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 【高深莫测达令哥】(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对于魔法师来说,口吃这种毛病算是真心无解了。

    成为魔法师,必修的一项便是咒语,如何将咒语念的又快又好,是成为一个魔法师的必经阶段——哪怕你后期修炼到逆天的地步,能够学会默发术或者是瞬发术,可初期也要从最基本的念咒语开始学起。

    这个卢修斯嘛……难怪被断定和魔法无缘了。

    这个家伙分明身上有魔力波动,想来应该是不知道从哪里学了些冥想术,积攒了些魔力修为,可惜的很,却碍于口吃,无法施展出来。

    这样的状况,就譬如是一个身怀内力的武林高手,却因为手脚残疾无法动弹,无法施展招数,空有内功,也是注定无济于事了。

    “卢修斯。”弗里茨总督看着自己的儿子,眼睛里流露出几分痛惜和怜悯,缓缓道:“这位达令先生是位才华横溢的年轻法师,洛黛尔小姐对他极为推崇,听说连郁金香公爵弥赛亚小姐都和他为友!这位便是我为你请来的魔法老师,还不快快行礼!”

    卢修斯表情激动,面色涨红,可惜碍于口吃,急的满头大汗,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陈道临知道口吃之人不能激动,否则的话,越激动越心急,就反而越说不利索。他温和的笑了笑,主动走到了卢修斯的面前,平视着他,缓缓道:“你叫卢修斯?听你总督大人说,你很喜欢魔法?”

    “嗯!!!!!”卢修斯赶紧点头。

    “你的事情,总督大人刚才也和我说过了。可惜的很,你虽然有心向往魔法之路,但是却碍于这天然的口疾……”

    卢修斯神色一黯,陈道临却忽然语气一转。笑道:“不过我倒是不在乎这些。既然有一颗向往魔法师的心,那么其他一些细节就不重要了。并不是一定要能把咒语念好了,才能成为出色的魔法师的。”

    说着,陈道临看着面色复杂的卢修斯,缓缓道:“我听说你很小的时候就喜欢魔法,这么多年来,虽然因为自己的口疾所限屡屡碰壁,却一直不肯放弃?很好,这样的心志。我很是赞赏。”

    陈道临的眼睛正视着卢修斯,语气很是肃然:“这世界上的人分为两种。第一种人,面对苦难的时候,只会徒然痛苦烦恼颓废怨天尤人,就此碌碌无为。第二种人。则会把所遇到的苦难看做给自己的磨砺,然后在这磨砺这种,想尽一切办法让自己变得更强大……卢修斯,我希望你是后者。”

    卢修斯神色激动,虽然说不出话来,但是那目光之中,又是喜悦又是兴奋。简直就恨不能当场开心的大笑大叫起来。

    他口不能顺畅表达,却忽然就单膝跪了下去,对着陈道临重重的点了点头,指着自己:“我……我……老师师师……我……”

    “好了。不用激动,我明白你的心思。”陈道临笑了。

    要知道,他在现实世界之中就是留在学校里当辅导员的,这种为人师表的架子。拿捏起来倒是驾轻就熟,此刻故意笑的风轻云淡。缓缓道:“就冲你这一颗坚毅的求学之心,你这徒弟我就收下了。放心,你有此心,将来必定大放光彩!”

    说着,他忽然眼角余光看了一眼弗里茨总督,发现这位总督的眼神里颇有几分欣慰和轻松,但是更多的却是隐隐的一丝不以为然。

    陈道临心中一动,就把这位总督的心思猜了个七七八八。

    这位总督想来早就对自己的儿子的魔法之路死心了。以他总督之尊,自然是曾经找过不少魔法师来测试自己儿子的天赋,也想过很多办法。可惜无数成名的魔法师都是无可奈何——口吃这种毛病,即便是在现实世界之中也是很难治愈的一种疾病,需要长期持之以恒的训练和治疗才行。

    弗里茨总督其实对自己儿子的魔法之路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找陈道临来指点自己的儿子,其实……说穿了,多半也就是给自己的爱子一个安慰罢了。

