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 【周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陈道临并不知道的是,这个巴蒂亚的分析,已经近乎于接近事实真相了!

    他叹了口气,缓缓往后退了两步,苦笑道:“所以……巴蒂亚法师,你在这罗林家祖宅潜伏了多久?”

    “五年。”

    巴蒂亚摇头,眼睛却始终紧紧盯着陈道临的双手,淡淡道:“罗林家从来不缺魔法师,我还是走了帝国魔法学院的门路,才终于得以来到这里担任魔法顾问。我用了两年时间才得到了罗林伯爵的信任,可以随意进出罗林祖宅……可是我在这里所有的地方都寻找过,却偏偏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但是我却没有放弃,我坚信我的分析不会出错,只是想来这里的秘密隐藏的太过深了些。可越是难以寻找,我心中就越是期待!”

    “不错。”陈道临点头认同:“藏的越深的秘密,才是有价值的秘密。”

    “那么,达令先生,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到底发现了什么吧?”

    呃……

    发现了什么?

    别说哥不能告诉你,就算我有心告诉你,你也不懂啊!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懂么!

    道可道非常道,懂么?

    说给你听你就能听懂么?

    呸,蛮夷啊!

    陈道临看着这位巴蒂亚魔法师,心中叹息。

    凭心而论,这家伙也算是个人物了,有心机有耐心懂得分析,而且还很擅长伪装。

    可是陈道临更不可能将这里的发现告诉这家伙……别说他听不懂,就算是听得懂……

    这种人,一旦得到了秘密,杀人灭口是必走的程序。

    “你觉得我很傻么?”陈道临指着自己的鼻子:“现在告诉你,你立刻就会痛下杀手吧。我虽然年轻,可也不是白痴啊魂淡!”

    “你如果不说,我会把你变成亡灵生物,只要抽离出你的记忆,慢慢炼化,一样可以得到我想要的答案。”巴蒂亚嘿嘿冷笑:“只不过要多费些时间和手脚而已。”

    “我毕竟是这里的贵客,若是我忽然失踪,你也难逃嫌疑,今天可是有人看着我们两人一晚上都在喝酒聊天。”

    “哼,我若是得了这里的秘密,自然是立刻远走遁去,等我将来魔法大成,便是帝国绝顶强者!”

    巴蒂亚的神色阴沉下来:“你说还是不说呢?”

    陈道临故意露出几分挣扎犹豫的表情来,然后咬牙看着巴蒂亚:“你就这么有把握能收拾下我?”

    “达令阁下。”巴蒂亚笑的很自信:“我知道你虽然天赋不错,既然能被弗里茨总督招揽,想来实力应该不错。可你若是真心存侥幸,不妨试试。”

    巴蒂亚手里魔杖忽然一点,只见一点光圈飞射出来,瞬间将塔顶笼罩,一层淡黄色半透明的光幕落下。

    陈道临顿时就感觉到周围一股无形的压力袭来。他原本已经悄悄试图将精神力散步出去,可此刻周围这无形的压力,却立刻就将他的精神力给挤压了回来。陈道临只有一种错觉,这房间明明看上去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却仿佛空间越来越小,自己的意识受到了挤压和局限,似乎有一道一道无形的壁障,将自己和外界的一切联系全部隔绝开!

    “想求救,请便。”巴蒂亚冷笑:“想动手,你也可以试试。这是我的‘空间壁障’,在这壁障里,任何动静,声音,力量,都无法外泄出去!就算我们在这里打破了头,外面也绝听不到一丝动静。现在……达令先生,你是乖乖合作呢?还是想垂死挣扎一下?”

    陈道临皱眉看着巴蒂亚。

    只是巴蒂亚这一手“空间壁障”的魔法,陈道临就知道自己觉不是人家的对手。

    切不说实力的察觉,只是双方对魔法的浸yin程度,就相差太多!

