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五章 【驯狼记】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陈道临默然了。

    他承认,自己之前的确是太蠢了!

    他毕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来自现代世界,他无法切身体会到在这种帝国之中,一个豪门贵族的联姻,牵扯到了多少利益的交换,多少沉重的分量!

    洛黛尔那种身份的女孩子,注定是要和一个被家族认可的对象联姻的。而自己这种不知道哪里忽然冒出来的小人物,若是胆敢搅局的话……那么……

    说真的,一刀杀了自己,真的才是最方便最快捷也是最省事的做法。

    自己也好,洛黛尔那个小姑娘也好,都忽略了当一个家族面对事关全族未来命运的时候,做出决断的魄力和残酷的程度!

    “所以,李斯特家族……洛黛尔的父亲,派人来杀我?也对,把我直接从世界上抹去,是最直接最快的办法。哪里需要什么纠缠和苦恼,对于这种豪门来说,一个不相干的小人物,敢坏自己的计划,直接抹去就是了。”陈道临点头。

    可随后,他抬起头看着哥特:“但是,我好奇的是,你为什么来救我?”

    他在苦笑:“我知道你是谁,你是哥特,是恶魔骑士团的那个首席骑士的后裔,你是李斯特家族心属的联姻人选。按理说,你应该是最希望我死掉的吧?”

    “你还知道什么?”哥特玩味的望着陈道临。

    “我还知道,你应该是很喜欢洛黛尔的。”陈道临干脆壮着胆子硬着头皮道:“你曾经在宴会之前,半路拦截过其他的赴宴之人,比如那个胖子卡曼,就是你把他半路拦截了下来,还把他活埋在了路边。”

    “嗯,我也听说,是你救了他,还有罗小狗。”哥特点了点头。

    “那么说来,你就更有理由杀我了。”陈道临皱眉。

    陈道临说到这里,他忽然心中一动,猛然之间,生出了一个极为荒诞的想法来,他瞪大了眼睛瞧着哥特,脱口道:“除非……你根本就不喜欢洛黛尔,你根本就不想娶洛黛尔!!”

    哥特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陈道临。

    对方的反应,让陈道临越发的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他飞快道:“你……”

    “你不用猜了。”哥特淡淡道:“你猜的越多,对你越没有好处。这种事情不是你这样身份的能可以参合的!”

    顿了顿,哥特缓缓道:“卡曼也好,罗德里格斯四世也好,都是曾经和我一起长大的朋友,虽然他们后来都因为洛黛尔而翻脸,但是朋友就是朋友,到了关键时刻,大家还是会站在一起,这种事情不会改变。我拦截卡曼,试图阻止他去宴会,如果不是卡曼告诉我他已经先拦截了罗小狗,我也会亲自出手把罗小狗拦下……可惜,这些都被你破坏了。你运气很好,那个时候我已经去做其他的事情,否则的话,我一定会回去,把你们三个全部扔到个没人的山谷里去饿上几天。”

    “……你……你只是不想让卡曼和罗小狗去争夺洛黛尔?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看着这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为了一个女孩就真的翻脸成仇。”哥特冷笑:“因为我更知道,这个成人礼宴会上根本就不会产生真是正的结果!李斯特家族的族长的确曾经请求我在宴会上成为洛黛尔的伴侣。”

    “等,等等,我脑子有点乱。”陈道临赶紧打断了他,苦笑道:“你说,宴会上根本不会有真正的结果?那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李斯特家族真正希望洛黛尔嫁的另有其人,而那个人的身份特殊,是绝没可能愿意娶洛黛尔的!”

    不愿意?

    陈道临疑惑了。

    洛黛尔是什么身份?罗兰帝国一等一的豪门贵女,更是拥有一个家族的继承权!娶了她便等于是得到了整个李斯特家族的权势富贵!以她的美貌,以李斯特家族的权势财富,罗兰帝国之中,还有谁居然会不肯娶她?

    “就算是皇子,如果能娶到洛黛尔,也是求之不得吧?除非……李斯特家族想把洛黛尔嫁给皇帝?”

