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我本山中一道童】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大道三千,殊途同归。

    自然万法,万法自然!”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刀劈斧凿出来的字迹清清楚楚,赫然是陈道临最最熟悉的母语汉文。更让陈道临心中感慨的是,这山壁上的文字,却是一手漂亮的飞白!

    居然在这异界能看到如此漂亮的飞白书体,实在叫他有一种莫名的感慨。

    达令哥虽然不是什么书法爱好者,但是从小上学,书法课就一塌糊涂,在学校里就是出名的写了一笔烂字,书法课老师长长气的食指颤抖,指着他大呼:“朽木不可雕也。”

    如今想起来,那位书法老师就写了一手飞白,常常在课堂上会拿出自己的作品来给学生们鉴赏。

    现在看到这墙壁上熟悉的字体,让陈道临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在冰冷的地上坐了好一会儿,陈道临才爬了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土,走到那三清道尊的玉像前,长长一作揖。

    不管如何,作为一个从内到外纯种的国人,看到这种地道的国教,还是要敬拜一下的。

    达令哥拜完了神像,转身离去,开始在这洞穴之中寻找起来,看看还有没有其他什么收获。

    石椅石桌之类的原本倒是没什么可看的,不过陈道临却意外的在一张方形的石台上,发现了桌面横竖刻画出了纵横的条文。

    他仔细的看了会儿,才辨认出来,这居然是一个围棋棋盘。这个发现让陈道临心中不由得一动,在检查了桌面之后。果然,在棋盘下的桌子角楼,居然又有一行字刻在上面。

    “有棋无友,甚憾!”

    一瞬间,陈道临忽然心中涌起无限的惆怅来。

    仿佛穿过无穷岁月,他仿佛“看见”了一个孤独的家伙坐在这棋盘旁,摆着满桌的围棋,默默发呆。

    空有棋具,却无对手。这短短的一句话,却包含了何等的孤独和寂寞!

    他自己之前困在海上,不过七八天时间,就已经孤独的几乎要发疯,自己和自己对话。自言自语的近乎要精神分裂出第二人格了。

    而这里……这个洞穴之中,沦落到此之人,显然是一位来自汉文化世界的前辈了,试想那人在无尽的岁月之中,心中的寂寞和孤独,又是何等深邃……

    “可惜,我晚来了不知道几万年。不然的话,就陪你下棋了。”陈道临叹了口气:“虽然老子只会下五子棋。”

    负手在身后,陈道临信步往那洞穴深处走来进去。

    这洞穴应该是天然的,只是后来经过了人工的改造。看的出来,将原本狭窄的地方拓宽了一些,铺设了石板,甚至还建造了一些石器桌案。

    曲径通幽。随着渐渐往洞穴深处步入,只有墙壁上镶嵌的明珠光芒照亮道路。

    空气居然是出奇的清新。并没有什么憋闷的感觉,甚至有一种潮湿的味道。

    陈道临心中暗暗猜测,果然往洞穴里走了大概百十米,迎面就嗅到一股水气。

    洞穴深处的空间忽然就便的宽阔起来,抬头看去,那顶端的山洞忽然开了一个小小的口子,仿佛是天然的石壁上有一个细细的小圆孔,站在下面看来,就如同一个天然的天井。极为细微的一缕光线从上面射了进来。

    洞穴之中,墙壁上布满了不知名的植被和枯藤,早已将原本的石壁盖满。

    而正当中,就在陈道临眼前的,却是一池深深的水潭!

    在这昏暗的地方,潭水仿佛漆黑,十米见方,水面平静,让陈道临微微有些意外的是,这水潭旁居然修建了一小截围栏,修建的样式,也是充满了东方的古朴气息,他伸手摸了摸,就摸到一片潮湿的水锈。

    “铁的?”陈道临皱眉。

    这洞穴就到此处,已经是尽头了。

    绕着水潭走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多余的东西,陈道临心中思索,然后拿起随身携带的木棍,轻轻的将山壁上的藤萝拨开,仔细的检查。终于在片刻之后,有所发现。

    山壁之上,正对着入口的水潭后面,深深的刻了一行字。

    “即入我门,便为有心人。若听我驱使,可于栏前掬水而饮。”

    陈道临心中一动,飞快的跑到了围栏旁跪了下去,探出身子来,双手从潭水里掬起一捧水来。

    这潭水冰凉,捧在手里,倒是能看出水质很清澈——不过陈道临可并不会真的想把这水喝进肚子里。

    因为,他已经找到了想找的东西!

