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你以为四海之内皆你妈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嗯,我明白了,所以独眼把你关在这船上,而且不许人靠近你和你说话?”陈道临笑了:“那个家伙倒也有点脑子。你身怀的这种养殖珍珠的办法如果可行的话,那就是一笔天大的财富!若是不小人叫太多人知道了,恐怕反而会引起人的贪婪觊觎之心。”

    “大人,尊贵的法师大人!”达格利什哀求道:“我愿意将这养殖珍珠的办法贡献给您,我只有一个请求,想来您这样的魔法师,应该对于世俗的财富都是不屑一顾的。所以,我只请求您能放我一条活路吧!如今的我,已经对这次的东海之行彻底的后悔了,我只想老老实实的回到帝都,然后安稳的过日子!这样的事情,我是再也不敢触碰半分了!!”

    说着,达格利什的双眼流出眼泪来。

    陈道临笑望着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淡淡笑道:“第一呢,你说错了一件事情,我虽然是魔法师,但是我这个魔法师和其他人不同,我生平最喜欢的东西,就是黄灿灿的金币了!”

    达格利什一惊,立刻心中就凉了半截!

    这种养殖珍珠的秘术,对方一旦获知之后,肯定是要杀自己灭口的,否则的话,这世界上若是知道这种秘术的人太多,否则的话,泄露出去知道的人太多,岂不是就有人和他竞争了?

    “……第二呢,我根本不在乎你所谓的养殖珍珠的秘术。”陈道临撇撇嘴:“那种东西,我如果想知道的话,随时随地都可以找到。不过就是人工养殖珍珠的办法么。有什么稀奇的。”

    哼……或许对于这个罗兰世界来说,这种法子很值钱。

    可是对于我达令哥来说……人工养殖珍珠的法子?还需要你告诉我么?

    随便百度谷歌一下就有了嘛……

    陈道临虽然说的轻松。可达格利什却已经听的面无人色了。这位帝都的学者心中念头飞快的转动:眼前这位魔法师居然自承贪财,却并不贪图自己的养珠之术——难道……他已经掌握了这种秘术不成?

    这种可能性似乎并不是没有,要知道,魔法师都是一群不可以用常理来估量的怪物。自己得到了那份养珠之术便是从一位魔法师的魔法笔记之中看到的,那么又难保其他魔法师不会在研究之中发现这种方法。

    只是,这位魔法师既然自承贪财,那么……他会不会因为要将这养珠之术保密,而杀了自己灭口?

    达格利什的心立刻提了起来。

    “放心吧。”陈道临摆摆手:“我刚才答应过你了,你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我便放你一条活路。”

    说着,他高声呼喝了一声,很快就有水手跑了进来,陈道临一手掩着鼻子,一手指着达格利什:“去打两桶水来。把这个家伙好好的洗干净,给他弄一套干净衣服,然后放出来见我。”

    ……

    陈道临回到房间里的时候,巴罗莎正在坐在那儿调试弓弦。精灵方才经过一场厮杀,根据精灵的传统,它们都是极为爱护自己的武器,将自己随身的精灵族长弓弓弦拆了下来轻轻的维护保养。

    洛黛尔却早已经满脸的不耐烦了。眼看陈道临回来。她立刻跳起来迎上去。

    陈道临先没理会她,而是走到床边,看了看查克,低声问巴罗莎:“情况怎么样?”

    巴罗莎温柔一笑。将手里的长弓放在了膝盖上,低声道:“应该没事了,你配的药很有效果。只不过……它流了很多血,现在很虚弱。这样的伤总要一段时间才能慢慢恢复的。”

    顿了顿。精灵看出了陈道临担忧,她补充了一句:“包扎的时候我检查过它的伤口。没有伤到要害。唯一麻烦的是肩膀上的那一刀,距离关节有些近,不知道伤好了之后,会不会对它今后造成什么影响……”

    陈道临思索了一下,点了点头:“嗯,等回到岸上,我想办法再配些药出来。”

    查克方才这一战虽然勇猛,但是狼人的受创着实不轻,陈道临很担心,这么重的伤势,虽然不致命,但是将来会给它留下什么隐患。

    看着陈道临和巴罗莎说话并不理会自己,洛黛尔有些着急,她走上两步,跳到陈道临面前,板着脸喝道:“达令!!”

