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造反】(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个马里奥虽然贪婪无德,但是却着实有点本事,行事狠辣之余,也颇有点心机。这种家伙虽然人品低劣,但也的确有那么一点儿枭雄的意思,若是丢到江湖草莽之中,未必就不能气候。

    这晚和几个同伙商议完毕,他居然想着要去监督一下陈道临那一行人的动静,既然要干大事情,他却不敢不小心翼翼,这船上的唯一变数便是陈道临那一伙人,他岂敢大意?

    本来这天晚上便是他的故意安排之下,由他来负责值夜,晚上带着那个光头同伙,就去敲了陈道临的舱门。

    这马里奥也算是有点胆色,居然亲自捧了一盘子食物,更让手下光头提了一桶酒上门拜访,陈道临对于这个家伙胆敢上门来拜访自己,颇有几分意外。

    马里奥的姿态摆的很低,瞧开门之后,做出一副很恭敬的样子来,表示今晚是他负责值夜,想到前些曰子曾经得罪过陈道临,心中不安,趁这个机会,送些食物和酒水来,顺便表示一下歉意。

    “我年轻不懂事,老大已经狠狠责罚了我。当初得罪了客人,实在是……”马里奥倒是颇有几分做戏的天赋,脸上那诚恳的表情也做足了十分,若不是陈道临偷听到他们的谋划,恐怕换做一般人还真会被这家伙骗了。

    不过这种街头混饭的骗子,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原本就是看家吃饭的本事,陈道临也和他寒暄了两句。表示接受对方的歉意。

    “客人这一路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找我,我一定尽力为您效力。”马里奥站在门口,不动声色的往船舱里瞟了几眼,也不敢多看,就笑道:“这些食物也就罢了,这酒可是好酒,是上个月我们船上的一位贩酒的客人送的好东西。我看客人是贵人,未必喜欢喝这等烈酒,不过客人的那位随从一看便是个英武的汉子,想来这种酒会对他的口味。”

    “难就多谢你的好意了。”陈道临淡淡一笑。

    马里奥点头哈腰,带着手下离去。

    陈道临关上房门,身后洛黛尔已经跑了过来,看了看放在面前的一盘子食物,还有那桶酒,笑了笑:“他没事献什么殷勤?”

    说着,这位大小姐打开了酒桶,嗅了嗅味道,不由得笑道:“到真是不错的烈酒呢。”

    陈道临看了她一眼,淡淡道:“不怕死你就喝,这里面若是没下了药,我把脑袋输给你。”

    “好好的他们对咱们下药做什么?难道……”洛黛尔眼睛一亮:“难道这是条贼船??他们想对咱们下手?”

    看这为大小姐的样子浑然没有半分惧怕,倒是兴奋好奇居多。

    陈道临哼了一声,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闭目侧耳听了听外面。精神力散步出去,确定了船舱外没有耳目,只是在船舱的进出口那儿,那个光头守在门口。

    “这两天我倒是有些发现,不过怕你们担心……嗯,主要是我怕了你这位大小姐,怕你咋呼,所以没告诉你们。”陈道临叹了口气,干脆把巴罗莎她们也叫了起来坐在一起,正式宣布:“明天一早,这条船上就会有麻烦了。”

    “麻烦?”巴罗莎皱了皱眉,下意识的握住了藏在衣服下的剑柄。

    “嗯,这船上的水手要联合造反,反叛那个胡克船长。领头的便是这个叫马里奥的家伙。”陈道临看了洛黛尔一眼:“你想看热闹的话,明天一早便有好戏看了。”

    “他们造反的话……如果成功了,会不会对咱们也下手?”洛黛尔攥着小拳头兴奋的笑道。

    “你这么高兴做什么?大海茫茫,他们若是把你抓起来,你叫天不灵,叫地不应。恐怕你堂堂李斯特家的大小姐就要留在海上给这些臭烘烘的水手当老婆了。”陈道临恶意的笑了笑。

    “别瞧不起我!”洛黛尔扬了扬拳头:“我可不是弱女子!若真动手的话,你这位魔法师未必是我的对手呢!”

