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四章 【不知天高地厚】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陈道临不敢动!

    他忽然感受到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自己全身的每一丝气机,每一丝精神力的波动,每一丝气息,都完全被对方牢牢的锁定!

    似乎自己所有的一切最最细微的变化,都在对方的掌握之下,纤毫毕露!

    他开始渐渐的明白,哥特身上那股让自己感到不舒服的煞气,并不仅仅只是气场这么简单,而是一种力量的波动,这种无形的力量已经将自己彻底笼罩在其中,周围的空气,都已经充满了哥特的这种力量!

    这种力量就类似于自己的精神力触角一样,虽然无形,但却是真真切切的存在!

    他真的不敢动!

    因为陈道临敏锐的精神力能感觉到,自己如果真的胆敢擅自妄动的话,这个家伙就真的能一剑让自己血溅五步!

    他真的做的出来,而且他真的能做到!

    这种感觉,让陈道临心中生出一股无奈,更有一丝屈辱!

    仿佛这个男人面前,自己依然是前些日子的那个毫无任何本事的小蝼蚁!自己引以为自豪的那点魔法,在对方的眼中,是完完全全可以彻底无视的!他若是想杀自己,恐怕真的不会比踩死一只蚂蚁更困难。

    陈道临的后背迅速的流出了汗水,后背的衣衫也很快被汗水浸透。他感觉到自己虽然坐在这儿,但是精神力却在飞快的消耗!

    在对方的这种威压之下,自己的精神力已经被催发,勉强的对抗着这种压迫感,很快,脑海里已经产生了疲惫的感觉。

    哥特还在一步一步的靠近。

    他走到很慢,依然很慢,步履很轻。

    巴罗莎察觉到了陈道临的不对劲。精灵女孩并不认识哥特,陈道临和哥特对话的内容,让精灵女孩感觉到了不对。

    但是哥特的那一丝杀气,仅仅只是针对陈道临,却并没有加到巴罗莎的身上——这也是罗兰帝国的武者,区分中阶武者和高阶武者的重要的一个标志!

    中阶武者虽然也可以使用斗气这样的力量,将力量以超出身体之外的某种能量的形式施展出来。但是中阶武者却无法精准的将这种力量定位。

    也就是说,中阶武者在施展这种类似斗气作用的威压气场的时候,是无法准确的掌控这种力量的,只能将这种力量散布出来,但是却无法有效的控制——力量外放,却无法控制,自然就难免造成力量的无谓消耗。

    而高阶武者,也就是武士等级进入了七阶之后,便是现在哥特的这种境界。

    他可以将这种力量散布在身体之外,造成气场来压迫对手,同时却还可以精巧的控制这种力量,只作用于自己的目标对手身上,而除了对手之外,其他人则不会感觉到自己的斗气威压——这便是对力量规则的进一步的掌控!也是高阶武士强于中阶武士的一个重要标志。

    所以,巴罗莎丝毫感觉不到陈道临所体会的那种全身气机都被对方锁定的压迫感。但是,精灵女孩依然从陈道临和哥特的对话之中听出了不对劲。

    巴罗莎已经飞快的跳下了马车,不等陈道临招呼,已经拔出短剑,飞身拦在了哥特的面前,精灵女孩沉着脸,用娇嫩清脆的嗓音喝道:“退后!”

    哥特的眼神扫过巴罗莎,他仿佛扬了扬眉:“精灵?哼!”

    这一声重重的哼声落入巴罗莎的耳朵里,精灵女孩就感觉到仿佛是一个闷雷直接炸响在自己的心中!随着这一个哼声,巴罗莎就感觉到自己全身一震,一种战栗感瞬间遍布全身!!

    仿佛,这个人类武士站在面前,但是巴罗莎却感觉到自己全身的勇气和力气都在飞快的离开自己的身体,如潮水一般的疯狂消退下去!

    这种感觉让巴罗莎骇然!

    精灵女孩几乎是瞬间心神失守,她几乎是本能的,也就是当人在恐惧到极点的时候的那种自然反应——她出手了!

    一声厉喝,巴罗莎已经挥剑刺了上去。

    哥特眼睛里闪过一丝寒光,他仿佛只是轻轻往前迈了一步,偏偏就是这么看似随意的一步,就轻轻巧巧的躲开了巴罗莎凝神全力的一剑。

    这一剑刺在了空气之中,巴罗莎还没回过神来,哥特已经侧身从她的身边走过,他的手指仿佛轻轻抬起,再轻轻落下,指尖从巴罗莎的剑锋上飞快的抚过……

    嗡!!!

    剑锋陡然震荡起来,震荡的幅度不大,但是频率却极快,巴罗莎顿时手中仿佛被电击一般,手腕一麻,剑已经脱手落在了地上!

    这种麻痹的感觉瞬间就遍布了全身,精灵女孩站在那儿,全身都已经再也无法动弹!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力量瞬间就冲刷过的她的全身,将她所有的力气全部锁定!又仿佛无数道无形的枷锁,顷刻之间就将她彻底的捆死!

    巴罗莎惊恐的发现,自己连一根小拇指都动弹不得了!

