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章 【禁地】(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个岛屿的地形是左低右高,越往右侧去,地形渐渐陡峭,悬崖峭壁之下,便是汹涌海浪。那些岩石被海洋千万年拍打下来,早变得光滑无比。

    陈道临跟着啾啾一路奔跑,幸好这小东西时不时的停下来等候,才没有跟丢。

    来到一处陡峭的悬崖之上,夜晚的风不小,陈道临就听见前方海浪声阵阵,不由得有些迟疑,却看见啾啾蹦蹦跳跳上了悬崖,然后忽然身子一跃,就不见了。

    陈道临吓了一跳,几步跟了上去来到悬崖旁,伸头一看,却发现这悬崖的岩石之间,却有一条缝隙,恰好可以勉强容纳一个人的身体,从这缝隙里,勉强可以顺着攀爬下去,只是下面波涛阵阵,海浪重重拍打在巨石之上,发出轰鸣的声响——在这漆黑的夜晚,难道要自己这么爬下悬崖去?万一摔死了,岂不是亏大了?

    可偏偏啾啾已经跳了下去,站在地面的一处凸出的岩石上,蹦蹦跳跳,对着陈道临不停的尖叫。

    陈道临定了定神,虽然有些忐忑,但是想到这恐惧幻妖如此反常,下面肯定是有些什么不寻常的东西。

    强行提了口气,陈道临只能硬着头皮,伸脚朝着那条岩石缝隙里踩了下去。

    身前就是悬崖巨浪,这一路爬下去,实在艰险,陈道临几次都脚下打滑,幸好这缝隙狭窄,正好将他的身子卡住了,才没有掉下去。

    好不容易蹒跚来到了啾啾立足的那块吐出的岩石上,啾啾却已经不见了。

    扭头一看,就看见这岩石后面,悬崖的山壁上,赫然是一个洞穴!

    陈道临心中先是好奇。可随即借着手里火把的光亮,却忽然看见了那洞穴上,赫然有一个两个大字!

    深深刻在了岩石之上,入石三分,银钩铁画,字迹之中,隐隐的就有一股子凛冽杀伐的味道!

    “禁地”!!

    咦?

    陈道临不由得心中一沉,脸上露出复杂的表情来。

    毫无疑问,这里的字。肯定是那个老窦梦道士亲手写的了——这地方也只有他能写出这种标准古朴的飞白字体来。

    可……这个山洞,居然被老窦写上了“禁地”二字,那又是什么意思呢?

    这老窦在自己的洞府里留下了那么多遗泽给后人,甚至把自己的真传都尽数留下了,可却偏偏对于这个“禁地”。没有提起只言片语啊。

    这里,又有什么?

    心中既然有了好奇心,陈道临迈步就往洞穴里走,刚踏入洞穴一步,顿时就感觉到迎面一阵阴寒的气息,仿佛骤然置身于寒冬腊月这种,寒气森森。遍布全身,叫人不由得狠狠打了个哆嗦!

    “有点邪门啊……”陈道临咬了咬牙。

    洞穴很狭窄,陈道临缓缓走进去,伸手伏在岩壁上。出手潮湿滑腻,想来这处洞穴在悬崖之下,正对大海,常年海浪水气侵蚀。到处都是一片湿滑。

    陈道临勉强往里走了几步,却发现越往里。就越狭窄难行,到了最后,甚至连腰都直不起来了。

    待到弯腰又走了进步,前面却已经狭窄的只能伏下身子爬行。

    这会儿陈道临心中有些迟疑了——前面黑漆漆的洞穴里,只有啾啾不停的尖叫催促的声音,可陈道临却有些不敢再往前。

    这里已经极为窄小,他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卡在这通道之中,越来越勉强——妈的,老子可别变成了倚天屠龙记里的朱长龄啊。若是被卡在这山洞缝隙里,前不能前,退不能退,这样屈辱的死在这个贵地方,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就在陈道临心中暗暗决定后退的时候,忽然听见里面传来恐惧幻妖急促的“啾啾”几声尖叫,那声音里带着焦急和催促之意。

    陈道临心中的好奇心终究是占了上风,咬了咬牙,又硬着头皮往前爬了几步——心中却已经暗暗想好,若是前面真的再这么变得越来越狭窄,宁可就不进去了。

    可算是老天保佑,挤过了这一段缝隙之后,前面却忽然宽阔了起来,随着洞穴越来越大,陈道临也终于能直立站起身来了。

    火把将这洞穴照亮,陈道临就看见前面地上赫然是一块岩石,上面又有几个字:

    “速速退去!”