    这话陈道临倒是不怀疑!这位洛黛尔小姐的身份来历摆在那儿,身为李斯特家的继承人,肯定有一手保命的压箱底的本事,李斯特家的藏宝室里那么多魔法装备,难保这小妞身上就没带上几件魔法卷轴啊之类的东西。

    “达令,那我们怎么办呢?”巴罗莎有些担忧。

    精灵生活在大陆和森林里,一辈子也没见过大海,对这个水的世界颇有一种天然的畏惧。

    “顺势而为吧。”陈道临笑了笑:“我本来还在思考下一步的动作呢。这胡克船长为人不错,我其实真不想抢了他的船,或者胁迫他做什么事情。不过既然发生了这种事情,那么我也就不客气啦。到时候顺手帮他一把,救他一命好了。至于这条船,我正好拿下来有用处呢。”

    ……“马里奥,那个客人会上当么?”

    甲板上,一个同伙的水手紧张的问马里奥:“那个客人看上去倒是文弱的很,不过他的那个跟随好像很厉害的样子,长的那么壮,恐怕是个很厉害的武士吧?上船的时候,我们都不敢靠近那个家伙,老远就嗅到一股子煞气,那家伙一定是杀过人的!”

    马里奥垂着眼皮冷笑:“武士?武士又怎么样?这里可是大海,那几个家伙应该是旱鸭子,到了海上就是咱们的地盘!到时候把他弄进海里,灌上几口水,再大的本事都别想使出来!”

    顿了顿,他想了想,继续道:“这几天送过去的食物和水他们都吃了,看来是没防备的,今晚的东西我加了点儿料在里面,天亮的时候,就是几条任凭咱们宰割的死狗罢了!”

    他的计划倒是很周全,只可惜这位草莽枭雄却毕竟没见过什么世面。这些天送进陈道临船舱的食物,陈道临一伙人一口都没碰,但是为了不引起怀疑,陈道临都把那些食物装进了自己的魔法袋子里。

    马里奥一边说,一边磨刀,将磨好的刀捏在手里看了看,手指在刀锋上轻轻一擦,锋利的刀锋立刻割破了指尖,流出一丝鲜血。马里奥将手指送进嘴巴里吮吸,品尝着那一丝咸咸的血腥气味,他心中也有几分紧张,但更多的却是兴奋!

    “过了今晚,明天的这个时候,老子就不再是现在的我了!”

    ……天亮的时候,胡克早早的起身了。

    这是他多年的好习惯,人在海上,即便他早已经是航海多年的老手,但每天能一早天不亮就会爬起来。

    他很清楚海上航行会遇到各种危险,稍微一个疏忽便可能使得船毁人亡。胡克是一个谨慎的人。

    一早起来,他出了船舱,就先将船上的情况检查了一遍——昨晚值夜的是马里奥那个小子,虽然是自己老婆的弟弟,平曰里喜欢做些坏事,但是胡克也承认这小子航海的本事还是不错的,毕竟自己栽培了多年,在船上的活儿还是干的很漂亮。

    “如果他能把那一身贪婪的毛病改改,将来或许可以接我的班了。”胡克叹了口气。

    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妻弟,这小子几乎是自己看着长大的,也算是自己的亲人,虽然看不惯他的那一身毛病,但是胡克依然对这个家人抱有期望。

    早上检查的结果让胡克很满意。看来马里奥那个家伙昨晚没有偷懒,一点疏漏也没有。

    胡克心中还有些欣慰:这小子看来是有些长进了。

    唤醒了睡觉的手下,胡克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他让人检查了一下风向,核准了一下船的航向没有错误,然后又开始让人检查船身,主桅,风帆,缆绳……一切没有问题之后,胡克又看见了马里奥那个小子臊眉耷眼的靠了过来。

    “昨晚辛苦了。”

    看着马里奥的眼睛因为熬夜有些泛红,胡克居然和颜悦色的对他说了一句软话。

    马里奥先是一呆,大概是没预料到自己畏惧的这位老大居然会对自己用这种语气,不由得心中一虚,赶紧陪笑道:“头儿,我就是老实干活儿罢了。”

    “嗯,这趟你好好干,回去之后……你也知道,沙包那个家伙年纪大了,这趟身子不舒服没跟船,他早和我说了要退休,你好好干。他那个大副的位置,我想传给你。”