    “胡说八道。”哥特摇头道:“现任帝国皇帝陛下已经年近四十,早有皇后和皇妃。”

    “那我就真不明白了。”陈道临苦笑:“就算是被李斯特家族看中的人拒绝了联姻,那么你……”

    “我也是李斯特家族的备选。”哥特仿佛笑了笑:“本来我也在考虑要如何拒绝李斯特家族的族长大人,这正是我为难的难题。但是很幸运的是,你这个家伙出现了,洛黛尔也和你一起胡闹,在宴会上闹了这么一出。直接就省去了我的麻烦,可以说,你算是帮我成功的背了一个黑锅。”

    背黑锅……陈道临脸上有些僵硬。

    “我来救你一命,并不是洛黛尔的想法。而是我很了解李斯特家族的族长,以他那样杀伐决断,性格果决之人,这种事情,他一定会在第一时间用最干脆的办法来处理掉这个麻烦,杀掉你几乎是不用考虑的办法。所以……你应该感谢我,如果不是我的话,你现在已经变成这河里的一具冰冷的尸体。”

    哥特说完,看了看陈道临。

    “那……我接下来该怎么做?”陈道临苦笑道:“我承认我之前是太不知道天高地厚,才会卷进这种事情里,接下来,我……”

    “你继续扮演好你的角色就好。”哥特冷笑:“戏已经开场,你就应该好好的演下去,至于李斯特家族的反应,你不用担心。我阻挡了一次对你的袭杀,族长已经知道了我的态度,就不会再对你出手,而是会把你留给我来亲自动手。这种时候,他一定会给我这个面子。我既然宣称要亲自对付你,那么他一定会尊重我的意思。”

    “可是……”陈道临苦笑道:“我……”

    “更多的事情,你就不用去猜了。”哥特摇头:“你这样身份的人,知道的越多对你并没有好处,不该你知道的事情,你也最好收起你的好奇心吧。”

    他说完这些,顺手一指,指着河面上的石桥:“你继续过河,然后住在那儿等待消息吧。我想,等再过些日子,事情自然会有进展或者变化。”

    说完了这些,哥特居然就不再理会陈道临,掉头就朝着身后的道路上而去。

    陈道临站在那儿,看着这个家伙,欲言又止,实在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他倒是很想问问哥特,自己到底该怎么办。

    但是……哥特说的有一点没错,事情是自己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蠢货惹来的!

    既然事情似乎自己惹出来的麻烦,现在自然就得承受这个结果。

    对方能出手保自己一命已经算是很大的恩情了。

    倒是哥特走了十多步之后,忽然转身回头看了陈道临一眼。

    “你的同伴很快就会恢复正常。还有,我奉劝你一句,这事情结束之后,你最好走的远远的,找个没人认识你的地方躲起来——如果你能活到那一天的话。不过在这之前,你最好别逃跑!不然的话,没人能保的住你!”

    哥特就这么离去了。

    这个冷酷如冰山一样的家伙,实在是带给了陈道临很多的惊喜。

    他最最无法理解的是:这个家伙,自己明明亲眼看见他在洛黛尔的面前,流露出的那种发自内心的深情的眼神。

    这种眼神,陈道临很清楚,绝对是心中对洛黛尔有很深的感情才对!

    是的!

    尽管哥特没有正面回答,但是陈道临肯定,这个家伙绝对是喜欢洛黛尔的!这种感情和卡曼或者罗小狗都是绝没有区别的!

    可偏偏,哥特却仿佛并不愿意娶洛黛尔!

    这到底是为什么?

    李斯特家族最希望联姻的那个人选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能拒绝李斯特家族,那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陈道临虽然满腹疑问,但是却没有人给他解答了。

    带着这些疑惑,陈道临走了过去,将巴罗莎扶上马车,飞快的驾车离开了这里——有这么一瞬间,陈道临真的很想干脆就这么驾车离开!也不去那个地图上的地址了,直接就赶紧跑路算了!远走高飞!远离这个可怕的麻烦和漩涡!

