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死亡】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你说,你为什么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跑到这该死的异世界来?

    虽然现实之中混的很不如意,至少有饭吃,有烟抽,有游戏玩,有工作可以混,月底能领到薪水,偶尔还能请中意的姑娘下馆子吃顿饭,和狐朋狗友们去K歌,和朋友去鏖战多塔,可以上微博骂人,可以关注苍井空的书法……

    虽然一辈子买不起大房子,一辈子买不起车。

    可绝大多数人不就是这么过来的么?

    你说你当初怎么就脑子一热,放着安安稳稳的日子不过,跑到这种地方来了?这下好了吧?傻*了吧?后悔了吧?

    困在这该死的大海上,前后左右都是水,你他**五行缺水是不是啊!!

    ……陈道临心中狠狠骂自己.

    可是我不想那么浑浑噩噩的过一辈子!每天吃饱了饭没事干,熬夜打游戏,上班打瞌睡,被人骂活该一辈子**丝!我不想每次请中意的女孩子吃饭都只被人抛白眼,不想每次和心中的女神在网路聊天的时候,对方总打过来“呵呵”。

    老子为什么只能靠着那点薪水混日子?我为什么就要注定一辈子买不起大房子买不起汽车?

    我承认我是没什么本事!我也没一个X一代的老爹老妈!

    可是老天就偏偏给了我这个机会!!有了这个机会,谁还他**的甘心一辈子当**丝?谁还甘心被女人当备胎?

    老子不要每天只能对着电脑硬盘里的**撸来撸去!

    凭什么我就不能风光?凭什么我就不能出人头地?

    既然有这个机会摆在我面前,我为什么要放弃?放弃掉老天给我的机会,然后在现实生活之中继续浮浮沉沉,苦逼的挣扎,等到三十岁的时候,拿出多年来省吃俭用的积蓄付个房子首付,然后背上一辈子房贷,找一个我看不顺眼她她也看不顺眼我的女人,凑凑合合的过一辈子?

    凭什么?!

    我就拼了,我就赌了!我愿意!拼输了赌输了,那也是我的选择!!

    后悔?后悔你没!

    老子是后悔,后悔的是没有做好更充分的准备!!后悔之前做事情还不够聪明,不够狠辣!!

    如果再给我重新来过一次的机会,我还是会毫不犹豫的推开那扇门大步跨进来!

    ……心中的达令哥愤怒的回答。

    ……

    …………

    夏夏是在第七天的傍晚醒来的。

    女孩儿醒来的时候,船舱里空无一人。饱饱睡了足足七天的夏夏,刚一起身就感觉到身子发软,一阵阵的头昏眼花,险些就差点再次晕过去。

    她勉强扶着墙爬了起来,就看见床头放了一碗粥……

    摸了摸,是凉的,不过饿的快发疯的夏夏,依然捧过来毫不犹豫的灌进嘴巴里。虽然肉干的味道有些咸腥,但是有一碗粥进肚子打底,人很快就有了点精神。

    又喘了会儿气,夏夏才起身,然后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出了船舱。

    来到甲板的时候,就看见了陈道临坐在船舵下面,背对着自己。

    他好像在发疯一样,嘴巴里大声叫嚷着什么,那气势仿佛是在和什么人吵架,手舞足蹈,骂骂咧咧。忽然又狠狠抽了自己两个耳光,然后对着空气指指点点,继续喝骂着什么。

    夏夏有些畏惧,看着仿佛发疯的陈道临,有点不敢去叫他。

    看了好一会儿,夏夏才终于鼓足勇气,开口说了一句:“嗯,法师老爷……”

    陈道临正在口若悬河的对着大海的方向咒骂,忽然听见了身后这个怯懦柔软的声音,顿时就如同一只中了箭的兔子一样,猛的跳了起来!

    转过身来,紧紧盯着夏夏,陈道临双目发光,张大了嘴巴,愣了好一会儿,才猛然大吼一声,朝着夏夏跑了过去。

    夏夏吓呆了!

