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三章 【夜奔】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陈道临已经意识到,这个“挡箭牌”的身份,给自己拉仇恨的力度实在是太大了。至少面前的这位叫哥特的酷哥,盯着自己的眼神就已经毫不掩饰的满是敌意。

    至于洛黛尔这个女孩……若是把她丢到现实世界去,绝对是玩弄万千男人,倾倒世间无数男子的“女神”级人物。

    这种女人,简直就是天生专门来祸害男人的。

    不过这些暂时不是陈道临需要担心的问题了。

    因为哥特带来的消息更重要。

    李斯特家的现任族长,也就是洛黛尔的父亲大人,要见自己。

    而且是立刻马上。

    洛黛尔的表情有些为难,女孩的神色阴沉,似乎还在犹豫。可是哥特那个家伙已经警惕的死死盯住了陈道临,仿佛生怕他忽然会跑掉一样,冷冷道:“你还在犹豫什么?难道你不想让他见你父亲么?还是你根本就很清楚,你的父亲一定会……”

    “哥特,别说了,好么?”洛黛尔睁着那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哥特,语气很柔弱。

    哥特果然上当,他一声长叹,扭过了头去。

    “达令。”洛黛尔“深情”的看了陈道临一眼,低声道:“你愿意和我一起去见我的父亲么?”

    陈道临用同样“幽怨”的眼神看了洛黛尔一眼,无奈的点了点头:“我没有意见。”

    洛黛尔很快投来了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口中却轻轻道:“嗯,那么我们就一起去见他老人家吧!我相信他老人家一定会理解……”

    “好了,你还是快去吧,别让你父亲久等!”哥特烦躁的打断了洛黛尔的话,闷哼了一声,当先就朝着塔楼的走廊外而去。

    他走的很快,似乎仿佛迫不及待的离开这里,仿佛再多看陈道临一眼,就会认不出拔出剑来向他提出决斗一样。

    陈道临和洛黛尔在后面缓缓跟随,陈道临趁机指着哥特的背影,做了一个手势,用口型无声的说道:“这家伙是什么来路”?

    洛黛尔看着陈道临的脸色,莞尔一笑,却摇了摇头,等哥特真的走远了,洛黛尔才苦笑道:“他……算是你最大的威胁吧。”

    “哦?”陈道临眼睛一亮:“你的裙下之臣中的核心人物?”

    洛黛尔深深的看了陈道临一眼,表情有些异样:“还记得我和你说的那个谣言么?因为狮子骑士雕像的遗失,我的家族对狮子骑士的后人深深抱憾,所以我的父亲希望弥补,甚至想把我嫁给狮子骑士的后人,所以……”

    陈道临立刻会意,皱眉道:“难道……就是他?”

    “是的。”洛黛尔苦笑道:“就是他,哥特。狮子骑士的后裔,他的曾祖,便是恶魔骑士团的首席大骑士,帝国的传奇守护骑士,圣阶武者,侯赛因骑士阁下。”

    顿了顿,洛黛尔脸色更加复杂,缓缓补充道:“而且……他在很小的时候,因为家族长辈去世很早,后来因为我们家族的关系亲密关系,哥特很小便很受我父亲的照顾,甚至经常会寄住在我们家族之中,他和我们家族的关系一向是非常亲密的。而且……他对我……”

    说到这里,洛黛尔仿佛才真的有些不好意思,脸上有些羞涩,垂下头去。

    不过陈道临可是很清楚,眼前这个女孩根本就是一个玩弄男人的小妖精,他才不会被她装出来的羞涩和脸红所欺骗。

    陈道临哼了一声:“他很喜欢你,非常非常喜欢,对吧?”

    洛黛尔没直接回答,而是想了想,眼珠转了转,才道:“把卡曼那个胖子活埋在地上的,就是他了。”

    陈道临深深吸了口气。

    要知道,卡曼那家伙可是亲手把罗小狗狠狠的痛揍了一顿,然后捆的仿佛条死狗,吊在了树上。

    而罗小狗那个家伙,则是很轻松的就击败了自己,自己这点魔法,在罗小狗的面前丝毫没有反抗的能力。

    按照实力来比较的话,卡曼要强于罗小狗,而罗小狗则要强于自己。

    而这个哥特,很显然,却要比卡曼更强大许多!

