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 【条件】(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人?

    这岛上会有人?

    陈道临有些吃惊。

    不会是……那个杜维吧?

    都传说那个初代郁金香公爵带着家**子避世隐居……难道躲在这个岛上?

    想到这里,陈道临不禁有些紧张激动起来。

    可随后,林子里传来了沙沙的声音,还有树枝破裂的声音,分明是有人在拿着刀子一路劈砍树枝开路往这里行走。隐约的,还听见了似乎有人说话骂骂咧咧的动静……

    陈道临心中立刻一动:不对!!

    因为脚步声音越来越近了,从声音听出来,对方的人数很多!脚步声很嘈杂!!

    巴罗莎已经看向了陈道临,投来一个询问的眼神,意思是问陈道临要不要放箭。

    陈道临犹豫了一下,摇摇头,但是却将女孩子们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终于,林子里出现了人影,拨开了树丛之后,当先走出来几个人影,立刻就让陈道临吃了一惊!

    几个衣衫破烂不堪的汉子,手里挥舞着刀剑一路劈砍树枝跑了出来,一边跑一边大笑道:“在这里了!水源果然在这里了!!”

    随着这声喊,林子里传来了一阵轰然欢呼叫好的声音。

    几个汉子当头才从树林里跑出来,迎面就看见了在水潭旁的陈道临一行人,顿时就呆住了!

    前面的几个人看见了陈道临,又看见了巴罗莎,尤其是看见了巴罗莎之后,神色陡然一变,脸色惊恐,脚下骤然停住了。

    前面的人一停,后面冲上来的人顿时撞在了他们身后,一时间乒乒乓乓的,从林子里跌跌撞撞的跑出来至少有十七八个人!

    开始后面还有人骂骂咧咧叫嚷:“前面停下干什么!”

    可随着看清了水潭边的情况,陡然之间,全体都安静了下来!

    而陈道临心中的震撼,却丝毫不必对方来的轻!

    他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伙人,实在没想到居然会在这种地方,遇到这些家伙!

    这些人大部分身穿破破烂烂脏兮兮的衣衫,皮肤黝黑粗糙,人人手里拿着刀剑短斧之类的武器,看上去脏兮兮的,可是眼睛里流转的都是凶悍的目光。

    这些家伙,赫然都是海盗!

    是独眼那伙海盗!!

    这些家伙分明是被困在了海上的那条断掉了桅杆的破船上!怎能么会出现在这个小岛?!!

    就在这个时候,海盗们也纷纷惊恐的后退,人群之中,独眼已经走到了最前面!

    这个家伙神色看上去还不错,虽然身上衣衫满是血迹,但是脸上那只独眼里却冒出了如狼一般凶狠的目光!

    死死的盯着陈道临这伙人,尤其是……陈道临!

    陈道临一身长袍,分明是魔法师的打扮!!

    在这么一瞬间,空气仿佛凝固住了,双方就这么互相瞪着,大眼看小眼,你瞧着我,我瞧着你,谁也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遇到对方!

    分明是有着深仇大恨的一帮人,一时间却居然忘记了动手,就这么目瞪口呆的望着!

    陈道临心中却紧张了起来!

    他身边只有巴罗莎一个人能战!除此之外,自己这个没有了魔法的魔法师,还有洛黛尔,夏夏,根本就不用计算战斗力了。

    至于那几个海盗水手……他们能不临阵倒戈的话,那才叫奇迹!

    这么一来,靠着巴罗莎一个人,想对付这么一大伙海盗,保护自己一方几个人,根本是没办法做到的!

    精灵女孩可不是狼人查克那种擅长正面硬碰硬搏杀的猛将。

    可是狭路相逢,也没别的选择了!

    就在陈道临正要高声喝令巴罗莎动手的时候……

    “等!等等!都不许动手!!!”

    那个独眼忽然从人群之中跑了出来,站在了手下的前面,高举双手,大声喝道:“都退后!退后!!!”

    他这个领头的连连喝令,海盗们果然畏畏缩缩的朝后退去。

    独眼高举双手,朝着陈道临这边走了两步,脱离了人群,让自己暴露在了巴罗莎的弓箭之下,他奋力的大叫道:“对面的……魔法师阁下,请别动手,请容我说几句话!!”

