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心有所图】(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是一份我所学的咒语学的心得。”巴蒂亚的语气颇为矜持,轻轻笑道:“也是我的老师传授给我的最珍贵的东西。我老师钻研咒语学四十年,我又研究了二十年时间。这里面记载了一些我对一些魔法咒语的研究所得,其中有十六条中阶咒语,我将咒语的内容做了改良,有三条魔法咒语,缩减了至少二十个音符,还有六条咒语,研究出了超过三种不同的变化……我想,对于任何一个魔法师来说,这都是一笔绝大的财富了。”

    巴蒂亚将这卷轴捧在手里,意思很明确:只要你肯为我解惑,这卷轴就是你的!

    陈道临心中一跳。

    如果是在去过了老窦梦道士的孤岛之前,陈道临倒是恐怕真的会动心。

    毕竟对于任何一个魔法师来说,咒语上的重大发现,都是弥足珍贵的!这种东西丢出去,绝对可以让魔法师们抢的打破头。

    但是现在嘛……

    达令哥我修炼的可是正宗的道家玄门,就再也看不上你们这些“蛮夷”的魔法啦!

    看着陈道临无动于衷,巴蒂亚的眼神流露出一丝复杂的味道。

    他犹豫了一下,又从怀里摸了摸,摸出一个小小的袋子来。

    “这里有我自己收藏的一些小玩意儿。其中有我亲手制作的三分魔法卷轴,威力虽然只是达到了中阶,不过想来还算有些价值。”

    他说的倒是谦虚,三个中阶的魔法卷轴,纵然是换上百万金币都够了!

    “此外,还有几块上品的火系的宝石,以及……一小块秘银。”说到最后,巴蒂亚的语气有些艰涩。

    很显然,这种代价的确是十分巨大了。

    陈道临叹了口气。

    他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诚恳一些,语气听上去真诚一些:

    “尊敬的巴蒂亚法师,请您将这些珍贵的东西收起来吧。”陈道临苦笑,然后叹息道:“我并不是吝啬自己的东西,只是我所学的东西,其实说穿的并没有什么神奇之处。从价值上来说,并不值得您花费如此巨大的代价。那只是一些小技巧罢了。只是帮卢修斯克制了口疾的一些小伎俩,而且……处于一些我的为难之处和我老师的规矩,我无法将这些东西告知外人,这一点还请您谅解。”

    顿了顿,他故意笑道:“如果我真的拿出来和您交换,您得到之后一定会大大后悔支付了如此巨大而沉重的代价的。”

    看着陈道临笑眯眯的样子,说的又是这么恳切,虽然巴蒂亚心中依旧未必就肯相信,但是毕竟也无话可说。

    别人不肯拿出自己的绝学来交换,他也总不能撬开达令的脑袋强行夺取吧。

    “天色已经不早了。”陈道临笑道:“趁着还有时间,不知道阁下能不能再带我去那白塔看看?我想那白塔应该不是什么禁地吧?”

    巴蒂亚愣了愣,神色似乎有些好奇:“倒不是什么禁地,毕竟已经是三百年前的事情了。而且也不是什么魔法实验室,三百年来,那地方便一直荒废。如此高的白塔建造是为了观星,罗林家族的后人没有人在钻研占星术,这白塔就无人使用了,平日里也因为那地方太高,爬上去太过费劲,而那上面地方也不大,用来堆放东西也不方便,所以……”

    “今晚夜色正好,不如我们一起上去看看星星,也是不错。”陈道临笑了笑。

    巴蒂亚法师立刻闭上了嘴巴,看着陈道临笑了笑,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白塔下并没有人把守,平日里这个地方连罗林家自己的人都不会过来。这塔楼又高又陡,爬山去一趟就要累的半死,清理起来也十分不方便。

    陈道临和巴蒂亚两人走进白塔之中,从塔底座的门进去,就嗅到了空气之中一股灰尘的味道。

    陈道临打了个喷嚏,苦笑道:“这地方,果然很久没人来过了。”

    正说话,忽然门外有一阵光亮,随即就听见有人问道:“是谁在塔楼里?”

