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初次见面】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希洛克岛作为帝国东海纽霍芬行省的首府,它的自然地理条件当然是得天独厚。

    这个帝国东海第一大岛,在百年前还是海外的一座无人岛,只是帝国海军舰队把这里当做一个出海远航的中转站,在这里可以补充淡水等物资,在这里修建了一个小型军港。

    希洛克岛的面积有六千平方公里——这是罗兰帝国官方图册的数字。与其说它是一个岛屿,不如说它是一块孤悬海外的小陆地。

    陈道临记得自己看过的资料,现实世界的中国第一大岛台湾岛也只有三万七千多平方公里。这个希洛克岛,大概有台湾的六分之一多大了。

    随着帝国一百年来不停的开发纽霍芬行省这个海上新领土,希洛克岛上目前的常驻人口达到了十万多。

    整个希洛克岛的地势呈现出北高南底,北部的山坡高地占据了岛屿的三分之一面积,难得的是,这里拥有一片小型平原,而且土质也适合耕种农作物——希洛克岛也成为了纽霍芬行省除了大陆运输之外的最大的粮食来源。

    大部分人口聚集在了南边的希洛克城,这里也是纽霍芬行省的首府。而北部则是一片一片的农庄。在帝国刚刚开发东海的时候,曾经许诺了大量的优待法令,那个时候,凡是帝国境内任何一个身家清白的良民,都可以申请移民希洛克岛,只要交纳一笔低廉的保证金,就可以获得一百亩土地——耕种五年内免收一切赋税,同时地方政府还负责发放种子和农具等等。

    有了这种优惠法令,在开始的最初的三年时间,很快希洛克岛上的大片荒地都被分发完毕,三年之后,就变成了一片片的农田。

    希洛克城目前常驻人口达到了八万多——这还是三年前统计的数字。

    陈道临来到希洛克城海边的港口时,站在船上远眺这座海港城市,依稀能看见码头港口区熙熙攘攘的一派繁华,心中就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里的港口码头占地非常大,而且修建的极为壮观!站在这条军舰上远眺码头,停泊着无数大大小小的船只。

    更让陈道临吃惊的是,他后来才知道,在希洛克城成为了纽霍芬行省收服之后吗,帝国甚至通过了法令,让原本驻扎在这里的帝国海军舰队全部撤离,将整个港口码头都让给了民用。

    而帝国海军另外寻找了一个距离希洛克岛只有不到三十海里的小岛,另外修建了一个小型军港,在哪里驻扎了一支海军小舰队。

    陈道临乘坐的这条军舰入港,虽然不用和民间的运输船商船那样等待泊位,但是依然可以体会到这里港口的繁华和拥挤。

    码头上无数光着膀子,被太阳晒出一身古铜色的船夫水手和苦力们辛苦劳作着,远处港口上,那些酒馆旅店商铺的旗帜招展。大大小小的马车在港口的堆场进进出出的忙碌着。

    可以看得出来,这是一座生机勃勃的海港城市。

    下了船,陈道临和胡克等人一起乘坐马车离开港口进城。

    让陈道临意外的是,这座希洛克城居然也并没有什么完整的城防——据说最早在建造这座城市的时候,原本是设计的完整的城墙建筑的,但是在修建了三分之一的时候,帝国高层忽然改变了主意。

    准确的说,是当时执政的郁金香公爵护国亲王杜维殿下恼火的叫停了城墙的建造。

    杜维的理由很简单:整个东海都是帝国的势力范围,帝国的海军无比强大,在海上也没有任何敌对势力,随着帝国对东海的开发,海军在东部海域来回清剿,东海的海域上,甚至连一支像样的海盗团伙都很难找到,结果弄的东海舰队的将领们成天抱怨没有地方捞取军功。这种情况下,修建城墙干什么?摆着看着好玩么?难道帝国的财政已经富裕到了有钱没地方花了么?

    况且,一座海岛上的城市,最大的防御力量应该是海军舰队!如果情况恶化到了让敌人登陆直接攻城——除非是海上的舰队都全部完蛋了!可如果出现了这种情况,那么就算有城墙也没有用!!城市里驻扎了两千地方守备军负责维持安定,足够了。