    “他可是恶魔骑士团首席大骑士的后裔,他的曾祖是帝国顶尖的圣阶强者,是郁金香初代公爵杜维殿下麾下的第一武士。而且他的家学渊源,他的曾祖母更是皇室的公主,使得他拥有皇室血统,身份更是极为高贵。从小身边便有最好的老师调教他,甚至就连上一代的郁金香公爵大人都亲自调教过他……所以,要说现在年轻一代的厉害高手里,哥特绝对是其中的佼佼者,我甚至很难想出,现在的年轻人之中,还有谁是有资格成为他对手的。他今年才二十出头,便已经是七级武士了,听说当年上一代的郁金香公爵大人都曾经非常看好他的实力,认为他将来极有可能晋身为新的圣阶强者。”

    “你说这么多,是想告诉我,他如果想杀我,动动手指就可以了么?”

    “……大概是这个意思吧。”洛黛尔苦笑。

    看着陈道临的脸色难看,洛黛尔才故意眨了眨眼睛,笑道:“不过你放心,他很听我的话,而且和我从小感情就很亲密,一直都很愿意帮助我。甚至这次我的成人宴会之前,也是他帮我出面,去拦截卡曼他们。他……应该不会做出那种事情的。”

    陈道临皱眉,想了会儿:“那么现在呢?我和你去见你的父亲么?”

    洛黛尔立刻瞪大了眼睛看着陈道临:“当然不是!!你在想什么?怎么可能真的去见我的父亲?我父亲那种人,一眼就能看穿你的底细,绝不能见他的!你没见过我父亲,所以根本想象不到他有多狡猾!”

    狡猾?喂,有这么形容自己父亲的么?

    不过,能不用去见那位李斯特家族的族长,陈道临倒是求之不得。

    “那么,我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跑啦。”洛黛尔翻了个白眼:“我安排个地方给你暂时藏上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我自然会好好的安排你的一切,然后,等风声过去之后,事情有了转机,我便会通知你下一步的计划。总之,在那之前,你最好低调的隐居在我安排的地方。”

    “让我躲起来?”

    “是的,一个非常隐秘非常安全的地方,那个地方,我父亲绝想不到你会藏在那儿的……因为那个地方我父亲从来不愿意去,所以只要你小心一些,应该很顺利会度过这段时间。”

    说着,洛黛尔已经飞快将一件东西塞到了陈道临的手里。

    这是一张巴掌大的手绢,不过上面却绣着图案,陈道临只看了一眼就确定:这是一张地图。

    “普拉迪城往东大约一百里有座山,山下是一个小庄园……那个地方是我们郁金香家的产业,只是已经废弃了很长时间,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平时也没有人会去那个地方。具体的地址在这地图上,你很容易就能找到的。”

    洛黛尔说着,看了看天色,深深吸了口气:“没时间耽误了,父亲居然派哥特来召见,那么现在一定是在等着。我现在就去引开护卫,你立刻回去收拾东西赶紧上路离开。连夜走就是了,尽量走小路。我可以拖住城堡的护卫,但是最多一两个时辰之后,父亲就会知道我放跑了你……”

    陈道临吓了一跳:“他不会拍骑兵追杀我吧?你们李斯特家族的私军我可是看到了,那些骑兵好像很精锐,万一他派兵追杀我,我可抵挡不住。”

    “不会的,我们家族做事情都是很讲究规矩的。你走了之后,父亲最多会很生气,但是不会做出派兵追杀你的行为,况且你是魔法师,派兵追杀魔法师,也是不符合帝国法律的。他绝不会这么做,只要你别被他找到,别泄漏了行踪让他发现你,应该就没事。”洛黛尔叹了口气,拍了拍陈道临的肩膀:“我会在适当的时候悄悄去见你,不过在这之前,你最好耐心的躲好。别被我父亲的人找到,我父亲虽然不会派兵来硬的,但是他这个人最是狡猾,有的是手段逼你见他的。”

