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 【总督的请求】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首先对于当时东海的走私泛滥的情况,罗曼.弗里茨一针见血的指出了其中最大的弊端在于:纽霍芬行省在建立时候的先天制度缺陷。

    纽霍芬行省因为是一个海上的行省,和帝国其他行省有一个最大的区别在于:其他的陆地行省,政体架构上,都是总督担任军政一把手,地方的政务,和地方守军的军权,都是交给总督来掌管。

    然而纽霍芬行省不同……它是一个海上的行省!

    而帝国的海军,厉害和陆军不同。海军都是自成一系,直接归军部调遣。并不守地方政府的管辖。

    可纽霍芬行省是海上地区,总督若不能调遣海军,只靠着驻扎在岛屿上的少数守军,哪里能禁绝海上的走私商船?!

    “如果不给我海军的调遣兵权,这个总督,谁来都干不好!”

    这是罗曼弗里茨面对皇帝陛下时候说的原话。

    皇帝又问起了关于纽霍芬行省的官员贪渎,贿赂等等弊病。

    对于这一点,罗曼弗里茨的回答很简单:贪渎贿赂这些事情,无论是在任何地方,任何时代,都无法彻底杜绝的。即便是在内陆行省,这种现象也永远存在。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彻底纯洁的时候。

    纽霍芬行省的问题之所以从前会比较严重,根子就在于走私泛滥!商会走私货物,可以逃避大量的帝国赋税,这就有了巨大的利益。而走私泛滥带来的后果就是商会要想保持这种利益,就必须贿赂地方官员。

    只要从根子上断绝掉走私的现象,那么这种事情自然也就可以得到缓解。

    还有一点,罗曼弗里茨对皇帝提出了自己的构想:商人自治!

    纽霍芬行省最大的财富来源就在于海上贸易!尤其是各种海洋资源的贸易。

    他的执政构想,便是组建一些大大小小的商会。让商人自己去管理自己的事情。而作为地方政府。只是负责在出现了纠纷的时候,担任一个仲裁者,以及一个秩序的维持者的角色。

    “不要让地方政府承担太多的事情,官员们手里的权力太多太重。自然就会出现以权换钱的现象。”罗曼弗里茨对皇帝这么说:“我们只需要在帝国的法律框架之内,指定一套游戏规则,然后,就让那些商会。只要在这个游戏规则之内,随便他们怎么去玩好了。只要他们老老实实的缴税。贸易上的事情,我们不需要管太多……多组建一些商会,让他们自己互相之间有竞争,有监督,我们只需要当一个仲裁者就好。一旦出现了制度上的漏洞,我们再将漏洞补上,就可以了。”

    而最后,这位罗曼.弗里茨先生对皇帝陛下提出了一个要求:

    “如果让我担任纽霍芬行省的总督,我只有三个要求:第一。给我兵权,尤其是海军。我需要有一支听从总督府调遣的海军分舰队让我指挥否则,我总更不能让岛上的守备部队,游泳跳到海里去捉拿那些武装走私商船吧?

    第二,我既然去了东海,那么就需要给我充分的时间来施展我的执政理念。如果只是干上一任就离职的话,那么还不如不去!我要的是能在东海扎下根去!要实现东海的繁荣,短短的两三年,三五年都是不够的!我此去的话,陛下要承诺,至少让我干上十年!如果才干了几年,有了点起色,就把我召回的话,只会半途而废!

    第三,我需要陛下的真正信任和支持!纽霍芬行省的位置是一个巨大的肥缺,这里的财富太多太盛,我一旦坐上这个位置,便如同是坐在火山口!不知道多少人会眼红,而很多大家族豪门,也会因为各自旗下商会的利益,试图推翻我取而代之。所以我必须要得到皇帝陛下您的绝对信任!”

