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绝食的海盗头子】(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陈道临对他说的很清楚:辟谷只是在修炼初期的一种手段,并不需要永远这么做下去了,一旦等他领悟到了如何调动身体的潜能,就不再需要辟谷了——毕竟罗兰大陆上的魔法师们也是要吃饭的,没听说谁是已经不食人间烟火。

    只不过,当独眼问起这个“初期过程”需要多久的时候,陈道临给出的答案却并不是很准确。

    “每次辟谷个两三天,可以进食休息,随后再辟谷。如此过程反复,一直到你感受到了身体的潜能为止。这个过程不会很短,至少也需要个七八次吧。运气好天赋高的话,也许三五次就有所得。运气差一点天赋弱一点的,说不定辟谷个一二十次才能有所感应。”

    这个答复却反而让独眼心中安了下来。

    魔法师不好当,这个道理是明摆着的。如果陈道临告诉他只需要个三五天就能成为魔法师,那么独眼恐怕立刻就干脆一刀砍了这个家伙。

    而偏偏陈道临故意说出过程艰难,才反而让独眼又深信了几分。

    反正左右也不过就是一两个月的时间罢了——要成为魔法师,这点时间还是耗的起的。

    而陈道临松了口气。

    他知道,自己至少给自己争取了些时间——海盗头子饿的头昏眼花,估计也想不到来找自己麻烦吧。

    ……

    半夜的时候,独眼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去辟谷了。

    陈道临依旧被绑在桅杆底座上,有独眼的严令,其他海盗不许靠近他。独眼虽然已经相信了陈道临的说辞,不过谨慎的海盗头子依然将陈道临的嘴巴堵了起来。

    魔法师需要念咒,这个道理独眼既然已经知道了。岂能不防一手?

    半夜的时候,船依然在航行,值夜的海盗在自己的岗位上,掌舵驾船。

    陈道临被捆在那儿,倒也安静。

    后半夜的时候,达令哥忽然听见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睁开眼来,就看见一团肉球一样的小东西,爬到了自己的面前。绿豆大的小眼睛亮晶晶的,就这么盯着自己——那眼神里似乎还带着几分嘲弄的味道。

    “哼。”陈道临无奈的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嘴巴被堵住了,他自然没法咒骂这个小东西。

    恐惧幻妖倒是极通人性,悉悉索索爬到了陈道临的肩膀上。将他嘴巴上贴着的胶布撕开了一角。

    “你这个小东西,看着我们倒霉,你很开心么?”陈道临十分不满。

    “啾啾!”恐惧幻妖摇头晃脑。

    “你这小东西在岛上威风八面,把我们弄的团团转,现在就不能收拾掉这些海盗么?”陈道临有些恼火:“就算是我之前说过要把你剥皮煮了的话,那也只是言语上的气话罢了。那几个女孩子可都是对你不错吧!没良心的小东西!”

    “啾啾!啾啾!!”

    恐惧幻妖蹦蹦跳跳,依然摇头晃脑。用力摆动那蓬松的大尾巴。

    其实达令哥是真的冤枉了这个小东西了。

    恐惧幻妖虽然是传说之中的高级魔兽,但是这种“高级”之处,主要是在于它本身的价值,它的幻妖之角可以作为破解一切精神魔法的利器。

    可是说到恐惧幻妖本身。它的杀伤力却是很有限的。

    在岛上它能弄出那么庞大的一个幻境,将整个海岛和周围的海域都笼罩在其中,将岛上的几十个人都耍的团团转,其中九成九却并不是恐惧幻妖自身的魔力。而是借助了海岛本身存在的巨大的魔法阵和魔法增幅的本质——试想克里斯这种老怪物居住的地方,怎么会不弄几个厉害的魔法阵看家护院呢?

    否则的话。以一个小小的恐惧幻妖,就能把那么大的一个岛屿和周围的海域都弄成幻境……这样的魔法本事,也别叫什么“高级魔兽”了,直接升级为“神兽”吧!