    随着光影摇动,门口走来一个身穿麻衣的老仆,身形伛偻,已经老的近乎都走不动路了,提着一盏马灯,看到了两人,这老仆老眼昏花,足足打量了好一会儿,才摇摇晃晃的顿首:“两位法师老爷……我……”

    “没什么,我们晚上无事,上去看看星星。”巴蒂亚淡淡道:“你退下吧。”

    这老仆人大概耳朵有些不好,自己说话的声音就特别大,摇摇晃晃的走开,兀自自言自语道:“这些魔法师……倒是古怪,大晚上的,跑来爬这塔,难道不累么……”

    看着老仆走远,巴蒂亚笑道:“这是罗林家的一个老仆,看他年老体弱,夫人怜悯他,让他留在城堡里,又做不得什么活儿,就干脆叫他在这里看守这座白塔,平日里无事,倒也清闲的很。”

    陈道临笑了笑,并不说话。

    巴蒂亚从袖子一摸,就摸出了一枚短短的魔杖来,手里一晃,魔杖顶上亮起一团光芒,正好可以当做火把。

    陈道临也笑了笑,取出了龙牙剑在手,念了个咒语,一个照明术释放了出来。

    巴蒂亚看了陈道临手里的龙牙剑,不由得眼神有些微微变化,道:“咦?达令法师,你的这柄魔杖,倒是件珍品啊!恐怕来之不易吧?”

    陈道临微微一笑:“朋友馈赠之物,我倒是受之有愧的很。”

    巴蒂亚盯着这龙牙剑看了好一会儿,忽然一挑眉:“这……难道是李斯特家的那把龙牙剑?!”

    陈道临倒是意外了:“你居然认得?”

    巴蒂亚苦笑道;“多年前曾经随我的老师去李斯特家族做客,曾经看到李斯特家的贵人拿出来把玩过。”

    说着,他又重新打量了陈道临两眼:“这东西居然被送给了你,看来你和李斯特家的关系很不错啊。”

    陈道临苦笑。

    很不错?

    倒是很不错,老子还是洛黛尔那个小妞名义上的情侣呢。只不过她老子恐怕最想做的就是一刀砍了哥的脑袋下来。

    陈道临拿出龙牙剑,巴蒂亚的态度就多了几分郑重。

    两人沿着旋转式的台阶爬上白塔。等到了塔顶的时候,陈道临毕竟是吃过精灵族的迦罗树汁,身体又被法力改造过,体质已经远胜常人,倒还没什么反应。可怜巴蒂亚却是那种罗兰帝国标准的传统魔法师:身体孱弱的很。

    好不容易爬到塔顶的时候,这位魔法师已经是累的气喘吁吁,满头汗水。

    用袖子擦了擦汗,巴蒂亚苦笑,看了陈道临一眼:“阁下的体力倒是很好。难道是魔武双修么?”

    陈道临笑了笑:“我不过是年轻,身体壮些罢了。武技什么的,我可是一窍不通。”

    塔顶的地方并不太大,是一个圆拱形状的房间,而在圆拱的弧形天花板周围,不同的方位,开了些窗口。

    而就在天花板的顶部,则是两个圆形的天窗……

    巴蒂亚法师仿佛已经来过这次多次,站在那儿,喘了会儿气,就笑道:“你看,这里其实也没有什么……”

    房间里空空的,毫无任何摆设,站在这里,就只看见周围的墙壁,地上的石砖。

    陈道临站在这个塔顶,开始也没觉得有什么异常,只是颇有兴趣的观察四处,低头看地板,角落,然后抬头看那圆拱形状的房顶,还有那些开出来观星的窗口。

    忽然之间,他心中一动。

    脸上差点就有变化,陈道临忽然醒悟过来,身边还有一个巴蒂亚。

    幸好他是背对巴蒂亚,暗中深吸了口气,将激动的心情压了下去,这才若无其事的转过身来,看着巴蒂亚笑道:“看来果然没什么奇特之处。”

    顿了顿,他叹了口气:“既然上来了,就当是缅怀先人吧。今晚夜色如此只好,你我就在这里观星畅谈,也是不错。”

    巴蒂亚笑道:“达令法师倒是个有趣的人……观星畅谈……很好,只是可惜却没带些酒上来。”

    陈道临哈哈一笑,从皮袋里摸了摸,就摸出两袋美酒来,分了一袋给巴蒂亚。

    “看来巴蒂亚法师也是一位好酒之人,在魔法师之中可是不常见啊。”

    巴蒂亚笑道:“我既然在罗林家这种豪门之中,平日里享受惯了锦衣美食,总是被熏陶出一些臭毛病的。美色我不喜欢,不过美酒么,却是多多益善。”

    说着,他拧开酒袋喝了一口,就笑道:“不错!”

