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 【碑文的秘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方方正正的巨石之上,若是走近了仔细观看,便能看见在石面上雕刻了密密麻麻的细小文字。

    这些文字弯曲如蝌蚪,无论是字符还是文法,都是陈道临从来不曾见过的。可以肯定的是,绝不是罗兰帝国的文字。

    这庞大的石碑上,到处可见这些奇怪的刻文,只不过却是东一块西一片,仿佛并不是一整篇完整的碑文。

    陈道临来回看了会儿,就有了判断:大概这巨碑上的文字,并不是一次性雕刻上去的,仿佛都是一段一段的加上去的。

    从文字雕刻的痕迹,深浅,损毁和腐蚀的程度,甚至字迹的大小,字体,都可以很轻易的判断出来,这些文字肯定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之中先后被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时间一段一段加上去的。

    或者干脆这么说吧,这巨大的石碑,其实便是一个庞大的“留言板”,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上面雕刻下的文字。

    遗憾的是,这些文字,陈道临是一个字都不懂的。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摆在眼前了:如果说在这海外孤岛上弄出一段城墙来是不可能的。那么,整出这么大一块石碑来,却又是给谁看的?

    太阳越来越烈,陈道临拉着夏夏走到了石碑下阴凉处坐下,休息了会儿。夏夏忽然低声道:“我总觉得,坐在这里有些不舒服……好像总是有种怪怪的感觉,心里发毛。”

    陈道临看了一眼这小姑娘,笑了笑,温言道:“不过就是一块碑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顿了顿,他抬头看了看这巨碑。道:“歇会儿,我们翻过这碑再看看,总不能停在这里,一直走下去,横穿这岛屿,再看看还能发现些什么吧。”

    虽然陈道临表现的很随意的样子来安慰小姑娘,可是他自己心中却并不轻松。

    这么大一块巨碑,要开凿出一块长数百米高十余米的工程,别的不说。这石碑陈道临仔细看过的,是一块完整的巨石,并不是拼凑起来的。

    要将一块完整的巨石,直接凿成这种四方形状来……这可绝不是一个小工程!

    而且,可以肯定的是。这块石碑也绝不是在其他地方做好了然后运过来的。

    开什么玩笑,几百米长的石碑,重量不知道有多少吨了!这么一个庞然大物,以罗兰帝国如今的航海水平,绝造不出这么大的货船来!

    那么,这石碑就必定是在这岛上就地取材建造出来的。

    即便如此,也肯定是动用了大量的工匠和劳力——普通的人家或者是小势力是绝没有这种能量的。

    能做到这种地步的。只有国家!一个国家的意志,才能调动这么庞大的劳力。

    试想一下,要运送大量的工匠劳力出海来到这孤岛上,要运来大量的工具。以及养活这些劳力工匠的粮食给养!而且这么庞大的工程也绝不是三五天能搞定的,没个一年半载,想都别想——以罗兰帝国如今的国力,要建造这么长一段城墙都要耗费几个月呢!

    问题是。罗兰帝国已经开国一千年了,这一千年来。大陆上只有这么一个国家。罗兰帝国的皇帝难道闲着无聊,派人跑到这海外孤岛来弄出一块巨碑,晒太阳么?

    巨碑上的文字,又是什么人加上去的?

    这可不是放在市中心的石碑,什么时候想写字了,上来雕两笔——这巨碑可是在海外孤岛!想雕上几行字,就要坐船出海远涉重洋……

    从巨碑上那不知道多少篇的文字看来,在这巨碑造成之后,也不知道有多少批人远赴海外来到这孤岛上刻字了——这又是为什么?

    想到这里,陈道临忽然心中一动,猛然生出一个念头来。

    他站起身来,沿着巨碑踱步,细细的观看上面的碑文。

    这一次他看的极为仔细,数百米的距离,他足足走了有一刻钟。然后还嫌看的不仔细,找了个地方,手脚并用的爬了上去,不顾站在地面的夏夏的惊呼尖叫,陈道临奋力爬到了石碑顶上,然后又沿着边缘的部分,一点一点的看过去。

    终于,在夏夏已经急的快哭出来的时候,陈道临站在巨碑上忽然大叫一声,声音里带着一丝震惊和喜悦:“有了!在这儿!!果然在这儿!!”

    陈道临蹲在巨碑的边缘,手里举起那根削减的木棍,指着巨碑上的某一处,哈哈大笑道:“找到了!!”

    说着,干脆就趴了下来,就伏在石碑边缘,大声道:“夏夏!你看见了没有?”

    夏夏在下面抹着眼泪:“看到什么!!你……你小心点,可别摔下来!这么高……”

    “唉,差点忘记了,你不认字。”陈道临嘿嘿大笑:“这一段!看,就是我用木棍指着的这一段!这一段是罗兰文!!”

    罗兰文?