    跪在围栏前,双手掬水的时候,探出身子,他就看见了在这水潭下,边缘一个不起眼的地方,隐隐的似乎有一片白花花的物体。

    这东西摆放的位置极为巧妙,若不是跪在围栏旁探出身子去掬水,那是很难发现的——就算绕着水潭走上十几圈,都未必能看到。

    他心中暗喜,就伸出手来往下一摸,果然摸到了一个硬邦邦滑腻腻的物体,直接拿了上来。

    在手中一看,这东西方方正正,从模样看来,倒十足仿佛是一块板砖——只是稍微小了那么一点点罢了。通体雪白莹润,这仿佛是某种玉石。

    凑近了仔细再看,上面果然又有刻着的字迹:读通山壁留字,可得此玉瓦,便为有缘人。若愿入我道门,可叩首千遍于玉瓦,供我驱使,得我馈赠。

    叩首千遍,磕在这玉瓦上?

    陈道临撇撇嘴角,这么老的梗,偏偏呆子还行吧,偏我这种被无数传奇故事熏陶过的人,那简直就是开玩笑了。

    他毫不犹豫的,直接拿起玉瓦来狠狠在地上砸了下去。咔嚓一声,就将这玉瓦直接砸成了碎片!

    果然,玉瓦碎裂之后,忽然就有一团青气腾空升了起来。

    半空之中,青气幻化,隐隐的出现了一个人影,陈道临看的仔细,分明看见那青气之中出现的是一个一身青衣道袍的小小道士,面目虽然模糊。却依稀能看出是正对着自己微笑,然后伸手一引,指着面前的水潭。

    “叩首千遍,汝心甚诚。入潭十丈,得我真传!”

    空气之中这行白色的大字闪现了一下。随即飘散不见。

    陈道临心中震惊——这应该又是什么法术弄出来的效果了吧。

    幸好大林哥我够聪明……叩首千遍,还要我把脑袋对着玉瓦来磕头,其实就是想用这种办法来考验来者是不是够诚心。如果心诚的人,真的拿自己脑袋对着这玉瓦一顿猛磕,才能把玉瓦磕破了,得到里面的留言。

    哼,幸好哥看过《天龙八部》!这些道家的家伙。就是喜欢弄这些神神秘秘的手段。

    不过,那句“入潭十丈,得我真传”的话,却让陈道临的心顿时就火热起来!

    尼玛。这是要获得绝世秘籍的节奏么?

    看的那些故事,主角就算是掉落山崖都能捡到秘籍,要么就是能遇到个白胡子老爷爷传授绝世神功。

    而自己,流落海外遭遇海难。被龙卷风吹到这鸟不生蛋的鬼岛上,居然也遇到这种事情。

    难道老子的脑袋上。真的顶了个传说之中的“猪脚光环”嘛?

    不过嘛,入潭十丈。

    这可让陈道临犯难了。

    达令哥虽然不能说是旱鸭子,但是水里的功夫也仅限于会几下狗刨。

    入潭十丈……十丈啊!换算成米的话,得有二十米开外了吧?

    没有任何的潜水装备,让我直接肉身潜水二十米……陈道临忍不住心中吐槽了一下这位前辈高人:下是能下去,可上不上得来,那就不一定了……

    幸好,身上还有点能用的东西。

    从遭遇海难的时候,身上还栓了绳子,虽然剩下的不多,但是在进入岛屿里探险的时候,绳子都被陈道临拴在了腰间备用。

    此刻把绳索解了开来,又跑回了外面的洞穴里,搬了块石凳来,一头用绳子拴好了,抱起来,噗通一声就扔进了水潭里。

    随着石凳入水往下沉,绳子也被带着往下。

    不过,让陈道临意外的是,不过一会儿的功夫,绳子就停止了下沉——显然,拴着的石凳已经到底了。

    “尼玛果然坑爹啊!”陈道临无奈的叹了口气,对着空气竖了个中指:“我就说,这岛上的水潭怎么会有十丈深!又不是深山老林!还入潭十丈!老子的绳子一共都只有不到七八米,这才下去一大半就到底了!!入潭十丈……你直接说到水底不就完了么?非说什么入潭十丈……唉,你这道士应该是个古代人吧,也只有后古代人对数字的形容才会这么不着边际!”