    还有一条便是,恐惧幻妖本身的魔力有限,在释放了一次恐惧幻境之后,就会消耗掉绝大部分的魔力,接下来就是一段漫长的cd——“冷却期”,这小小的魔兽可不会冥想恢复魔力,只是靠着魔兽本身的天赋,缓缓的通过自身来吸取天地之间的魔法元素一点一点的恢复魔力,慢慢积累。

    现在的小幻妖,充其量弄晕个把个海盗还是不成问题的,若是遇到了人数稍微多一点,还是掉头逃跑比较明智,否则的话,就真的会被剥皮吃掉了。

    啾啾叫唤了半天,陈道临自然没本事听懂兽语,不过这小东西蹦蹦跳跳,却似乎并没有离弃自己的意思,让陈道临心中稍微还是有些宽慰的。虽然想不懂为什么这个小家伙不能像在岛上那样大发神威把海盗收拾掉,不过陈道临也猜出其中是有原因的——这小东西没跑掉,就算它有忠心了。

    “可惜了,我听不懂你的话……不过,你能听懂我的话么?”

    啾啾点头。

    “嗯……”达令哥心中一喜:“你小心些别被人发现了,虽然你体积小跑的快,但这毕竟只是一条船,茫茫大海,这些海盗若是发现了你,下定决心要在船上抓你,也不会太困难。你去船舱里找她们几个,看看她们是否安全吧。我这里暂时不用你担心。”

    啾啾很聪明的跑了下去——这个聪明的魔兽,在离开之前,居然没忘记把陈道临嘴上的胶布贴回去。

    ……

    白天的时候,陈道临看到了精神有些萎靡的独眼——任凭谁饿了一天一夜之后,恐怕也精神不起来。

    而最让陈道临无奈的是,这个海盗头子居然狡猾的想到了一个笨主意:他在辟谷,也同样拉着陈道临和他一起辟谷。

    独眼的吩咐很简单:只给陈道临水喝,不让他渴死就好。

    “我一天没领悟到你所谓的身体的潜能,你就得陪着我一起辟谷。我休息的时候,你才有东西吃!我辟谷的时候,你也得饿着!”独眼的眼睛里闪着凶狠的光芒:“所以你最好别骗我!也最好祈祷我早点领悟!不然的话。你就得陪着我一起反复挨饿了!”

    陈道临的脸垮了下来。

    不过,入夜的时候,陈道临喜出望外!

    啾啾夜晚的时候跑来看他,并且这个聪明的小东西,居然带来了吃的!

    看着这只肥硕的小松鼠一样的家伙,仿佛个偷粮的老鼠一样,小爪子抱着几块肉干蹦蹦跳跳来到自己的肩膀上,陈道临忽然有种泪流满面的冲动,心中暗暗的感激克里斯那个老怪物。

    口中奋力咀嚼着肉干。陈道临还没忘记关心一下那几个女孩:“她们没事吧?”

    啾啾用力摇头。

    “你有办法偷偷放了她们么?”陈道临有些激动。如果能在晚上趁着无人注意的时候偷偷放了几个女孩,以巴罗莎的武力,忽然逆袭,应该有很大的把握把这些海盗收拾掉吧?

    不过啾啾依然摇头。

    陈道临失望……他猜了几次之后,终于得知了:几个女孩是被用铁链子锁住了。

    啾啾虽然爪牙也算锋利。但是毕竟它不是肉搏见长的魔兽,靠着它嘴巴里比米粒大不了多少的小白牙,想要咬断铁链子……恐怕真的要等到独眼修炼辟谷得道成仙那一天了。

    ……

    海上的日子是很无聊的。

    经过了两天辟谷之后,独眼不出所料的萎靡了下去,饿的头昏眼花的海盗头子,却并没有因此失去信心,他反而越发的信心百倍起来!

    给予了他信心的不是别人。而恰恰是陈道临!

    海盗头子的想法很朴素:我也辟谷,这个魔法师也辟谷。我饿的几乎就走不动路了,这个小子却精神奕奕!那么就说明,这辟谷的办法不是骗人的。而是真的有作用!只不过我还没有达到魔法师的境界,所以我没有能感受到自身的潜能罢了!