    所以,希洛克城的城墙,建造了三分之一的时候就被放弃了,建造好的部分,并没有拆除,而是依靠着城墙,直接修建了一座总督府。

    进入希洛克城的时候,陈道临就注意到了这座城市的奇特之处,没有完整的城防,不过地方政府为了维持秩序,依然用栅栏墙隔出了城市的边界。

    看守关卡的守军倒是很尽责——不过他们的注意力更多的是放在对于进出货物的检查,以避免走私。对于陈道临等乘坐的马车行人,却只是简单的看了两眼,就挥手放行了。

    “这里的治安其实很好的。”曾经来过这里多次的胡克对陈道临介绍:“这岛就那么大地方,开发了一百年了,开荒的农田都几乎要延伸到山地了。就算是在郊外,连个野兽都找不到,更不用说什么贼人了。城里的守军主要的任务其实就是缉私,防止一些不法商人偷偷夹带私活逃税。此外么……城里有佣兵组织和赏金猎人的驻扎点,凡是有个什么逃犯之类的,早就被这些家伙抢着抓捕去换赏钱了。”

    陈道临听了,忍不住笑了笑——他想起了在自由港的时候遇到的那些赏金猎人团伙。如果不是遇到那些人,自己也不会和石头夫人他们产生交集吧。

    “你来过这里很多次?”陈道临看了胡克一眼。

    胡克淡淡一笑,神色却依稀有一丝惆怅,随即叹了口气:“不错,我曾经在这里住过三年……我现在的妻子,也是在这里认识的。”

    陈道临意外的瞧了瞧胡克,犹豫了一下:“我一直有个疑问想问你……胡克,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方便问。”

    胡克淡然一笑:“我的命都是你救的——你想问什么,何必扭捏。”

    陈道临却摇头,正色道:“救命这种话就不用再说了,胡克,你我当时是伙伴,一起战斗过的战友。我自然不能眼睁睁瞧着你遭毒手,换做任何一个人,我也会这么做的。所以,救命之说,你不用再提了。况且,你不辞辛苦在海上搜索那么多天,也救回了我,就算之前有什么,咱们也扯平了吧。”

    胡克一笑,也不辩解——不过从他的脸上表情能看出,他对陈道临的话不以为然。这个家伙是个执拗的性子,认定的事情,就很难再改变。否则的话,他也不会一个人和独眼的团伙抗衡了这么多天也不肯低头了。

    “我想问的是,之前你和独眼抗衡,我就很奇怪,按理说独眼的势力很大,手下兵强马壮,还有迪恩港的守备府和军方势力做保护伞。而你……只是一个小小的船老大,虽然也有几个手下,不过比独眼可就差远了。为什么你却能和他抗衡了这么多年,他却拿你没办法?就连他背后的官府的力量,也没有动你?”

    胡克听了,略一犹豫,然后才苦笑了一声:“好吧,反正都是要给你卖命的,也不用再瞒你。”

    胡克叹了口气,顿了顿,才继续道:“其实……我年轻的时候,曾经是一名佣兵,在雪狼佣兵团里干了些年,又在佣兵联盟里混过……”

    看着陈道临依然疑惑的表情,胡克才耐性继续解释道:“雪狼佣兵团是罗兰帝国最大的佣兵团之一,实力雄厚,生意做的极大,甚至和军方都有合作,军方在北方的一些针对兽人的动作,有时候自己不方便直接派人做,就会委托给雪狼佣兵团。嗯……”

    犹豫了一下,他又补充了一句:“雪狼佣兵团,和郁金香家族的关系非常不一般,甚至当年能忽然发家成为大陆顶尖佣兵团,都是靠郁金香家族的全力支持!据说最早的一任团长,曾经和郁金香公爵杜维殿下私交极好,甚至还救过杜维的命,所以,雪狼佣兵团,其实可以算作是郁金香家族的编外私军了。

    我在雪狼里干了些年,混到了一个头目的位置,同时还有一个身份,是拿着郁金香家族的薪俸,在东海这里专门帮家族做一些不方面出面干的事情。所以,我可以算是半个郁金香家族的人。只是我后来在一次任务里出了个岔子,犯了很严重的错误,才不得不离开了家族,不过郁金香家族一直待自己人都很厚道,即便我离开了,在迪恩港当船老大,当地的郁金香家族的商业协会都很照顾我,甚至我离开家族的时候,我手里的身份令牌都不曾被收回。

    在迪恩港的时候,独眼虽然把我当眼中钉肉中刺,但是都不敢明着动我,就连守备府里,也知道了我和郁金香商业协会有点关系,都对我和独眼的争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陈道临听到这里,才叹了口气:“原来如此,你居然和郁金香家有些渊源,这就难怪了。”

    他忽然心中一动:“当年,你到底犯了什么错,才离开了郁金香家的?”

