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 【重逢】(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天不亮的时候,陈道临忽然被一阵恶心弄醒,宿醉之后,胃里翻腾的厉害,他勉强挣扎着从床上翻滚了起来,就看见床边摆着一个木盆,张口就吐。

    吐了一个昏天黑地,才感觉自己松快了许多。

    喉咙里冒火,他在黑暗之中摸索了会儿,忽然就听见一个声音:“啊!”

    声音娇柔,似是女子之声。

    陈道临这一惊,心中忽然一动:难道……是巴罗莎?

    瞬间,身子就燥热起来。

    嗯!一定是的!一定是精灵小妞,担心我酒醉,所以陪在这里照顾我吧……

    久别重逢,白天又来了一个**的激吻……

    此刻天还没亮,孤男寡女共处一室……555555,难道我达令哥的春天终于到来了么!

    陈道临正激动的泪流满面。

    房间里忽然亮起一点光芒。一支蜡烛被点亮了,烛光照亮了一张小脸,睡眼惺忪,身穿一件麻衣袍子,头发乱蓬蓬的,光着脚站在地上,皱眉瞧着陈道临。

    “呃……夏夏?怎么是你?”陈道临的脸顿时垮了下来。

    “不是我还有谁。”夏夏揉了揉眼睛:“你昨晚喝的烂醉,老爷小姐们都休息了,照顾你的责任,自然就落在我这个小女仆的身上。谁让我是你的仆人呢。”

    夏夏一边抱怨着,却拿着蜡烛走到了房门外去,不多会儿,端来了一杯水递给陈道临。

    陈道临一摸,居然是热的。

    “呃……你一直在这里陪着我?”

    “嗯。”夏夏一指房间角落……这个卧室的角落里,放了一张椅子,小女孩之前就是躺在椅子里休息的,椅子上还有条毯子。

    陈道临心中有些感激,叹了口气,一口气喝完了水,低声道:“夏夏,在海上那条船上的时候,我就说过了,以后我绝不把你当仆人!咱们两人共同经历过生死,差点就真的死在一起了,这样的交情,可谓是生死之交了吧?我只把你当成好伙伴,当成兄弟姐妹。今后这种仆人轻贱事情,就不用你做了。”

    陈道临说了这么多,却不闻夏夏回应,不由得心中奇怪,借着微弱的烛光看去,就看见小姑娘垂着头,眼睛里充满了泪水,眼皮一眨,豆大的泪珠就顺着脸颊滑落下来。她兀自想强行忍耐,只是无声抽泣,肩膀不住耸动。

    “咦?你怎么哭了?”陈道临一奇,放下了杯子,轻轻拉住夏夏的手,皱眉道:“我方才的话哪里不对么?”

    夏夏抬起头来,小女孩儿瞪大了眼睛瞧着陈道临的脸,眼睛里仿佛有些委屈,轻轻道:“老爷,你……是不是,打算不要了我了?”

    “呃?”陈道临愣住了。

    “我……我是个没什么用的人,我是在街头长大的,我只会偷鸡摸狗的一些小把戏……其实,就连伺候人的活儿,我也都不会。我不会缝补衣服,洗碗的时候还经常把东西摔碎……虽然你从来都不曾骂过我,但是我心里知道,我不是一个好的仆人。我也没什么教养,不懂什么礼仪……甚至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还打破了你的鼻子……呜呜呜呜呜……我知道,你一定是嫌弃我的,对不对?”

    “这个……这个从哪里说起的啊!”陈道临站了起来。

    “我……我没什么人可以依靠,除了老爷你和巴罗莎小姐之外,嗯,还有洛黛尔小姐……我就再也不认识什么人了!就连在自由港的时候,街头的那些家伙都常常欺负我。我……还有人吓唬过我,说等我长大了,就要把我抓起来卖到风月街上去……我……我……其实老爷你收留了我,把我带在身边,让我当你的仆人,我一直心里都是很庆幸的,如果我继续留在自由港,说不定哪一天就真的被人贩子捉了卖掉了……可现在,你又不要我服侍了,你……你是不是打算不要我了?”