    看着陈道临朝着自己扑过来的架势,仿佛要一口把自己吞下去一样,夏夏本能的尖叫一声,掉头就往船舱里跑,跑了几步,就被陈道临追上了。

    扑通一声,两人一起滚在了甲板上,夏夏连连尖叫,却感觉自己被这个家伙从背后一把抱住了,而且抱的是那么紧,那么用力。

    夏夏顿时就吓的身子都软了,心中只一个念头:不好!这家伙是不是要……

    幸好,被抱住了好久,陈道临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这个家伙只是紧紧的抱着自己,呼哧呼哧的喘着气儿。

    过了好久,夏夏才壮着胆子试探道:“老爷……你……你勒着我快喘不过气了。”

    “嗯。”陈道临没言语,虽然手臂稍微松了一点,但是却并没有让夏夏离开自己的怀抱,他依然抱着夏夏。

    终于,夏夏感觉到了陈道临似乎并没有恶意,这个拥抱也没有那种邪恶的味道,而是那种单纯的一种……需要?

    是的,夏夏能感觉到陈道临似乎很需要自己,他虽然抱的这么用力,可似乎夏夏就是偏偏能感觉到对方的软弱。

    “别动……让我抱一会儿。”陈道临的声音很轻很轻,甚至语气里有一点哀求的味道:“多少天了……我一个人快憋疯了!你再不醒来,我真怕我自己会往大海里跳下去。”

    “……呃?”

    夏夏没有体会过那种一个人孤独的滋味,并不能理解陈道临此刻的心情,但是对方那种软弱的姿态,却是毫不掩饰的。小女孩心中一软,干脆就将身子靠在了陈道临的怀里。

    抱就抱吧……只要他不起色心就好。

    女孩子都是心思细腻的,夏夏能感觉到,这个拥抱之中充满了渴望——但只是纯粹的那种对于同伴的渴望,那种孤独的渴望。

    过了好久好久,陈道临才终于松开了双臂,然后四仰八叉的躺在了甲板上,长长的出了口气。

    夏夏爬了起来,看着自己的这位法术老爷。

    他胡子拉碴蓬头垢面,身上的衣服也是脏兮兮的,甚至仔细闻一闻,还有一股子淡淡的酸臭。

    “你……多少天没洗澡了?”女孩子就是女孩子,恢复了理智之后,立刻往后缩了缩。

    “洗澡?”陈道临嘿嘿一笑:“船上的淡水剩下不多了,哪里还有富余的水来洗澡?”

    夏夏傻乎乎的问道:“可是……海里不是有很多水么?”

    “哈!”陈道临看了看这个小女孩:“你没在海边待过,你不懂,用海水洗澡,身上越洗越不舒服——除非你像把自己变成咸鱼。”

    听了这话,夏夏有些忧郁——她已经发现自己身上也有点酸臭的味道,可是一听到没有办法洗澡,女孩子不由得有些无奈。

    歇够了的陈道临也爬了起来,笑道:“饿么?”

    “嗯!”夏夏用力点头,虽然喝了一碗肉粥,但是肚子里依然空的厉害,她想了想:“床头那碗粥是你做的?”

    “这船上还有第三个人么?”陈道临嘿嘿笑了笑。

    他伸手拍了拍小姑娘的脸蛋:“走吧,我给你弄点吃的。”

    船上实在没什么好吃的东西,无非就是一些肉干鱼干……还有一些腌制出来的咸菜。

    看着夏夏吃的津津有味,陈道临心中叹气——他是实在不想再碰这些东西了。

    “你怎么不吃?”夏夏放下碗的时候,正看见了陈道临在唉声叹气。

    陈道临没回答。

    夏夏坐直了,严肃的看着陈道临,深深吸了口气,正色道:“我们……现在的情况是不是很糟糕?”

    “…………”陈道临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郑重点了点头:“嗯!”

