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上岛】(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狂风怒吼就在耳畔,陈道临只知道死死的抓住舵盘,他此刻心中已经浑然没有一丝多余的念想了,口中疯狂的叫骂着,咆哮着,诅咒着这该死的老天。

    那巨浪一波接着一波,每一次船身在浪潮之中倾斜,仿佛随时都会彻底覆灭。可每一次冲出浪潮之后,陈道临那恶狠狠的咆哮咒骂之声就越发的嘹亮!

    其实陈道临早已经筋疲力尽,他的身子已经发软,双手只是本能的抓着舵盘,他已经没有力气了,只是尽量让自己的身体抵在舵盘上,保持着船航行的方向。

    一道一道的闪电就响在耳旁,陈道临目光赤红,那一个个雷鸣闪电亮彻天地,刺的他头脑发昏,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他只记得自己依然死死的抓着舵盘,脑子里最后的一丝念头便是:绝不松手!

    绝不!

    终于,轰隆隆的一声雷鸣,陈道临只觉得耳膜陡然巨疼,那声音震的他终于眼前一黑……

    ……

    …………

    意识模糊之中,陈道临只感觉到口干舌燥,喉咙里仿佛要冒出火来一样,他似乎在梦境之中,嘴巴里仿佛有一把尖刀在刮着喉舌,火辣辣的疼痛,让他下意识的呻吟了出来。

    随即,一道清凉的感觉从顺着嘴角流入,如甘泉流入干涸的土地,缓缓的滋润着,很快就将那火辣辣的痛苦压了下去。

    陈道临轻轻的哼了一声。

    脸上开始感觉到清凉,痒痒的……

    终于,意识一丝一丝的回到了他的身上,奋力睁开双眼,他先是看见了一片阴影,一只小手正抓着一片潮湿的布。仔细的擦拭着自己的脸庞,动作轻柔而细致。

    顺着这只手看去,就看见了巴罗莎那张熟悉的俏脸。

    精灵的眼角带着泪痕,一双眼睛红肿,仿佛是哭过的样子。眼看陈道临睁开眼睛,巴罗莎惊喜的欢呼了一声,然后用力抱住了陈道临,将他的脑袋抬高了一些,柔声道:“达令。你怎么样?你能听清我的话么?”

    陈道临深深吸了口气,他勉强撇了撇嘴,试图挤出一丝微笑来。

    “看来,我们还没死?”

    他的声音嘶哑干涩,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巴罗莎欢呼了一声。更将陈道临抱紧了几分。

    陈道临只觉得全身上下每一根骨头,每一条肌肉都在隐隐做疼,他试图抬了抬头,就立刻疼的他一龇牙。

    “你别乱动。胡克船长说你是脱力昏迷了,暂时不能乱动。”巴罗莎柔声道:“你休息会儿,别着急起来,慢慢的身子就会好起来的。”

    陈道临叹了口气:“水……有水么?”

    巴罗莎转过头去。很快旁边一只手抓着水袋递了过来。

    陈道临侧了侧眼睛,就看见了洛黛尔就在身边,这个妮子也是一脸关切的样子,手里紧紧抓着水袋。因为过于用力,指节都已经发白了。

    “咦?你也在?”陈道临笑了。

    “你……你可别死啊!”洛黛尔虽然板着脸,但是女孩儿的眼神里的关切却是掩藏不住的,她低声道:“你已经重重的得罪了我。在我狠狠的教训过你之前,你可绝不许死掉!”

    “哼哼……”陈道临低声笑了笑。

    大难不死。此刻他心中说不出的欢喜和后怕,对洛黛尔的那一点不满,也烟消云散,龇牙笑了笑,道:“咱们,现在算是安全了么?”

