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一章 【心有恶魔】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巨龙之心的魔法是真的,克里斯那个老怪物总算靠谱了一次méiyǒu坑zìjǐ,陈道临对这个结果还是很mǎnyì的至少zìjǐ这次不用死了。

    当然了,以达令哥的猥琐程度,即便夏夏的巨龙之心失效,他自然还有别的招来保命。

    让陈道临有些意外的是,夏夏变身之后,并méiyǒu变成一个身长八尺腰围也是八尺的怪物传说之中会狂化的狂战士,不都应该是那个模样的么?满身肌肉虬结,活像和忽然被生化病毒感染的健美冠军……

    夏夏狂化之后只是略微长高了一些,小身板依然是小身板,甚至也méiyǒu展现出多少曲线,整个人看上去……

    嗯,就hǎoxiàng是根细竹竿挑了件衣服。

    陈道临在船舱里又坐了一小会儿,确定了外面yǐjīng被扫荡干净méiyǒu海盗了,这才站起来,施施然往外探了探脑袋。

    ……船舱外的走廊里yǐjīngméiyǒu活人了!

    原本在门口把门的两个海盗,其中一个身子yǐjīng被直接砸进了墙壁里去,身体扭曲成了一个非常抽象的模样陈道临相信,就算这家伙是瑜伽大师,身体拧成这样也绝活不了的。

    另外一个海盗……他的半个身子在门口,屁股以下的部分则在七八步之外。

    船舱通往甲板的舱门yǐjīng被砸烂了,海风灌了进来,陈道临隐隐的听到了一阵惊呼惨叫的声音。

    他倒是很想跑出去看看,可是zìjǐ脚镣上还栓了个铁锚呢,他可没本事带着这个上千斤的东西跑来跑去,于是干脆盘腿坐了下来,从手里摸出也不zhīdào从哪里偷来的小铁条,耐心的捅锁眼。

    哼。这个时代的铜锁。还难不住达令哥。小shíhòu他就能用铁丝捅开自行车锁了。

    终于听到了啪嗒一声。陈道临松了口气,抖开锁链站起来,让啾啾跳到zìjǐ肩膀上去,他才轻轻叹了口气:“等了这么会儿。外面应该yǐjīng杀完了吧。”

    走出船舱来到甲板的shíhòu,就看见了地上的尸体,一个海盗倒在船舷上,胸腔都深深凹了进去。死状凄惨。

    让陈道临意外的是,战斗居然还méiyǒu结束。

    甲板上,独眼居然还在,另外还有几个海盗也还在负隅顽抗。

    也不zhīdào这些海盗从哪来弄来的盾牌,可惜被夏夏一脚一个,连人带盾牌都踹进了海里去,而独眼也快疯了,他打不过夏夏,只能拼命逃跑。

    陈道临走出来的shíhòu,独眼正围着偌大的桅杆底座。和夏夏在兜圈子呢。

    夏夏狂化之后,大概脑子就有点不清醒凡是狂化技能。大概都多少有点这种副作用吧。

    看着夏夏追着独眼在桅杆下兜圈子,这种fǎngfó小孩子把戏yīyàng的游戏,却玩的惊心动魄独眼真的是要发疯了!

    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小女孩居然一下能变成这种凶神!

    独眼几乎是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小女孩从船舱里冲出来,见人就杀!zìjǐ手下的精锐海盗,在她面前就如同纸糊的yīyàng!抬手撕裂一个,伸腿踢死两个,刀剑砍在她身上,这皮肤白皙的小丫头,身上却连一道印子都没留下!

    这简直就是活见鬼啊!!

    独眼就zhīdàozìjǐ肯定又是被那个魔法师坑了!这个小女孩忽然疯魔起来,必定是那个魔法师临时弄出来的把戏!

    开shíme玩笑!这小丫头可是在他的船上关了一个月的!rúguǒ她有这种本事,zìjǐ这帮海盗早就变成鱼粪便了。

    陈道临原本还打算在一旁乐呵呵的看戏,可接下来夏夏的一个动作顿时让达令哥眼前一黑!

    大概是被这种转柱子的把戏耗尽了耐心,夏夏忽然大吼一声,靠了上去一把抱住了桅杆!

    随即小女孩双臂一拧,咔嚓一声,那比人大腿还粗的桅杆就直接被她弄断了!

