有毛病,但是也没有你说的那么不堪。你故意这么说,就是想让我把这些东西全部送给你,是不是?”

    “……嘿嘿。”陈道临笑了笑,干脆就直接把龙牙剑插进了自己的腰带,笑道:“大家心知肚明,就别互相拆台啦。这几件东西,我就勉强都收下,算作你给我的好处,怎么样?”

    洛黛尔倒是很大方,挥了挥袖子,道:“拿去吧,你这个小骗子。”

    “别客气,你这个大狐狸。”

    陈道临将那披风塞进了皮袋里,又把戒指直接戴到了自己的左手中指上。

    “这几件东西的价值在百万金币以上了。”洛黛尔哼了一声:“虽然从魔法角度来说,这些东西的制造是走了弯路,但是我相信还是有很多魔法师很愿意得到,所以,你最好别在我面前得了便宜还卖乖,收起你那委屈无辜的表情吧。”

    “如您所愿。”陈道临笑眯眯道:“要不,我们这就出去,回到舞会里,然后当众好好的秀一秀恩爱?我保证一定极力配合你就是了。”

    “那倒不用了。只要你管好你的嘴巴,别把事情的真相说露就好,嗯,至少在几个月内,你要守口如瓶。而且将来……”

    “嗯,我明白的。将来找个适当的机会,你就公开宣布你把我一脚踹掉,我也要保持沉默,乖乖的扮演好一个被你大小姐蹬掉的可怜虫的角色,是这个意思吧?”

    “哈哈!你果然很识相啊。”洛黛尔用力拍了拍陈道临的肩膀。

    陈道临心中还在犹豫要不要趁现在这个地方僻静好说话,干脆把狮子座黄金圣衣的雕像拿出来……洛黛尔却已经抓住陈道临的手腕,拉着她走向了这间藏宝室的大门。

    陈道临还有些依依不舍……很显然,方才洛黛尔在这里随便就从那些柜子抽屉里取出了这么几件好东西。而这间藏宝室里还有那么多柜子架子,天知道这个李斯特家族到底收藏了多少好东西啊!

    这个房间里,还不知道藏了多少高级魔法装备!

    出了藏宝室,陈道临心中还在犹豫着。

    经过了方才听洛黛尔说起那些恶魔骑士铠甲雕像的故事,以及那个“谣言”,陈道临却越来越不敢轻易的把狮子骑士铠甲雕像拿出来了。这件事情显然牵扯的因素太多,贸然拿出来,陈道临也不敢肯定会不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简单的来说,这件狮子铠甲的雕像是赃物啊!而且还牵扯到了石头夫人那种被魔法工会通缉的牛人。

    虽然石头夫人的遗嘱里说明,让自己只管交出去,不会有麻烦,但是……陈道临却实在不敢相信。

    就在犹豫的时候,两人走出了藏宝室,来到了外面。

    那扇珍贵的胡桃木大门缓缓关闭,陈道临感觉到魔法波动将房间里的世界彻底隔绝开。

    “你的眼珠乱转什么?”洛黛尔看了陈道临一眼,冷笑道:“你不会在打这个藏宝室的主意吧?”

    “……怎么会。”陈道临赶紧摇头撇清。

    “最好没有。”洛黛尔淡淡道:“一百年来不知道有多少盗贼打过我们的主意,其实可不乏有一些很厉害的人物,甚至还有一些邪恶的魔法师。但是我李斯特家的藏宝室,在建造的时候,可是伟大的郁金香家初代公爵杜维殿下亲自帮忙建造的!帝国传奇英雄亲手打造的魔法防御阵,可不是随便谁都能打开的。”

    “我可真的没有想那种事情。”陈道临苦笑。

    两人才走出了塔楼的走廊几步,忽然陈道临觉得周身陡然一寒!

    一道锐利的眼神已经笼罩在了自己的身上,抬头看去,就看见一个冷酷淡漠的眼神,正在不远处静静的瞧着自己。

    一头金色的灿烂头发,英俊的脸庞,苍白冷漠的表情,整个人就如同岩石一般冷酷冰冷,浑身散发着一股叫人极不舒服的煞气。

    尤其是这人身材很高大修长,个头比陈道临要高了一个头,看着他的时候,那种眼神分明就是居高临下的,带着一种隐隐的睥睨的意味。

    “哥特!”

