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 【条件】(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巴罗莎。”

    进入林子里走了会儿,陈道临将精灵女孩拉到身边,看着四周,压低了声音道:“你有没有什么异常的感觉?”

    精灵女孩似乎眉宇也有些异样,听了陈道临的问话,她果然点了点头,语气有些疑惑:“这片树林……我没法和它们沟通。”

    巴罗莎是草木精灵之中的佼佼者,虽然年纪还小,但是却已经具备了草木精灵之中罕见的种族天赋技能“自然呼唤”。身为草木精灵,这种种族天赋是的它们可以和自然之中的植物进行沟通交流。

    按理说,这世界上任何地方的森林树林,只要有树木花草的地方,那便是草木精灵族天然的“主场”。

    可偏偏此刻,巴罗莎的神色却格外的古怪。

    走进了这片树林里,巴罗莎就习惯性的展开了自己草木精灵的气息,试图用自然呼唤和这片树林沟通。

    可是结果却让年轻的精灵女孩大为震惊。

    她的“自然呼唤”,居然得不到任何的回应!

    这片树林之中,仿佛是……一片死气沉沉!

    “死气沉沉?”陈道临听了巴罗莎的话,不由得一呆。

    眼前这片树林,绿意盎然,就连空气里都充满了一种叫人愉快的苍翠浓郁的大自然的气息。那种行走在树林之中,淡淡的草木芬芳,透人心肺。那种生机盎然的感觉,叫人心旷神怡!

    何来“死气沉沉”这种说法?

    可陈道临了解精灵女孩,以巴罗莎的性子,绝不会胡说八道,她既然这么说,自然有她的原因。

    “这片树林很古怪。”巴罗莎皱眉,靠在陈道临的身边缓缓而行,低声摇头道:“我们草木精灵一族,对花草树木的气息最是敏感,也最擅长于周围的树木交流沟通。譬如在冰封森里,我们部落的周围,那里的树木花草,都仿佛和我们是朋友家人一般,我们甚至不用派人在周遭巡查,每天只需要通过林子里的风声,那些树木就会将周围树林里发生的事情传递给我们,善意的,敌意的,我们都可以很清晰的接收到。”

    顿了顿,她脸上露出迷茫的表情:“我们也曾经去过一些陌生地方的树林里,可即便是到了陌生的树林里,当我们使用出‘自然呼唤’呼唤的时候,也总是能得到一些反馈。哪怕是周围的树木和我们很陌生,我们至少也能得到它们的气息,知道它们是高兴,还是不高兴,是欢迎我们还是排斥我们,就好像……就好像走到了一群陌生人或者是敌视我们的人群之中。可不管怎么说,总是会有反应的。”

    陈道临大概明白了巴罗莎的意思,问道:“这里呢?一点反应都没有?”

    “没有。”巴罗莎摇头,精灵女孩在苦笑:“这种情况我从来不曾遇到过。这里的树林,仿佛一点反应也没有。我想,即便这里的树木和大陆上有不同,这里的环境排斥我们,可即便是那样,我也能通过和树木的沟通,得知它们的敌意或者是反感……可现在,根本完全没有反应。”

    顿了顿,精灵女孩想了想,目光迷茫:“如果不是睁眼看着这片树林就在我眼前……假如我闭上眼睛的话,我甚至会以为自己是走在一片荒漠之中!我根本感受不到周围有绿色生命的存在。”

    “会不会……是因为这里禁魔?”陈道临提出了一个疑问。

    “……”巴罗莎想了想,摇头道:“应该不是,我们精灵的自然呼唤是种族天赋,并不是魔法也不是靠着魔力元素来驱动的,是我们天然的对自然生物的一种洞察和沟通,和魔法其实没有太大的关系。”

    陈道临目光闪动,也不知道他在想着什么,忽然伸手攀过身边的一株灌木,摘下一片翠绿的树叶来送进嘴巴里,用力咀嚼了几下,然后将嚼烂的树叶,夹杂着唾液和叶子的汁液,全部吐了出去。

    “这就奇怪了……不像是假的啊。”陈道临皱眉,他深深吸了口气:“不管怎么样,小心点。”