    “胡说八道什么!”陈道临叹了口气,轻轻摸了摸夏夏的脑袋,小女孩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钻进了陈道临的怀里,小胳膊小手用力抱住了陈道临的摇,抽抽搭搭低声道:“老爷,你可不能不要我!我一定好好服侍你!我会努力学着做事的!我去学做饭,我去学缝补衣服!我保证以后洗碗的时候不会摔碎东西了……我,我还可以去学礼仪和规矩,绝不会你丢脸的!”

    “唉,越说越离谱了。”陈道临拉开了夏夏,用自己的袖子擦了擦她脸上的泪珠,皱眉道:“夏夏,你听好了!我可没有说不要你不管你!我的意思,你大概是误会了。嗯,我现在好好的和你说一遍:咱们一起在海上同甘共苦过!甚至那几天,我们都以为咱们两人要死在一起了。还记得我们一起坐在船上看海,一起看日落,一起吃最后的晚餐,我还给你讲故事。你年纪还小,你怎么想,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既然有了这样的共同经历,那么在我心里,就已经把你当做很亲很亲的亲人了!我不让你再当我的仆人,是不想让你做那些粗重的事情。嗯……这么说吧,我把你看做家人,和我一样平等的身份,我的朋友,我的伙伴,我的亲人,我的***。”

    “嗯……就像巴罗莎小姐那样么?”夏夏抬起头来,瞪大了眼睛看着陈道临。

    达令哥哭笑不得:“那当然是不同的了!巴罗莎嘛……呃,她是我的女人,以后应该会是我的妻子吧。不过,你们同样是我的亲人,这一点却是没以后差别的。”

    夏夏心中终于松了口气,小姑娘止住了哭:“你真的不是打算不要我了?”

    “当然!”陈道临拍了拍她的脑袋,笑道:“今后咱们都要在一起的,还可以一起看风景,一起吃饭,我还给你说故事听,好不好?”

    “……嗯,好是好。”夏夏歪着脑袋想了想,却又摇头:“不过,你是老爷,和我一个小女仆一起吃饭,一起看风景,还给我说故事,会让人觉得咱们家没规矩的。”

    看着陈道临要说话,夏夏却抢先道:“老爷……我还是喜欢叫你老爷!我就想当你的小女仆,因为这是我唯一能做和唯一可以学着去做的事情了。你说的……家人,妹妹,朋友……这些听上去固然是好的,但,如果真变成那样,我总觉得心里空空的,特别心虚,觉得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做,不知道该去做什么……我想,我唯一能学着去做的就是伺候你,当你的小仆人。别的……我真的不想。就算真让我那么做,我总觉得没有安全,害怕你哪一天就会不要我了。我还是做你的仆人吧,这样我心里才踏实,才放心。”

    说着,夏夏离开了陈道临的怀抱,走到了一旁去,拿起了地上的木盆,一溜烟跑掉去清洗了。

    小姑娘来回忙忙碌碌,给陈道临端茶送水,又拿热毛巾给陈道临擦洗脸颊,忙了好久,才伺候陈道临重新躺下睡觉。

    陈道临几次想说什么,但是看着夏夏坚定的眼神——这小姑娘其实心事很重的,想来,如果自己再多说什么,恐怕她又要多想了,干脆作罢。

    罢了,她自己非要当仆人就仆人吧,反正在我身边,我对她好就行了,仆人不仆人的,不过就是一个称呼罢了。

    ……

    另外一个房间里,黑暗之中,洛黛尔忽然噗嗤一笑,从床上翻身坐了起来,低声笑道:“喂,巴罗莎,你若是再翻来覆去的,今晚咱们两人可就谁都别睡了。”

    巴罗莎缩在被子里,沉默了会儿,才怯怯低声道:“对不起,我吵醒你了么?”

    “你说呢?”洛黛尔叹了口气,抓了抓头发,苦恼道:“小妞儿啊,你虽然睡在我身边,不过魂儿却早就跑到那个混蛋的房间里去了吧。”

    巴罗莎羞红了脸,低声道:“他晚上喝了那么多,我心里实在不放心,而且……”

    “而且你们情深意重,又大难重逢,你只想时时刻刻都陪在他身边,对不对啊?”洛黛尔叹了口气,却凑了过去,轻轻捏了捏巴罗莎的脸,笑道:“精灵小美人,你心里是不是很恼恨我今晚非拉着你不让你去他房里照顾他?”