    皇帝陛下在听取了罗曼.弗里茨的一番言论之后,只提出了一个问题:

    “你要我对你信任,可是正如你所说的,这个总督之位是天下罕见的肥缺,若是你真的也做出了贪渎贿赂的事情……”

    不等皇帝说完,罗曼.弗里茨就立刻做出了回答:

    “如果真的出现了那样的事情的话……陛下,请斩我头,悬于帝都城门之上!”

    就这样,当时年仅三十五岁的罗曼.弗里茨走马上任,成为了罗兰帝国当时最年轻的行省总督,执掌一省的军政大权,甚至还拥有了一支从帝国海军之中分拨出来的舰队,供他管辖!

    而十五年之后的今天,纽霍芬行省的财政赋税,比他上任的时候增加了五倍有余!而曾经肆虐的走私现象,已经近乎杜绝。

    执政纽霍芬十五年,这位罗曼弗里茨总督迎来了无数赞誉,例如帝国名臣能吏,理财高手等等诸多称号,甚至有人将他视为将来的财政大臣甚至是宰相的接班人。

    而同时,诸多诋毁和攻讦也绝不在少数。

    尤其是他在东海整治走私,不知道断了多少商会暗中的财路,而这些商会身后往往站着的都是豪门世家。他坐在这总督的位置上,一坐便是十五年,不知道让多少人视为眼中钉肉中刺这纽霍芬总督的位置乃是天下少有的肥缺,这等好位置,你坐上一任也就罢了,可居然屁股如此之沉,坐上去便不肯挪窝了,这岂不是坏了官场规矩,难不成你罗曼弗里茨吃了肉,连口汤都不分给旁人么?

    十多年来,不知道多少次传闻这位东海总督贪渎舞弊收受贿赂,帝国的检察署更不知道受到过多少关于他的匿名举报和攻讦。甚至他还遭受过三次刺杀!

    然而直到今天,罗曼弗里茨依然安安稳稳的坐在这纽霍芬行省的总督宝座上,而且十五年不变,皇帝陛下很好的信守了承诺,给与了他最大程度的信任和放权以及宝贵的时间。

    ……

    陈道临走进前厅的时候,迎面就正巧一眼瞧见了这位传奇总督。

    身为一个已经快五十岁的男人。罗曼弗里茨依旧精力充沛。看上去比同龄人要年轻的多。

    出身海军的他身材高大健壮。孔武有力,双肩宽阔,说话的声音洪亮,中气十足。单纯从相貌来看。罗曼弗里茨更像是一名行伍军人。

    这位总督大人正坐在那儿和身边的洛黛尔交谈正欢,仿佛不知道说到了什么让人高兴的时候,弗里茨总督开怀大笑。陈道临走进的时候,仿佛正踏着他的笑声而来。

    “啊。这位一定便是达令法师阁下了。”

    看见陈道临走进来,弗里茨总督居然主动站了起来,以他身为帝国重臣封疆大吏的身份,这样的举动可谓是极为礼遇了。

    弗里茨热情的对着陈道临大笑,然后对他点点头:“不错,很不错的年轻人啊。先前只是听洛黛尔说起您这位法师,却没想到您居然如此年轻。”

    面对这位一省总督,陈道临也收起了嬉皮笑脸,认认真真的行了一个法师礼:“总督大人安好。这两天在您这里叨扰,实在是……”

    “客气话么就不必多说了。”弗里茨总督忽然打断了陈道临的话。笑道:“没想到您居然如此年轻,倒是让我十分意外。既然这样。我们也就不用拘泥于什么魔法师和总督的礼节了。达令先生,我待洛黛尔犹如自家侄女一般,你既然是她的好朋友,我便当你是晚辈子侄一般看待,其他的那些虚礼,咱们能省就省了吧。我东海男儿,常年搏击海浪,最见不惯那些繁文缛节了。”

    陈道临自然不会客气,点头微笑:“那么,就请先原谅我的放肆了。”

    “不放肆不放肆。”弗里茨总督连连摇头,指着身边的一个椅子:“坐下说话吧。”

    说着,他扫了一眼后面的卡曼和罗小狗,淡淡一笑:“你们两个也坐下吧,在我这里不必太拘谨。”

    陈道临注意到,这位弗里茨总督站起来的时候,虽然身形魁梧,但是明显可以瞧出腿脚不便,想来这便是这位总督大人的伤心往事了。

    坐在了总督身边,洛黛尔眼波流转,瞧了陈道临一眼,浅浅笑道:“达令,宿醉的滋味可还好么?”

