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尽得真传?】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陈道临轻叹。

    这位老窦同志也是个妙人啊。

    他忽悠过曹操,黑过宇文家族,还指点过宋太祖……这样的妙人,历史上居然不曾留下名字,实在可惜的很。

    这人莫名其妙的飞升,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罗兰大陆。举目无亲虽然他zìjǐ说是悲天悯人,才跑去大陆上救苦救难,救助这个shìjiè的人类

    可这话,陈道临第一个就不信!

    这老道士自述里就忽悠了曹操,坑了宇文世家……rúguǒ说一次是无心,nàme两次三次就未必了。

    陈道临甚至猜测,这老窦道士,恐怕也是个有点恶趣味的家伙。

    不然的话,明明可以直接让zìjǐ弄碎玉瓦,为shíme偏偏要弄个“叩首千遍”来坑人?摆明是个腹黑货嘛!

    所以,以陈道临揣测,这位老窦同志在这shìjiè收了一票人类当弟子,传授了shíme“道生一”,未必就真的是悲天悯人,只怕也实在是无聊发疯,找点事情来打发shíjiān吧。

    而且,老家伙最后那句“蛮夷”,实在是暴露了他的本心!

    试想,连这个shìjiè的神,都被老家伙很是鄙夷的看做是“蛮夷”他连这个shìjiè的神都看不起,何况是那些普通的如蝼蚁一般的人类?

    岂不是遍地都是蛮夷?

    你指望这个天朝上国沙文主义思想爆棚的道士,会发子真心的善意来去疼爱一帮“蛮夷”弟子?

    鬼才信你!

    他就是无聊的!

    想起那句刻在棋盘旁的“有棋无友,甚憾!”,让陈道临心中无限遐想啊。

    ……

    继续翻这本绢册,老窦妙语生动有趣,讲述了他收下的那些弟子是如何创立了“德鲁伊”的部族,如何把他尊为神yīyàng的地位。又是如何虔诚的成群结队的跑来海外这座“仙山”朝圣。发动人力给仙师修建洞天福地。开出一座山洞来,又给山谷铺设石板,几乎是按照宫殿的模式来建造只是后来这样的工程,打搅了老窦同志梦中悟道。简单的说就是吵了老窦睡觉,被老窦轰走了。

    否则的话,陈道临说不定今天在这里就能看到一座东方式样的宫殿遗迹了!

    绢册翻到了最后,忽然出现了这么一段话。让陈道临对这位老道士,却忽然刮目相看起来。

    “修仙修仙,越修到后来,却发现zìjǐ越来越不虔诚。

    老道活了无尽岁月,修有所得,却终于míngbái,原来终究是méiyǒu神的。

    所谓道祖老君,所谓三清道尊。不过只是凡人想象出的神像罢了。

    所谓飞升,仙界既不存在。天界也不存在,nàme大概,三清道尊,道祖老君,自然也是后人臆想罢了。

    修仙修仙,真是修到了最后,才míngbái原来这shìjiè上并méiyǒu所谓的神仙,修到了最后,修的也只是自家心中的那个道罢了。

    一叹!”

    陈道临看到这里,不由得拍掌:“这位道爷,终究算是个míngbái人啊!”

    身为道家弟子,最后终于míngbái,根本没shíme所谓的三清道尊。修道修道,也只是修的自家心中的那个“道”罢了。

    “吾来此界,传发育人,已有甲子二十又三,近来渐知天命,我于此界缘分将近,飞升在即,只不zhīdào茫茫天道,这次又要将老道送往何处。可叹修道一世,却不得一传人。授徒万千,却皆为蛮夷,甚憾!终设一念,留我真传于此,待后世之人,若有修道同仁有缘驾临此界,能读懂我天朝文字,当为同道,可传我神仙之法。

    大道三千,殊途同归,自然万法,万法自然。

    留玉简一枚,藏我道门真传,以待后人。

    玉简内有三重天。

    一重天,自在神仙法,可习我道门正宗玄法三千!

    二重天,大道丹箓图,可藏我道家炼丹符箓之秘!

    此二者,皆为我师门承传,后世人当放阳光大,不堕我大道。

    唯一私心,制有法宝一件,乃老道游戏之作,贪天之功,妄做法宝,不忍弃之,往后来者珍重,不可擅用。

    此宝,藏于三重天。

    名曰:无双点将谱。”

    自在神仙法……大道丹箓图……无双点将谱……

    看到这里,陈道临放声大笑,笑的鼻歪口斜,心中得意不已。

    哈哈哈哈!

    猪脚光环在头,绝世秘籍入手啊!!

    将这绢册放进怀里,仔细拿起那枚玉简来,心中狂喜:宝贝啊!宝贝啊!!

    可是……上下翻看了半天……

    然后……又看了半天……

    再看良久……

    陈道临忽然哀嚎一声,对着那天空大骂起来。

    “该死的老窦道士,你倒是留下个话,告诉我怎么打开这玉简啊!!!”