    夏夏也收起了眼泪,好奇起来。

    陈道临摇头晃脑的看了会儿,然后,他的脸色忽然就变得更加古怪了起来。他越看越是入神,最后仿佛看的呆住了,只是死死的盯着那片文字,整个人如同痴了一般。

    夏夏等了好一会儿,终于没了耐心,忍不住大声道:“喂!你看到了什么?到底怎么回事?”

    反复喊了三遍,陈道临才终于清醒过来,用力摇了摇头,然后一言不发,趴了回去,找了个地方撅着屁股小心翼翼的从巨碑上下来。

    落地的时候,他仿佛因为心神恍惚,居然摔了一跤。

    夏夏赶紧把他拉了起来,伸手给陈道临拍了拍身上的土:“摔伤了没有?”

    “……没事。”陈道临深深吸了口气,然后眼睛里放出奇怪的光芒来,用力挣脱了夏夏的手,飞快的沿着石碑的左侧跑了过去,跑了好一会儿,他就如同一只老鼠一样。趴在地上,仔细的在每一个石碑的角落寻找。

    终于,他在石碑左侧边缘最接近地面的一个地方,用棍子拨开了一丛杂草,看到了下面露出来的一段雕刻文字。

    “在这里,在这里了!!”陈道临欣喜的大呼。

    夏夏心中着急,满头大汗,跑了过去抓住陈道临的袖子:“到底你发现了什么?你倒是说话啊!你这么又叫又跳的,却不告诉我。不是叫人干着急么?”

    “哈哈哈哈!”陈道临大笑,看了看这小姑娘,略一沉吟:“这个……事情有些复杂,让我想想怎么对你解释吧。”

    顿了顿,陈道临指着这石碑:“这块巨碑。还有上面的文字,都是人弄出来的。”

    夏夏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不是人弄出来的,难道还是兽人,是精灵么?”

    “呵呵,这个可不好说。”陈道临淡淡一笑:“弄出这块石碑的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被认为‘不是人类’呢。”

    小姑娘一脸茫然。

    陈道临却已经笑着把她拉了过去。站在那草丛前,看着上面的几行文字。陈道临轻轻咳嗽一声,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将文字的内容念了出来:

    “罗兰历七百二十四年。第三百五十八代承道者,尤西比奥.孟菲斯留文于此。

    我十七岁入门,三十七岁领悟自然之法,从此心中再无羁绊。天地万物,皆为我道。六十十岁的时候。以为天地之间再无疑问,可随着修炼越深,却觉得传承之道,深不可测,心中疑惑越来越多。忽然一日顿悟,天地之大,我之渺小。万物之宏,我之卑微。自然之妙,我之顽劣。终我一生,也未必能尽数领悟自然之法,心中惶恐,留文于此,缅怀前人。可惜我师早逝,不得教诲。如今我已老迈腐朽之体,自知命不长久,为传承宗门,遍寻大陆,得一佳徒,天赋尚佳,引领入我自然之法,立为后继承道者。

    罗兰帝国宗教禁锢,自然道法不昌,为光明教会不容。然我心悠悠,自然大道即为天地万物,可笑光明神殿无知,宗教可禁,人心可杀,可天地之道,却如何禁锢?

    终有一日,我弟子当传承我道,将自然之法重现于世!

    自然万法,生生不息!

    ——第三百五十八代承道者尤西比奥.孟菲斯,携弟子西西里斯.雅克.甘多夫,刻文于此,诚惶诚恐,以警后人。”

    陈道临念到最后,神色诡异,虽然眸子里满是激动,却忍不住连连叹息。

    夏夏听了,面色茫然,皱眉道:“就没了……这人写下这些东西,说话怎么唧唧歪歪,古里古怪的。好像不似人说话,倒像是那种教会里的教士讲话,遮遮掩掩,一股子不爽快的酸气。”

    陈道临心中一动,他也是觉得这篇文字内容,遣词造句的语法,和罗兰人的习惯颇有不同,说话的确是有些绕来绕去,而最重要的是,这种奇怪的语法,却给陈道临带来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的感觉——他在现实世界之中,古人说话便是如此,之乎者也。

    不过,这异世界的家伙居然也用这种个口气说话,倒是奇怪——陈道临觉得这家伙写文的语气,颇有一点之乎者也的古人味道,可偏偏却好像又没学像,学了一个不伦不类,就有些怪异了。

    当然了,这些在陈道临眼中都不是重点,这篇文的重点,在于末尾的落款!!

    第三百五十八代承道者尤西比奥.孟菲斯,携弟子西西里斯.雅克.甘多夫,刻文于此!

    西西里斯.雅克.甘多夫!!

    甘多夫!!!!

    甘多夫啊!!!

    罗兰帝国公认的几百年来最伟大的魔导师,初代郁金香公爵杜维的老师!!全大陆魔法师心中的精神偶像,甘多夫魔导师!!