    “嗯?”陈道临心中一动。

    独眼的脸色有些难看,他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解下了腰刀,丢在了地上,主动一脚踢开,然后举起双手大声道:“阁下,我绝没有敌意,也绝不敢再和您为敌!海上的事情,我已经受到了惩罚,是我等无知愚蠢,冒犯了魔法师的威严!您已经出手给了我们重重的惩戒,我们已经收到了责罚啦!现在我们好不容于逃出一条命来,苟延残喘在这里,还请法师阁下赐予一点仁慈,开恩绕过我们吧!!”

    说着,这个海盗头子缓缓的跪了下来,对着陈道临的方向连连顿首。

    “达令?”

    巴罗莎侧目看了陈道临一眼,目光里带着询问之意。

    陈道临心中念头飞快的转过,立刻就想明白了前因后果!

    很显然,这些海盗是真的怕了自己了!

    海盗们不懂魔法,所以根本不会察觉到这个岛是禁魔的地方,也不知道自己这个魔法师在这个岛屿上已经失去了魔法!

    海上那一战,未必真的让这些海盗真的服气或者吓破了胆子!

    但是别忘了,现在可不是在海上!

    现在是在陆地上!

    当初在海上,这些海盗有大船,有火炮,所以才敢挑衅魔法师!可是现在在陆地上,他们毫无任何优势可言。

    而且恰恰相反,在这个小小的岛屿上,在陆地上,若是和魔法师作对,那绝对是找死了!

    魔法师来去自由,行踪如鬼魅,在这片树林想杀光海盗,绝不会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在海上,海盗们有火炮,那是“我们能打你,你却打不到我们”。

    可是在陆地树林里,这情况就彻底反过来了!变成了“魔法师能打我们,我们却打不到魔法师。”

    独眼心中估量,眼前的这位魔法师可以轻松的飞走,拉开距离,然后在这片树林里,如猫捉耗子一样将自己一行人彻底给玩死!

    陈道临相通了这一节,心中稍稍安定。

    然后他忽然故意一笑,笑声之中充满了嘲弄和不屑,缓缓往前迈了一步,对巴罗莎丢了个眼色,精灵并没有放下弓箭,而只是稍稍将箭头往下压了压,不再指着远处的独眼。

    独眼心中松了口气。

    “独眼?”陈道临故作从容淡定的微笑:“想不到你倒是命很大,居然能活着跑到这个地方来。”

    独眼站在那儿,稍微欠了欠身,语气很是谨慎恭敬:“托老天的福,看来暂时还没有想收走我这条烂命。”

    “那么,你现在的意思,是想对我祈降了么?”陈道临淡淡笑道。

    独眼抬起头来,他眼睛里闪过一丝如狼一样的狠戾,很快消失不见,深深吸了口气:“是……也不是。”

    “哦?”陈道临目光闪动。

    “尊敬的法师阁下。”独眼小心翼翼的酝酿着言辞:“海上一战,我们已经得到教训了。也已经为得罪了您而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我身边上百部署,如今活着的就只剩下身边这些人了!我的损失不可谓不惨重!而且这一战,我丢掉了我最大的战船,还有……那门火炮!就算我有名活着回到大陆之上,我独眼的名号恐怕也是难以保存。”

    他把自己说的很惨,然后苦笑道:“没想到在这里又遇到了您,我们实在是不敢再对您挑衅,更不敢再与您为敌……我们所求的,只求您这样尊贵的魔法师能放过我们这些手下败将余孽,放我们一条生路,让我们自生自灭好了。”

    “……”陈道临皱眉,然后故意看着独眼:“如果……我让你们所有人丢下武器,然后自己把自己都捆起来呢?”

    独眼听了这句话,眼睛里闪过一丝锋芒,他原本是弯着腰,此刻却站直了身子,看着陈道临——这一刻,这个海盗头子,居然恢复了几分海上霸主的气势,虽然语气依然很谨慎,保持了几分恭敬,但是话说的却是软中有硬!