    “有多糟?”

    陈道临摸了摸头发,然后扳着手指道:“食物还算充足,至少够我们两人吃上一个月的。但是淡水就不多了,我们两人消耗的话,就算省着些用,最多再过十几天就要耗尽了。”

    他想了想,道:“我倒是知道个办法可以把海水蒸馏,弄出点淡水来,但是蒸馏海水是需要用东西来生火煮水的,船上那些木箱木桶之类的可以当柴火来烧,可也最多让我们多坚持上几天而已。而且……蒸馏水那种东西喝多了,人会中毒的。”

    夏夏不懂什么叫做蒸馏水,但是她从陈道临严肃的眼神里看出,情况真的很糟糕。

    “我们现在在哪儿?”

    “船上。”陈道临说了一个很无聊的答案,然后他自己也自嘲的苦笑了一下,才继续道:“周围都是大海,没有参照物,所以我都不知道我们在哪里……我们只是顺着海浪在漂流,鬼知道这些天我们已经漂到什么地方了,也许距离大陆很近了,也许距离大陆越来越远。”

    夏夏的脸色有些发白了,她看着陈道临,满怀期望:“你……你不是魔法师么?难道你就一点办法都没有?魔法师……应该会飞才对吧?咱们不能飞走么?”

    陈道临笑了。

    他转过身跑到了旁边,然后翻出了一只皮袋来,走回夏夏面前,将皮袋丢在了桌子上。

    砰!

    夏夏疑惑的看着面前桌子上的这只皮袋。

    她当然认得这件东西,这只皮袋是这位法师老爷平时都随身携带的东西,上面印了很漂亮的花纹,甚至还有一些镶嵌好的细小宝石。

    “这是我的东西,一个魔法宝贝。”陈道临坐在了夏夏的面前,耐心的解释道:“咱们现在坐一条船上,相依为命,所以我也不隐瞒你。这件宝贝可以装很多很多东西……事实上我在里面也装了许多许多好东西,有吃的有喝的,还有很多有用的东西,也包括了能带我们离开这个鬼地方的办法。”

    夏夏眼睛亮了,她迫不及待的站了起来:“那还等什么?”

    “……我也不想等。”陈道临苦笑,他摸着自己的鼻子:“但是很遗憾的告诉你一个坏消息:我现在打不开这个袋子。”

    “怎么会打不开?这不是你自己的东西么?为什么你打不开?”夏夏瞪大了眼睛。

    陈道临扯了扯嘴角,嘴巴里发苦,让他忍不住拿起水壶来灌了两口水,才吐了口气,然后放下水壶,他狠狠的抽了自己一个耳光:“为什么?答案很简单:因为我是个白痴!!”

    这只魔法皮袋原本是狼武士雷送给陈道临的。

    得到这个宝贝的陈道临大喜过望,有了这种魔法储存装备,可以给他带来很多便利,尤其是可以将那扇穿越之门随身携带,更是可以让他掌握了一个随时进出这个世界的能力。

    但是随后,他干了一件让自己现在想起来就无限后悔的事情。

    他给这个皮袋……加了一个“锁”。

    “原本呢,这个皮袋是没有使用限制的。得到这个皮袋的时候,我还不是魔法师,我可以随意使用它,把很多东西都收藏进这里里面。但是后来,我成为了魔法师……然后,我就有了一个念头:这么宝贵的东西,虽然我随身携带,可万一不小心被别人抢了去,我里面的东西岂不是就都丢光了?”

    “嗯……然后呢?”