    前面几个海盗一路拿着砍刀开路,劈开树枝灌木,开出一条道路来,陈道临将三个女孩都带在了身边,紧紧跟在后面。

    一行人往树林里缓缓行走,越往树林的深处,陈道临就感觉到身体的那种异样的敏感越来越强烈。

    这种感觉,就如同自己赤身**的站在树林之中,暗中仿佛有某种“力量”将自己这一行人洞察的清清楚楚。

    走了大约两个小时,队伍停下来休息。

    巴罗莎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

    对于精灵而言,这根本是一种从来都不曾有过的状况。身为草木精灵之中的佼佼者,更是拥有罕见的种族天赋的优秀年轻精灵,在这种树林之中,原本应该是她天然的主场地盘,可偏偏此刻在这个树林里,她感受不到任何一丝自然的气息。

    这种感觉,就如同自己被蒙住了双眼,封住了耳朵,堵住了鼻子:看不到听不到闻不到!

    对于精灵而言,这种感觉当真是比什么都要难以接受。

    “别再用自然呼唤了。”陈道临拍了拍巴罗莎的肩膀,低声道:“保存力气,万一发生什么情况,你可是我们现在最大的战力。”

    禁魔的事情,陈道临只告诉了巴罗莎一个人。其他人并不知道这里根本无法使用魔法。否则的话,万一让那些海盗水手得知了,恐怕立刻就会造反。

    那四个海盗水手暂时还很老实,休息的时候也都很听话的坐在那儿喝水恢复体力,并没有说话交谈,对陈道临也保持了敬畏的目光。

    唯独洛黛尔这位千金大小姐,此刻却依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这位大小姐没心没肺的笑着,休息的时候也不肯老老实实坐下,而是在周围跑来跑去,欢呼雀跃,仿佛看什么都很新鲜。

    她体力很好,倒是苦了可怜的小女仆夏夏。

    夏夏这个小跟班,彻底变成了洛黛尔大小姐的专属女仆了,被洛黛尔支使着跟着她跑来跑去,给她递水,给她擦汗,给她拿吃的,还得帮她在草丛里摘花……

    纵然如此,洛黛尔还心有不足,看着这片葱郁的大森林,忍不住叹了口气:“这么大的一片林子,我可是第一次看到呢……往年家族里举办狩猎活动,那些男人们都不肯让女人参加,偶尔允许女人跟随,也都不让女眷进入猎场林场,而是让我们这些女人在林子外围打帐篷准备食物。哼!我很早就想着,如果将来我长大了,一定要好好的享受一下打猎的乐趣!哈哈哈哈……可惜了,怎么一路都没看到有什么动物?嗯……下船的时候,我应该带一副弓箭来才对啊!”

    说着,她就转动着那双大眼睛,朝着巴罗莎看去——精灵女孩的身后背着那副精灵族特制的长弓。

    陈道临本来只是当这位大小姐说话是空气,可听到后来,却忽然心中一动!猛然醒悟了过来!

    他立刻跳了起来,走到洛黛尔身边:“你刚才说什么?”

    洛黛尔横了他一眼:“我说我想打猎,怎么了?难道不行么?”

    陈道临皱眉,眼神有些不对劲。

    洛黛尔叹了口气:“你又要管我么?你这人真是的……我可不是没分寸的胡闹!我可是很清楚的,我看过书,在这种海上的小岛屿上,以为地理环境,是绝不可能有什么大型危险的猛兽存在的!因为这么一个岛屿,这么一片小天地,与外界隔绝,大型的凶猛动物是没法在这个小地方繁衍生息的!所以这里树林里绝不会有什么危险的,最多就是一些食草的无害的小动物罢了,不会有危险的,你怕什么?”

    陈道临目光闪动,忽然就喊了巴罗莎一声:“你来!”

