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密谋】(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陈道临也没想到居然这世界上有这么巧的事情,所谓冤家路窄这种事情真的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其实他倒是真不在乎那个小子骗过洛黛尔的钱……这种街头混饭吃的骗子混混,陈道临并不在意,反而抱着几分看热闹的心态。

    只是如今这个家伙居然在这条船上,而且看样子还是船上的船员,似乎和胡克的关系还很亲密,这事情就需要斟酌了。

    让洛黛尔发火起来,凭自己的魔法实力加上狼人查克的武力,应该可以毫无压力的碾压这条船上的人,可是……自己这一伙人可是旱鸭子,在海上把这些船员得罪光了,谁来给自己操船?

    而且,这事情更需要往深了考虑几分。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那个骗子不是什么好人,这种黑船上的人更不是什么善男信女!那个胡克船老大一身的彪悍气息自己不会是真的上了条贼船吧?

    不管如何,先冷静一下,看看风声再说。

    陈道临将洛黛尔安抚下来把她丢进了船舱里去,对狼人查克招呼了一声,让它跟着自己出去。

    查克套上了一件宽大的袍子,在陈道临的命令之下,还戴上了头套和手套,全身上下都包裹了起来,一点皮毛都没露出来,天黑上船的时候,那些船员也没太注意它的样貌。

    陈道临让查克跟着自己一起去了甲板上船舱里,好歹还有一个精灵巴罗莎,巴罗莎的武技也不俗。

    来到了甲板上,船员们还在忙碌着,胡克掌舵,那个骗子就站在胡克的身后。看神色刚刚被训斥过。一脸无奈的表情。

    陈道临也不迟疑。带着查克就大步向着胡克走了过去。

    那个骗子站在胡克身后,远远看见陈道临走来,开始没在意,等他看清了陈道临的相貌。这骗子的脸色微微一变,紧张的垂下了脸去,脸色分明有些发白。

    胡克没有察觉,只是对着陈道临笑了笑:“客人怎么出来了?是不是嫌船舱里太气闷?”

    陈道临微微笑了笑。随意道:“我第一次出海,有些紧张睡不着,出来看看海。”

    胡克也没在意,随口就道:“这大海有什么看的,接下来这些天,总有让你看个够的时候,只怕到时候,就会成天想着陆地了。”

    陈道临哈哈一笑,走到胡克面前,假装眼神随意扫过。落在了胡克身后的那个骗子身上,故意“咦”了一声。

    胡克是个精细人。捕捉到了陈道临的态度变化,皱眉道:“怎么?”

    陈道临眼睛越过胡克看着他身后的那个骗子,脸上故意做出冷笑来:“这位是?”

    胡克神色疑惑,回头看了那个骗子一眼,小心翼翼道:“这……他叫马里奥。”顿了顿,胡克脸色有些沉了下来:“客人,认得他?”

    陈道临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表情,沉吟不语。

    眼看胡克的表情越来越那看,马里奥目光有些慌乱,犹豫了一下,无奈的低声道:“那个……我在迪恩港见过这位客人……嗯……有些,有些误会……”

    “哼!”胡克重重哼了一声,神色越发不快。他自然是知道自己的这个手下是什么货色,也知道他平日里做的那些勾当,这么一听,心中立刻就猜到了几分,不由得恼火起来,狠狠瞪了马里奥一眼,低声喝道:“你又干了什么好事!”

    陈道临这会儿却故作大方起来,打了个哈哈,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在港口的时候偶遇您这位兄弟,他和我开了个小玩笑罢了。”

    “……”胡克闻言,眼神有些复杂,轻轻的叹了口气,看着陈道临,有些无奈:“客人不用避讳什么,一定是这个小子又做了什么歹事。哎……”

    他对陈道临抬了抬手,正色道:“这小子是有些年轻轻浮,想来必定是做了什么得罪您的事情,我在这里就代他向您道歉了!”

    说着,他一把抓过了马里奥,喝道:“小子,还不赶紧向客人道歉!”