    陈道临对这位喜欢惹祸的大小姐实在有些忌惮,皱眉道:“你想怎么样?”

    “当然是出去逛逛啦!!”,洛黛尔挺起胸膛理直气壮大叫嚷起来,她的脸庞上满是兴奋:“我可还从来没见过海盗船呢!方才你说船上还有海盗余孽没有清剿完,然后你又说你要将货仓里清点一遍看看有没有人藏匿……现在你总没有理由了吧?”

    “……”陈道临闭上了嘴巴,冷冷看着她。

    “嘿!!!”洛黛尔恼了,她瞪着陈道临喝道:“这趟跟着你走,一路上都叫我藏头露尾的,赶路的时候不许我出头露面,都要躲在马车里!上了船之后你说情况有异常,把我关在船舱里!现在和海盗打了一场,夺了条海盗船来,这么大的一场热闹,我却没看见!难道你还要把我继续关在船舱里吗?达令!我可不是你的囚犯!!”

    陈道临皱眉,心中不免有些烦躁。看着洛黛尔这个小妞,他压着火,但是语气很生硬:“洛黛尔小姐,你是不是觉得这一切很好玩?”

    “……什么?”洛黛尔感觉到了陈道临声音里的一丝怒气。

    “我问你,你是不是觉得这一切很好玩?”陈道临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冷笑一声,指着躺在床上,身上缠满了绷带正在昏睡的狼人查克:“这是我的手下,方才和海盗那一战,我们只不过是运气好。谋算的比那些海盗高明了些,加上大家齐心协力苦战,才侥幸取得了胜利!这不是什么游戏,更不是你这位大小姐所谓的什么‘热闹’!你看仔细了,这是一场真正的杀戮!刚才那一战,有十多个人死去,都是活生生的人!甲板上流淌的那些鲜血,也都是从人的血管里流淌出来的!不是什么葡萄酒!刀子砍在身上,砍断骨头。剑锋捅进胸膛,刺穿心肺……这些都是真实的,不是什么游戏,更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陈道临怒气上涌,喝道:“我的手下现在重伤昏迷躺在这儿。它现在命算是保住了,但是不知道会不会变成残疾!方才如果不是它拼死苦战,恐怕我们的计划根本就不会成功!如果失败的话,现在你,我,还有巴罗莎,我们所有人会遭遇到什么样的命运?你知道不知道?!”

    洛黛尔被陈道临的怒气吓呆了。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你是贵族大小姐,是金枝玉叶,是千金之体!在你的身边,你就认为所有人都会宠着你。爱护着你,顺从着你?!让我告诉你!如果刚才输的是咱们,那么你落在那些海盗手里,他们会怎么对待你!”

    陈道临走上去。用力抓住了洛黛尔的手臂,狠狠道:“你这种娇滴滴的小姑娘。落在那些恶棍手里,他们可不会在乎你是什么贵族大小姐!他们更不会在乎你是什么家族的继承人!更不会有人在乎你的什么大小姐脾气!他们只会恶狠狠的像豺狼一样扑上来,撕碎你身上的衣服,然后你会被几十个甚至上百个肮脏丑陋的海盗蹂躏侮辱!然后再把你像一条死狗一样扔进大海里!当然了……如果运气好的话,他们或许认为你还有价值,也会把你丢进船舱里的牢房,然后就像养猪那样养着你!任凭你在那个牢笼里腐烂,发臭!在海上的时候,你会成为海盗船上所有海盗发泄兽欲的工具,如果你的命够硬,能活着支撑到这条船回到陆地,你也会被他们丢给某个奴隶贩子,然后就像卖猪羊一样把你扔进笼子里,贩卖到某一个你从来都不曾听说过的偏远山沟里去!”

    陈道临说到最后,恶狠狠一笑,露出白白的牙齿:“怎么样?大小姐,你还觉得这种事情很‘有趣’么?你还会认为这是一场游戏,一场好看的热闹吗?”

    “……”洛黛尔吓呆了,她愣了愣,随即回过神来,眼睛里浮现出一层水气,叫道:“你……你捏疼我了!”

