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章 【帝都行】(二合一章节)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接下来这几天,陈道临住在总督府里的日子,就过的无比逍遥了。

    弗里茨总督深感陈道临的大恩,整个总督府上上下下自然是把达令哥当做大爷一样的伺候了起来。

    拜师收徒的当晚,陈道临便住进了一座装修精致的小楼之中。更是拨来了十几个年轻伶俐的男女侍从仆人前来伺候陈道临的起居饮食。弗里茨更是派人送来了不少礼物,吃穿用住各种东西都有。

    魔法师的装备很难弄到,纵然是这位总督大人也只怕没那个本事。不过弗里茨总督听说陈道临有一位狼武士扈从,立刻就派人送来了一套上等的武士轻铠,以及长短兵刃一套——他是一省总督,手握军政大权,在军中弄些上等的武器铠甲不过是小菜一碟罢了。

    至于陈道临需要的魔法药剂,更是按照他开出的清单直接送来了双倍的分量。这让陈道临心中大爽。

    当晚就把自己一个人关进了房间里开始鼓捣那些魔法药剂了。

    对于这些总督府里派来的仆人,唯一不爽的就是小女仆夏夏了。夏夏冷眼看着这些总督府的侍从,一脸厌恶的表情——年轻的小女孩只是很天真的认为这些家伙是要来抢她的饭碗的。

    三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土行术第一阶段修炼完毕之后,总督的儿子卢修斯立刻前来拜见了自己的这位老师,千恩万谢。

    卢修斯如同换了个人一样,原本眉宇之中的郁结之气一扫而空,整个人看上去爽朗了许多。他修炼完了土行术的第一阶段,便可以自由的让自己按照法术来飞行,虽然飞行的高度不过只是离开地面一米左右,而且前后进退的速度也并不快。但是受困于口疾多年,终于能施展魔法,卢修斯已经心中无限感恩,并没有敢再要求更多了。

    陈道临并没有立刻传授他土行术的第二阶段:一方面呢,他这个当老师的都还没修炼第二阶段呢。第二方面,要修炼土行术第二阶段,有一个前提,就是必须先得要开天眼,能看透世界的自然万物本质才行。

    这开天眼的法术,陈道临倒是在玉简之中找到了,可惜的是,其中有很多关于道家的理论和修炼的门路,这些要翻译成罗兰文字来传授给卢修斯这个地道的土著,却有些不太容易。

    毕竟,相让一个罗兰人去理解什么“道可道非常道”,恐怕就真的太为难人了。

    “唉,不知道老窦梦道士当年是怎么把这些道家的法术弄成德鲁伊传授给这些土著的。”

    虽然暂时没什么东西可以传授给卢修斯,不过在陈道临鼓捣这些魔法药剂的时候,这个弟子倒是帮了不少忙。

    卢修斯这些年来不能真正的学习魔法,所以就将一腔对魔法的热爱都灌注在了魔法药剂学上,而他老子是一省总督,又舍得给他投入,而那些成名的魔法师虽然不能教他魔法,但是魔法药剂之类的书籍也还是并不吝啬的。

    多年的钻研下来,卢修斯的魔法药剂学的造诣,连陈道临这个正牌魔法师都颇为惊奇,甚至在自己配制伤药的过程里,卢修斯在一旁提出了些颇为惊人的见解,让陈道临都十分佩服。他隐隐的觉得,在魔法药剂学上,这个弟子的造诣恐怕已经超过自己这个半吊子魔法师了:毕竟陈道临的魔法学识都是照搬了石头夫人的记忆,就相当于背了一脑袋的各种理论知识,其实要想融会贯通,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有这个弟子代劳,陈道临的魔法药剂的钻研过程就进行的更为顺利了。一对师徒几乎每天都要泡在房间里鼓捣那些药剂。

    而让卢修斯震惊的是,自己的这位老师居然拿出了一本魔法药剂学的手书笔记!而这本笔记居然是出自于杜维之手,这样的珍品文献,让卢修斯看的热泪盈眶,差点就恨不得连睡觉都抱着这本笔记才好。

    而让卢修斯惊奇的是,自己的这位老师果然是天才纵横,在研究魔法药剂的各种配方的时候,自己的这位老师总能提出种种奇思妙想和一切新奇却往往操作起来十分有效的思路。

    其实卢修斯并不知道,陈道临只是将魔法药剂学看做了一门化学功课罢了。

    很快,他们在总督府里就住了接近半个月的时间。

    这期间,陈道临过着大爷一样的生活,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人前人后都有成群的仆从伺候着,简直就是自己有生以来最逍遥的一段日子。颇有一种乐不思蜀的想法。