    “当然不错,这可是东海总督府的窖藏。”陈道临笑了笑。

    他虽然心中有所发现,但是为了不表现出破绽来,只好耐着性子,沉下心来。

    两人在这里就席地而坐,抬头看天空星辰,一番畅谈。

    陈道临毕竟是经历过全套的现实世界现代高等教育的人,又经历过网络时代这种信息大爆炸的洗礼,是何等的渊博。就连杜微微都曾经惊叹过。

    一番畅谈,巴蒂亚也渐渐对陈道临的态度越来越尊重。而巴蒂亚这家伙也是胸中颇有学识,而看着天空,他居然说起了占星术的知识,看来这位魔法师倒是涉猎不少。

    听巴蒂亚说起天空星辰星斗方位,已经重重占星学上的征兆预测预言的理论,陈道临表面上听的兴趣十足,心中却大大不以为然。

    两人一番畅谈,就不知不觉到了午夜时分,眼看城堡主建筑之中灯火暗下去,想来大部分都已经熄灯入睡,城堡内外,只偶尔能传来家族巡逻私军守备来往的皮靴枭枭的声音。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巴蒂亚就先道:“时间已经不早,今日谈兴已尽,能结识达令法师这样的人,实在是一桩妙事,反正时间还很多,咱们不妨回去休息,明日继续喝酒畅谈。”

    陈道临也是一幅意犹未尽的样子,低声笑了笑:“好,来日方长。”

    两人一起下了白塔来,巴蒂亚将陈道临送回了城堡里,又一路送到了陈道临居住的地方,又仆人过来迎接,巴蒂亚才郑重告辞离去。

    眼看巴蒂亚离开,陈道临看着他的背影,不由得一皱眉,心中总有一丝淡淡的古怪。

    这人无论是口才,风度,都十分不错。为人也很是和善,言辞恳切,叫人相处起来很是舒服。

    可不知道为什么,陈道临总觉得这个家伙让自己有些别扭。今晚明明两人相处的很愉快,可陈道临却总感觉仿佛心中根刺在,似乎在和这个巴蒂亚聊天之中,潜意识之中有什么在提醒自己要小心。

    摇摇头,陈道临在仆人的陪同之下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罗林家并没有安排陈道临和精灵女孩同房,而是分开休息的——当然了,如果他们私下里要住在一起,自然也没有人管。

    不过陈道临今晚可没打算去巴罗莎的房间摸房门,而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关上房门,坐在床上开始冥想恢复精神。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的时间,陈道临在黑暗之中睁开了眼睛。

    他缓缓走到房门口,侧耳听了听,外面并无动静。

    然后他有释放出精神力触角去探查了一番。

    走廊的尽头,有两个值夜的仆人正在打瞌睡。

    楼下有罗林家的护卫刚刚巡逻走过。

    墙角似乎有老鼠的声音……

    陈道临收回了精神力,然后略一沉吟,从魔法皮袋之中取出了那件幻影披风。

    披在身上之后,他的身形很快就消失在了原地……

    ……

    …………

    夜晚起了风,白塔的塔楼底座,那扇已经老旧的房门缓缓的打开。

    不远处的房子里,传来老仆的鼾声。

    风声一路飘过,终于飘到了白塔顶上。

    塔顶的圆拱房间里,陈道临掀开了幻影披风,暂时收了起来。又小心翼翼的侧耳听了听外面并无异常动静。

    看着这空荡荡的房间,陈道临叹了口气。

    心中暗暗感慨:甘多夫啊甘多夫……你在那座岛上留下文字,说遗憾没有找能传承德鲁伊的传人……看来你并没有说真话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