    陈道临瞪了这个女孩一眼,他心中实在不明白,论喝酒,昨晚的时候,这个李斯特家的大小姐喝酒如同喝水一样,喝下的酒绝不会比自己少。算上现实世界和罗兰世界,陈道临在两世为人,都从来不曾见到过这么能喝的女人!

    虽然罗兰帝国的酒大多都是麦酒,酒精度数比现实世界的白酒要低上不少,但是这个女人昨晚展现出来的把酒当水喝的气魄,依然让身为男子的陈道临都看的腿软!

    而且,同样是喝下那么多酒,自己晚上醉的昏天黑地,吐的死去活来,今天起床的时候,痛苦的要命这个女人却看上去容光焕发,好似没事人一样啊。

    “好了,洛黛尔,莫要戏耍你的朋友了。”弗里茨淡淡一笑:“李斯特家的人善饮,那是帝国闻名的。说到喝酒,纵然是我也要对你们退避三舍。”

    说着,弗里茨的眼睛里仿佛闪过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听说,昨天你和帕宁发生了些冲突?”

    陈道临顿时心中一紧,小心翼翼的看着这位总督,他略一沉吟,心中思量该如何回答的时候,洛黛尔就轻轻一笑:“罗曼叔叔,这话可就是你不对了。帕宁似乎你手下军中将官,白天闲着无事,却跑去我的后院,你不问他擅离职守,却怎么反而问我的朋友?”

    弗里茨轻轻一笑,瞪了洛黛尔一眼:“小孩子家家,不要胡说八道,帕宁是得了我的手令,在你住在这里的期间,他专门负责我总督府的内外守护安全。哼……我也是看在你们都是年轻人,家中也颇有些渊源,才叫他来看好你这个喜欢闹事的丫头。你倒好,维护你的朋友,张口就在我这里告他的黑状啊。”

    洛黛尔也不生气,她似乎和这位总督极为熟络,掩嘴一笑,就低声道:“罗曼叔叔。帕宁是你手下人。你自然是向着他说话了。”

    陈道临这会儿也缓缓开口。直视着这位总督,沉声道:“昨天我是和那个家伙发生了点口角。总督大人,这是要怪罪我么?”

    “嘿,年轻的魔法师。果然都是有些傲气的。”弗里茨总督淡淡笑了笑:“还没怪罪你,你倒是说话就带了骨头。”

    他眯着眼睛上上下下瞧了瞧陈道临,叹了口气:“好吧,我看也看过了。达令。你这个年轻人不错,我看的还算顺眼。之前只听洛黛尔说了你们在海上的事情,她说,你为了让大家安全,自己一个人留下在海盗那儿当人质,才救了大伙儿的命,这事情我原本是有几分不信的。如今这世道,出色的年轻人越来越少。而有出色的本事,同时还能讲义气不怕死的,却更是几乎见不到了。不过今天看了看。你这个家伙倒是有点骨头。”

    他说着,笑了笑:“年轻人。为了女人争风吃醋,倒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毛病。”

    陈道临听了,却反而皱了皱眉,深深吸了口气,看着这位总督,缓缓道:“总督大人,您这话,我可就没法认同了。”

    “哦?”