    有时候忍不住心中暗想,哪怕是长久的留在这东海之外的总督府里,当这总督儿子的家庭教师,也挺好的,有吃有喝,所有人都对自己恭恭敬敬,那位位高权重的总督也是三五日就宴请一次,态度极为尊重客气。

    哪怕是长久就留在这里,也挺好的。

    唯一让陈道临略有些不爽的,便是那个帕宁。

    虽然总督弗里茨已经将帕宁调遣了开,不让他负责总督府的守备。但是这个帕宁依然每日会派人送来些鲜花之类的礼物给巴罗莎——这些东西当然不会真送到精灵手里,往往是前脚总来,后脚就被陈道临派人扔进了垃圾堆。

    “看来那家伙真的把你当做禁脔了。”洛黛尔忍不住悄悄对巴罗莎笑道。

    巴罗莎却丝毫不在意,反而轻轻一笑:“这样也很好啊。”

    这般快活似神仙的日子,终究在又过了一个月之后,终于到头了。

    这一日,弗里茨总督请陈道临前来,对他说了一件事情:

    “达令,有一件事情,说起来实在是让我不知道怎么开口。”弗里茨总督似乎有些为难。

    陈道临这些日子吃人家喝人家住人家的,自然对这位金主也要很客气,就笑道:“总督大人说笑了,有什么事情,请直说吧。”

    “事情是这样的。之前我并没有想到能遇到你这么一位年轻天才的魔法师,能解我小儿的困扰。所以,为了满足他的心愿,我托人在帝国魔法学院里求了个旁听的名额,虽然不算是帝国魔法学院的正式学员,可当时我只是想着,小儿能有机会在魔法学院里学习,能距离魔法之路更近些,也算是个安慰。可没想到,老天把你送到了我面前,现在想来,有你这位老师教导我的儿子,这帝国魔法学院也就不用去了。只是……”说到这里,弗里茨总督面色有些为难。

    陈道临笑了笑:“总督大人,真的不用顾虑,有什么为难的,您就请直说吧。”

    “嗯。”总督大人点点头:“只是,当时我所托的那位朋友,乃是大有身份之人,若是现在不去,却叫人面上不好看了。而且……卢修斯已经成年,昔年我曾经和帝都的一位老友约定结亲,今年他的女儿也要满十五岁,眼看就要举行成人礼仪,这个时候,按照婚约,卢修斯是一定要去一趟帝都,把这门婚事定下来的。”

    陈道临听到这里,点了点头,道:“这么说来,卢修斯是一定要去帝都的了?”

    “说来惭愧。”弗里茨总督苦笑道:“到了我这样的地位,自家孩子的婚事反而不那么自由了。幸好我那老友的女儿,和卢修斯也算是从小就认识,两个孩子的感情也还不错。而且,我想着,去帝都订婚既然是势在必行,那么不妨顺便也去魔法学院去应个景,也免得我当初托付的人脸上无光。毕竟能进魔法学院旁听,这名额也是我那朋友花了不少力气才弄到的,若是现在不去的话,恐怕……”

    陈道临立刻就笑道:“我明白了,大人,您找我来商量这件事情,是希望我……”

    “我心中想着,如果达令法师没有什么别的事情缠身的话,就不妨和小儿一起前往帝都。我在帝都也有一座宅子,你们可以住在那儿,小儿也好早晚请教您……只是不知道……”

    陈道临心中叹了口气。

    虽然这东海的日子过的甚是逍遥,不过看来帝都之行,自己也终究是逃不过的。

    “这倒是巧了,我原本也正好要去帝都一趟,就和卢修斯一起去帝都吧。”

    “哦?”弗里茨总督有些意外:“达令法师,也要去帝都?”