    但是哥特临走之前的警告——绝不是开玩笑的。

    ……

    驾车过了石桥往前,不过半个小时的路途,便看到了一座大房子出现在道路的尽头。

    准确的说,这是一个“庄园”,但是很显然缺乏管理,周围的栅栏围墙大都东倒西歪,还有的地方已经缺了一截。

    庄园里的主建筑是一座依着山坡建造的砖式大房子,两层高,周围有一片荒芜的空地,杂草丛生。

    房子的面积并不算很大,但是以陈道临这种现实世界过来的人的眼光看来,已经是相当可观了。房子的面积,目测过去,就足以秒杀掉现实世界之中绝大多数那些所谓的豪宅别墅了。

    因为缺乏人的管理,走近了之后,这房子的外墙布满了仿佛是爬山虎一类的藤萝。墙面很多地方已经斑驳,原本的颜色已经剥落,露出了最里面的砖色。

    屋顶上的烟囱更是满是杂草,甚至还有几个鸟窝就在屋顶,陈道临停车的时候,惊动了屋顶的鸟巢,有只乌鸦在屋顶对着陈道临站口乱叫。

    “真不是好兆头啊。”陈道临苦笑。

    “达令……我们就要住在这里么?”巴罗莎有些紧张:“刚才那些人,他们……”

    “亲爱的,这些事情我晚一点和你解释吧。”陈道临摇头:“我们现在暂时在这里落脚,别的事情可以缓一缓,先进去找地方休息一下,恢复精神最重要。”

    房屋的后面又一个马厩和一个大仓库。空地上还堆积了一堆干草,陈道临过去检查了一下,那些干草倒是没有受潮,这让他很是满意。

    把马车挺在了空地,将马匹赶紧了马厩,陈道临忙活了会儿,叉了些干草,提了两桶水进去喂了马。

    出来的时候,巴罗莎和小女仆夏夏已经提了两桶水过来将管着狼武士的笼子冲刷了一遍,还喂了些食物。

    “你们先进房子里去,清扫出一个房间来,然后看看厨房什么的地方东西是不是能用。再看看有没有什么我们用的上的东西。”陈道临交待了两个女孩:“我把这个狼武士安排一下,我看见仓库里后面有一排兽笼,相比是原来这里的主人留着打猎的时候用的。”

    安排了两个女孩进房子里去之后,陈道临走到了马车旁,站在了笼子边上。

    “我说,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置你了。”陈道临看着笼子里的狼武士:“我说实话,当初我买下你的时候,也就是一时冲动,可现在么……留着你吧,你不肯乖乖听话,还白白浪费我的粮食。放了你吧,这里可是罗兰帝国,你能跑到哪里去?况且,万一你出了笼子就跑回来偷袭我,那么我岂不是做傻事么?”

    陈道临一边说,一边看着这个狼武士的眼睛。

    这狼武士的精神明显很萎靡——毕竟一路上大部分时间都关在这小小的笼子里,纵然它再如何野性桀骜,此刻也终究是有些吃不消了。

    狼武士抬着眼皮,满是敌意的盯着陈道临,口中不时发出低低的带着威胁意思的呜咽。

    不过它似乎也学聪明了一些,并没有再咆哮或者冲撞笼子,甚至也没有对陈道临张牙舞爪龇牙咧嘴——一路上的经验已经让它很明白,若是强行反抗,唯一的下场便是被陈道临用狗哨折磨一番。

    狼武士虽然听不懂陈道临的话,但是陈道临取出了食物来喂它,它还是明白的,容忍了陈道临的靠近,然后飞快的拿过了食物,一边吃,一边用警惕的目光盯着陈道临。

    至于那匹狼坐骑,陈道临扔过去一只羊腿便不管了。

    “我们来做一个尝试怎么样?”陈道临站在笼子旁,略一迟疑,低声笑道:“你最好乖乖的合作啊,不然的话,吃苦头的可是你。”

    说着,他飞快的将笼子的锁打开,然后迅速的退后了十多步,站在了一个安全的距离,警惕的看着笼子里的狼武士。

    狼武士仿佛呆了呆,它看着笼子的锁被打开,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看了看周围,又看了看退后的陈道临。

    狼武士立刻丢开了手里的食物,警惕的过去,先是将笼子的门踢开,看着笼子外面——它仿佛在迟疑要不要出来,最重要的是,它不明白陈道临为什么会忽然打开笼子放自己出去!