    “算你命大。”洛黛尔咬了咬牙,瞪着陈道临:“那时候风浪很大,巴罗莎听见你的吼叫,她不顾一切的冲出了船舱去找你。那个时候我们都吓死了,我就看见这个傻女人在甲板上奔跑,几个浪打过来,她差点就被海水卷走了。可是那个时她像是疯了一样的就顾着往你那儿跑。”

    洛黛尔的语气虽然恨恨的,但是眼神却似乎有些异样和古怪,说到后来,她压低了声音:“那个时候你已经晕过去了,还抓着舵盘,是巴罗莎抱住了你,也是她代你继续掌舵,我们才能行驶出了那片风暴。若不是她抱住了你,恐怕你早就掉进海里喂鱼了。”

    陈道临听了,心中一动,抬起眼皮看了看巴罗莎,精灵女孩的脸色果然掩饰不住的疲惫,尤其是那一头美丽的长发,已经因为被海水浸泡过,乱七八糟的搅在了一起,头发上居然还生出了一层盐霜。

    “谢谢你……”陈道临柔声道:“你又救了我一次。”

    巴罗莎被陈道临的眼神看的有些羞赧,低声道:“洛黛尔……她也帮了很多忙的。那个时候的海浪好大,幸好洛黛尔用了一件魔法法宝,不然的话,我恐怕也支持不住的。”

    魔法法宝?

    陈道临心中一动。

    洛黛尔“哼”了一声,慢吞吞的拿出了一件东西来。

    这是一粒拇指大小的珠子,看上去仿佛是一粒普通的珍珠,但是陈道临仔细多看了两眼之后,隐隐的感觉到了其中散发出了一丝淡淡的魔力波动,只是这魔力的波动已经极其微弱了。

    “避水珠。”洛黛尔叹了口气:“可惜这东西的魔力有限,现在已经耗尽啦。”

    巴罗莎却看着洛黛尔,感激道:“那时候,如果不是你奋不顾身的冲过来,用这避水珠护住大家,只怕海浪就真的把我们卷走啦。”

    陈道临心中有些意外,忍不住看了洛黛尔一眼。

    这位千金大小姐,居然能在那个危难的关键时候跑出船舱来?

    这事情,巴罗莎做的出来,陈道临相信。毕竟精灵女孩对自己情深意重,能为了自己抛弃家园跟着自己一路南下来到人类世界。

    可这位贵族大小姐……

    居然也如此讲义气?更何况自己前一日还把她狠狠的责骂了一顿呢。

    “哼。”洛黛尔狠狠瞪了陈道临一眼:“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你可别误会,我只是想着,那个时候如果你们都被海浪卷走,就真的没有人掌舵,这船如果翻了。我还不是一样陪着你们葬身大海。”

    她这话虽然故意说的撇清,但陈道临却只是微微一笑,看着洛黛尔的眼神也柔和了许多,低声道:“谢谢你啦……还有,之前我说的那些话,对不起,你别往心里去。”

    洛黛尔撇了撇嘴角,却侧过了头去。

    陈道临休息了会儿,身子渐渐恢复了些只觉。那全身的痛楚也缓和了许多,勉强用力坐了起来。

    此刻众人依然在船上。

    天空之中,那恐怖的风暴早已经散去,碧空如洗,万里无云。火辣辣的太阳当头。

    船甲板上一片狼藉。被海浪拍烂的各种箱子,船舷的碎片,断裂的绳索。还有那断裂剩下的半截桅杆。

    这一趟风暴之中穿行,极是凶险,虽然侥幸逃过这一大难,但是船上损失也实在不小。

    好好的一条双桅大船,现在变成了单桅。

    而最让人头疼的是。在风浪停息之后,剩下的单桅也受损严重,尤其是是风帆破损掉了。

    船上的人员也死伤不少。原本占领这条船的时候,船上被陈道临和胡克收服的海盗水手还有十四个。

    可这一场风暴之中。有八名水手落水失踪,想来着茫茫大海,那样的风暴之中掉进大海里,恐怕是没有生机了。

    剩下还有六个水手。但是其中两个倒霉的家伙,在风暴之中。胡克斩断桅杆的时候,被断裂的桅杆砸伤。一个被砸断了腿,一个被砸破了脑袋。

    现在这偌大的一条海盗船,就只剩下了四个水手干活儿。

    而胡克的情况也不太好。

    这位船长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斩断桅杆,但是却也受创不小。

    原本胡克的实力虽然不错,但是之前身上就有伤。在海难之中,那个时候,灭顶之灾就在瞬息之间,风帆吃风,若是不能抢先斩断桅杆,那就是大家一起覆灭的结局。

    可航海大船上的桅杆何等结实!且用的都是最好的最坚固的材料,建造的也是极为坚固。那时候胡克冲上去,手里就一把佩刀,为了尽快斩断桅杆,强行催发自己的力量。甚至最后不顾自己的承受能力,超负荷的催发斗气,虽然成功斩断桅杆,救了一船的人,但是胡克自己却也因此而重创。

    他受的是内伤,虽然外表看上去并不严重,可实际上这伤比狼人查克更危险!

