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 【奇怪的魔法师】(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罗林祖宅位于罗林平原西南,罗林河的支流经过,河岸的土地肥沃,分布着几个农庄。顺着这条支流而下,会穿过一个风景秀丽的山谷,就是伟大的罗林家族最早发源的地方。几百年前,当罗林家族的先人还只是一个拥有一个小村落领地的低级贵族的时候,罗林家族的血脉就开始在这片土地流传了。

    穿过了一片黑树林,两边的绿树繁茂,空气清新。顺着一条平坦的小路,坐在马车里就能看见左边的那个小山谷,而往右看去,远远的能看见一座高塔,渐渐在树林中冒出一截塔尖——那就是罗林家族的祖宅了。

    几百年前的小村落已经不复存在了,而原来的祖宅经过数百年历史里的无数次的翻修和重建,已经具有相当的规模!

    一道绛红色的石墙围绕着一座城堡,城堡是用从旁边的那座山谷里开采来的白色巨石建造而成的——据说那里原本是一座小山的,但是经过了数百年的开采石料,才把小山变成了山谷。

    陈道临一行抵达罗林城堡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一队斧枪骑兵鱼贯而出,沿着城堡前的道路列开队伍迎接。

    罗林家是武勋世家,而弗里茨总督也是海军出身算是武臣,所以这种以骑兵出迎的方式,倒是颇为符合双方的身份和地位。

    对于卢修斯这位到来的罗林家未来的孙女婿,罗林家诚意十足,来到城堡之中,门前早有仆人列队等候,等马车在城堡大门前停稳一字排开,便有仆人上前来打开车门放下脚踏木凳。

    陈道临拒绝了别人的搀扶,自己从车里跳下来,然后亲手将两个女孩子抱下车,转身就看见了在前面的一辆车里,卢修斯磨磨蹭蹭的下了车,一张俊脸涨红,仿佛还有些忐忑的样子。

    罗林家的族长贝里昂伯爵,以及家族的其他男丁都在帝都任职,留守祖宅的只有伯爵夫人以及伯爵的孙女,卢修斯的未婚妻。

    所以出门迎接的自然不可能是女眷,而是一位年迈的管家,头发花白,但是腰杆却挺的笔直,礼服笔挺,仪态严肃。

    “尊敬的卢修斯少爷,夫人在里面等您。”管家对卢修斯躬身行礼,然后扭头看了一眼旁边的陈道临,看见了陈道临的魔法师袍,对他点了点头,算是行礼。

    对于罗林家而言,魔法师并不算是多么了不起的人物,这并不是因为他们是武勋世家,而是因为……

    帝国最传奇最伟大的英雄人物杜维便是出身这个家族,而杜维更曾经担任过帝国魔法学院的院长。出过这样的人物,罗林家哪里还缺少了魔法师?

    随着管家引路,陈道临和卢修斯一起进入城堡,这建筑充满了古朴恢弘的味道,巨石堆砌的城堡,比李斯特家族的城堡要更多了几分传奇豪门的底蕴和威严。

    因为是武勋世家,城堡之总处处可见墙壁上挂着各色武器,刀剑盾斧,长枪短矛。

    陈道临能看出,这些东西并不是只是装饰品,上面残缺的损伤痕迹,能看出,这些武器都曾经是暴饮过鲜血的利器!

    穿过那高度至少有两三层楼的大厅,走进一扇厚重的红色大门,仆人们已经退开,只有那位老管家依旧站在前面。

    然后陈道临就看清了门内的这个房间。

    这是一个会客室,一个穿着黑色长裙的贵夫正站在椅子前,笑吟吟的看着走进来的卢修斯。她并不年轻了,眼角满是皱纹,仪态依旧优雅。

    陈道临注意到,在这位贵妇的身侧椅子旁,立着一位年轻的贵族少女。

    少女穿了件浅绿色的长裙,身材窈窕,一头红色的秀发,挽了个贵族少女的发髻,露出颀长的脖子,犹如一只优雅的天鹅。

    少女无疑是美丽的,面颊如粉,眉目如画。只是陈道临察觉到,这女孩虽然站在那儿微笑,但是看着这里的目光,却仿佛没有什么焦距,而且,她虽然只是站在原地,身边却跟着一个年轻的女仆,静静的搀扶着她,仿佛生怕她会跌倒。