    “哼!”陈道临重重甩开了她的胳膊,咬牙道:“你的命是我,还有巴罗莎,还有躺在那儿的狼人查克拼死救回来的!从方才到现在,我不曾听到你说过一句感谢的话,也不曾看到你出力帮一点忙……你就只顾着满足你的大小姐脾气和你那高贵的‘好奇心’!你希望你明白,洛黛尔小姐,并不是每个人都是你的家族里的奴仆,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是你的裙下之臣,要围绕你团团转的!”

    “你,你!!”洛黛尔眼睛红了,委屈的撇了撇嘴,愤怒的喝道:“你敢用这样的态度对我说话?!达令陈!!你!你!你是什么东西!还从来不曾有人敢对我这么无礼!!”

    “哼!”陈道临的耐心也终于到了极限,深深吸了口气,盯着洛黛尔:“请你明白一件事情,洛黛尔小姐,我并不是你家族里的奴仆!!也是你自己跑出来非要跟着我们上路的!我可没邀请你!!可既然大家一起同行,那么出门在外,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麻烦,就请你收起你的小姐脾气!这可不是你们这些贵族的郊游踏青!”

    “你……不就是一个狼人奴仆吗!!”洛黛尔恼了,大声喝道:“它如果死了,我赔你十个,一百个!!”

    如果说方才陈道临只是想教训一下这个小姐脾气的家伙,可此刻洛黛尔的这么一句“赔你十个一百个”,真的彻底把陈道临惹恼了!

    陈道临脸色铁青,看着洛黛尔,目光寒冷:“它是为了保护我们大家才会伤成这个样子的?在你看来,就只是一个奴仆么?是一个死了可以随随便便再买来十个百个的工具么?”

    “你!!”洛黛尔俏脸涨红了,瞪大了眼睛:“你……”

    “我什么?”陈道临咬牙道:“我再说一遍,我本来就并不想带着你这样的大小姐上路,你一定要跟来,我没有办法!可请你记住,在这条路上,收起你的大小姐脾气!我们都不是你家族的奴仆,所以没有义务要事事哄着你高兴!”

    说到最后,陈道临瞪了她一眼:“你以为四海之内皆你妈啊!”

    “你,你说什么?”洛黛尔一呆。

    “没听懂?没听懂自己慢慢想去!”

    说着,陈道临转身就走,走到门口,回头看了一眼巴罗莎:“看好这个家伙,如果她乱跑,就直接捆起来。”

    他愤怒的走出船舱来到甲板上,胡克已经指挥者收服的海盗水手扯帆航行。

    陈道临走到他身边,看了看这位船长,之前那一战,胡克身上也挂了彩,陈道临皱眉:“你怎么样?要不要下去休息一下?”

    “一点小伤而已。”胡克淡淡一笑,这个硬汉扯开了上衣,露出结实的胸膛,胸口被划了两刀,不过伤势不算重,他也只是随便的用布包了起来。看着陈道临,淡淡一笑:“船舱里的东西清点过了?”

    “嗯。”陈道临点了点头:“收货不小,这次回去之后,船上的财物都归你。”

    胡克却摇头,看了看左右那些忙碌的海盗水手,苦笑一声,压低了声音道:“达令先生,现在说这些还太早。而且……”

    “而且什么?”

    胡克神色平静,缓缓道“达令先生,我感谢您的慷慨。其实按照我们海上的规矩,方才那一战,大家齐心协议,并肩拼杀。所得的收货,不仅仅是船舱里的那些财货,就连这条船在内,也应该有您一份。按照我们海上男儿的规矩,所有的这一切,您都可以有权力取走一半的!而且按照刚才那一战的出力贡献。能战败独眼,全凭您这位魔法师出神入化的魔法,才骗了独眼入局。而战斗的时候,主战力也是您的手下那位狼人武士。我胡克不过是在一旁协助罢了。现在么,这些财货,包括这条船,就算您全部都拿去,我胡克也是绝没有半个字的异意的!”

    陈道临笑了:“胡克船长,我可是一位魔法师,我要这条船有什么用?你放心,我既然说了这些东西都送给你,就绝不会反悔的。”

    “不,我并不是在怀疑您的慷慨。”胡克摇头,他苦笑道:“其实,这次我回去之后,恐怕麻烦会更大。”

    “嗯?”陈道临看了他一眼。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