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达格利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两条船渐行渐远,距离一点一点拉开,直至扩大到了一个让众海盗绝望的程度。

    眼看着那条破船上海盗们依然呼喝叫骂连连,这里陈道临一干人等已经开始接手战果了。

    这条海盗船上还有留下的水手厨子各色人手十余个,分布在船舱里和甲板上,但是剩下的这些人,面对如狼似虎的胡克和查克两大狠人,就没有半点抵抗的能力了。

    陈道临约束了查克,不让这个凶狠的狼人再杀人……开玩笑,这么大一条双桅海盗船,若是把船上的水手都杀光了,留下胡克这么一个船长,纵然他航海的本事再厉害,也没本事一个人就把这么大一条船开起来。

    船上的水手船员抵抗了会儿,就纷纷放弃。胡克将这些人召集归拢起来之后,大局已定!

    船上剩下的这些海盗水手,也没心思顽抗了。反正都是在海上混饭吃,跟谁干不是干?眼下独眼已经完蛋了,这些家伙也没什么心思为独眼殉葬,面对胡克的屠刀,再加上胡克平日里在海上的威名,很快就暂时震服了这些家伙。

    扬帆起航,海盗船渐渐远离。

    陈道临看着渐渐远了的那条破船,摇头道:“那些家伙,怎么处置他们?”

    胡克想了想,咧嘴一笑,他的笑容里带着一丝残忍的味道:“还能怎么办,交给老天收拾吧。咱们这一趟算是险胜,若是硬拼的话,可没本事把他们都干掉。就让他们留在那条船上自身自灭吧。”

    两人心中都很清楚,独眼一干人等陷在了胡克的那条破船上,情况糟糕之极,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恐怕那帮人都没有活路!

    那么小一条船,茫茫大海,船的桅杆又被打断了,失去了行动力,根本无法航行,就只能听天由命的让船随波逐流,飘到哪里算哪里了。

    那条船上没有什么给养了,独眼那一帮人至少还有五六十个,这么多人。要喝水要吃饭,在海上飘不了几天,就会完蛋!食物还好说,身为海上的男儿,至少还能捕鱼勉强充饥。可淡水就要了命了。船上虽然还有一点淡水,喝完之后,他们就只能等死了。

    “我的船舱里没有什么工具,他们就算想修好桅杆,恐怕也没那么容易。”胡克神色冷酷,可是话语却很是狠厉:这次他和独眼的仇恨已经彻底结下了,独眼买通他的手下造反。险些就要了他的命,现在他又夺了独眼的船,陷独眼于死地,若是这趟独眼不死。他胡克岂能罢休?所以这会儿胡克是绝不会有半点心慈手软的!

    看着海面上,还有几个跳海试图游过来的海盗,在海浪之中奋力挣扎。其中有的海盗已经看清了情况,干脆就张开喉咙大声求饶祈降。这些人心中也明白。若是留下的话,就是死路一条。大声哀求着,希望海盗船上的胡克等人能停下来救他们上船。

    陈道临看着海面上那些家伙在波涛之中挣扎哀嚎,心中不禁有些不忍,下意识的看了胡克一眼。

    胡克叹了口气,沉声道:“阁下可不要心软,这些家伙现在虽然看着可怜,可你只需想想他们平日里干的那些勾当!哼……独眼在这片海域纵横多年,手下的船都是做的沾满血腥的买卖,别看这些家伙现在叫的惨,可他们随便拉出来一个,手里都有人命!平日里被他们杀人越货惨死的客人,当初难道就不曾这般哀求过么?何必可怜这些狼心狗肺的渣滓!”

    陈道临知道胡克说的是实情,只是他毕竟做不到真正的狠心,只是叹了口气,干脆转过身去不再看海面。

    这一战其实极为惨烈,并不似看上去这么简单轻松。

    别的不说,狼人查克虽然在这一战之中表现神勇,一个人身穿铠甲手持盾牌挡在最前方,表现出了一个绝佳的“坦克”的风范,可其实查克是三个主要战力之中损伤最重的。

    当时最然查克看似威风八面,如一道铁壁一般死死挡住海盗的冲杀,让数十名海盗在它身前无法寸进,还被它砍杀了十余个。

    可实际上查克自己受伤不轻,它虽然穿了盔甲,加强了防御力,但是面对数十名海盗的疯狂冲击,激烈的战斗之中,身上也不知道挨了多少刀剑,虽然大部分都被盾牌和铠甲挡下,但是利器加身,岂能不受伤?