    你喜欢魔法,我就找一个魔法师来哄着你玩吧。左右陈道临不过是一个年轻的低阶法师,想来本事也有限的很……不管怎么说,也好歹是一个正牌法师了。

    若是请别的成名的魔法师来干这种哄自己儿子开心的无聊事,恐怕没有任何一个魔法师会愿意干。但是陈道临么……这个年轻人,死马当活马医了呗。

    也不指望他真的能让自己儿子学魔法,只要能哄他高兴就好吧。

    说到底,这位弗里茨总督内心深处,对年轻的陈道临未必就多看重。毕竟他年纪摆在这里,能有多大本事?

    陈道临心中一动……他既然答应了这位弗里茨总督教导他的儿子,也自然不想叫人看轻了,况且,如果能让这位帝国传奇总督真的欠下自己一份大大的人情,无论如何也是一件稳赚不赔的买卖。

    如果只是当一个哄小孩子开心的角色,那就没多少分量了。

    想到这里,陈道临轻轻一笑:看来不显些本事,倒叫这个总督小瞧我达令哥了。

    陈道临清了清嗓子,道:“我有言在先,既然总督大人一定让你拜在我门下,那么礼不可废!我这一脉传承自有规矩,既然是拜师,便要按照我的规矩来做事了。”

    说着,他看了弗里茨总督一眼:“大人,可有异议?”

    弗里茨倒是知道很多魔法师都有各种各样的怪癖和规矩,对于陈道临的这个要求,倒也不奇怪,点头道:“本该如此的,嗯……达令法师,你有什么要求么,还是需要什么东西,我这就让人筹备了来。啊……那个测试水晶球,我府里倒是有储备几个的。如果……”

    “呵呵,倒也不需要什么东西,只是要借您这里的地方用一用,还请……清退您的属下吧。我这一脉的传承,有些东西,却是不好让外人看见的。”

    陈道临看着这位总督,心中一笑:这总督看来之前做过不少无用的功夫啊,居然连测试魔力天赋的水晶球都有准备。

    弗里茨总督很快就挥手让前厅里侍奉的仆人和护卫都退下。不过弗里茨总督自己却站在那儿没走——毕竟是自己的儿子,他这个当父亲的总要站在一旁观礼的。

    至于其他人么,洛黛尔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这位李斯特家族的大小姐算是对陈道临的底细颇有些了解的,知道陈道临的本事有限,只猜测他现在又要搞什么把戏。

    而罗小狗和卡曼两人也都是一副毫不客气的样子。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仿佛也很好奇。这两人都认识陈道临很久,尤其是罗小狗,本人就是魔武双修,且不说武技了。单纯是魔法实力,当初两人认识的时候,他就要比陈道临高出一阶了。此刻倒也想看看陈道临能弄出什么把戏来。

    卡曼胖子则被陈道临瞪了一眼,立刻就瞪了回去,虽然不说话,但是那脸上表情分明就是:老子就要站在这里看,怎么样!

    陈道临心中好笑。也不说破——既然你们想看,那就看吧。

    反正是装逼,这种事情,旁边若是真的没有了观众。也反而无趣的很了。

    陈道临先让卢修斯跪在了自己的面前,然后从怀里一摸,从藏在怀里的魔法皮袋里摸出了一张特制的羊皮纸来,飞快的拿出一支笔来。在上面写下几行文字契约,又抓起了卢修斯的左手。刺破了他的拇指,将一滴鲜血滴在了羊皮纸上的一个魔法契约图案上。

    “这是一份魔法契约,我所传你的一切学识,若是未经我的许可,你不可擅自泄露给第三个人!否则的话,便会受到魔力的反噬。”陈道临神色凝重:“你既然学了这么些年魔法,想必魔法契约这东西你是了解的,这契约一旦签署,就只有我才能解除这契约,否则的话,你这一生都要遵守契约的内容了!”