    “根本就不是什么争风吃醋。”陈道临摇头:“若是一个没什么相干的女孩,谁都不认识,大家都看中了,互相竞争,各显本事……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都是年轻男子,为了争夺女人而发生些冲突,倒也不算什么。不过……”

    说到这里,陈道临的神色严肃了起来:“巴罗莎可不是什么不相干的女孩子!那是我的禁脔!无论是名分还是感情,早已有定论。在她心中,我便是她的男人。在我心中,她便是我的女人!就如夫妻一般无二的!请问这种情况下,一个不知道哪里钻出来的混蛋,当着你的面,跪在你妻子的面前死皮赖脸的向她求爱……请问总督大人,若是有人这么对您的夫人,您该当如何?”

    “自然是一刀砍了那混蛋!”弗里茨总督毫不犹豫的直言回答,随即横了陈道临一眼:“这么说来,你倒是没错了?”

    “当然没错。”陈道临理直气壮:“这不是什么争风吃醋,而是那个混蛋当我面调戏我的未婚妻子,我没把他变成亡灵傀儡,就已经算是我很仁慈了。若是再有下次的话……魔法师也是会杀人的。”

    弗里茨总督静静的看了陈道临一会儿,然后笑了起来。

    “不错,洛黛尔,你说的一点不错,这个家伙的确是个有趣的人。”弗里茨摇摇头,随后道:“好吧,不管如何,帕宁是我手下将官,昨天的失礼,我这个主人代为向你赔个不是了。”

    总督随后拍了拍自己的大腿,轻轻笑道:“有本事,讲义气,不怕死,而且还有骨头。嘿,你这年轻人,倒是合我脾气的很。”

    他眼神闪动,忽然就盯着陈道临:“年轻人,我有件事情想求你,不知道你肯不肯帮我这个忙。”

    陈道临一愣他有些不太适应这位弗里茨总督的说话做派风格。这人看似脾气豪爽,其实隐隐的有些霸道。

    这也难怪,这位总督坐镇东海,封疆大吏,一待就待了十五年。试想,这么一位总督,在一个地方干了十五年下来,就算他不想当土皇帝,也其实就是土皇帝了。这里天高皇帝远,皇帝又对他极为信任和放权。在东海纽霍芬行省一地,他弗里茨总督说话,就几乎等同于皇令一般,从来无人能违背。

    久而久之,自然也就养成了这种说一不二的做派了。

    譬如现在,忽然开口求人,却说的如此直截了当,仿佛一幅吃定了陈道临的样子。

    陈道临苦笑了一声,皱眉道:“总督大人说笑了吧?您可是一省总督,哪里会有什么事情要求到我这么一个小角色。”

    “帝国的魔法师身份何等尊贵,怎么能说是小觉得。”弗里茨总督摇头,看着陈道临:“我也不和你客气,便直接和你说了吧。这件事情呢,是我心中一块心病,你若是能帮我做了这件事情,便算是我欠了你一个人情……哼,在这东海这里。想让我欠人情的家伙。可以从这里一直排队跪到大陆去!”

    陈道临却小心翼翼。正想说什么,却忽然看见了洛黛尔假装低头喝水,却悄悄的对自己抛了个眼神过来,那目光里的意思。似乎有些鼓励的意思,还轻轻的不动声色的点了点下巴。

    咦?这小妞儿是让我答应?

    虽然还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不过陈道临心想,洛黛尔总不至于会坑自己吧。

    “总督大人请说吧。若是我能做到的,一定不推辞。”他深吸了口气,做出了承诺。

    “好。”弗里茨叹了口气,随后瞧着陈道临的眼睛:“不瞒你说,我膝下只有一子,今年已经十六岁。昔年我忙于公务,一直疏于管教他,心中也对他颇有亏欠,所以……”

    说到这里,弗里茨总督摇摇头:“我年轻时候就曾经立下志向。绝不继承家业,只想完成自己的理想。而今我年过半百。没想到生的一个儿子,居然和我年轻的时候一般的倔强。这小子学文不肯,学武不愿。从十岁开始,我为他请了不知道多少学者老师,亦或者军中高手教官。可是这孩子却偏偏对那些都没有兴趣。而也不知道是受了哪里来的影响,从小便痴迷于各种传奇故事,一心就要做一个魔法师。从小就喜欢搜罗各种各样的魔法书籍,整日把自己关在小院子里,只和一些瓶瓶罐罐的药剂和植物打交道。”