    陈道临在巴罗莎冲出去的那一瞬间就失声惊呼出来,但是巴罗莎动作太快,没等陈道临有所反应,巴罗莎一剑刺空,剑脱手,哥特走过她身边,就已经站在了陈道临的面前马车下了!

    快!

    一切发生的太快了!

    “你!”陈道临才开口说了一个字。

    “你的精灵伙伴不会有事。”哥特淡淡道:“我家有祖训,不杀精灵。”

    “…………”陈道临心中念头纷杂,复杂的眼神看着哥特,然后他终于深深的吸了口气,勉强道:“你,真的是来杀我的?”

    “你猜呢?”

    哥特的眼睛里露出玩味的目光,看着陈道临。这种目光让陈道临十分的郁闷:就仿佛似乎猫儿看着掌中的老鼠一样。

    “我不信。”陈道临忽然目光一凝,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居然迎着哥特的目光,咬牙道:“我不信你是来杀我的。”

    “为什么?”哥特仿佛在冷笑。

    “……不为什么,我就是不信。”陈道临咬牙。

    “那……你就试试吧。”

    哥特冷笑一声,他手里的剑忽然动了!

    他出剑的动作陈道临根本看不清楚!

    一个高阶武士站在距离自己不过两步的距离——这样近在咫尺的距离,别说陈道临这种低级的魔法师了,就算是换了一个高级魔法师,让一个高阶武士逼到了自己的面前,那也是几乎就等于是必死的局面!

    哥儿的手里剑锋仿佛动了动,但是陈道临只看见了一片光芒——是的,他连对方的影子都没看见,甚至连残影都捕捉不到,看见的只是一片光芒!

    银色的斗气光芒如月光一般洒过来,这种光芒让陈道临感觉到绝望,他根本没有任何办法躲闪或者是抵抗。

    他试图将袖子的魔法卷轴撕开,但是被对方的斗气将全身的气机锁死之后,他体会的是巴罗莎此刻的感觉:全身麻痹,一丝力量都施展不出来!

    他似乎变成了一个木头人,然后,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这片银色的光芒洒落在自己的全身!

    寒冷!

    这是陈道临的第一个清晰的感觉。

    这银色的光芒落在身上,就仿佛自己瞬间赤身**的置身在了冰天雪地之中!自己的每一寸肌肤,每一根汗毛都笼罩在了寒气之下。这种寒气毫不费劲的就催遍自己的全身上下,将自己直接贯穿!

    陈道临清楚的看见了自己的衣衫的袍子开始碎裂,出现了无数道细微的裂纹,仿佛被无形的力量轻易的割裂!

    嗤嗤几声,他身上的袍子就已经化作飞舞的碎布飘了起来!

    然后……

    银色的光芒穿过了他的身体,却朝着身后飞快的射了出去!

    十多条银光瞬间就射入了身后的道路两旁的树林之中……

    树林里忽然就传来了几声闷哼声,随后飞出了几条人影来!

    树林里飞出的了五条人影,每个人都是一身紧身的黑色武士袍,脸上带着铁面,手里提着长剑!

    这几条人影忽然从树林里飞出来,陈道临已经吓了一跳,而还在马车上的小女仆夏夏已经直接晕了过去。

    这几条人影飞出树林,每个人都在飞快的挥舞手里的长剑!哥特射出的那十几条银光,目标却赫然正是他们!

    这五个黑衣武士手里长剑挥舞,发出叮叮咚咚的声音,那银光射到他们的身上,他们竭力挥舞剑锋抵挡,瞬间就看见无数道光芒四处飞舞。

    等几人终于落在地上的时候,五个人全身的黑衣处处破裂,手里的长剑也几乎就只剩下半截了!更有的手里干脆就只剩下了一个剑柄!

    此刻,在地面上,还有旁边的大树树干上,到处残留了一块一块的碎裂的剑锋残片,有的落在地面,有的则是镶嵌在了树干上!

    这五个人看上去很是狼狈,但是却依然沉默着飞快的冲了上来!

    他们的目标……

    是陈道临!!

    ……

    陈道临已经彻底呆住了,他脑子里一片空白,实在不明白这个哥特怎么会忽然出现,怎么会对自己出手,却不是杀自己,又怎么会在身后忽然冒出了几个暗中隐藏的武士,而哥特……

    他……似乎是……

    似乎是在保护自己?!

    这五人的动作极快,已经冲到了马车的后面,当先的一个翻身跳了起来,人在半空,就已经将手里的半截残剑直接射向了陈道临。

    哥特身子忽然从原地消失!

    下一个瞬间,他已经站在了马车后,飞起一剑,那人已经闷哼着倒退飞了出去,而哥特随手一抄,就将空中的那柄断剑抓在了手里。

    随后,他只做了四个动作。

    一掷。

    断剑飞出,将第二个武士直接砸的跌在了地上。

    一刺。

    剑锋银光闪烁,将第三个人直接斩飞了出去。

    一步。

    哥特迎上了第四个人,他甚至没有出手,就直接撞在了对方的身上,那个人就已经闷哼着跌了出去。

    一拳!