    桅杆轰然倒下,独眼这次终于没跑开,惨叫一声就被压在了下面。

    夏夏开心的笑了出来,上去就抬腿要往独眼的脑袋上踩。

    这一脚要是踩实了,估计独眼的脑袋就会变成烂西瓜了。

    “等等!!”

    陈道临yǐjīng跳起来了,奋力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夏夏:“别,别杀他!”

    回头看着折断的桅杆,陈道临欲哭无泪。

    桅杆折断了,这船可就废掉了!还怎么跑?!

    夏夏被陈道临抱住了,身上的杀戮之气yīdiǎnyīdiǎn的压了下来,转过身,那空洞的双眼终于流露出一丝神采来。

    “别杀他,我留着有用。”陈道临挥挥手,夏夏呼哧呼哧的退后,只是似乎还在压抑着暴戾的情绪。

    陈道临叹了口气,坐了下来,抱着脑袋苦思。

    这下可完蛋了,桅杆断掉,这船没法开了,难道zìjǐ就真的被困死在这里了么?

    夏夏就算力气再大,也没kěnéng让这条船跑起来啊。

    原本陈道临的打算是干掉海盗,有夏夏这个苦力在,一个顶十个劳动力用,zìjǐ掌舵,还能勉强把这条船开动起来,只要认准了方向跑,总能跑到有船只来往的航线附近去,那样获救的机会就会大很多。

    可现在……

    看着折断的桅杆,陈道临忽然心中冒火,跳起来走过去,对着被压在下面的独眼狠狠踹了几脚。

    独眼被踹的吐血,他的双腿被压在了桅杆下,肉眼可见,形状扭曲,一双腿肯定是完蛋了,被陈道临这么发疯的踹了几脚,独眼也不叫嚷也不抵抗,只是任凭陈道临发泄。

    等陈道临踹完了,站在原地喘粗气,独眼满脸鲜血,却抬头冷冷盯着陈道临,眼神满是怨毒。

    “还看我?”陈道临蹲了下来:“独眼船长,现在你还有shíme话说么?”

    “……没了。”独眼摇头,他嘴里全是血。狠狠盯着陈道临:“我认栽了。”

    “还有呢?”

    “你说的魔法……都是骗我的吧。”独眼深深吸了口气。

    “是骗你的。”陈道临点点头。语气很认真:“我也没想到你居然真的会上当……不过不要紧。就算魔法不能诱惑你,我还有其他的诱饵,总能骗你上当。”

    “……为shíme?”独眼有些不甘心。

    “因为你贪心。”陈道临叹了口气,慢吞吞道:“在海上你吃了太大的亏。就算回到陆地上也完蛋了,最好的下场就是抛弃基业,卷yīdiǎn小钱亡命天涯过隐姓埋名的苦逼日子。但是我想,以你这种品性的人。一定不甘心落得这种下场,所以,但凡有万一的希望,你都会拼命博一把。所以,要骗你这种人其实不难,就算你对魔法不动心,我也有其他诱饵抛出来,总能叫你上当。”

    独眼沉默了会儿,点点头,苦笑道:“你说的不错。rúguǒ我只是甘心老老实实跑回岸上。然后卷了钱逃走,过平淡的日子。保住这条命不难。”

    “凡是风光过的人,都是不甘于重新平淡平庸的。你会上这种当,其实不qíguài。就算比你更聪明狡猾的人,也很难逃过这种贪心。”

    独眼抬起眼皮,他的目光一片灰白淡漠:“我输了,你现在杀了我吧。”

    啪!

    陈道临一个耳光抽在他独眼的脸上,他的表情很凶狠:“杀你?哈哈!独眼老大,没这么róngyì放过你的。”

    达令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看着这个家伙,他的声音很轻,很慢:

    “我们有仇,所以落在我的手里,你肯定活不下去的。这点你很qīngchǔ。但是要让我痛痛快快杀了你,可也没这么简单。”

    陈道临指着zìjǐ的鼻子:“我这人其实不算个心狠手辣的人,你虽然伏击了我,报复了我,那也是因为我们之间的仇恨,我也只会认倒霉,不会太恨你。我落在你手里,你打我折磨我,我也zhīdào这是正常,换做任何一个人面对zìjǐ的仇家都会这么做。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对老子的妞儿动了坏心思!”

    “那个精灵小妞?”独眼哼了一声。

    “是,就是她。”陈道临冷冷道:“那是我的妞儿,是老子的禁脔!自从她跟了我,我心中就发了誓,这辈子她都必须是我的!从头到脚,就连一根头发都是属于我的!别的男人,不管是谁,是皇帝也好,是天王老子也罢,若是敢碰她一根手指,哪只手碰的,我就把哪只手斩下来!