    胡克却忽然老脸一红,支支吾吾的却不肯说了。

    幸好,这时候,马车终于来到了总督府。

    总督府的正门自然不可能走了——在这里,总督府的正门常年都是不开的,除非是有什么贵客临门,才会大开正门。

    马车直接行驶到了一处侧门,这里进出的都是运输日常物资的货车。

    胡克拿出了洛黛尔给的令牌,身边还有两名军舰上的军官随行,很快就进了总督府。

    这总督府和陈道临想象之中的倒是不同,不见什么华丽奢华,走进总督府,只是觉得这里占地面积很大,院落很空旷之外,就只看见来来往往的都是穿着制服的官职人员,人人都是神色匆匆,有的抱着大堆的文书来回行色匆忙。

    “前院是总督府办公重地,咱们是不能去的。总督大人架子很大,平时很少接见平民,更讨厌有商人直接去走门路,所以前院的守备比较紧,没有文书是很难进去的。咱们直接去后院,洛黛尔小姐她们应该还不知道咱们归来了吧。”

    陈道临听了,点头一笑。

    这个世界可没有手机或者无线电这种东西,他们坐船一路归来,船上并没有办法先把陈道临归来的喜讯通知回来。

    走过一道院墙,这里一处院落是纽霍芬行省总督拨给洛黛尔等人居住的。此刻守卫已经换成了李斯特家族的侍卫,看着胡克带人到来,立刻有侍卫上前检查。

    陈道临站在门口,好奇的朝着里面张望,就听见院墙里传来了一声声的惨叫,只见院子里,有人被绑在柱子上,有侍卫拿着鞭子狠狠的抽打。

    “咦?这是干什么?”

    陈道临指着里面正在行刑的人。

    “还不是拖你的福。”胡克撇撇嘴巴,不屑道:“都是一些骗子地头蛇之类的混混。洛黛尔为了找你,开出了赏格,找到你人,赏十万金币,提供情报线索的,也赏五千金币!五千金币啊,可供一个富足家庭吃喝多少年了!!自然有些人见财起意,弄虚作假,弄些假消息,上门来骗钱花。这些天,恐怕也不知道来了多少骗子了……”

    胡克对这些人倒是丝毫不同情:“我既然找到了你,而你又说那些海盗都被你杀光了,那么就可见,来这里讨赏全部都是用假消息骗人的了!我刚离开这出海之前,还遇到一个家伙来行骗,说是在什么地方看到过独眼和你……结果洛黛尔小姐仔细问了几句,就戳穿了那人,直接用棍子打了出去。可后来上门来行骗的人越来越多,可两个女孩子又不肯收回赏格,担心会把真正有用的情报漏掉,只能每天都花费大量时间一一接见甄别这些送消息的人。不过也立下了规矩,凡是被戳穿行骗的,一律要挨二十鞭子,这才让有些宵小心中敬畏,不敢太过肆无忌惮。可就算这样,还是挡不住骗子们的贪财之心。”

    陈道临看着院子里挨打的那个家伙,上身被剥的精光,后背上就没有一块好皮肉了。不由得心中一叹:“哎,既然我都回来了,就让他们放人吧……这年头,哪里讨口饭吃也不容易,这些骗子也只是贪财罢了,也没真的伤害了谁。”

    “那可不一定,万一我们真的信了骗子的话,派出人手去查找,白费一场,浪费了宝贵的时间,万一害了你,岂不是就……”胡克看了看陈道临,叹了口气:“罢了,你是魔法师老爷,要给这些人仁慈,那也是你的权力,我这就让他们放人好了。”

    胡克进去和正在行刑的李斯特家的侍卫说了几句话,那些侍卫抬头,好奇的朝着陈道临看了几眼,看见陈道临一身标准的魔法师式样的长袍,都客气的低头行礼,然后果然就将那骗子放了下来拖出去了。

    处理完了这件事情,陈道临还没说话,身边的小姑娘夏夏却低声道:“老爷果然还是心善的……唉,其实这些街头讨饭吃的混混也都挺不容易的。”

    陈道临笑了笑,一手握住夏夏的小手,跟着胡克,迈步就往院子里走去。

    走过外面的院子,里面便是一座宽敞的前厅,前厅空空无人,倒是后面的院子里传来人说话的声音。

    陈道临隐约似乎听见了女孩子柔软的嗓音,依稀辨认出来是巴罗莎。他心中一热,哪里还按耐得住,拉着夏夏,就大步越过了胡克,往里面飞奔而去。

    胡克正要迈步跟上,却忽然一笑,一拍自己脑袋,自言自语道:“我这傻了,人家久别重逢,我这老粗跟上去凑什么热闹。”

    说着,他也拉住了同来的两个军舰上的军官,笑道:“走,两位兄弟,这就随我去侧院喝酒,晚上李斯特大小姐肯定要接见两位,十万金币的赏格,一分都不会少的,哈哈哈哈!”