    他叹了口气:“我当年既然坚持理想,不惜和家中决裂。如今我儿子有自己的理想,我也不愿意扼杀了它。所以,我便有心成全他。既然他喜欢魔法,想当魔法师……那就当魔法师吧。只是……魔法老师却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请来的。帝国一共才多少魔法师,我虽然是一省总督,但是毕竟不是什么豪门世家,也实在招揽不到那些真正的魔法高手,所以……”

    陈道临听到这里,渐渐听出了些味道来,皱眉看着这位总督:“您……不会是……想让我……”

    “正是。”弗里茨总督点了点头。

    陈道临苦笑道:“总督大人不是在和我说笑吧?以您的身份,纵然招揽不到别的魔法师,但是弄一个名额,将令公子送进帝国魔法学院进修,也是易如反掌啊。何必让我这个……”

    “帝国魔法学院的事情,那便不用想了。”弗里茨摇头:“我也不是没有尝试过。不过可惜的很,入门的测试,这小子便没有通过。可怜他有心学习魔法,却偏偏没有这个天赋。我已经豁出老脸去,托帝都的朋友请了一位魔法工会里的法师给这孩子检查过了,他的确没有天赋,所以……”

    陈道临摊开双手,苦笑道:“大人,这可就为难我了。如果令郎没有魔法天赋的话,我也没法改变这个事实。”

    “你误会了。”弗里茨总督道:“我自然知道,既然没有天赋,那便无论如何也难以成为魔法师。我并不是想指望你能逆天成事。只不过,我这孩子向往魔法的心思甚坚。他曾经明言,纵然不能去魔法学院求学,也要自学成为一名魔法师……虽然没有天赋,但是他却表示没有兴趣学别的,哪怕不能成为真正的魔法师,也想要成为一名魔法理论的大学者,甚至是魔法药剂师,也是可以的。”

    说到这里,弗里茨苦笑道:“我后来才知道,这小子居然是小的时候看过了初代郁金香公爵大人的传记。要知道,传说杜维殿下年轻的时候就曾经被断定没有魔法天赋,结果从魔法药剂学入手学习,最后终究是杜维大人有天命在身,修炼成了一身通天彻地的本事,成为了我罗兰帝国一代传奇。我这个呆儿子,恐怕也是因为受了这一点的鼓励,纵然撞的头破血流,却也不肯回头了。”

    陈道临听了,心中苦笑……想学杜维?那你儿子可有苦头吃了!

    虽然陈道临不知道杜维当年是怎么修炼出来的……不过嘛,人家是穿越者啊,有光环在身,自然是奇遇连连的。

    这个总督的儿子,明明是一个路人甲的身份,却一心想学主角……那不是自己找不自在么?

    “他若是有魔法天赋,我纵然豁出老脸去,也要成全这孩子的心愿。只是既然已经判定了没有这个天赋……”弗里茨总督说到这里。住口不语了。

    他虽然不说。陈道临却也能猜到几分。

    以这位总督的身份。如果他的儿子有天赋的话,怎么也能找到名师学习。可既然没这个天赋……魔法师可都是眼高于顶心高气傲的人!就算你是封疆大吏,是东海的土皇帝,这身份也未必会被那些魔法高手放在眼里如果你儿子有天赋的话。看在你总督的面子上,收下孩子当徒弟,也还是可以的。

    可既然没天赋……拜托,魔法师们都是很忙的!谁愿意浪费时间来陪一个没有天赋的小孩子玩啊!