    陈道临微微一笑:“我的确是要去帝都的魔法工会办些事情,一来是要考核一下新的魔法师等级……”

    说到这里,弗里茨总督立刻就笑道:“恭喜达令法师,看来你的实力又有突破啊。”

    “多谢。”陈道临不动声色,继续道:“此外,还有一些私人的事情,是要去帝都办的,即便您今天不找我,过些日子,我也是要主动向你告辞请行的。既然卢修斯也要去帝都,那么正好,我们这段师傅的缘分,也可以继续下去了。卢修斯聪明好学,我也是很喜欢他的。”

    弗里茨总督大喜过望,顿时就笑道:“既然这样,那可是再好不过了!我这就让人准备,几日后就送你们启程去帝都。”

    陈道临回到自己的住处,将消息告诉了巴罗莎和夏夏等人,两个女孩儿倒是颇为高兴,巴罗莎原本就是一个精灵族之中的异类,对人类文明极为向往,尤其是一个郁金香家族工坊产品的铁杆粉丝。能前往人类世界的中心,罗兰帝国的帝都,自然是极为兴奋。而夏夏,小女孩听说能到大陆第一繁华的大城市去,自然也是欢呼雀跃。

    唯独陈道临自己,却神色似乎有些淡淡的。

    巴罗莎毕竟心细,看出了陈道临情绪并不太高,走到了他身边,低声问道:“达令,你……好像并不高兴。”

    “因为也实在没什么值得高兴的啊。”陈道临淡淡道:“帝都有什么好瞧的?不过就是比希洛克城大一些,人多一些,更热闹一些而已。”

    哼,听说罗兰帝国的帝都不过有百万人口,就算是当世第一大雄城了。

    这有什么稀奇?几千万人口的城市哥都看腻了。帝都有什么稀奇的。

    “达令。”巴罗莎忽然低声道:“你如果不想去帝都的话……那,咱们就不许了吧。你若是喜欢在希洛克城,我就陪你留在这里,一直住下去,好不好?”

    陈道临轻轻一笑,摸了摸精灵粉嫩的脸颊,笑道:“傻蛋,我们住在这里这么逍遥,是因为总督的热情款待,可人家儿子去了帝都,我这个老师不去的话,留在这里继续吃喝享福,就算弗里茨总督不在乎,我可没这么厚的脸皮。”

    顿了顿,陈道临叹了口气:“况且……我自己也的确是有事情要去帝都的。”

    巴罗莎好奇道:“咦?你在帝都有什么事情要走么?”

    “自然是有的。”陈道临苦笑:“而且……恐怕还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做到的。”

    他心中暗暗叹息。

    克里斯那个老怪物的交易条件……唉……

    ……

    几天之后,一切准备妥当便要上路。

    一行人从总督府里出来,大队人马浩浩荡荡来到了港口码头,在这里登船离去。

    让陈道临有些遗憾的是,这一走,可就要和洛黛尔那个小妞分别了。

    洛黛尔其实心中是非常想继续跟着陈道临跑去帝都转转的。

    可毕竟这次她离家出走的动静闹的太大了,李斯特家族已经派了人来在她身边,这些日子虽然住在总督府里,但是洛黛尔居住的院落周围,都是有李斯特家族的私军护卫严密把守,生怕这位喜欢惹是生非的大小姐忽然又跑掉了。

    而罗小狗和卡曼两个家伙,其实也是带着任务前来的,他们也受到了李斯特家族长辈的托付,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位小姐完好无损的带回家去。

    虽然一拖再拖,在东海住了这么久,但这也已经是极限了。要想再跟着陈道临继续跑去帝都,那恐怕手下人非要抹脖子死谏不可。

    而这次被家族派来的一个侍卫队长已经对洛黛尔有言在先:族长有令,如果不能把大小你带回家,那么我这一队侍卫五十人,就都可以以死谢罪了。若是大小姐您怜悯我们这些人,就请不要再跑了。否则的话,咱们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

    而罗小狗和卡曼两人,也是整天盯着洛黛尔,绝不让她有机会跑掉。

    和洛黛尔分别的时候,这个小妞还很是哭了一场,抱着巴罗莎抹了许多眼泪,又在巴罗莎的耳边说了不知道多少悄悄话,把精灵女孩说的满脸红晕,一句话也不敢接。

    最后洛黛尔走到了陈道临面前,上下看了他一眼,然后小妮子忽然伸腿一脚踢在了陈道临的小腿上,狠狠道:“达令,你这么一走,大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你可一定要好好的对待巴罗莎,你若是敢辜负了她的话,我一定不会饶过你的!”