    ……

    陈道临快步走过了厅堂,从后门出来,就看见了里面的院子……然后,就看见了一幕叫他火大的场景!

    后面这院子显然是纽霍芬行省的总督自家内院,院子里装饰的倒是颇有几分雅致的味道。

    几株绿树种在院中,期间点缀了三两花圃,草地青青,其间有地板铺设出的道路。

    在一株大树下,巴罗莎正站在那儿。

    精灵女孩面对着陈道临的方向,一身白衣飘飘,那宽松柔软的白袍,腰间细细一根金带一束,勾勒出女孩儿家娇柔婀娜的身姿,一头长发如瀑布般披散而下,黛眉

    如远山,星眸似秋水,一堆纤细的尖尖耳朵,从秀发之中俏皮的冒出一点轮廓来。如此绝色,再加上精灵族特有的那种轻灵脱俗的气质——她站在树荫绿草之间,恍

    惚如同一位女神一般。

    只是巴罗莎此刻的神色却有些不对头,精灵女孩的面容上覆了一层红晕,似乎有些害羞,而眉宇间还几分恼恨……

    而让陈道临火大的,却是另外一个人!

    一个男子,背对着自己,从背影看来,应该是很年轻的。双肩宽阔,身材修长——目测比达令哥自己要高出一个头去。而那标准的倒三角形状的躯干,显得极为挺拔英武。

    一身华丽的银色长袍,衣袖上都纹着金边,一头卷曲的棕色长发,腰间配着一柄剑——只是剑鞘上镶嵌的那几粒宝石,恐怕就能值陈道临一身的行头了——尤其是其中一枚宝石,赫然是金子火钻,比陈道临自己手里的那几枚更大几分。

    更可气的是,当陈道临走来的时候,这个背对着自己的年轻人,居然对着巴罗莎,款款弯腰俯下身子,单膝跪在了巴罗莎面前!

    这人居然身手,手上轻轻捏着一束正在怒放的娇艳玫瑰,轻轻将花送到巴罗莎的面前。

    “美丽的精灵仙子,既然你不喜欢人间的珍珠宝石,那么我想了又想,再也没有任何东西能如这朵南洋玫瑰,更配得上你的美丽了。请收下我的这份心意吧……这朵玫瑰花可是从大陆运输而来,用魔法保持了它新鲜绽放的状态……”

    这今年轻人的声音是很悦耳的男中音,甚至还带着几分磁性的感觉,他继续诉说:“你在我心中,就如同这朵玫瑰一样,永远是这般的美丽……”

    尼玛啊!!

    陈道临这一火可非同小可!

    哪里来的瘪三,居然敢撬老子的妞儿!!

    **,现实之中被人当备胎就算了,来到异世界了,老子堂堂魔法师,堂堂德鲁伊的唯一传人,居然还有人敢撬老子的妞儿!!

    深深吸了口气,达令哥强行压下了心中的怒火,揉了揉脸颊,才尽量让自己的面部放松了下来,随后展颜露出一丝如春风般和煦的微笑……他迈步朝着院子里走了过去。

    身后,小女孩夏夏眯着眼睛瞧着院子里跪在地上对巴罗萨求爱的那个男子……

    “这个家伙完蛋了,一定会被老爷坑死的……”

    ……

    “咳咳。”

    陈道临走进院子里,轻轻咳嗽了一声。这声音虽然轻,但是精灵族都是耳目敏锐远超人类的种族啊!何况陈道临的声音,早已经被巴罗莎日思夜想不知道几千几万遍了,此刻忽然听见了陈道临的咳嗽声,巴罗莎瞬间脸色一变,仿佛整个人都恍惚了一下。

    随即,她猛然醒悟过来,尖叫一声,飞身就朝着外面奔了过去。她跑的太急,裙角带过那个男人手里的玫瑰花,顿时将花瓣撕落……

    巴罗莎看见了陈道临,一双眸子里迅速充满了泪水,跑了几步之后,就猛然站住了身子,痴痴的瞪大眼睛只这么瞧着缓缓走来的达令,然后她忽然“唔”的一声哭了出来,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我不是做梦吧,我不是做梦吧……我……我不是做梦吧……”