    达令哥忍不住吐槽。

    的确,从这点可以判断出,那位留言的道士必定是位古人了。

    古人对于数字方面的不着边际已经是出了名的。

    比如什么“飞流直下三千尺”啊,三千尺……你以为庐山是珠穆朗玛峰啊!

    还有什么动不动就形容“山高万仞”……万仞?那都到了对流层了好不好!

    至于什么“楼高百丈”,那是把金茂大厦整体穿越过去了吧?

    联想到这些,再想起这位道士的留言:叩首千遍。

    磕头一千次,真磕头一千下也别当你门人了,脑浆子肯定流出来了,直接可以轮回转世去吧。

    而现在弄个什么“入潭十丈”……

    陈道临苦笑:“这位道爷,我是该吐槽你没数字概念,还是该庆幸这潭水不深呢?”

    二十米的话,陈道临只能望水兴叹了。不过现在探知只有最多五米左右,那还是可以搏一搏的。

    将绳子的一头拴在了围栏上,陈道临脱下外衣,扑通跳进水中,憋足了气,摸着绳子就往深水里探了下去。

    潭水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陈道临只能抓着绳子,不敢松手,凭着一股气奋力往下。

    终于到了底部,能摸到那石凳了,陈道临心中才一松,脚下踩到了滑腻柔软的水潭底部,隐隐的能感觉到水流……他判断出,这水潭应该并不像是上面看上去这么平静,下面应该另外还有暗流,应该是活水。

    不过很快,他就找到了目标!

    ……并不是因为他运气好,而是……因为他不是瞎子!

    水下到处漆黑一片,偏偏就在不远处,水中有一个东西,仿佛幽幽散发着团光芒。

    在这一片漆黑之中,如同夜晚中的明灯,要多醒目有多醒目,只有瞎子才会看不见吧。

    陈道临奋力游了过去,一把抱住了那个东西……体积不大,从轮廓看来,仿佛像是个坛子之类的玩意儿。虽然有些沉,不过在水下,有水的浮力帮助,倒也不算太吃力。

    陈道临一手抱着这东西,然后摸着绳子奋力上游,不多会儿冲出水面,将怀中之物先放到了岸上,然后翻身滚了上去,立刻躺在那儿喘气。

    等气儿喘匀了,陈道临满心欢喜的坐了起来,开始收货自己的战利品了。

    这水底下捞上来的东西,的确就是个坛子。

    只不过它通体晶莹,似瓷似玉,放在眼前仔细瞧去,又仿佛是半透明的一般,自己就隐隐的散发着光芒,流光溢彩,一看就是件宝贝。

    让陈道临犯难的是,这坛子无口,是密封的!

    如此宝贝,却不知道里面藏了什么。一个无口的坛子,该怎么打开?

    他搬起来,上看下看,然后就在坛子的底部看到了一个叫他无语的字儿。

    这个字写的铁画银钩,让人忍不住就称赞叫好:

    “摔”!!

    达令哥沉默了。

    这么一个流光溢彩的坛子,材质必定是极为珍贵的宝贝啊!

    就这么摔了?

    他忍不住心中又对那个前辈道士吐槽了几句,抱了起来往后走几步,深吸了口气,双臂用力,往地上砸了下去。

    哗啦一声,坛碎,四分五裂,陈道临心中暗暗肉疼,赶紧爬下去,小心翼翼的将碎片收集了回来——这些东西一看就是宝贝,可舍不得扔掉。

    而坛子里的东西,也终于露出了面目。

    一块小小的玉简,看上去黑不黑白不白——如果单纯从玉质的卖相看来,远远比不得那个外面洞穴的三清道尊的玉像。

    小小一块,只有肥皂大小,刚好能握在掌心。

    而除了玉简之外,便是一本绢册。

    毫不犹豫的,陈道临拿起了那本绢册来,小心翼翼捧在掌心——这种东西居然没有腐烂,想来那个前辈的道士的法术,果然是有些叫人称奇的地方吧。

    仔细翻开第一页,绢册上赫然用浓墨写着这么一句话:

    “我本山中一道童,神仙一梦十万年。”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