    “然后我就很聪明的给它上了一把锁——我在上面下了一个魔法禁制,一个并不算太高明的小小魔法。这个魔法的作用就是,普通人就算偷走或者捡到这个皮袋,都别想从里面拿出我的东西来,这东西落在普通人手里,就是一个普通的皮袋子,空空的,什么也发现不了。只有使用一个小小的魔法来解开魔法禁制的时候,才能从里面取出东西。”陈道临苦笑着,摸着自己的鼻子:“但是很可惜……我现在没法使用魔法,所以……我打不开这个袋子。”

    夏夏脸色白了。

    过了好一会儿,女孩才忍不住问道:“你……当初为什么要那么做呢?你可是魔法师啊!普通人怎么可能从你手里偷走或者捡走你的袋子?如果当你沦落到东西被普通人抢走的时候,那么就说明你已经完蛋了,还留着这个魔法禁制有什么用?”

    “所以,我现在也明白了,我做了一件很愚蠢的事情。”陈道临苦笑:“这个袋子落入海盗手里的时候,我心里还沾沾自喜过,幸好我曾经在上面下了一个魔法禁制,海盗们打不开,也抢不走我的东西。可现在我明白过来了……既然我有本事把海盗干掉,把袋子抢回来,当初何必怕袋子落入他们的手里?反正只要在船上,东西也丢不了,最后还是会回到我手里。可现在……”

    他指着袋子,无限感慨的叹息道:“这里面有一个飞行扫帚,我们可以坐着它飞离这里——如果能取出来的话。这里面还有好多好吃的,就算我们不离开这条船,在这里再待上一年我们都不会饿死渴死。这里还有一件我最厉害的宝贝,打开了它,我们就可以直接离开这里,去到一个你想象不到的神奇地方……”

    “……你别说了。”夏夏痛苦的捂住了耳朵,呻吟道:“反正都取不出来,说这些有什么用。”

    “因为我很懊恼啊。”陈道临笑的很无耻:“我一个人很懊恼,所以要说出来,让你陪着我一起懊恼啊。大家现在相依为命同甘共苦嘛。”

    夏夏张了张嘴巴,看着面前这位无耻的主人……

    过了会儿,小女孩忽然眼睛一亮,她猛的跳了起来,欢快笑道:“我有办法了!!咱们不是还有一只小魔兽么?那只魔兽可以使用魔法啊!!你不能打开这只袋子,可以让那个小魔兽……”

    陈道临笑的很无奈,他吹了一声口哨,很快,啾啾就从角落的一个窟窿里钻了出来,蹦蹦跳跳来到桌子上。

    “它的确是魔兽,也拥有魔力。”陈道临无奈的摊开手:“不过我得告诉你,我设下的魔法禁制,是需要念咒语才行的……除非,你和我有法子,在短时间内教会这个小东西说人话念咒语。”

    夏夏如泄气的皮球一样瘫坐在了那儿。

    陈道临不再管夏夏,任凭她坐在那儿唉声叹气,自己则站了起来,转身走出船舱,来到甲板上,坐在了船舵下,静静的远眺大海。

    此时太阳已经落下,远处海平面上,隐隐的还有一点余晖,只是天空之上,黑暗已经渐渐降临。

    大海很宁静,海浪哗哗的声音,仿佛也带着一种安宁的味道。

    陈道临就这么静静的坐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忽然嘿嘿一笑,也不回头,淡淡道:“你知道么?这海浪的声音很动听……但是在听了这么多天之后,真的会让人发疯的。有那么几次,我真的好像戳破自己的耳朵!这么无休止的‘哗哗,哗哗’的声音,我已经听够了,听烦了。”

    夏夏缓缓走了过来,站在陈道临的身后,她伸出一双小手来,轻轻捂住了他的耳朵。柔软微凉的手掌,立刻将那讨厌的“哗哗”声挡住了。

    陈道临忽然心中一松,长长的出了口气,脸上露出一丝如释重负的表情。

    夏夏却在流泪,小姑娘的眼泪滴在了陈道临的衣服上。

    “老爷……我们,就快要死了,是不是?”

    陈道临沉默了会儿,才终于涩然开口:“恐怕……是的。”

    转过身来,轻轻将夏夏拉过来坐在自己的身边,拍了拍她的后背,陈道临低声道:“对不起。”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