    说着,这位大小姐流着眼泪,上去轻轻抱了抱陈道临,然后转身就一路小跑,跑回了马车里去,不肯再出来了。

    罗小狗和卡曼两人站在一旁,神色也有些失落。这些日子相处,陈道临为人虽然疲懒了一些,但是性子却很爽快,极为随和,几个年轻人相处的很是不错,一起喝酒一起开玩笑一起骂人。

    此刻要分开了,卡曼就先走了过去,抱了抱陈道临,道:“我是真舍不得你。洛黛尔说的不错,大家这一分开,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

    说着,他从怀里摸了摸,摸出了一封信来,交在了陈道临的手里:“你有弗里茨总督这个有钱的金主,我就不送你什么钱财了。这里面有两封信,是我和罗小狗分别写的。我们好歹当年也在帝都混过不少日子,在帝**事学院里不少同僚好友,如今都在帝都。其中有几个人,都是性子很不错的男子汉!你此去帝都,若是在那儿有什么处理不了的事情……就尽管去找他们。我们已经写了信,你拿着我们的信去,对方一看就知道你是自己人,是好朋友。那些家伙都是帝都的地头蛇,虽然未必能办成什么大事,但是一些小事,交给他们还是可以的。况且你去了之后,人生地不熟,结交些帝都的朋友,也是有益处的。”

    说着,卡曼将信塞到了陈道临的手里,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

    罗小狗性子木讷一些,走了过去,却在陈道临的耳边低声交代了一句:“达令,你那个不用念咒语的法术,可千万别随便在人前使用了。切记小心安全,帝都不比别的地方,藏龙卧虎,自己注意安全……如果,如果遇到什么大为难的事情,就直接跑到东部要塞来投奔我和胖子吧!”

    这两个朋友说的词真意切,陈道临自然能感受到其中的真心,达令哥也忍不住有些鼻子发酸,深深吸了口气,上去在两人的胸前各捶了一下:“既然是好朋友,我就不说谢谢了!等咱们有机会再聚的时候,在痛饮一番,到时候谁不喝趴下,谁就是王八蛋!”

    三个年轻的男人相拥告别,陈道临左手拉着夏夏,右手拉着巴罗莎,一起走上了大船。

    岸上,胖子和罗小狗对着他挥手告别,眼看着船渐渐驶离,又静静站在那儿等候不肯离开,直到海船渐行渐远,渐渐消失在海上,连帆影都看不见了,才终于叹息,转身离开。

    回到了马车旁,两人就看见了洛黛尔坐在马车里,脑袋露在窗户那儿,瞪大了眼睛瞧着海上,洛黛尔眼睛红红的,脸上泪痕兀自没有擦去,被两个家伙看了过来,顿时脸上一红。

    随后洛黛尔瞪了两人一眼,恶狠狠道:“看什么!”

    随后她撇撇嘴:“你们两人倒是热心,还写信给他介绍帝都的那些狐朋狗友,生怕他去了帝都人生地不熟,被人欺负么!我看都是白费力气。达令那个家伙为人混蛋又狡猾,哪里会是个吃亏的人。再说了……别忘了,人家可是和那位郁金香女公爵交情很好的,去了帝都,还怕没有人罩着他么!”

    ……

    陈道临上了船,不禁为这弗里茨总督的大手笔而叹气。

    这位总督倒是好大的架子,不过是送自己的儿子和还有自己这个家庭教师回大陆,居然派了一条帝国海军的海王级的战舰!

    这种海王级的战舰,在罗兰帝国的海军序列之中也算是主力级的战舰了。船长近三百步,两百米左右。若是不装载货物的话,船上可以承载战斗人员近千!还配备了弩炮和火炮若干门。

    在纽霍芬行省所辖的海军分舰队里,海王级的战舰也只有不到十艘,这次却专门拨了一条出来……也算是这位总督大人小小的假公济私一把了。

    陈道临对这个时代的海军战舰还是颇有些兴趣的,原本上船之后还想着好好参观一下这条在这个时代来说已经算是巨无霸的战舰。

    可是没想到,还没走进船舱,就看见了一个讨厌的熟悉身影。

    帕宁.加罗宁穿着一身帝国将官的军服站在船尾,看着陈道临走了过来,他那张英俊的脸庞上露出了一丝冷冷的微笑,眉宇之间却很是不屑。

    随后他的眼神落在了巴罗莎身上,对着巴罗莎微微欠了欠身,笑的很是优雅。这般风度翩翩的模样,却让陈道临真的很有一种想一拳打爆他鼻子的冲动。

    帕宁随后淡淡一笑,转身就自己走进了船舱里去。

    陈道临心中恼火,就拉过了这次随行的弗里茨总督派来的一个侍卫队长,不满道:“那个娘娘腔怎么也在这里?”

    这侍卫队长在总督府里当差,哪里不知道这位帕宁加罗宁每天往总督府里送礼物,追求这位魔法师先生身边精灵美女的“风流韵事”?