    可怜的海盗头子……还不知道船上已经多了一个每天晚上给陈道临偷东西吃的小贼!如果他指望用辟谷的办法和陈道临耗下去,恐怕他自己饿成一堆骷髅,也别想耗死达令哥了……

    就这么着。很快,海盗头子已经熬过了两个“疗程”的辟谷。

    第一次他坚持了四天!不吃不喝。只喝水!!

    这让陈道临都忍不住为这个海盗头子的毅力鼓掌了。看来成为魔法师的诱惑对他真的很大。而在第三天,几乎饿晕过去,连路都走不动的海盗头子,终于承认了失败,开始进食。着急的独眼只休息了一天一夜,就开始了第二个“疗程”。

    第二次,他坚持了三天。

    看得出来,连续的绝食,让独眼的身体素质和机能非常明显的下降了。

    海盗头子依然还在坚持。

    船在大海上航行,独眼下了命令,暂时不回归迪恩港,只是驾驶这条船在海上兜着圈子,消磨时间。

    反正船上的补给还有很多。

    独眼的计划很明确:在自己“得道”之前,他是绝不会回归大陆去迪恩港的!一旦回去,自己船上关着一个魔法师的消息若是泄露了,就会给他带来杀身大祸!当然了,如果自己变成了魔法师回去,情况自然是不同的。

    所以,独眼准备在海上一直耗到自己得道的那一天!然后,杀死陈道临,风光回归陆地。

    虽然已经出海多日,而且这次更是经历了九死一生的海盗们,心中极为期盼回迪恩港去休整,但是在独眼的严令和多年积威之下,没有人敢反对船长的命令。

    到了第十天的时候,船上的补给储备降到了危险线之下,独眼才下令寻找到了一个就近的小岛,亲自带了几个手下上岸补充给养——整个过程,他都严格的盯着自己的部下,不允许部下和岛上的人有任何交流!

    在海上消耗的时间到了半个月的时候,纵然独眼本人依然信心满满,可是其他的海盗们终于开始焦躁了。

    海盗们认为,他们在海上已经耗费了太多时间!

    这次出海,非但没有捞到什么好处,反而折损了那么多弟兄,他们心中积累了太多的怨气和怒气,他们需要尽快的得到一个休整期!

    长时间在船上带着,是个人都会要发疯的!海盗们需要酒精,需要女人!需要发泄!

    开始有人质疑独眼的命令和决定,海盗们的想法非常简单:为什么我们要这么漫无目的的在海上漂着?!

    已经被辟谷折磨的越来越暴躁的独眼,用了直接干脆的办法来镇压部下的不满:提出疑问的两个部下,每个人享受了一顿鞭子!!

    又是十几天过去了。

    在第二次船停靠在一个小岛的码头补充给养的时候,终于发生了一些意外的变故!

    有在海上已经憋了太久的海盗,终于按耐不住了。有一个海盗试图摸进关着女孩子们的船舱,结果和奉了独眼的命令看守船舱的其他海盗发生了冲突。

    想女人想的精虫上脑的海盗,拔出刀子几乎掀起了一场火拼!

    幸好完成了给养补充的独眼及时回到了船上,镇压下了这场变故。不听话的家伙,被抽了一顿鞭子,然后绑在桅杆上暴晒了一天一夜!

    这一次,独眼再一次用自己的权威压下了所有人的质疑。

    不过就连陈道临都清楚的看见,其他的海盗们在背后,偷偷望向独眼的眼神里,已经充满了不满……甚至是愤怒。

    身为一个统帅群贼十多年的海盗头子,独眼自己当然知道,部下的不满情绪已经累积到了一个危险的程度。如果自己再不给他们一个发泄放松的休整,恐怕等待自己的就是一场暴乱和反叛了!

    海盗毕竟是海盗,他们不会像军队那样拥有严格的纪律性——就算是这个时代的军队,如果用一味的高压来统率,时间长也会激起兵变的。

    何况是一群乌合之众的海盗?

    更何况,这群海盗在海上的时候,为了脱困,已经发生过一次血腥的内讧了!

    但是独眼依然在坚持。

    他在赌!

    他就是要赌,在海盗们到达忍耐极限之前,自己能成功的突破“辟谷”这个过程。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