    ……

    陈道临立刻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巴罗莎和小女仆夏夏正在住处里休息,等待陈道临的回来,可是两个女孩也没想到陈道临回来的如此匆忙,立刻就要求她们收拾行装准备跑路。

    夏夏忍不住狐疑的看了看自己的这位魔法师老爷,试探道:“老爷,你不会是偷了主人家的东西吧?”

    “闭嘴吧。”陈道临横了这个小女仆一眼。

    巴罗莎倒是没有多问,精灵本来就不太喜欢这座人类的城堡,听说可以离开,倒是十分配合。

    洛黛尔并没有露面,但是却派了一个心腹的侍女前来帮助陈道临离开——顺便说一下,那位洛黛尔的侍女,陈道临和她说了两句话之后,就从声音上判断出来,这女孩必定就是白天假扮洛黛尔的身份接见自己的人。

    有了洛黛尔的侍女陪同,陈道临很顺利的就从城堡之中取出了自己的马车和马匹。

    此刻城堡之中的宴会还没有结束,并没有人察觉到陈道临这位洛黛尔小姐的“心上人”已经连夜跑路了。

    马车上的铁笼子里,狼武士依然被关着,李斯特家族的仆人把它照顾的很好。

    一行人连夜驾车出了李斯特家城堡,穿行过城市,陈道临为了隐藏踪迹,故意驾车从北门出了城,然后在城外绕城而行,再转向往东,按照地图上的地址而去。

    事实上,陈道临自己心中也觉得这事情未免有些荒唐,不过……隐隐的,其实他心中更有一个特殊的原因,而这个原因,也是他愿意连夜逃离李斯特家城堡的一个重要的因素!

    杜微微!

    杜微微这个郁金香家族的年轻掌门人的忽然到来,引起了陈道临的极大的警惕。不知道为什么,反正自从在自由港分别的那一天,杜微微表露出了招揽自己的意图之后,陈道临心中就对这个女人产生了一股强烈的忌惮。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杜微微既然跑到了这里来,那么……蓝蓝,恐怕也是和她在一起吧!

    从内心深处,陈道临实在是不愿意再见到蓝蓝那个女人。

    反正离开李斯特家族城堡对自己也没有什么损失,自己还算是狠赚了一笔。至于躲藏在一个隐秘的地方住上段时间,对陈道临来说也是求之不得,自己初来罗兰帝国,有个地方落脚也不错。

    更重要的是,原来以为只是简单的把石头夫人的遗物还给李斯特家就好,可是在听洛黛尔说了那些故事,尤其是那个关于宝藏的谣言之后,陈道临对于归还雕像的事情,产生了一些疑虑。

    这件事情很显然不那么简单,他可不想贸然有什么动作,然后把自己陷进什么麻烦里。

    先躲起来,然后看看风声,搞清楚情况再说,也很好。

    实在不行的话,悄悄把那个雕像丢在洛黛尔安排的那个住处,自己带着巴罗莎远走高飞,反正也算是把东西归还了,问心无愧就好。

    夜晚赶路,陈道临主动承担了驾车的工作,赶着马车在道路上疾行。

    天空是明月星辰,这条道路往东而去,穿过一片片树林,道路两边的树木飞快的朝后滑过,耳畔只听见林子之中的鸟叫虫鸣。

    一路上走过了几个岔路口,不过陈道临有地图在手,倒是没有走错路。

    距离目的地越近,道路两旁就越来越偏僻,原本偶尔还能看见旷野上有农田和农庄,可渐渐的,就变成了货真价值的荒郊野外。

    陈道临估算着,那个隐藏居住的地方一定很偏僻,按照地图的标注,距离最近的村落恐怕都有至少二十里地。

    眼看周围渐无人烟,精灵巴罗莎倒是仿佛情绪渐渐好了起来——精灵女孩似乎很喜欢这种偏僻荒芜的地带,总之,身为一个精灵,处于人类的世界之中,她一直是很紧张的,到了此刻,倒反而放松了下来。