    眼看陈道临发火,这侍卫队长苦笑道:“法师大人,这事情可真不怪我们总督大人。帕宁.加罗宁大人是帝**部派遣来东海守备军队之中挂职的军官,他的管辖权限还在帝都的军部,只是在东海期间要听从我家总督调遣命令罢了。这次恰好也是他在东海挂职两年的时间期满,这次是得了调令,前往帝都述职,另有任用的。”

    顿了顿,侍卫队长看了看左右,压低声音道:“达令大人,我们总督大人也知道您和他不和,所以前些日子都不许他来总督府里打搅。可是……帕宁他毕竟身份不同,加罗宁家族在帝都是一等豪门,手握王城近卫军团,是陛下看重信任的一等武将。这家伙在东海军中挂职两年,我们总督大人也要对他客客气气的,面子上过得去就好。这次他任职期满,拿了调令回帝都述职,这种事情,我们总督也是阻拦不得……这事关这些豪门子弟的前程,他来东海不过就是在地方守备军镀个金,混个两年的资历罢了。这个时候若是他要调动,总督阻拦的话,那就等于是断了人家家族培养子弟的重要大事,那可是撕破脸的大仇的,所以总督大人实在不好阻拦,只好……”

    “……”陈道临无奈,他知道这个侍卫队长说的看来是实情,也不好怨弗里茨总督。

    只不过……想到和帕宁这家伙要在一条船上共处这么些天,就实在是让人无语啊。

    ……

    接下来两天在船上,巴罗莎既然知道了帕宁也在船上,精灵女孩也不愿意再和这个帕宁有什么纠葛,大部分时间就住在船舱里并不出来。

    胡克船长和狼人查克已经痊愈,这次也跟着陈道临一起前往帝都,胡克和查克两人寸步不离陈道临身边,仿佛两个保镖一样。

    陈道临在甲板上倒是和帕宁遇到了两三次。不过帕宁并不是一个人,他身边总有一个看上去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跟随。这中年人衣着朴素,相貌也很普通,浑身上下实在看不出有半点出挑之处。

    但是陈道临察觉到,帕宁对这个中年人的态度却很是客气,甚至客气的近乎于一种恭敬。

    有两次,大家在甲板上相遇,陈道临和帕宁两人忍不住言语互相刺激,说了没两句,大家顿时就说的僵了,帕宁有一次都已经忍不住手按住了剑柄。

    而那个中年人在一旁,皱了皱眉,伸手拉了帕宁一下,然后在他耳边说了一句什么,帕宁立刻就点了头,再看了陈道临一眼,就松开了剑柄,咬牙转身走回了船舱去。

    倒是这个中年人,对着陈道临轻轻一笑,笑容倒是颇为友善,主动走了过来:“达令法师阁下。”

    “你是?”陈道临对这个帕宁的同伴实在没有多少好印象。

    “我是帕宁的族叔,家族之中的一个小人物罢了。”这个中年人丝毫不在乎陈道临的冷脸,微笑道:“帕宁和法师阁下虽然有些误会,不过都是年轻人气盛罢了,我自然会好好的开导他。大家既然有缘同船而行,何必弄的彼此这般不开心。我听说法师阁下是和卢修斯少爷一起去帝都,那么今后说不定在帝都大家还有见面之日。”

    他对陈道临客客气气的行了个礼:“听闻达令法师阁下和郁金香公爵交情不浅,想来能得弥赛亚小姐看重之人,才华必定不凡!您和帕宁都是年轻俊杰,何必为了一点小事结下私怨?我人微言轻,只是几句心里话,还请您细细思量。”

    说完,他客客气气的一笑,转身离开。

    这看似平庸的中年人,却如此气度,叫陈道临不由得侧目。

    回去之后,他叫来了侍卫队长打听,只知道那个中年人似乎是加罗宁家族派来的一名长辈,具体的身份,却是不太清楚了。

    “那人的名字我们也没问,只是看帕宁将军对他的态度都是客客气气的。”

    ……

    卢修斯身为帝国东海的传奇总督弗里茨的儿子,却实在是有些丢他老爹的脸面。

    他老子弗里茨总督纵横东海十五年,简直就是一个海外国王。麾下百十个海岛,纵横东海,是一个劈波斩浪的一代海上豪杰。

    可身为这位海上英豪的儿子……

    卢修斯居然晕船!!