    陈道临可是从老怪物克里斯那儿得知了甘多夫的另外一个隐秘身份的——这位几百年来最伟大的魔导师,其实根本就是一个德鲁伊!

    最后的德鲁伊!!

    再联想到这文字里,什么自然万物,自然之法……

    陈道临哪里还猜不出来?

    这巨大的石碑,便是古代的德鲁伊一族建造出来的!

    而在这石碑上留下一篇又一篇文字的,便是历代的德鲁伊一族的“承道者”!

    这所谓的承道者。应该就是没一代德鲁伊的传承之人的意思吧。

    叹了口气,陈道临看了夏夏一眼:“粗心大意的小家伙,我念到最后那个名字,难道你没听说过么?”

    夏夏愣了一下,略一思索,面上也露出惊奇:“甘多夫?咦?难道就是‘那个’甘多夫?”

    陈道临笑了笑,拍了拍她脑袋:“难得你居然也知道甘多夫的名字。”

    “我知道的也不多,只是好像在酒馆里乞讨的时候,偶尔听见有吟游诗人说故事。提起过这个名字,说是一个非常伟大的魔法师。”

    小姑娘眨巴着眼睛看着陈道临:“老爷,你也是魔法师,这个甘多夫,难道是你的前辈么?”

    陈道临想了想——甘多夫的弟子是杜维。杜维可是和自己一样,都是穿越同行。更何况,自己继承了甘多夫的一个“德鲁伊之眼”——虽然现在管用不管用还不知道。

    可不管怎么说,自己也算是甘多夫的后辈吧?

    说是他的徒子徒孙,倒也不算离谱。

    陈道临眯着眼睛,心中思索。

    这篇文字是甘多夫的老师留下的。尤西比奥.孟菲斯这个名字,自己却没听说过了。石头夫人的魔法学识记忆之中也没有这个名字。那么就显然,这个尤西比奥,在世俗之中并没有名气,也不像甘多夫那样化身为魔法师在世间行走。应该是一个隐居世外的德鲁伊。

    尤西比奥孟菲斯写文的时间是罗兰历七百二十四年,可是他却自称是第三百五十八代传承人。

    那么可想而知,这石碑的历史,远远比罗兰帝国的历史要久远的多了!!只怕也不知道有几千年还是上万年了!

    更不知道经历过了几代人类的帝国文明!

    而陈道临刚才之所以忽然会心中有所触动。想起要在石碑上寻找罗兰文字,却恰好从石碑上的其他文字看出了一些蛛丝马迹。

    虽然除了罗兰文之外。其他的文字陈道临都看不懂。

    但是他却看出了一点细微之处:这些碑文,虽然都是自己不懂的文字,但是文字和文字之间,却也是有区别的!

    每一种文字,字符比划,符号,都是有着独特的特征的。

    而陈道临看出,有些碑文的文字,互相之间,字符都完全不同,甚至是两种彻底不同的风格!

    虽然一样都是看不懂,但是至少陈道临能判断出,这不是一种文字!

    就如同汉字和英文的区别,英文和阿拉伯文的区别。虽然外人都看不懂,但是至少能看出是属于不同的语种。

    一块石碑上居然有不同的文字,而且从雕刻的痕迹看来,有新有旧,破败的成都也各有不同,那么陈道临就猜测出:这可能是不同时代的人留下的。

    既然是不同时代,说不定仔细找找,就能找到距离现在时代最近的罗兰文字呢!

    陈道临方才在石碑顶上也找到了一篇罗兰文字,那篇文字的内容比较简短,内容也很模糊,陈道临只看出应该是某一代德鲁伊的传承者留下的——至于年代,大概可能是这个尤西比奥.孟菲斯的老师吧。

    陈道临心中忽然激动起来,

    既然确定了,这块石碑是德鲁伊一族留下的,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很明确的!

    古代的德鲁伊,想来不会无聊到吃饱撑的,跑到海外来建造这么一块巨碑。而历代的德鲁伊传承者,也不会无聊到没事干跑到海外来在碑上刻写文字。

    那么答案就很简单了:这个岛,这个地方,对于德鲁伊一族,肯定有着特殊非凡的意义!

    这岛上,到底有什么?

    心中一股热意上涌,陈道临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好奇和激动,此刻也顾不得休息了,就直接拉着夏夏,飞快的离开了这里。

    两人一路绕过这巨碑,朝着岛屿深处跑去。

    石碑之后,是一重山坡,植被稀疏,但是怪石嶙峋。

    山坡之间一条峡谷,便是唯一的途径。

    陈道临也不顾许多,就带着夏夏在峡谷之中穿行进入,走了大约有一顿饭的功夫,便走出了峡谷,眼前的,便是一片山谷盆地!

    而看着眼前的一切,陈道临惊呆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