    “卢修斯,亲爱的。”

    伯爵夫人张开双臂,脚下走上两步,阻止了卢修斯跪下行礼,而是热情的给了他一个拥抱。伯爵夫人看着自己的这个未来孙女婿,眼神仿佛很满意,拉着他的手上下连连打量:“听说你终于成为了一名魔法师?这可真是个好消息呢。”

    说着,伯爵夫人笑着侧了侧头,对着站在后面的一个人笑道:“巴蒂亚法师,你看,我早就说过,弗里茨家的孩子是个聪明的小伙,一定会成功的。”

    “您说的没错,我也感觉到了卢修斯少爷身上旺盛的魔力波动,他会成为一名出色的魔法师的。”

    陈道临看向说话的方向,心中微微一震。

    站在伯爵夫人身后的,赫然是一名魔法师。

    灰色的法师长袍,胸前别了一枚银色的徽章,表明了他中阶法师的身份。

    而更让陈道临心中有些隐隐怪异的是:这个魔法师明明一直就站在伯爵夫人的身后,可是自己走进这房间里来的时候,却偏偏仿佛就将这人忽略掉了。他仿佛就好像是一个透明的影子,明明站在那儿,却让你丝毫感觉不到他的气息。

    如果不是他主动开口说话,恐怕真的没有什么人会注意到他!

    这种感觉叫人十分难受:他明明就站在那儿,并没有使用什么隐身术,可就是会让你无意之中忽略掉这个人的存在!

    这个巴蒂亚魔法师显然是罗林家族招揽的魔法顾问,他身形枯瘦——似乎魔法师就很少会有胖子,相貌普通,只是一双眼睛却偏偏生的极为有神,当这束眼神投向陈道临的时候,陈道临分明感觉到了一种被精神力查探的感觉。

    不由自主的,他立刻起了反应,自己的精神力立刻散布开来。

    巴蒂亚轻轻一笑,立刻收回了探查的精神力,他对着陈道临略微一躬身,行了一个标准的法师之间的礼节,轻轻笑道:“你好,年轻的魔法师。”

    “您好,法师阁下。”

    陈道临是低阶,对方是中阶,双方打招呼的称呼都十分符合自己的身份。

    “这位一定就是弗里茨大人为卢修斯聘请的魔法老师了。”伯爵夫人松开了卢修斯的手,看了看陈道临,闻言笑道:“果然是一位年轻才俊。尊敬的法师先生,来到罗林家请千万不要拘束,要知道,罗林家的传统,一样都是魔法师的好朋友。”

    “我当然知道。”陈道临客客气气的笑道:“伟大的杜维公爵是所有魔法师的偶像,我自然也不例外。能踏足伟大的罗林城堡,是我的荣幸。”

    想来这样的恭维话,伯爵夫人此生不知道听过多少,闻言也只是温和一笑,并不说什么。

    “卢修斯,来见见吉尔吧。”伯爵夫人拉着卢修斯的手走到了那个少女身边。

    吉尔的脸上似乎有些红晕,在女仆的搀扶之下,缓缓的躬身行礼,用柔柔的嗓音低声道:“卢修斯……”

    “呃……你,你你好,吉尔。”卢修斯因为口吃的原因,说话尽量简短。不过少年红着脸看着面前的未婚妻,眼神里有些兴奋和羞涩。

    吉尔的神色却似乎有些淡淡的,只是因为场合的原因,她脸上带着红晕,轻轻道:“卢修斯,你一路远来,辛苦了。”

    顿了顿,她缓缓道:“我听闻你魔法修炼终于有突破,也很为你高兴的。”

    “嗯……我,我……谢谢。”卢修斯似乎有些手足无措。

    然后少年忽然猛然想起了什么,赶紧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自家管事。

    管事立刻赶紧走上一步,沉声道:“尊贵的伯爵夫人,吉尔小姐,我们少爷这次特意从东海带来了一些礼物……”