    看着精灵小妞站在那儿,又开始蠢萌属性发作,陈道临叹了口气,大步走了过去,忽然就双臂用力,将巴罗莎紧紧抱进了怀里。

    “蠢妞儿,看见老爷来了,怎么也不主动投怀送抱?还要老爷来抱你么?”说着,陈道临轻轻一笑,在巴罗莎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精灵女孩这才终于彻底恍过了神来,“啊”的惊呼一声,双目满是狂喜,上手狠狠的抱住了陈道临的脖子,终于投身入怀,死死的抱紧了陈道临,她抱的太过用力,居然勒的陈道临骨头都开始咔咔作响了。

    达令哥被勒的差点喘不过气,只好苦笑道:“宝贝儿,你再这么用力抱下去,恐怕我就要断气了……”

    巴罗莎噗嗤一笑,松开了双臂,只是手依然勾着陈道临的脖子,一双妙目死死盯着陈道临,上上下下的打量,仿佛怎么也看不够,仿佛要将他的每一根汗毛都看的清清楚楚。

    “看清楚了么?是我,没错吧?”陈道临嘻嘻一笑。

    “嗯!是你!”巴罗莎双目流泪,却微笑着,语气和声音却异常坚定:“是你!真的是你!是我的男人!我的男人回来了!!”

    难得蠢萌小妞居然如此奔放一把,陈道临哪里能示弱?

    哈哈一笑,陈道临毫不客气的就抱住了精灵女孩,然后就探过脑袋,对着精灵女孩那双红唇狠狠吻了过去吧罗莎丝毫不躲闪,宛然相就。精灵小妞儿平日里就特别容易害羞,虽然心中爱极了陈道临,但是却一直对于身体的亲密接触比较抗拒,尤其是在这种大庭广众之。

    可这次情况毕竟不同,大家生离死别一场,这些日子以来的,日日夜夜的担惊受怕,日日夜夜的牵肠挂肚,终于让巴罗莎抛掉了一切矜持和羞赧,眼看陈道临从天而降,心中当真是无比的惊喜,此刻幸福的感觉充斥着整个意识,哪里还有心思顾及其他?

    精灵女孩儿甚至主动用双臂紧紧抱住陈道临的脖子,用力将自己温软婀娜的身子贴在陈道临的怀里,似乎不欲叫两人之间再有一丝缝隙。

    陈道临尽情的享受着精灵女孩难得一见的激情和温柔,贪婪的品尝着巴罗莎柔软如花瓣一般的嘴唇……

    终于,两人这天雷勾动地火的一吻,吻的酣畅淋漓,吻的心魂欲醉……

    可旁边终究还有旁人在啊。

    “咳,咳咳!!”

    一个咳嗽的声音,终于将两个激吻这种的年轻人惊醒,巴罗莎一旦冷静下来,顿时害羞的本性回到了身上,她赶紧挣脱了陈道临的怀抱,侧头躲过了陈道临的狼

    吻,只是身子却依旧不舍离开心上人的怀抱,只是侧过来,靠在陈道临的胸膛上。此刻精灵小妞儿满面红霞,喘息急促,身子都有些软了,扶着陈道临的胸膛,似乎

    有些站立不稳。

    陈道临眯起了眼睛来,压着心中的不满怒火——老子吻自己的女人,你咳个什么劲啊?

    这次是面对面的方向,陈道临终于看清了这个胆敢撬自己妞儿的家伙。

    虽然心中再如何恼火,陈道临也不得不承认,这人卖相着实不错:挺直的鼻梁,英俊而精致的脸孔,一派贵族风范——相貌是英俊的有些过分了,恐怕这世界上不少女子看到了这样的脸庞,都会自叹弗如和羡慕嫉妒吧。

    这人双手负在身后,也在眯着眼睛打量陈道临——他眼神里分明闪过一丝恼恨,但是却很克制的掩饰住了。

    “巴罗莎,这位先生,应该就是你一直等待的人了吧?”

    这个人并没有直接和陈道临打招呼,而是先对巴罗莎开口询问,然后不等巴罗莎说话,他对着陈道临点了点头,露出一丝矜持的微笑:“阁下,久闻大名。我叫帕宁,帕宁.加罗宁是我的名字。”

    陈道临一手揽着巴罗莎的腰肢,然后大大咧咧的看了看这个家伙。

    眼珠一转,他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微笑来。

    “您客气了,这位小姐,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啊。”

    小,小姐??

    这一句话,顿时就让帕宁.加罗宁的脸色一变,脸上的表情就仿佛被人打了一拳一样。

    用极大的涵养克制住自己的怒气,帕宁.加罗宁深深吸了口气,眼睛里压抑着怒火:“阁下开玩笑了……难道阁下看不出,我并非是什么女士么!”

    “哦……那个,还真的是没看出来啊。”陈道临一脸无辜的摊开双手,懒洋洋道。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