    狼武士终于试探着一步一步走出了笼子,它伸展了身躯,高大雄壮的体格站直了之后,顿时给陈道临带来了一丝压迫感!

    狼武士深呼吸了几下之后,开始抬头死死的盯着陈道临!

    它的眼神里,分明一点一点的流露出了凶狠的意味来。

    陈道临站在那儿,虽然知道对方不懂人类语言,依然还是试探一边大声说话,一边做着手势:“我说,你!看着我,对,看着我的手势!只要你别闹事,乖乖听话,我就让你在笼子外面休息一会儿,怎么样?你如果想找麻烦的话,那么我就只好让你吃点苦头了,你明白么?”

    陈道临试图和狼武士沟通,但是这狼武士很快就龇牙咧嘴,对着他张口发出了一声长啸!

    这声咆哮绝不是善意的!

    陈道临立刻深吸了口气,赶紧飞快的念了一串咒语,舞空术施展了出来,飞快的漂浮到了距离地面数米高的距离。

    狼武士已经飞快的扑了上来!尽管它被关了这么多日子,身躯似乎有些不太灵活,但是这一扑依然凶猛异常!

    几乎就是一眨眼的功夫,狼武士已经扑到了陈道临所站的地方,它飞身跃起来,张开爪子拼命去抓陈道临,奈何陈道临的舞空术已经展开,立刻又提升了些高度。

    狼武士一扑落空,顿时对着天上的陈道临咆哮大吼起来。

    陈道临倒是不怕它逃跑——这小子狡猾的很,他放了狼武士出来,却没有打开关着狼坐骑的笼子的锁!

    陈道临可是很清楚狼族的传统,狼武士是绝不会放弃自己的坐骑的!

    果然,这狼武士扑击陈道临无果,立刻就朝着自己的坐骑跑了过去。

    巨狼坐骑关在笼子里,看见了狼武士跑来,顿时就隔着笼子跳跃扑腾起来,用力的一次一次撞在笼子上。

    狼武士奋力抓着笼子晃了晃,但是这种特制的笼子十分坚固,它晃了几下无果,就开始打那个锁的主意,它又抓又咬,然后无奈的绕着笼子愤怒的转了几圈。

    就在狼武士试图寻找工具的时候,陈道临降低了高度,在数米之外大声喝道:“嘿!!”

    狼武士立刻扭头,警惕的看着陈道临。

    陈道临将狗哨喊在了嘴巴里,然后鼓起腮帮子,做了一个口型……

    这种姿势和口型,一路上让狼武士吃了好多次苦头了,它很清楚迎接自己的将是什么,一看陈道临动作,狼武士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的惊呼了一声,雄壮的身子立刻弯腰缩了起来,身子抱成一团。

    陈道临倒是并没有吹狗哨,而是看着狼武士的反应,他故意哈哈大笑几声,落在了地上,又往前走了两步。

    狼武士没有迎来预期的痛苦,疑惑的抬起头来看了陈道临一眼,陈道临已经又走近了几步,狼武士开始咆哮,它大吼一声,正要扑上去,陈道临这次终于吹响了狗哨!

    几乎是瞬间,狼武士身子就僵硬了,痛苦的嚎叫一声,身子缩在了地上,笼子里的狼坐骑也立刻安静了下来,发出了求饶的呜咽的声音。

    陈道临手里捡起了一根准备好的怕皮圈子,缓缓一步步走了上来,冷冷道:“你一定要吃了苦头才会听话么?”