    马里奥神色讪讪的,走上两步,对陈道临弯腰鞠躬,苦笑道:“这位客人,在岸上的时候是我不好,那个……还请您……”

    “都过去了。”陈道临故作大度的一摆手,道:“一点小事情,不用记在心上。”

    胡克却正色道:“话不是这么说的,马里奥,你到底在岸上做了什么,老老实实的交待出来!”

    马里奥脸色难看,犹豫了一下:“也,也没什么,就是和瘸子达卡他们一起合伙做了点小生意,我们弄了一颗好珍珠来,卖给这位客人来着,然后就出了点儿误会……”

    “混蛋!”胡克顿时大怒,他勃然变色,喝道:“你当老子是瞎子聋子么!你和瘸子达卡他们干的那些勾当,我难道不知道么?什么做珍珠生意,你肯定又是伙同那么在街头设局骗人来的,对不对?你骗看客人多少钱!”

    马里奥一听,身子一抖,赶紧道:“我哪里能骗到多少?就一个金币而已,而且也不是我一个人得了,那珍珠也不是我弄来的,得来的钱也要分给他们的,我……我一共就得了两个银币而已。”

    “拿出来!!”胡克咬牙,面色铁青。

    马里奥后退了一步,分明就是很不情愿,摇头道:“老大,你是了解我的,我有点钱,早就在岸上换了酒了。”

    “喝酒了?我看不是吧!”胡克怒道:“恐怕又是丢到赌桌上去了!”

    “……”马里奥只是闭嘴不说话。

    “珍珠呢?”胡克忽然一喝。

    “那个……不在我这里啊。”马里奥苦笑。

    “混账东西,一会儿再和你算账!”胡克摇头,对陈道临又鞠了一躬,正色道:“是我管教手下不严,这样吧,客人。他骗您的钱。就从这船费里扣去双倍。您看如何?”

    陈道临一摆手:“我已经说了,小误会而已,过去就过去吧。”

    胡克踢了马里奥一脚,喝道:“还不滚下去!去我船舱里。把我藏的那两瓶好酒拿出来向客人赔罪!”

    马里奥被踢了一脚,不敢躲避,一瘸一拐的赶紧跑了下去。

    胡克看了看神色平静的陈道临,这船老大心中还有些不踏实。犹豫了一下,低声道:“客人,让您笑话了。”

    “没什么。”陈道临哈哈一笑。

    “这小子,其实本性不算坏,只是从小缺乏了管教。”胡克摇头,缓缓道:“他是我老婆的亲弟弟。我老婆家里亲人都不在了,就剩这么一个年幼的弟弟跟着我混饭吃,平日里都被那个婆娘宠坏了,和街头的那些混子染了些坏毛病。我虽然总想教训他,但是我那老婆一直护着。唉……只盼他以后别闯出什么大祸才好。”

    “年轻人犯错。老天会原谅的。”陈道临依然笑得很从容。

    胡克却摇头,皱眉道:“不行。这小子再这么下去人就废掉了,我这次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顿才行!”

    陈道临也不多说什么,随意和他讲了几句闲话之后,就带着查克离开了。

    这一晚风平浪静,天亮的时候,陈道临出了船舱,就看见甲板上胡克召集了手下正在训话。

    那个马里奥光着上身,身上有几道鞭痕,显然是被责罚了一顿。

    眼看陈道临出来,胡克让手下散去,又对马里奥重重喝骂了两句,把他赶走。

    马里奥离开的时候,神色很是恼恨,疼的龇牙咧嘴,路过陈道临的时候,嘴里兀自低声嘟囔着什么。

    “让您见笑了。”胡克对陈道临笑道:“客人起的很早么。”

    “睡不着,海上颠簸,毕竟不习惯。”陈道临深深吸了口海上新鲜的空气,看了看周围:“我没打搅您的事情吧?”

    “没什么,我船上的规矩,犯了错自然要责罚。”胡克一摆手。

    陈道临对这个船老大生出几分敬意来,这人不护短,赏罚分明,倒是一个不错的首领。其实……若是换了一般的客人,人在他的船上,他若是翻脸不认账,就是护短的话,客人又能如何?