    说着,他拍了拍手,片刻之后,自家的护卫将几口箱子搬了进来放在了地上。

    “上等的东海黑珍珠一箱,五色珊瑚十对,香料一百瓶……”管事飞快的念着礼单,伯爵夫人却轻轻一笑,摆摆手道:“弗里茨总督太客气啦,每次都这般破费,我们是世交,何必拘泥这些俗礼。今后等孩子们结婚便是一家人了,这些俗礼,能省则省了吧。”

    卢修斯涨红了脸,又忍不住偷偷去瞧吉尔,咬了咬嘴唇,道:“我,我还准,准备了一一……”

    他一着急,说话又开始打结,管事立刻代劳,大声道:“我们少爷特意花心思为吉尔小姐寻了一件礼物。”

    说着,管事亲自转身走了出去,片刻之后,他回来的时候,身边牵了一条全身毛色纯白的狗。

    这条狗身躯雄壮,但是却极为温顺,跟在管事身边走来,毛发蓬松,等管事站住之后,这只狗就安静的坐在了那儿,上身挺立。

    “这是少爷花重金寻来之物。”管事笑道:“在西北草原,那里的牧人擅长养犬,聪明的犬经过训练,甚至可以代替牧民放牧牛羊,还可以代劳许多事情。这只犬便是少爷托人从西北寻来,血统纯正,而且经过了专人训练了足足两年时间,吉尔小姐眼睛不方便,将这只犬带在身边饲养,就可以免去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陈道临心中一动:这不就是导盲犬么?

    看着这个吉尔小姐的眼睛,没有焦距……果然是盲的啊。

    “嗯,卢修斯,你有心了。”伯爵夫人似乎很高兴,她丢了个眼神,就有女仆过来牵过了导盲犬送到了吉尔的身边,吉尔神色平静,蹲下来在女仆的牵引下,摸了摸这只温顺的导盲犬,女孩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很不错的礼物呢,它的皮毛可真柔软。不知道是什么颜色的?”

    “白,白的!”卢修斯立刻激动道:“就就就就像你的肌肤一样雪白!”

    这句话说出来,顿时让房间里的众人莞尔。

    虽然严格说来,这话有些冒昧失礼,不过这一对年轻人名分已定,是未婚夫妻的身份,说一些稍微露骨点的话,倒也无伤大雅。

    被众人笑的面红耳赤的卢修斯,手足无措,倒是吉尔,神色淡定,摸了摸导盲犬,将绳子交给了身边女仆。

    这个时候管家走来在伯爵夫人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伯爵夫人点点头:“请进来吧。”

    片刻之后,帕宁昂首挺胸走了进来。

    尽管陈道临十分腻歪这个家伙,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这娘娘腔的卖相的确是本钱雄厚。

    宽肩窄腰,身材修长挺拔,一身笔挺军中制服,熨烫的一丝皱褶也没有。陈道临实在很好奇,这家伙是不是衣服每天都要熨烫七八遍?否则的话在船上待了一个月的时间,衣服居然还可以这么清爽干净?

    难道这魂淡都是站着睡觉的么?

    帕宁英武之气十足,走到伯爵夫人面前,单膝跪下行礼:“帕宁加罗宁,见过尊贵的罗林伯爵夫人。”

    “嗯。”伯爵夫人矜持了许多,缓缓笑道:“帕宁将军此次去帝都述职,想来不日就要晋升了。”

    “伯爵夫人客气了。”帕宁站起身来,沉声道:“我只是一名副将,将军这称呼,实在不敢当。”

    “以您的才华武勇,想来不出数年,帝国必将新添一名将星了。”伯爵夫人轻轻一笑。

    帕宁一扬眉,并不说话,他神色之中颇有一股淡淡的矜持自傲,仿佛自己也极为自信。

    “好了,能有诸位年轻才俊到来这老宅,也算是热闹。”伯爵夫人笑道:“想来孩子们赶路而来也都饿了,那便开始晚宴吧。”

    罗林家的晚宴并不奢华,也就是一些寻常的菜式食物。吃饭的时候,因为有帕宁在,陈道临就不愿多说话,而卢修斯有口疾,自然不怎么开口,帕宁则是一副矜持的样子,闭口不言。这顿饭吃的很是沉闷。

    倒是那个巴蒂亚魔法师,却仿佛总是静静的打量陈道临,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好奇之色。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