    ……

    抱着这枚玉简反复上下来回看了有八百遍,也没看出任何道道来,陈道临心中这火可别提有多憋屈了。

    又不放心,把那绢册拿起来反复又翻了两遍,还是没找到shíme有价值的线索。

    fènnù的狠狠咒骂了一通,可心中bìjìng不敢,眼看着宝山就在眼前,却不得门而入,这种事情岂不是会让无数穿越前辈们笑掉大牙?

    将这玉简郑重放在了桌上,陈道临深深吸了口气,开始了一些尝试。

    “嗯……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没反应?”

    “再来!道可道,非常道!!!!……没反应?”

    “再来!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又没反应?”

    “再来!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还没反应?”

    陈道临悲愤了!

    怒发冲冠。他忽然脑子一热,狠狠将这玉简往地上摔了下去!

    妈的,难道又要砸碎了才行?!

    砰!

    这玉简重重摔在地上,却并méiyǒu预想之中的破碎。而是落地之后,反弹起来,险些砸到了陈道临的脸上!

    陈道临手忙脚乱拿起来再看,这玉简上完好无损。方才zìjǐ发疯yīyàng的使出全身力气摔下去,它别说是摔破一个角了,连一道划痕都没留下!

    “妈的!这么硬?实在不行,以后就拿当武器来砸人!”

    虽然嘴巴上这么说,陈道临却小心翼翼的将玉简仔细收紧了怀里。

    他信不在这洞穴里又走了一圈,再也méiyǒu其他的有价值的发现了。

    那位老窦倒是,大概是如他在绢册里写的那样,在这个shìjiè修炼了一千三百八十年之后,境界再次突破,又不zhīdào飞升到其他的shíme异shìjiè去了。

    唉……但愿他好运吧。

    既然zìjǐ算是继承了那老窦道士的真传。nàme这洞穴里的东西,陈道临自然而然就毫不客气的当做zìjǐ的东西了。

    真传弟子嘛。独门道法都传给我了,这些身外之物自然也是我的啦这就是达令哥的理解。

    虽然没shíme好东西……不过那个三清道尊的玉像,看上去倒也不凡,起码那玉质就相当不错。

    玻璃种帝王绿啊!!

    若是拿去现实shìjiè拍卖,单位都是上亿的!

    这玉雕,应该是老窦道士沦落到这个shìjiè之后,闲着无聊,zìjǐ拿了块玉雕刻出来,给zìjǐ留个念想,以怀念天朝故国的吧。

    罢了,zìjǐ也留下,当个念想吧,以纪念这位腹黑的老窦梦道士。

    搜刮完了这洞穴里的全部东西,陈道临离开了这里,来到外面的山谷,此刻太阳都yǐjīng要下山了。他大步走出山谷,来到外面的那片坟地,才走过来,就听见远远传来一阵哭泣的声音。

    陈道临先是心中一惊,随后就看见老远的dìfāng,小姑娘夏夏正手扶着一块墓碑,哭的肝肠寸断的样子。

    陈道临赶紧跑了过去,一把抓住了夏夏:“怎么了?你哭shíme?”

    夏夏抬起头来,看见了陈道临,忽然就哇的大叫一声,如八爪鱼yīyàng一下将陈道临死死抱住,大呼道:“你进去nàme久,我以为你是不是遇到shíme危险……我在这里叫了你好多好多声,可都没答应,我,我以为你会不会是死掉了,或者zìjǐ跑掉不要我了……哇!!!!”

    陈道临叹了口气,轻轻摸了摸这小姑娘的脑袋:“你既然这么害怕,怎么不进去找我?”

    “这里……好多坟,我不敢走……”

    小姑娘涨红了脸,羞羞答答的回答。

    “……”陈道临笑了笑,却看见夏夏手里扶着的墓碑,正是甘多夫立下的那一块。

    嗯……这甘多夫是来过这里的,把他的老师埋葬了。

    不过,这里似乎méiyǒu那个甘多夫本人的坟墓啊,这倒是qíguài了。

    他却不zhīdào,甘多夫本人,并méiyǒu机会埋葬在这里,在一百多年前,甘多夫遇到了杜维,带着杜维在一次冒险之中,为了救杜维的命,yǐjīng壮烈战死在了冰原之上。。

    rúguǒ甘多夫没死,恐怕后来说不定也会将这“德鲁伊”圣地的事情告诉杜维,不过可惜的是,甘多夫早死,并méiyǒu真的传授杜维shíme法术,两人之间的师徒guānxì,其实只是一个名义罢了。