    “这老窦梦道士搞什么鬼啊。”陈道临皱眉。

    门口写了个“禁地”,又在里面弄了个“速速退去”,生怕别人进来一样。

    既然都来到这里,叫陈道临这么掉头回去,那可不是达令哥的脾气。耸了耸肩膀,陈道临举着火把大摇大摆的往里走。只是身上越来越寒,越往这洞穴深入,就感觉到温度越低,如同在一个巨大的冰库一种。

    脸上都冻的块木了,用力搓了搓面颊,陈道临心中暗想:既然是禁地,不会弄了什么冰封法术吧?

    果然,等到面前豁然开朗的时候,只见这里一个巨大洞穴,从面积看来大约有一个教室那么大,可抬头看去,这至少有五六米那么高。

    这地方地方不见天日,能清晰的看见周围的岩壁上早已经有一层厚厚的冰层!火把的光亮之下,犹如置身于一间水晶宫内一样。

    洞穴前面的最尽头,啾啾就站在那儿蹦蹦跳跳,急的团团转,小爪子拼命挥舞,指着自己的脑袋上面。

    陈道临寻了过去,果然就在这冰层之上,看到了一件东西!

    那透明晶莹的冰层之中,赫然是一个剑柄!

    陈道临一看之下,不免心中称奇。

    这冰层之下的只能看到剑柄,却看不到剑锋,原来是这把剑已经完全插进了岩石山壁之上,直至末柄!

    从这剑柄的造型看来,分明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而是标准的东方古朴样式。

    啾啾连蹦带跳。陈道临干脆把它抓了起来,皱眉指着冰层:“你带我来,就是为了这个?”

    啾啾奋力挣扎出陈道临的手,却蹦跳爬上了冰层去,小小的身子死死的抱住冰块,脑袋都贴在了冰层上,似乎竭力相让自己靠近那把剑柄,这小东西的眼睛里,居然露出了一股惬意舒坦的目光来。

    这表情让陈道临有些想笑。不过依然抓住啾啾的尾巴把它拎了下来。

    看着这冰层里的剑柄,陈道临自己也是好奇,想了想,怀里倒是还有老窦梦道士留下的那块玉简,那东西坚硬无比。倒是正好用来砸冰。

    手持玉简,陈道临干脆就在这冰层上乱砸一通,直累的气喘吁吁,满头大汗,才终于将这冰块砸落,渐渐的露出了一截剑柄。

    只是这个地方冷的邪乎,陈道临额头的汗珠。片刻就凝结成了一粒一粒的冰珠。

    “不行,太冷了!”达令哥哆嗦了几下:“得加快速度,不然的话可会冻死在这里。”

    他砸冰,啾啾也没闲着。爬了上去,爪牙齐下,对着冰块又爪又咬,奋力帮忙。

    终于。那剑柄周围的冰层都清理干净了,陈道临这才退后半步。收起玉简,试着伸出手去……

    指尖才触碰上了那剑柄,陡然之间,陈道临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顿时狠狠冲击在自己的手指上,这股力量轰然而来,直震的他全身欲碎!

    轰的一声,陈道临身子腾空而起,居然直接就一屁股往后飞了出去,身子重重摔在冰壁上,眼前一黑,差点没痛晕过去!

    等他终于勉强挣扎爬起来的时候,全身无处不痛,感觉自己就如同被压路机碾压过一样!

    陈道临心中惊骇起来——这是什么法术?!

    抬起头来,却看见啾啾已经跳了上去,爪子也是朝着剑柄摸过去,这下不等陈道临阻止,啾啾也直接飞了出去,狠狠砸到了对面的冰壁上,顿时惨叫一声,滑落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陈道临对这个小东西极为心疼——达令哥是个知道感恩的人,啾啾在海盗船上可是每天晚上给自己偷吃了,救过自己性命。一看这小东西摔的不轻,他赶紧过去把啾啾提了起来。幸好,这小家伙倒是没有大碍,只是脑袋晃了晃,痛苦的哆嗦了几下,只是却依然歪过脑袋,眼睛里满是一股热切向往的味道,盯着那剑柄。

    “咦?”陈道临心中奇怪。

    啾啾为什么对这柄剑这么向往?