    一登船之后,这位卢修斯大少爷就吐了一个昏天黑地,这种可耻的表现,让陈道临简直是笑破了肚子。

    这几天,卢修斯大部分时间只好留在船舱里休息,幸好陈道临在穿越来之前,准备了不少常备的各色药物,其中就有一些晕船晕车的药片。

    给卢修斯吃了些,这位总督大少爷才终于有了些气色,勉强能起身走动走动了。

    陈道临就向自己的弟子打听起帕宁的事情。

    卢修斯对于老师的问题,当然是知无不言,虽然说话结巴,但是两人在私下交流许多,卢修斯对陈道临已经很是亲近,心情平静的状态下,结巴的程度也稍微缓和一些。

    “那,那个家伙……听听听说,去帝都也是结结结结结结结结婚。”

    陈道临一呆:“结婚?帕宁那个混蛋……我的天,他不会是要娶郁金香公爵弥赛亚吧?”

    “他他他他他他倒是想!”卢修斯不屑的吐了口吐沫。

    显然,这位总督的儿子对帕宁的感官也十分不佳。

    “老师,我我我我听父亲说说说,说加罗宁家族,被皇皇皇皇皇……帝陛下,赐赐赐赐赐……”

    “赐婚?”陈道临叹了口气:“你的意思是,帕宁要娶皇帝的女儿?”

    “不不不是的。”卢修斯急的满头大汗,然后花了足足一顿饭的功夫,才勉强将事情给说清楚了。

    原来,加罗宁家族果然不愧是当今罗兰帝国的皇帝最信任的武勋之家,帕宁二十多岁年纪,已经是被誉为年轻一代之中最出色的武者,从个人的实力来看,虽然未必就比哥特要厉害。但是他毕竟占便宜在于他有一个当世罗兰帝国唯一的武道圣阶高手,大剑师卡奥这样的老师。

    身为圣阶高手的弟子,自然是要更被看好一些的。

    而帕宁今年已经快二十五岁的年纪,却依然没有娶妻,这在帝国的贵族圈里已经算是十分罕见的了。

    而皇帝陛下有意加强自己和加罗宁这个武勋世家的关系,就主动对加罗宁家族提出了联姻。

    不过呢,前面说过,这位倒霉的皇帝陛下,因为早年受过伤,伤了男人的根本,连儿子都没有,自然也有没有女儿可以嫁给帕宁。

    不过,这皇帝却另有一个妹妹,年纪和帕宁倒是差不太多。也是未曾婚娶。

    所以呢,这次皇帝陛下主动提出和加罗宁家族联姻,加罗宁家族自然是不会拒绝。这才赶紧运作,在军部用调令将帕宁从东海调了回去,其实就是去帝都,好和皇家结亲。

    而派来的那个中年人,的确是加罗宁家族的一位长辈。

    这位“族叔”来的目的很简单:盯着帕宁,不许他逃婚。

    要说帕宁,倒也有些特殊之处。他年少的时候就曾经被誉为可以有资格婚配弥赛亚这样的天之骄女。

    要知道,弥赛亚的身份,可是比皇室的公主更为高贵!

    可是当时的帕宁,居然主动就提出了婉拒,只说自己一心追求武道,并无心太早婚娶。

    结果就跟随着那位圣阶高手卡奥大剑师去修炼武技。

    这件事情,无形之中,却反而将帕宁的身份抬高了大大一截!

    人人提起帕宁,都会说他是“拒绝了郁金香家族联姻的年轻才俊”

    可这件事情,让卢修斯提起的时候,就十分的愤怒和不平!

    身为郁金香公爵杜维的铁杆粉丝,卢修斯自然是对郁金香家族有很大的好感。

    这位总督的儿子说出了当年的真相,其实是:郁金香家族自己根本从来就不曾有把帕宁作为考察对象的意思,这种说法,完全是皇帝陛下和其他的一些帝都的豪门贵族的前辈们在一旁热心的提议。

    而郁金香家族自己从来不曾流露过半点意思。

    结果这加罗宁家族大概是很聪明,知道郁金香家族肯定不肯,所以就干脆就抢先在郁金香家族拒绝之前,自己就主动声明婉拒。

    在你拒绝我之前,我先拒绝!

    这种做派,无疑非常高明!

    结果就是,无形之中叫人留下了这个印象:仿佛帕宁这个年轻人已经优秀到了极点,连郁金香家族的女儿,都不被他放在眼里!

    这种事情,其实说穿了,是郁金香家族吃了一个闷亏。但是郁金香家族似乎对这种事情从来不在乎,也没有去追究。

    倒是加罗宁家族,却总是时时刻刻的有意无意的提起这种事情来,自抬身份。

    对于帕宁和加罗宁家族,卢修斯的评价十分简单。

    “切!”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