    拳头砸在了第五个人的脸上,那人脸上的铁面立刻四分五裂,鲜血流淌,口中喷血,直接就飞了出去,落在了大树之下。

    发生的这一切,也不过就是几个呼吸之间!

    哥特站在马车后,站在陈道临的身后,冷冷的看着已经躺在地上的这五个人。

    他的神色依然冷峻,甚至连眉梢都不曾动一动,目光清冷,毫无一点波澜。

    这五个人已经被创,勉强着爬了起来,五个人已经不敢再上前,只是飞快的聚拢在了一起。其中那个被打破了铁面的人,眼神复杂的看着哥特。

    “不用这么看着我。”哥特开口了,他的声音冷酷的就仿佛寒冰:“你们知道我是谁,我也知道你们是什么人,更知道是谁派你们来的,和派你们来做什么事。”

    说着,他随手一指身后的陈道临,语气更加冷酷:“但是这个人,他是我的!明白了么?你们可以回去和你们的主人说,这是我说的话,也是我的意思!这个人是我的,如果要他的命,我也会亲自动手!所以……”

    他深深吸了口气:“趁着我没有改变主意,你们立刻从我眼前消失吧!”

    这五个人沉默了会儿,然后他们同时对着哥特垂首点了点头,然后不约而同的转身,飞快的消失在了黑色的夜幕之中。

    哥特静静的站在这儿,等这几人彻底消失不见了,他才转身走回到了陈道临的身边。

    此刻他虽然站在地上,陈道临高高的坐在马车上,但是偏偏哥特的眼神看着陈道临,却仿佛是有一种居高临下俯视的味道。

    “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

    “……好吧。”陈道临苦笑,他已经隐约的猜到了一点什么。

    哥特缓缓的退后了几步,走到了路边,然后将剑收了起来,负手站在那儿,仰望天空。

    陈道临跳下了马车,活动了活动手脚,才缓缓走了过去。

    “你知道不知+道,你真的很蠢。我也很讨厌你这种蠢人。”哥特根本不看陈道临,依然看着天空的星辰,就这么冷冷的丢过来几句话。

    “……我承认,我现在也觉得自己有些蠢。”陈道临苦笑。

    “……”哥特终于低头看了陈道临一眼,忽然冷笑了一声:“能说出这样的话,看来你还没有蠢到家。”

    “刚才那几个人是来杀我的?”陈道临苦笑:“李斯特家族派来的?”

    “李斯特家的暗卫。”哥特点了点头:“他们的任务就是让你无声无息的消失在这个世界。”

    “我不明白。”陈道临的脸色很难看:“为什么要杀我?我不过就是在宴会上被洛黛尔挑选为舞伴,而且……李斯特家族,为什么要派人来杀死洛黛尔小姐的……洛黛尔小姐的心上人?”

    “心上人?”哥特看了看陈道临,然后他缓缓摇头,语气很不屑:“心上人?你根本就不配。或许宴会上有不少人相信了这种事情,但是有些人不会相信!比如说我,比如说……洛黛尔的父亲!”

    陈道临无语。

    “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来历,也不知道你的身份到底是什么。”哥特的语气非常不客气,他的眼神就如同刀子一般剜在陈道临的脸上:“你不过是一个小人物,一个或许无足轻重的小人物。没错,你是一个魔法师,这种身份对于普通人来说,或许已经是需要去仰视的高高在上的人物。但是无论对于我,或者是对于李斯特家族这种庞然大物来说,一个小小的低级魔法师,依然只是蝼蚁一样的存在而已。尤其是……当这个蝼蚁来挡在了自己的道路上,试图破坏一些属于自己的重要计划的时候!”

    “……我大概明白了。”陈道临口中发苦。

    “很好,你还不算蠢到家。”哥特点点头,他的语气稍微不那么尖锐了,但是依然冷漠:“你或许有一点小聪明,以为和洛黛尔认识了,有了一些交情,就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贸然插手到这种事情里。我只能说,你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而洛黛尔则是年轻不懂事胡作非为。你们两个家伙,真的以为这种事情是可以随便拿来胡闹的么?”

    顿了顿,哥特深深吸了口气:“李斯特家族这样的庞然大物,它的唯一继承人是洛黛尔!洛黛尔的身上肩负着李斯特家族未来的命运,家族今后几十年的荣耀,辉煌,富贵,全部寄托在她的身上!对于李斯特家族来说,洛黛尔的婚姻便是头等大事,是关系到家族未来的命运!洛黛尔注定要和一个与她身份匹配的人联姻,这种事情其中,牵扯到了不知道多少人的命运,牵扯到了不知道多少利益,多少权势,多少倾轧,多少利益交换!关系到了一个百年豪门的前途,千千万万人的生命,前途,富贵,命运都维系在这个家族的身上!这是何等的重要,何等的沉重,何等的严肃!这种事情,行差踏错一步,家族一旦走错路,衰落了,便可能让不知道多少人为之送命!也只有你,这种不知道哪里钻出来的小人物,和依然年轻不懂事的洛黛尔,你们两人才以为这种事情可以如儿戏一般的来胡乱闹腾。”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