    “因为,我……我是他的女人。”巴罗莎轻轻道:“照顾他是应该的啊……”

    “蠢啊。”洛黛尔叹了口气:“我可是为你好啊。你这个呆女人!”

    她一掀被子跳下了床去,恼火的来回走了几圈,才叹了口气:“巴罗莎,我可是知道的,你们精灵族有一个特殊的规矩!无论是再如何相爱的情侣,在结婚之前都必须保持纯洁之躯!否则便是不贞的行为,是得不到精灵之神的祝福的!我说的没错吧?”

    巴罗莎瞪大了眼睛:“你……你知道?”

    “哼。”洛黛尔闷哼了一声:“小妞儿,以你们今天重逢的情景来看,你们两人是郎有情妾有意,你心中爱惨了那个混蛋,那个混蛋么……哼,我看他整个晚上看向你的眼神,就差要把你活活吞了去!若是我今晚放你去他的房间里,你以为自己还能完整的走出他房门么?哼……说不定这会儿早就被他拖上床去,大被同眠了!”

    她把话说的这么露骨,巴罗莎脸上如火烧,支支吾吾了一会儿,才低声道:“我……我会把持自己的……我和他一起在冰封森林里都曾经共同宿营过夜,达令,他,他很尊重我的,不会勉强我。”

    “他怎么样我不知道。”洛黛尔摇头:“可是你今天的状态可不太对头。恐怕到时候,把持不住的反而是你才对吧。”

    “…………”精灵不说话了。

    洛黛尔回到床上,凑近了,凝视着巴罗莎的眼睛,正色道:“你不要恼恨我了,我是真的为你好!精灵族有这个传统规矩,是有它的道理的!那个赐福的仪式是绝不可少的!若你不是处女之身的话,那个赐福仪式便没有了效果……唉……总之,相信我,我可是为了你好的!你们精灵族的求偶舞,必须是处女之身,跳起来完成仪式,才能得到神力的祝福啊!”

    巴罗莎一惊:“求偶舞……你连这个都知道?”

    “切,我不但知道,我还……”说到这里,洛黛尔忽然闭上了嘴巴,打了个哈哈,不再说下去了。

    ……

    第二天,直到晌午的时候,陈道临才艰难的起床了。

    宿醉之后,头疼难受的厉害。

    陈道临在夏夏的服侍之下穿衣起来洗漱完毕。早上巴罗莎终于现身了,精灵其实天一亮就跑了来看陈道临,一直就在外面等着他苏醒,

    巴罗莎亲手端了碗粥来,喂陈道临吃下,然后低声道:“达令,你会不会……怪我昨晚没有陪你?”

    陈道临心中其是的确有一点点的芥蒂,不过此刻巴罗莎一早就来看自己,还端来吃的,现在温软的身子就这么静静的靠在自己身上,眸子了有些楚楚可怜的样子,达令哥心中那一丝遗憾早就烟消云散了,哈哈一笑,将粥喝完,打了个饱嗝,笑道:“不会……咱们以后日子还长呢。还怕你没有陪我的机会么?”

    “我……”巴罗莎羞红了脸,低声道:“昨晚……洛黛尔她……其实我,我们……”

    陈道临毕竟不是白痴,虽然就别重逢,真的很想很想把这个可人的精灵妹子一口吞下去,可是巴罗莎在面对自己的时候,总是有些坚持,这一点他自己是心里清楚的。

    “嗯,其实……我大概明白你的心思。”陈道临笑了笑,在巴罗莎的脸上亲了亲,柔声道:“我耐心好的很,你一天你没准备好,我就继续等下去。反正你迟早是我的。”

    巴罗莎松了口气,忽然就将身子偎依在了陈道临怀中,声音轻轻柔柔,但是声音却很是坚定:“嗯!达令,我是你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