    说话间,狗哨停了下来,狼武士立刻大叫一声,试图再次扑击,可陈道临的狗哨就喊在嘴巴里,一看狼武士的动作,不等它动,就再次吹了起来。

    如此几次反复,每次陈道临都会停一下,等狼武士再次要攻击,就再次吹狗哨。

    这么几次下来,狼武士终于学乖了,它不敢再乱动,只是静静的伏在原地,抬着头警惕的看着陈道临。

    陈道临明显的察觉到,这狼武士的眼神里除了警惕之外,已经流露出了浓厚的畏惧之色。

    当然,这并不是陈道临的杀手锏。

    就在狼武士安静下来之后,陈道临终于拿出了自己准备好的杀手锏!

    从洛黛尔手里弄来的那枚“魂器戒指”,被他取了出来,郑重的戴在了左手中指上!

    抽出了一丝精神力注入到了戒指的魂器宝石之中,立刻,陈道临就感觉到戒指里一股沛然强大的气息,瞬间就和自己的精神力融为一体!然后这股强大的气息瞬间就遍布了全身!

    这种感觉简直让他爽爆了!仿佛是一种强大的力量如潮水般冲刷着自己的身体,从内而外,那种亢奋和凛然的感觉,让他看着面前的这个狼武士,却感觉到仿佛对方根本就不是一个凶狠危险的家伙……而是一只匍匐在自己脚下的蝼蚁!

    魂器之中的那个暴风狼王的灵魂力量被彻底的激发了!

    暴风狼王的天赋威压散发了出来,这种针对狼族的狼王威压,果然对狼武士也有极强的作用!

    狼武士几乎是瞬间就忽然身子一抖,双股夹紧,猛的缩成了一团,瞪着陈道临的眼睛里流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眼神来,不由自主的发出了类似犬类动物的那种求饶的呜咽哀嚎的声音。

    它清晰的感觉到,面前这个人类的身上散发出了一股让自己不可抗拒的强大的气息!这种气息并不是战斗的杀气,而是一种仿佛印刻在自己灵魂深处的畏惧!就仿佛是儿童畏惧父兄,士兵畏惧将军,臣民畏惧君王,老鼠畏惧猫……

    这是一种凌驾于一切普通世间规则之上的生物法则!生物等级法则带来的威压!!

    由生物等级察觉而带来的,低阶生物对高阶生物的天然敬畏!

    这个时候,狼武士仿佛已经彻底混乱了。它虽然分明对眼前这个人类抱有深深的敌意,但是灵魂深处却分明感觉到了那种让它绝不敢与之为敌的畏惧!

    似乎,眼前的这个人类,是自己绝不可能战胜,或者是绝不可以去敌对的存在!

    和狼武士相同反应的,还有旁边笼子里的那只巨狼。

    巨狼已经匍匐在了地上,双股战战,对着陈道临的方向发出畏惧的呜呜的叫声。

    ……

    房子里的巴罗莎听见了外面的动静,她飞快的跑到了后门,打开门之后,站在台阶上的巴罗莎,看着房子后面马厩方向……就看见了让精灵吃惊的一幕!

    那只关在笼子里的狼武士,居然被放到了外面来!

    狼武士身子缩成一团,畏惧的坐在地上,身子紧紧抱在一起,做出了一个绝对的臣服的姿态。

    而更让巴罗莎震惊的是,陈道临居然就站在了那只狼武士的面前!

    他居然就这么胆大包天的站在了狼武士的面前,丝毫没有任何的防御措施!要知道,这种距离,狼武士只要一个扑击,就能直接拧断他的脖子!

    而更惊人的是,陈道临居然伸出了一只手去,轻轻的抚在了狼武士的脑门头顶!

    他仿佛在微笑,仿佛在低声说着什么。

    那只狼武士,此刻却温顺的仿佛一只家养的宠物小狗一般,缩在那儿任凭陈道临摸着它的脑袋,温纯的低着头,不时的发出“呜呜”的低叫。

    巴罗莎惊呆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