    这会儿检查起来,狼人身上的伤势,就连胡克这等硬汉看了都心惊肉跳。

    脱去了外衣的狼人,露出一身棕色的毛发,兽人虽然天生皮糙肉厚,但是毕竟也是血肉之躯!查克的肩膀上被砍了两道深深的创伤,都是从铠甲的缝隙之中切进去的,还有腰上,也被捅了两刀,都是混战之中留下的。

    最重要的是它后背上的伤,显然是被钝器砸出来的,砸的血肉模糊,若不是有铠甲护身,只怕这一下就要砸断了狼人的脊梁骨。

    “您这位兽人扈从战士,实在是勇猛的让人钦佩。”

    胡克虽然惊讶于陈道临这位魔法师居然拥有一名狼人扈从,但是对查克展现出来的凶悍程度却是更加心服口服。他在海上拼搏了一辈子,也见过不少大风大雨,但是如狼人查克这种凶残的战士,还是第一次见到。

    巴罗莎虽然一直对狼人有些畏惧,但是经过了这么一次并肩作战,畏惧之心已经淡了许多。精灵亲手帮查克清理伤口,上药包扎。

    狼人战斗的时候虽然凶猛,但是那个时候也都是凭着一口气,现在安静下来之后,查克毕竟不是铁打的,精神也萎顿了下来,清理完了伤口之后,却反而连站都几乎站不稳了。

    查克干脆就坐在了地板上,抬起头来,看了看陈道临。

    狼人的目光很奇怪,陈道临却点了点头,沉声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放心,你的坐骑没事!”

    说着,他做了个手势。

    这些日子双方都是靠着言语和手势沟通,已经颇有些默契了,查克得到了陈道临的答复,眼神才稍微一松。

    大战之后,又是受了这么重的伤,一旦松懈下来,查克顿时就没有了气力。干脆就被送进了船舱里休息。

    留下胡克在甲板上主持大局,陈道临带着几个女孩和查克一起进了船舱里。

    海盗船的船舱里胡克的那条船自然要大了许多。

    陈道临毫不客气的占据了独眼的船长室,让查克在里面休息,他亲手配置了一剂魔法药剂。好在配方就在他脑子里,而需要的魔法药剂材料。石头夫人的储备里也都有。这一剂伤药让查克服下去,是促发它身体愈合能力的药物,看着狼人渐渐安静沉睡过去,陈道临心中稍微松了口气,留下几个女孩在这里看着,陈道临自己则走了出来,在船舱里四处搜索起来。

    这可是独眼的海盗船。说不定船舱里还有什么收获呢。

    在船舱里四处查询了一番,这里有充足的食物和淡水给养。除此之外,让陈道临意外的是,他居然才一个货仓里找到了十几桶酒和几十包布匹绸缎之类的东西。

    陈道临抓来了一个船上的水手。审问了一番之后才知道。原来这些都原本是准备在半月岛上贩卖的货物。

    半月岛虽然繁华,但是毕竟孤悬海外,岛上常年的总人口都有两万左右,那么多人吃喝拉撒。日常生活品自然无法自给自足——岛上虽然也有一些生产的粮食,但是如果用来酿酒消耗却是不够的。可偏偏海上拼搏的汉子,有哪一个是不好酒的?所以往海岛上贩酒的生意,赚头相当不小。

    另外那些布匹,在海岛上也能卖上两三倍的价钱。

    “其实,平日里查克如果只是从大陆上运上些酒和布匹之类的生活品送到半月岛,然后就地卖掉,再用卖的钱收购珍珠,运回大陆上贩卖……这一来一回,就可以获利五六倍。他若是好好的做这等生意,也能赚的不少,可偏偏却那么黑心,做杀人越货的买卖,这等丧尽天良的事情,也不知道干了多少。”

    胡克提起独眼,自然是极为不屑。

    不过,这并不是陈道临最大的发现。

    在他彻底搜索完了船舱之后,居然发现了在船舱的下面,还有一个牢房。

    这牢房修的很粗陋,就是在船底船舱里隔出一片地方,用铁条扎了起来,看似一个大铁笼子。

    而让陈道临意外的是,这牢房里,居然不是空的!而是有一个人被关在里面!