    陈道临想到这里。就叹了口气:“好吧,总督大人您的意思,我大概能明白了。既然令郎有心学习魔法,我便试着教他些东西吧。魔法药剂学和魔法理论,总还是可以传授一些的。药剂学和魔法理论这些东西,也不算是什么不传之秘,所以,拜师就不必了吧。”

    弗里茨总督也连连摇头:“不行不行!既然传授他学识,那便是老师!这名分岂能没有?若是你肯教他魔法学识……我自当重谢!说到财货,我虽然不算什么富豪之家。但也不会委屈了阁下。至于其他么……我身为一省总督,在帝国好歹也还算有些门路。你若有什么事情要办的话,力所能及,我必不推辞。”

    陈道临笑了。

    这总督做事情倒是爽快……他可是东海的土皇帝呢。给他儿子当老师,显然也是个大大的肥差。

    “既然总督大人这么说,我便不推辞了。”

    弗里茨总督听了,大笑三声,立刻高声喝道:“来人!”

    两个总督府里的侍从跑了进来,弗里茨扬眉笑道:“去,把卢修斯叫来。”

    不多片刻,两个侍从就把弗里茨总督的儿子卢修斯带了回来。

    这个叫卢修斯的年轻人,看上去很文弱,并没有继承他老子的魁梧健壮。不过身材倒是很高,只可惜太过瘦弱了些,头发长长乱糟糟,一身灰不灰黑不黑的袍子,走进前厅来的时候,陈道临立刻就在他身上嗅到了一股子淡淡的魔法药剂的味道。这家伙手都没洗,指甲上都还有黑泥。

    走进来的时候,他神色有些不快,仿佛呆呆傻傻的样子,眉头紧皱,若有所思,进门的时候差点被台阶绊了一跤。

    这年轻人才回过了神来,抬起眼皮,眼波扫了过来,一一从洛黛尔,罗小狗,卡曼等人身上滑过,最后却落在了陈道临的身上!看清了陈道临穿着法师袍,这年轻人顿时眼睛一亮。

    而陈道临,自从这个年轻人走进来的时候,陈道临也呆住了!

    达令哥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这个叫卢修斯的总督之子……他心中瞬间就生出了无数的疑惑!

    其实原因很简单,这年轻人走进来的时候,陈道临心中好奇,忍不住试探着分出了一丝魔力的触角,无声无息的朝着这年轻人的身上试探了过去。

    而让陈道临震惊的是,自己伸展过去的魔力触角,还未曾触及这年轻人身体,忽然就猛然一震,对方的身体立刻就引发了一丝魔力的波动反应!

    这一丝反应虽然并不太明显,但是陈道临却非常清晰的捕捉到了!

    他愣住了!

    有魔力反应?

    这人,分明是身上拥有相当不俗的魔力修为的了!

    可他老子却分明说他没有魔法天赋,修炼不了魔法啊!那他身上的魔力波动,却是从哪里来的?!

    弗里茨看见自己的儿子进来,不由得叹了口气,沉声道:“卢修斯,快快给客人行礼!”

    卢修斯神色冲动,兴奋的盯着陈道临,然后恭敬的行了个礼,才急忙喝道:“见见见见见见过魔魔魔魔魔法师阁阁阁阁阁阁!我~~~~~我~~~我叫卢~~~~卢~~~修修修修修斯。”

    好不容易说完了最后一个字,这年轻人翻了个白眼,长出口气,已经是满头大汗。

    “…………”

    陈道临呆住了。

    ……

    看着陈道临一脸呆滞的表情,弗里茨叹了口气,低声道:“我这儿子,从小便有口疾,这病总是无法治好。所以……他虽然有心向往魔法,但是却因为这口疾的困扰,被断定无法修炼魔法了……所以……唉…………”

    明白了!

    陈道临苦笑了一声,原来如此啊!!

    这可怜孩子,是一个严重的口吃患者,口吃严重到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可怜孩子,连话都说不利索,这种情况,自然是没法修炼魔法的了。

    那些魔法咒语,都是字符发音晦涩古怪,叫一个口吃患者来念的话,还不如直接杀了他算!一段最最简单的火球术咒语他恐怕就得念上半个时辰……这种天赋,还怎么当魔法师?!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