    “尊贵的法师阁下。我等已经向您彻底低头了,但是……要让我们丢下武器,再自缚在您的面前,那就如同叫我们这二十多名汉子,将自己变作待宰的羔羊……我们海上的男儿,杀人不过头点地,我们服了,怕了,也求软了,那便足够了吧?若一定有人要把我们赶尽杀绝,海上的男儿别的没有,一腔子血还是有的。与其边做待宰羔羊窝囊的死掉,不如奋力一拼,我们知道不是您的对手,但是也宁愿让自己死的壮烈一些!”

    陈道临冷笑:“这么说来,你们是不肯投降了。”

    “投降便是退让……可并不代表一定要丢下武器自缚吧?”独眼斟酌着语气,同时仔细的观察着陈道临的脸色,生怕触怒这位“魔法师大人”,缓缓道:“我们已经得到了重重的惩罚,法师大人不如展示一下您的宽容,放我们一条生路,我等若是有机会生还回到大陆上,必定传颂您的仁德!”

    “嗯,先说说你的退让,是什么?”陈道临不置可否。

    “我们在这里遇到您,本应该立刻带人退开!但是我们这些人也很渴,我们需要淡水,不然的话便是死路一条。所以……这水源自然也是您先享用,等您的人取水之后,我们才敢过来取水。在这岛上,我们臣服于您,绝不敢再有半点冒犯,我们取了淡水之后,就远远离开,您看如何?”

    陈道临不说话,站在那儿,似乎是在犹豫。

    过了会儿,他看了看独眼:“我为什么要答应你们?你们之前重重得罪了我,而且我现在只要伸伸手就可以把你们全部杀掉。我为什么要放过你们,为什么要展示我的仁慈?独眼,你给我一个说的过去的理由?”

    独眼一愣,他看着陈道临,然后深深吸了口气……

    这和海盗头子的眼睛犹豫着,终于,闪过了一丝决然!

    他缓缓伸手入怀,摸出了一件东西来,是用布包着的,然后远远的朝着陈道临丢了过来,丢在了陈道临的脚下。

    陈道临咳嗽了一声,小女仆夏夏上前弯腰捡了起来。

    打开布包,里面却是一枚金质的徽章,上面花纹奇特,显然是特制出来的。

    “这是一枚特制的徽章。”独眼苦笑道:“我毕生的继续就在这上面!持有这徽章的人,只要去罗兰帝国的九大商行任意一家,出示这徽章,便可以支取我存在那儿的财产……二十万金币!我知道对于魔法师来说,这点钱未必被您看在眼里,我也不敢用这点钱财来赎补之前对您的冒犯之罪,只是希望用这些钱财来表示我的畏惧和臣服之心!”

    陈道临笑了。

    他示意小女仆夏夏将徽章收好。

    然后,他伸手按住了巴罗莎的手,让精灵女孩将弓箭收了起来。

    “好吧。”陈道临淡淡一笑,看着独眼,语气依旧很倨傲:“任何罪过都必须得到惩罚,不过我相信你已经付出了足够的代价来赎罪,独眼先生。我接受你的条件。”

    顿了顿,陈道临一指这水潭,淡淡笑道:“我的人已经取过水了,你们需要喝水,不用再等了,就请自便好了。”

    独眼松了口气,走了回去,然后这才派了几个手下提了好些水袋,小心翼翼的到了水潭旁取了水回去。

    整个过程,陈道临就在一旁看着,他不说走,身边的女孩也都不说话。

    而最为尴尬的,则是陈道临手下的四个海盗水手,这些人原本是独眼的手下,此刻看见了独眼,似乎都有些无措。

    不过独眼这家伙果然是个角色,他从头到尾,就表现的仿佛根本没看到这四个自己昔日的手下,连眼角都不曾瞥向他们,就如同这四个人是透明不存在的一般!

    老老实实的取了水之后,独眼带着人正要退入林子里,陈道临忽然开口了。

    “独眼船长。”

    “法师阁下?还有什么指示么?”独眼立刻站住,转过身来,警惕的看着陈道临。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