    你打她的注意,而且不仅仅是动了心思,你还差点就做了!最让我生气的是,你居然差yīdiǎn就真的做到了!老子被你抓住,被你折辱,哪怕你杀我,都比不上这件事情更让我生气!我可以告诉你,独眼,就在巴罗莎被你抓住的那一刻,我心里真的害怕了!我zhīdào你们这伙海盗是shíme混蛋德行,好好的女孩子落在你们手里,一定会被糟蹋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更何况是巴罗莎那样美丽的精灵。当时你就在我的眼皮底下,就想用你的爪子往她身上摸,这件事情,我现在一想起来,心中就有火!不仅仅是火,我míngbái告诉你,我心里甚至还有点害怕!是的,独眼,那一次是我真的害怕了!!我很害怕她真的会被你这种渣滓欺辱!!这样的恐惧,刺激了我的自尊心,我觉得的zìjǐ很没本事,méiyǒu本事保护zìjǐ的女人!!而给我带来这种屈辱的,却居然是你这种渣滓海盗!!一想起这件事情,我就心中怒火无法压抑,我即恨你,又痛恨我zìjǐ!!rúguǒ巴罗莎出了半点意外,我一辈子都不kěnéng原谅zìjǐ的!所以,独眼,我恨你!你落在我手里,我一定会做出一些让我zìjǐ都很吃惊的疯狂的事情!”

    陈道临说着,他缓缓转身,在甲板上找到了一把属于海盗的刀子,转身走到独眼的面前,蹲下来。

    他面无表情,冷静的看着独眼,然后一刀切在了独眼的右手上!

    独眼痛的张嘴嚎叫,陈道临却fǎngfó没听见yīyàng,手里的刀子,yīdiǎnyīdiǎn的往深里切!!

    他切的很慢!

    这样的切法,让独眼痛不欲生,他痛苦的挣扎,叫的嗓音都哑了,陈道临此刻却fǎngfó忽然变成了铁石心肠,如同一个冷血的屠夫!

    等到他终于将独眼的右手切下来的shíhòu,独眼yǐjīng疼的晕过去两次。

    “这是你当初想摸巴罗莎的爪子。”陈道临将那只断掌在独眼面前挥了挥,然后随手扔进了海里。

    “杀了我!杀了我吧!!”独眼在呻吟。

    “我说了,没这么简单的。”陈道临冷冷道:“我不算是个心狠手辣的人,也不是个冷血的怪物。但是你……独眼,对你这种人,méiyǒushíme好怜悯的。你做恶多段,所以我无论怎么折磨你,我都不会有半点良心的不安!我相信,当初很多落在你手里的无辜之人,也曾经如现在这样哀求过你,只求不受折磨,只求早死,对不对?”

    独眼的心彻底寒了下去。

    陈道临不动声色,却转身找来了绳子,将独眼仔细的捆了起来,捆的结结实实。这才让夏夏把压在他身上的桅杆搬开。

    随后,陈道临在独眼身上栓好了绳子,让夏夏把这个家伙丢进了海里去。

    绳子的一头拴在船舷上,而他控制了绳子的长度,刚好让独眼半个身子浸泡在海水里,只露出胸部以上的部分在水面上。

    “你们这些海盗,平时开口闭口。不管是恐吓别人也好,还是zìjǐ赌咒发誓也罢,都喜欢说shíme‘喂鱼’‘喂鱼’的,今天我不轻易杀你,却想让你好好品尝一下真正喂鱼的滋味!我不杀你,就是要让你清qīngchǔ楚的体会这种滋味,这种gǎnjiào,这种恐惧!我要让你清醒的看着zìjǐ被鱼吃掉!”

    陈道临此刻笑的很是残忍:“幸好,我听说罗兰的海水里也是有鲨鱼的。而更巧的是,我恰好听说过鲨鱼的本领,我听说鲨鱼对血腥气最是敏感,海水里有血腥气味,鲨鱼在好几里之外就能嗅到。rúguǒ暂时嗅不到也不要紧……你身上的血还有不少,我yīdiǎn点的放出来,今天放yīdiǎn,明天放yīdiǎn,总能等来鲨鱼的光顾的。”

    说完这些话的shíhòu,陈道临笑容可掬,只是那眼神里,却有一种冷冷硬硬的东西……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