    胡克看了陈道临一眼,总觉得这个年轻的客人,看上去随随便便的,但是总有一种叫人看不透的高深莫测的感觉,他委实不愿意和这种客人多打什么交道,客气了两句之后,就留下陈道临自己随便闲逛,去监督其他水手干活儿去了。

    陈道临在甲板上随意走了会儿,来到了船舱旁,远远的看见了那个马里奥的身影闪进了船舱里,陈道临心中一动,假意扶着船舷远眺,却悄悄的将精神力触角探了过去……

    这船舱是用木板隔出来的,穿过两层船板,陈道临就发现了那个马里奥在货仓的角落里,正和另外两个船员在低声交谈什么,马里奥手里还提着一袋子酒,自己喝了两口,扯动了伤口,疼的一咧嘴,骂骂咧咧道:“老大真是太狠了!为个外人居然把我打成这样!”

    那两个水手嘻嘻哈哈,从他手里抢过酒袋灌了口,小心的看了看舱门的地方,道:“马里奥,这次你可栽了。”

    “呸!栽个屁!”马里奥狠狠道:“老子挨的这几鞭子绝不能就这么算了!左右这个客人在咱们船上,还有十几天时间,咱们走着瞧!”

    一个水手皱眉道:“马里奥,你可别乱来。老大的规矩你不是不知道,上了船就是客人,老大是不许对客人有什么不规矩的动作的!你在岸上做的那些小动作,在船上最好收起来!不然的话,老大知道了,可就不是挨鞭子这么简单了!”

    马里奥脸上表情桀骜不驯,又灌了两口酒,在酒精的作用下,涨红了脸,压低声音喝道:“老大就是这么想不开啊!你看看迪恩港里那么多船老大,一个个做这行生意都吃香喝辣,别人不说,就说和咱们不对付的独眼船长,那个家伙一个月赚的钱就能抵咱们一年!听说他这几年捞饱了,在迪恩港商会里存了十万金币的财富!在南方的老家都娶了三四个如花似玉的年轻姑娘!那才叫过的神仙日子!”

    他眼神里毫不掩饰羡慕的味道,然后神色一变,重重哼了一声:“再看看咱们!胡克老大算是名气大吧?这么多年了,还不是和咱们一起挤住在棚楼里,喝六个铜板一壶的麦酒!再看看老大手下的人,咱们一个月才能分多少钱!靠岸的时候找个婊子快活一下,都要苦巴巴的讨价还价!哼哼,你们不知道吧?独眼船长手下的那帮家伙,都是去迪恩港里最大的窑子里,睡的那些婊子,年轻漂亮,皮肤白的像面粉一样!你们几个苦哈哈,别说睡了,这辈子连看都没看过吧!”

    那连个水手听了,也都流出口水,其中一个反讥道:“你这是什么话?咱们没看见过,难道你见过不成?!”

    马里奥“呸”了一声,狠狠吐了口吐沫,涨红了脸,压低声音道:“老子还真见过!不但见过,这次出海前的晚上,老子还睡了一个!独眼请我去迪恩港最大的窑子喝酒,还找了一个漂亮妞儿陪老子睡了一次。”说着,马里奥全身燥热,忍不住又灌了两口酒,长吐了口气:“妈的,老子才知道,之前的日子都是白混了!这些年也都是白活了!”

    两个水手有些紧张,其中一个皱眉道:“马里奥,你说的是真的?可……独眼为什么请你喝酒?他和咱们胡克老大可不对付!胡克老大若是知道你和独眼来往,小心他打断你的腿!”

    “呸!那是因为老子混的好!独眼都主动来结交老子!”

    马里奥说到这里,终于按捺不住,他看了看左右四处,凑近了对两人低声道:“别说我不照顾你们!平日里,这船上也就咱们三个关系最好,有好处的事情,我从来可都没有丢下过你们,对吧?”

    两人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独眼老大找我喝酒,和我说了一个意思。”马里奥嘿嘿笑了笑,道:“咱们胡克老大是个死心眼,金山银山放在面前都不知道伸手,就守着他那套规矩,独眼老大么,找我很简单,他问我愿意不愿意过档去他的船上干,如果我能把人带过去一起,那是最好。你知道的,独眼手下可是有四条船,过去之后,他说直接让我在一条船上当大副!”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