    陈道临在巴罗莎和洛黛尔的搀扶下去船舱里看了胡克。

    胡克和查克一起躺在船长室里,小女仆夏夏负责照顾他们。陈道临亲自查看了胡克的伤势之后,脸色有些难看。

    胡克的一条右臂伤的很严重,当时强行催发斗气,远远超过了他的极限,右臂的肌肉和关节都严重损伤,恐怕暂时来说,这条手臂是废掉了,将来能不能恢复,什么时候恢复,都要看运气。

    更重要的是,胡克恐怕内脏也有些损伤。他虽然对斗气这种东西不太了解,巴罗莎虽然身手不错,但她是精灵,对人类武者的修炼门道也不了解。

    幸好还有一个洛黛尔,身为李斯特家族的继承人,洛黛尔虽然自己并不是武者,但是她从小也接受过武技的训练——虽然按照她自己的说法,后来因为她在学武方面实在没有天赋,所以半途而废了。

    但是洛黛尔却对武者修炼的斗气了解的很清楚。

    “他强行催发斗气,内脏肯定受损了。”洛黛尔用很笃定的语气道:“武者超过极限的催发斗气,首先伤的是便是肺腑,他现在呼吸微弱,而且我们救下他的时候,他口鼻喷血,那便明显是肺部受损,至于其他的……我暂时也看不出什么。”

    陈道临心中一沉。

    但愿不是内出血才好……

    在这个世界,如果是内出血的话,那简直就是无药可治了。

    “他的情况现在算是稳定下来了。”洛黛尔看出了陈道临的焦虑,安慰了他一句:“我之前也见过家族里的武士受过类似的伤,只要情况稳定下来,等他醒来之后,好好休养几个月,应该就没事的。”

    陈道临不说话,心中却有些微微的歉疚。

    这一趟出海,纯粹是为了自己寻找那个杜维留下的宝藏。

    那些海盗掉进水里死掉,陈道临绝不会心软——独眼的船上都是些杀人越货,占满血腥和罪恶的亡命徒,死有余辜罢了。

    可胡克这么一个豪爽的汉子如果因为自己而有什么不测的话……

    他心中打定注意,这一趟回去之后,自己无论如何翻遍那本魔法药剂配方书,也要弄出几份上好的魔药来治好这位船长。

    除此之外,船上还有一个伤员,便是那个倒霉的学者达格利什。在风暴来历的时候,这个家伙一直在船舱里,可是因为船身颠簸摇晃,他在船舱里摔了一脚,撞破了脑袋,也算是运气差劲了。

    “不管怎么说,咱们现在还能活着,也算是大难不死。”洛黛尔看陈道临情绪低落,安慰他道:“反正这风浪我们已经冲出来了,下面到底怎么办,还得你要决定吧?我一直很想问你,你那张地图上画的那个位置,到底有什么?”

    陈道临苦笑了一声,看了看洛黛尔。

    他略微一犹豫,可是想到大家已经算是同舟共济过一次,而且人家也救了自己一命,心中也不好意思再隐瞒,终于叹了口气:“洛黛尔……如果我说,我来找的东西,就是传说之中的……狮子骑士铠甲雕像的秘密,那个传说之中的宝藏,你信不信?”

    “…………什么?!”

    ……

    …………

    洛黛尔目瞪口呆,陈道临正酝酿言辞准备好好解释一下的时候,忽然就听见外面有人用力拍门,一个水手在外面大声叫嚷道:“船长!!!快出来!!有发现!!”

    那声音很是急促,陈道临看了一眼洛黛尔,洛黛尔深深吸了口气,也看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点头道:“先出去看看再说。”

    两个女孩架着陈道临来到甲板上,就看见一个水手已经爬到了桅杆上,站在高出指着远方大呼小叫。

    一个水手跑到面前,神色很是兴奋:“陆地!前面发现了陆地!!”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