    说着,胡克伸手在马里奥的肩膀上拍了拍。

    马里奥心中一哆嗦,抬头看着胡克那期待的眼神,忽然心中生出一丝愧意来。

    他很小的时候就没了父母,随着姐姐嫁给了胡克,可以说是被胡克养大的。胡克多年的恩威之下,此刻马里奥心中图谋不轨,却忽然被胡克这么一番诚恳的话语弄的有些心乱起来。

    看着马里奥呆滞的表情,胡克也没察觉什么,哈哈一笑:“发呆做什么!是欢喜的傻了么?我可告诉你,我只是这么考虑,还没决定,你若是干的不好,大伙儿不服气,可别想当大副!”

    说着,胡克抬头看了看天色,轻松一笑:“天气不错,看来这趟运气好,不会遇到什么风雨。”

    他伸了个懒腰,就要走开。

    身后,马里奥终于回过了神来,看着胡克的背影,他眼神里闪过一丝犹豫,可想到自己追求的财富和富贵,终于心中一狠,咬了咬牙,脸上堆出笑脸来:“老大……”

    “怎么?”胡克一转身,就看见马里奥提着一个水袋递了过来。

    “早上起来,漱漱口吧。”马里奥嘿嘿笑了笑。

    胡克也没多想,笑看了马里奥一眼:“这是什么?不会是酒吧?你昨晚没偷喝酒?”

    “哪里敢!”马里奥故意缩了缩脖子,叫道:“你教训的我还不够么?我可不敢再偷喝酒了。这真是水。”

    说着,他把水袋往前送了送,做出一副诚恳的表情:“我知道你责罚我是对我好,我也知道错了,今后我会好好做事,不叫你失望的……姐夫,喝口水,上午你歇歇吧。”

    这两句话说的胡克心中大为感动,尤其是那一声“姐夫”,让他心中不禁一软。

    望着马里奥殷勤的笑容,胡克浑然没有多想,接过水袋来拧开就喝了两口。

    看着胡克喝下了水,马里奥嘴角露出了真正的笑容来。

    胡克擦了擦嘴角的水迹,将水袋丢还给了马里奥,随后笑道:“好了,别拍马屁了,快去干活儿吧!”

    看着胡克的背影,马里奥心中忽然生出一丝淡淡的后悔。

    当然,他这等狼心狗肺的人,却并不会是对自己的恶行后悔——而是看这胡克这么轻易便喝下了自己下了药的水,不由得后悔:早知道这家伙这么放心,就该在水里下真正的毒药了!!

    独眼给的那无色无味的药可是很贵的!

    马里奥远远的跑来,假装和其他水手一起干活儿,其实暗中已经对联络好的几个同伙丢了眼色过去。

    不知不觉,马里奥一伙儿四个人已经将另外两个水手围在了一旁。

    每一个水手身边都有一个马里奥的同伙紧紧的盯着,同时他们怀里都藏了磨好的利器!

    马里奥计算着时间,又抽空溜进了船舱一趟,去敲陈道临的舱门。

    陈道临早等着这个家伙到来,知道他这人颇为精细,不确定自己这里的情况是不敢放手发动的。

    打开房门之后,马里奥假装是来送早餐,陈道临就故意做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主动问道:“马里奥,你船上有没有什么药物?”

    “客人哪里不舒服么?”

    “倒不是我。”陈道临摇头:“我那个随从,昨晚就开始发病,全身无力,可又不像是发热,这会儿连站都站不稳了。”

    马里奥心中暗暗放心,假装轻松一笑:“这个应该没事的,客人。这种情况我见的多了,想来应该是您的那位随从没出过海,不习惯海上的颠簸,怕是有些晕船了。今儿让他少吃些食物,静静躺上一天就没事了。”

    陈道临故作懊恼,叹息道:“晕船么?哎,想不到他看上去那么精壮,居然还没有我身体好啊。我却一点事都没有。”

    “客人,晕船这种事情和身子没太大关系的,我见过很多身体很健康的人上了船就晕的上吐下泻,偏偏有些柔弱的女孩子,却一点事情都没有。”马里奥随口道:“您的随从休息一天就好了,两天内我们应该就能抵达半月岛,上岸之后,就能找到医师的。您放心,绝不会有什么问题。”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