    “怎么?”巴罗莎站了起来。

    “咱们的大小姐无聊啦。”陈道临仿佛笑的很轻松:“她想打猎,就满足她一次吧。看看周围有没有什么猎物,山鸡啊,野兔啊什么的……实在不行,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鸟窝。”

    巴罗莎一呆。

    精灵族虽然是森林之中的种族,但是精灵族向来爱好自然喜欢和平,反感杀戮,所以即便是在树林之中生存,也很少猎捕林子里的动物。巴罗莎听了陈道临画,不由得有些奇怪,可是随即看到陈道临对自己丢过来的眼神,就会意了,她毕竟和陈道临一起在冰封森林里经历了那么多日子,早有一些默契存在了。此刻也不多问,只知道陈道临让自己这么做自然有他的理由。

    巴罗莎立刻寻了棵大树爬了上去,精灵灵巧的身手,很快就爬到了高高的树干上,她在树干上远眺,敏锐的目光四处搜寻,侧耳仔细倾听。

    片刻之后,巴罗莎跳下树来,皱眉道:“奇怪了……这里什么也没有。”

    “没有?”洛黛尔一呆:“不会吧?连只兔子都没有么?”

    巴罗莎摇头:“一点动静都没有呢。林子里也没有鸟的动静……真奇怪,我没看到有鸟儿,也没听见有鸟鸣。”

    这个时候,陈道临也从草丛之中钻了出来,他的双手上满是泥土,一手拿着匕首,缓缓收了起来,拍了拍手,达令哥的神色也有些阴沉。

    “别看了。”陈道临叹了口气:“我的猜测看来没错。这里……别说鸟了,我翻了翻土,地上的草丛和泥土里,连个蚂蚁或者昆虫都没找到!”

    天上无鸟,林间无动物,土中无虫蚁!!

    到了这个时候,纵然是反应再迟缓的人,也该察觉到不对劲了。

    洛黛尔也不闹了,她安静了站在陈道临的身边,女孩儿脸上露出了一丝紧张之色,看了看左手,压低声音道:“……这里,有古怪么?”

    陈道临沉思了会儿:“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毕竟……”

    下面的话他没继续说。

    毕竟这里是杜维留下的宝藏,也是他亲手留下的那个魔法影像指点后来人寻找过来的。那位初代郁金香公爵,平白无故的,总没道理故意设下一个杀人的陷阱,然后在指点着后来的穿越者故意上门送死吧?

    虽然这个树林很古怪,但是陈道临暂时还没有什么太过的担忧。

    他只是很好奇……这片树林如此怪异,到底是怎么弄出来的?

    休息够了之后,一行人继续往林子深处行走。

    在下午的时候,在林子里找到了一处水源。

    这是一个不大的水潭,有一条小溪从林子了一支延伸过来,从位置看来,似乎是从山上而来。溪水流淌到这里的低洼地带,形成了一个水潭。

    只是很可惜,这溪水已经干涸了,只留下了一条干涸的河道。不过水潭之中的水还有不少。

    看着水潭里的水算清澈,有海盗水手尝了尝水,大声笑道:“是淡水!”

    众人走了半天,身上带的水也消耗了不少,确定了是淡水之中,纷纷在这里灌满水袋。

    “应该是前些天下雨,水从高处流下来积在这里的。”一个海盗水手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然后叹了口气:“可惜了,这水里没有鱼,这些日子在海上总吃海鱼,吃的快吐了,若是能有两条淡水鱼下肚,那才叫快活。”

    陈道临心中暗暗叹息:这岛上连虫鸟都没有,水里又怎么会有鱼?

    果然,巴罗莎又在这水潭的周围细细的检查了一遍,依然没有发现任何动物的足迹。

    按理说,这是林子里的淡水水源,如果这片林子里有动物的话,肯定会来这个水潭饮水,必定会在周围留下足迹或者其他痕迹。

    就在陈道临喝水的时候,巴罗莎忽然站了起来,眼睛里露出一丝警惕,轻轻耸了耸鼻子,在空气之中嗅了嗅,然后取下了长弓!

    陈道临在树林之中是最相信巴罗莎的观察力,一看巴罗莎动作,他立刻也跳了起来,飞快的将剑抽了出来握在手里:“怎么了?”

    “有人!我闻到空气里的味道了!”巴罗莎的语气很肯定,弯弓搭箭,指着林子里的某个方向:“就在那儿!有人在往这里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