    ……

    眼看天色yǐjīng黑了,陈道临干脆就带着夏夏一起走进了山谷,两人跑到那洞穴里过了一夜。

    他yǐjīng仔细观察过了,这里zhōuwéi并méiyǒushíme野兽的痕迹,想来……这岛上恐怕也没shíme兽类出没吧。

    这一夜倒是过的安安稳稳,两人之前在海上担心受怕了多日,难得此刻脚踏实地,心中自然踏实多了。

    只不过夏夏好奇这个dìfāng。提出不少疑问。陈道临也只是笑笑。大概解释了一下说这里是“德鲁伊”教派的圣地。当然,老窦道士的事情,他是瞒下了没说。

    夏夏是个没文化的小孤女,哪里zhīdàoshíme叫做德鲁伊。听的似懂非懂,也就懒得问了。

    在这洞穴里休息了一夜,第二天的shíhòu,陈道临心中存了几分指望。又拉着夏夏一起出了山谷,往岛屿的另一边进发,希望能发现shíme有用的东西。

    这一趟也不算白跑,来到了岛屿的另外一边,居然在这里发现了一个废弃的码头遗迹……虽然yǐjīng破败的几乎看不出完整轮廓了。

    想来昔年德鲁伊教派的人,动用无数劳力前来此圣地动工修建巨碑,运送人工和物资,所以在这里修建了个码头吧。

    “这里……真的是个码头么?”夏夏瞪大了眼睛,看着zhōuwéi的这片断壁残垣:“可惜啊,怎么都找不到一条船呢。”

    陈道临苦笑……这鬼dìfāng只怕废弃了有不zhīdào几千几万年了。就算当年有船留下来,丢在这里风吹日晒千年万年。恐怕也变成化石了,哪里还能航海?

    “可惜了,那咱们岂不是没法离开这个岛了?”夏夏有些担心。

    “那倒是不用怕。”陈道临歪着脑袋想了想:“我法力恢复应该不会等太久,咱们先在这里耐心住下,只要有吃有喝,饿不死就行。等到我法力恢复了,自然就有办法离开这dìfāng了!”

    对于这yīdiǎn,陈道临还是很乐观的。

    反正这岛屿上也méiyǒushíme野兽,晚上干脆也就不回山谷过夜了那里到处都是坟墓,别说夏夏心中不安,就连陈道临想起来也有点毛毛的。

    在沙滩旁的椰子林里,采了棕榈叶铺在地上做了个床,两人干脆席地而坐,就在这里过夜了。

    陈道临点了火堆,燃料就用椰子壳。

    砸了七八个椰子,挖了椰子肉来当晚餐。

    就在刚把晚餐准备好,两人就要开动的shíhòu,忽然就听见pángbiān树丛里传来一阵沙沙的动静。

    随后呼的一声,只见一条lǜsè的身影如闪电般蹿了出来!

    直扑陈道临……手中的椰肉!

    ……

    啾啾满身泥沙,fǎngfó发疯了yīyàng的扑上去,一头扎进陈道临的怀里,小爪子死死抱住一团椰肉,就不要命的往嘴巴里塞。

    这小东西吃的如同饿死鬼投胎一般,小小的嘴巴上,就fǎngfó两颊各塞了个乒乓球,就连咀嚼的动作都做的极为困难,却依然不要命奋力吞咽,噎得不停升脖子!

    也不zhīdào这小家伙到底是饿了多少天,吃了多少苦头。

    看到啾啾忽然跑出来,陈道临倒也大喜过望。

    遇到龙卷风的shíhòu,这小东西钻进了zìjǐ的怀里,可惜大风过后,zìjǐ在海滩醒来,就只看到了夏夏,却méiyǒu见到这小小的恐惧幻妖的身影。

    之前陈道临心中想起,都不免有些悲伤那个小东西,大概是不幸死在了海难之中吧。

    bìjìngzìjǐ在独眼的船上一个月,都靠着这个小东西每天晚上偷东西喂养zìjǐ,才得以活命。

    当以为这东西死了的shíhòu,陈道临倒是真心的流了几滴鳄鱼泪呢。

    此刻看见啾啾死而复生,冲天而降,达令哥心中大喜。

    生怕这小家伙zìjǐ把zìjǐ撑死了,陈道临一把捏住它的尾巴,把它提了起来,拍了拍它的脊背,小东西才把噎在喉咙里的东西吐了出来,猛喘了几口气,才扬起小爪子,对着陈道临“啾啾,啾啾”叫个不停。

    “哈哈,看来你倒也命大,居然也被风吹到这个岛上来了,小东西,既然来了,nàme大家就都不会死了,安心在这里再挺几天,总有回到大陆的一天。”

    可是这恐惧幻妖,却不停的张牙舞爪,只是啾啾啾啾的叫着,然后从陈道临手里挣脱,爪子却奋力指着一个方向。

    “嗯?”陈道临心中一动:“你的意思是……那里有shíme东西?让我跟你去看看?”

    “啾啾!!”小东西尖叫两声,又抱起一团椰肉,然后才一抖尾巴,钻进了树丛里,朝着岛屿的右侧跑了出去。

    陈道临打起jīngshén来,拿起一根树枝点燃当做火把,就追了下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