    卢修斯还没说话,弗里茨总督却神色一变。

    总督忍不住探过了头来,欲言又止。幸好,罗小狗善解人意,立刻就低声道:“不妨事的,总督大人,我刚才看达令写的契约内容了,内容只是禁制卢修斯不得将老师传授的东西泄露给旁人。只这一条契约,并无涉及其他的内容和限制。”

    顿了顿,罗小狗笑道:“魔法师的传承之中,这种条件都是很普遍的。您放心吧。”

    弗里茨总督虽然不是魔法师,但是也懂得“师门绝技不能外传”的这种普世道理,闻言点了点头,就放心了。

    卢修斯神色激动,任凭陈道临将自己的血抹在契约上,神色虔诚。

    “我知道你虽然不能念咒,但是却身有魔力……想来是总督大人不知道用了什么代价,为你求来了冥想术吧?你冥想看来颇有所得,已经有了些魔力的基础了,这倒是省了我不少力气。现在我念咒语,你跟着我念就好。”

    随后,陈道临念了一句咒语,卢修斯虽然激动口吃,但是此刻却顾不得别的了,硬着头皮,开始念咒,短短的一句魔法契约咒语,他念的满头大汗,足足念了七八遍才念完。

    精神力从手指灌注到契约文书上之后,陈道临飞快的也将自己的一滴鲜血抹在了契约上。

    咒语念完,魔力输出,很快这张契约文书就忽然无风自己飞起,在半空之中,静静的自己焚烧起来,化作一团火光,燃烧殆尽。

    卢修斯立刻就感觉到一丝奇特的冰凉的感觉注入了自己的意识之中,缓缓消失。他知道这是魔法契约在自己的意识里留下的烙印,心中非但不惊,却反而欢喜起来。

    “很好,契约完毕,下面便是行礼了。”

    陈道临神色凛然:“你按照我说的做。”

    随后,陈道临却从魔法袋里取出了一张关二爷的画像来,将这画像漂浮在空气之中,又命卢修斯按照自己的吩咐,跪在画像前,顿首三次。

    拜神像这种事情,却是罗兰大陆上别的魔法师传承都没有的一项了,除了陈道临这一脉,实在是别无分号。

    “你且听好了,这就是本门尊崇的神灵。我并非是罗兰帝国之人,乃是来自海外不可知之地。这画像上的神,乃是我这一门所祭拜的神灵。这和你罗兰大陆的习俗不同,你若是不肯皈依这位神灵,那也随你,只是那样的话,你便只能算是我的记名弟子,我一样会教你魔法,只是有些真传绝学,你却是学不到的了。”

    拜别的神灵……这种事情对罗兰人来说,若是在一百年前,那就是绝对的死罪了。有光明教会的宗教禁锢制度存在,拜别的神灵便是亵渎光明女神,是要被抓起来当做异端烧死的。

    不过陈道临已经知道,如今罗兰帝国之内,宗教制度已经革新,光明教会早已经没有昔年的强势,帝国法令已经不禁止其他宗教的传播了。

    弗里茨总督是敢于搏击海上的汉子,其实也是不怎么信神的,对于光明教会也没有什么归属感,眼看陈道临让自己的儿子拜别的神,只要自己儿子没意见,他倒是不抗拒的。

    卢修斯毫不犹豫,立刻就磕头三次。

    “嗯,不错。”陈道临哈哈一笑:“你放宽心,我这一脉所拜的神灵,乃是光明正大,绝不是什么异端邪教,我们这宗教,历来都是劝道人向善,讲究忠诚义理!”

    顿了顿,陈道临笑道:“现在礼成,你便算是我教弟子了。现在么……按照我教派的规矩,你既然是我真传弟子,我这就便要教你第一个法术!也算是我这个当老师的见面礼。”

    现场就教会一个魔法?

    这个让卢修斯大喜往外。他研究魔法多年了,苦于无法念咒,虽然也学了些魔法,但是施展起来,却是难比登天!一个小小的火球咒语,他就要念上十几次才能念利索,等他念利索了咒语,魔力早就散去了。

    陈道临轻轻一笑:“来来来,我教你第一个法术,便是……舞空术!”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