    不等陈道临说话,洛黛尔已经先开口了。

    她松开了陈道临的手,就先朝着那人走了过去,脸上露出亲昵的笑容来:“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这个人,正是陈道临之前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个哥特。

    他静静的站在那儿,等洛黛尔走到了他的面前,这人脸上的寒冰仿佛才稍稍溶解少许,低头看了看洛黛尔,那目光之中才略微有了一丝暖意。

    “我想,你应该欠我一个解释。”

    哥特开口说话。

    他的嗓音……怎么说呢,嗓音的音质本身还算不错,很有磁性,但是语气却如其人一般,冰冷,强硬,满是叫人不舒服的那种煞气。他整个人就像是一把磨的锋利之极的剑……不,不是剑,而根本就是剑锋!剑刃!

    “呃……解释……”洛黛尔的眼神明显的慌乱了一下,但是她很快恢复了镇定,脸上堆出甜甜的微笑来,伸手抓住了哥特的袖子,轻轻摇了摇,用那种天真无邪的小女孩的口吻低声道:“我知道你现在一定是在埋怨我对不对?哥特,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隐瞒你的,我知道你是担心我,是对我好的,是不是?可是我也真的有苦衷的,你不要生气,原谅我好不好?我知道你一定不会真的生我气的,对不对?”

    陈道临明显的感觉到,这个叫哥特的酷哥,在洛黛尔的这番撒娇之后,身上的寒冰气息明显的回暖了许多,整个人身上的那股煞气也似乎收敛了大半……

    他心中忽然一笑。

    不知道为什么,也许说起来很辛酸吧……反正,洛黛尔对着这个叫哥特的家伙,撒娇说的这些话,这种口气,甚至是这些话语,陈道临总觉得是很熟悉的感觉。

    嗯……似乎,自己在现实之中的那个前女友,准确的说,是自己喜欢过的那个女神,把自己当做备胎的那个,偶尔就会用这种话来哄自己,对自己撒撒娇……

    “我知道你是的担心我啦。”

    “我知道你是对我好的。”

    “我知道你一定会原谅我的对不对?”

    “你要明白,我是有苦衷的啦……”

    就在这一瞬间,陈道临忽然心中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

    明明面前的那个哥特,是一个高大修长,气质出众的冷峻酷哥,可在这一刻,陈道临忽然心中生出了一丝对他的同情来。

    ……

    “好吧。”哥特看着洛黛尔,轻轻叹了口气,眼神有一丝无奈:“可是你这次也闹的太不像话了吧。这个家伙……”

    说着,他一指陈道临,拧眉:“这个家伙又是怎么回事?你别想骗我,我怎么不知道你居然还认识这么一个家伙?”

    “我……”洛黛尔叹了口气,这女孩当真是演技精湛过人,她居然并不正面回答哥特的话,而是幽幽的叹了口气,眼睛里居然隐隐的浮现出了一层水汽来,抬起眼皮,眨巴着那双亮晶晶的大眼睛,看着哥特,然后她用那种幽怨的语气开口了:

    “你……哥特,你这是在指责我么?你,你也像别人一样,要来指责我,质问么?你不相信我了,对不对?我,我原来一直以为你是个别人不一样的……”

    这句话说出来,配合上洛黛尔此刻的表情,站在一旁旁观的陈道临,几乎就忍不住想拍手赞美喝彩了!

    好演技!

    这女孩当真了得啊!!

    “我,我当然和别人不一样!!”哥特这个酷哥果然上钩了,他重重哼了一声,在洛黛尔那幽怨的眼神之下,也不好再问什么,深呼吸了一下,才叹道:“好吧,总之,我相信你就是了。但是这件事情,总是……哎,你父亲让我来的,让你带这个家伙去见他老人家。”

    “现在?”洛黛尔愣了愣。

    “是的,现在,马上。”哥特闷闷哼了一声,然后狠狠的瞪了陈道临一眼。

    眼神里的敌意毫不掩饰,甚至……仿佛还有一丝淡淡的杀气?

    唉!

    陈道临默默的在心中叹息。

    这位哥特大酷哥,大家同是可怜人啊……那个,备胎何苦为难备胎呢?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