    这唯一的“囚犯”,身材瘦弱,全身衣衫破烂,头发面目都是脏兮兮的,看着陈道临走到跟前,这人就跪在地上也不爬起来,只是双手抓住铁条,口中含含糊糊的不住哀求着什么。

    “这……是什么人?”陈道临看了一眼身边的一个海盗水手。

    这海盗水手神色畏惧,赶紧回答:“这是独眼老大上一趟出海宰的肥羊,唯独留了这么一个人没杀,一直关在这里。老大有令,每天给他些吃喝,不让他死掉。除此之外,还不许船上的人和他说话……这些事情独眼老大都是交给长脸来做的,至于别的,我们这些人就不知道了。”

    陈道临心中生出一丝好奇来,走到笼子旁边,蹲了下来。

    他立刻就闻到了一股恶臭的味道——这可怜的家伙被关在这里也不知道多少时间了,身上又脏又臭。

    陈道临捂住鼻子,皱眉喝道:“你……你叫什么名字?是什么人?”

    这人神智已经有些不清楚了,只是抓着牢笼,口中低声哀求,陈道临仔细听了会儿,才勉强辨认出来他说的是口渴,需要喝水之类。

    陈道临扭头对身边的海盗水手使了个眼色,这个家伙倒是有点机灵,立刻跑去取了一桶水和两块黑面包来。

    陈道临不知道这人饿了多久,不敢给他吃太多东西,只给了他一瓢水和半块面包。

    这人接过之后,顿时就如同发疯了一般的抢过,缩到墙角里狼吞虎咽来,喝水的时候还呛到了,连连咳嗽,可纵然如此,还是拼命的将水全部灌了下去。

    陈道临不敢再给他东西吃了——他可是知道的,饥渴了太久的人,如果骤然吃太多东西,只怕会撑死。

    这人吃喝了一些之后,倒是恢复了一些精神,坐在那儿,抬起眼皮来,畏畏缩缩的看着陈道临。

    “你叫什么名字?”陈道临依然捂着鼻子,皱眉道:“有力气的话,就回答我的问题!”

    “我……我叫达格利什,老爷。”这人的嗓音嘶哑,抬起头来看着陈道临。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打量,陈道临终于看清了他的相貌,虽然脸庞脏兮兮的,看上去又是枯瘦得很,但是那双眼睛在恢复了精神之后,倒是颇有一点灵动的样子。

    这么一个人,绝不是像那些粗人水手一样的家伙,有这种眼神的人,应该是有点见识和身份的,绝不是什么普通人。

    “达格利什?”陈道临笑了:“我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

    “我……”达格利什犹豫了一下,看了看陈道临身边的海盗,似乎很畏惧。

    陈道临站了起来,拍拍双手,道:“我可以告诉你的是,现在这条船已经被我占领了。船上的海盗也被我剿灭了,剩下的人已经被我收服。所以你不用有什么害怕担忧,我和那些抓你的海盗不是同伙,更不是他们的同行,如果你聪明的话,现在就是你活命的机会。”

    达格利什眼睛顿时一亮!充满了期待的眼神盯着陈道临,激动的张开了嘴巴,只是因为过于激动,喉咙里格格作响,一时间却说不出话来。

    他遭遇大祸,亲眼目睹同伴全部惨死,被关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心中从最初的恐惧悲伤到后来的麻木,早已经彻底绝望,根本没想到自己还有得救的一天,此刻骤然看到一丝希望,便激动的不能自已!

    “这位老爷……啊不,这位大人,尊贵的大人!”达格利什奋力抓着围栏爬了起来,对着陈道临深深的鞠了一躬,带着哭腔的声音焦急道:“我是一个可怜人,一个被这些海盗残害的可怜人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