    将恐惧幻妖轻轻放在了地上,陈道临再次走了过去。

    这剑柄既然如此古怪,那必定有什么不寻常——反正都来到这里了,陈道临难道还会掉头走开么?

    横下了心,陈道临凝神,缓缓朝着剑柄再次伸出了手。

    这一次他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当手指再次触碰到那剑柄的时候,那一股巨大的力量袭来,陈道临顿时就感觉到这股沛然的力量瞬间就从手指冲刷到自己的身体里!

    这力量并不单纯是弹力,而是一种直接灌输到自己体内,然后仿佛就要狂暴炸裂的力道!

    陈道临这次做了充分的准备,并没有立刻松手被弹开,只是这股力量冲刷全身,叫他如触电一般的全身颤抖起来——他依然留着一丝意识,死死的握着剑柄不肯撒手。

    他并不知道的是,自己的全身上下,已经有多出的毛孔绽开,细细的血珠沁了出来!

    这股狂暴的力量冲刷全身,陈道临大吼一声,就奋力试图握住剑柄往外拔。

    这么一用力,忽然,一个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他怀里的那枚老窦梦道士留下的玉简,陡然之间放出了一团光芒来!

    随即陈道临就感觉到那冲刷全身,如洪水一般狂暴的力量,仿佛忽然就有了一个宣泄口,轰然流淌入了那枚玉简里!

    身上顿时一松!

    陈道临精神一震,然后陡然就感觉到自己的脑子“嗡”的一声!

    仿佛脑海意识深处,有什么东西陡然破碎炸裂开来!

    这感觉,就如同蝴蝶破茧,仿佛有某一层原本一直禁锢着的膜忽然破裂开来!

    随即陈道临就感觉到自己的脑海里忽然翻出一股热流,这股热流瞬间就充满了自己的意识之中!

    原本这感觉,就如同人午后饱饱睡足一觉后醒来,那种神完气足的充沛畅快!

    陈道临心中忽然一惊喜!他发现自己被禁锢了多日的精神力,原本已经是死水一潭,此刻却忽然被搅动了起来!

    精神力触角不停自己使唤,就自动释放开来,瞬间这精神力就漫布在了整个洞穴之中,仿佛整个洞穴,都落入了自己的意识海洋之中!

    魔力再无禁锢!!

    陈道临陡然得了这惊喜,只来得及哈哈大笑三声,随后,异状突显!!

    他只觉得自己的额头之上,忽然一阵钻心的巨疼!这种巨疼,似乎是那种皮开肉绽的痛楚。

    这痛楚虽然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却让陈道临忍不住眼泪长流,泪水顺着脸颊滴落下来。

    而随后,让他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流淌下的泪水……居然不是两行!

    而是……

    三行热泪!

    除了左右两侧双颊上的泪痕之外,在自己的额头当中,更有一行热流缓缓落下,泪珠顺着鼻尖滴落!!

    这一瞬间,已经不用照镜子,也不用伸手去摸了!

    陈道临已经“知道”,自己的额头上,忽然又多了一只……

    眼睛!!

    是的,是眼睛!

    忽然多出了第三只眼来,这种感觉极为古怪。原本人的两只眼睛一左一右,视觉融合在一起,观看这个世界,可这会儿忽然多了只眼睛,视野顿时出现了变化!

    眼前所见这个世界,似乎总感觉哪里不对……

    陈道临心中一片茫然,然后,仿佛是一种本能,他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闭上了双眼。

    只有额头的那一只独目,依旧睁着……

    然后,他就明白了,到底是哪里不对了!!

    当闭上了自己的两只眼睛之后,第三只眼依然在“看”着这个世界,但是所见的一切,都不同了!

    这周围视野中的一切,仿佛都不在是原来的模样!

    虽然这洞穴依然是洞穴,冰层依然是冰层,岩石依然是岩石……可是在视野之中,这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变成了彩色的,而且也不再是固体,而是仿佛变成了缓缓蠕动的液体一般!一块一块……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