    又走了一个时辰的,陈道临放缓了马车的速度,再往前,是一条小河,按照地图的显示,河面上应该是一座石桥,过了那石桥,便可以看见目的地的那个李斯特家族的庄园了。

    马车往前,借着风,陈道临依稀已经可以听见隐约传来的河水潺潺的动静。

    此时是罗兰帝国深秋的季节,夜晚的时候河边的风还是有些凉的。

    借着月色,那座石桥的轮廓依稀可见,陈道临驾车渐渐靠近,他知道,走过这石桥,就应该能到地方了。

    可偏偏在这个时候,陈道临忽然脸色一变,拉着缰绳的手,猛然的一紧!他下意识的奋力勒紧缰绳,强行将奔跑的马匹停了下来!

    马车迅速放缓了速度,在拉车的马匹的一声嘶叫声之中,终于缓缓的停在了距离石桥只有短短十多米的地方!

    陈道临神色变得有些难看,阴晴不定!

    因为,在这石桥之上,桥面的正中间,赫然站着一个人!

    虽然夜色之下的光线昏暗,但是陈道临依然能看清对方的面目!

    金色的头发,英俊却冷酷的面孔,修长的身躯穿着一件黑色的长袍,袍子下是紧身的铠甲。

    最重要的是,这人手里提着一柄长剑!剑锋出鞘,剑尖指着地面。

    而这人,立在那石桥之上,用一种冷冷的目光平视着陈道临。

    虽然距离还有十多米,但是这样冷酷的眼神射在脸上,陈道临却分明感受到了那种让人心中发毛的压迫感!

    这种寒气,逼的陈道临感觉到自己裸露在外面的肌肤都生出了一粒一粒的鸡皮疙瘩!

    这……仿佛是……杀气?!

    是的,站在桥面上这人,盯着自己的眼神里,毫不掩饰着杀气!

    陈道临勉强笑了笑,扯了扯嘴角:“前面的……前面的可是哥特大人?”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双手却已经飞快的缩进了袖子里去,大声道:“哥特大人,这么晚了,您拦在这桥上,是在等我么?请问您有什么事情?”

    站在桥上这人,自然便是哥特。

    哥特手里提着剑,神色平静,闻言缓缓往前迈步,一步一步的从桥面上走了过来,一步一步的靠近陈道临的马车的位置。

    他开口了。

    语气很平静,但是平静的却叫人感觉到可怕!

    “你是不是想问我是不是来杀你的?”

    哥特的语气甚至有些轻柔,然后他仿佛笑了笑:“你猜猜,是不是呢?”

    陈道临看着他逼近自己,那种让他呼吸不畅的压迫感越来越明显,甚至陈道临清晰的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似乎都被这种气场的压迫影响,变得有些失常。

    而且,这个男人就这么缓缓的,缓缓的一步一步走近,落在眼中,却给人一种极其奇怪的感觉!仿佛走近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凶狠的随时都会吃人的猛兽!

    “那个……猜对了有奖么?哈哈哈哈!!”

    陈道临故意纵声大笑,然后他收在袖子里的手,已经飞快的捏住了一件东西——那是一个魔法卷轴。

    哥特的眼神一闪,他的目光盯住了陈道临的袖子,然后他冷笑道。

    “阁下,我知道你是一个魔法师,所以你最好不要想使用什么魔法……卷轴什么的也最好不要用。你我之间现在的距离只有十米。在这样的距离,我有十成的把握可以在你施展出任何魔法之前,我的剑就可以先刺穿你的喉咙!”

    他的语气仿佛轻描淡写,但是其中蕴藏的却是强大的自信!

    说着,他挑了挑眉毛,看了陈道临一眼:“不信你可以试试。”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