    巴蒂亚方才施展这个空间壁障魔法,也没有念咒——不过这却是一种取巧的法子。陈道临能看出,这个巴蒂亚是将一个魔法永久固化在了自家的魔杖之上。

    就类似于在魔杖上弄了一个魔法阵,使用的时候不用念咒,只需要灌注魔力,就可引发魔法阵的运转,自动将魔法释放出来。

    这样的做法有很大的好处,罗兰大陆上很多魔法师都会这么做。尤其是在战斗的时候,可以用最快的速度释放出自己的法术来。

    然而弊端是,永久固化一个魔法,代价是非常大的,尤其是魔法师手里的魔杖,一般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最好的材料制作而成,固化上去的魔法,一旦加持就不能再撤销或者更换,除非彻底将魔杖毁了去才行。

    而越厉害越高级的魔法,想用就固化成魔法阵,难度也就越大,耗费的材料也就更多。

    这种做法,固化上一个也就顶天了,绝不可能作为常备武器使用。

    关键在于……巴蒂亚这么一亮本领,就足以看出这家伙在魔法方面浸yin很深,无论是战斗的准备和技巧都十分娴熟。绝不是陈道临这种二半调子能比较的。

    至少陈道临可没有在自己的龙牙剑上固化什么魔法。

    “好吧。”

    陈道临轻轻叹了口气:“我说。”

    巴蒂亚并没有放松警惕,依然紧紧盯着陈道临。

    “这里……的确有古怪。”陈道临指着这个房间的四处:“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里应该是有一个隐藏的魔法阵。”

    “这不可能。”巴蒂亚不信:“这塔楼我来过不下十次,每次都仔细检查过。如果有魔法阵的话,那么这个魔法阵的魔力驱动之源在哪里?没有魔力水晶,没有魔力的来源,天下怎么会有这等魔法阵!”

    哼,道家阵法讲究的是自然生生不息,讲究的是从这天地自然之中汲取力量……哪里像您们这些蛮夷魔法师一样,弄个魔法阵就需要准备一大堆魔力水晶,好似储备电池一样?

    道家……嗯,道家的阵法,根本就是太阳能的,只要阵法存在不被毁灭,就会自动暗中运转,不论是自然之中的水火风雷都能提供能量。

    这个道理,陈道临自然也不会对他解释太多,淡淡道:“你若是不信,我也没办法。”

    “……”巴蒂亚犹豫了一下:“继续说下去。”

    陈道临缓缓往巴蒂亚面前走了两步,巴蒂亚立刻喝道:“站住!”

    陈道临笑了:“你怕我走近?”

    “你我晚上登塔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你年轻体壮,我老迈腐朽,若是让你近身,我可不是对手。”巴蒂亚摇头:“你还是老老实实站的离我远些。”

    陈道临呵呵一笑,又退后了几步。

    他玩了一个伎俩:方才往前迈步的时候是小步,而退后的时候却是大步。

    退开之后,他的身体几乎就要依在墙壁上了,然后抬头指着圆拱形状的天花板:“这阵法的奥秘就在这塔顶天花板。”

    他一边说,一边沉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天花板的砖石上,应该暗刻了魔法阵的图案。”

    巴蒂亚看了一眼头顶,皱眉道:“没看到。”

    陈道临失笑道:“谁规定了魔法阵的图案一定要刻在明处?难道就不能刻在砖头的背面里面?一定要刻在墙壁表面让人看到才行么?既然是隐藏的魔法阵,自然是要做的隐秘才行。”

    巴蒂亚半信半疑,他吸了口气,手里魔杖对着房顶一晃,然后一指。

    很快,房顶之上的一处,一块青砖被无形的力量一点一点的吸了出来,无声无息的飘落而来,落在了巴蒂亚的面前。

    这并不是什么魔法,而是单纯的使用精神力,也就是念力来隔空取物。这种本事陈道临也会,但是巴蒂亚显然魔力比陈道临要高深许多,念力自然也更加强大,可以将砖强行从墙缝之中吸出来!

    陈道临和巴蒂亚两人都紧张的看了过去……果然!

    在青砖的反面,果然刻画这一些奇特的图案!

    巴蒂亚一看,果然神色激动起来,望向陈道临的目光,不由得又多了几分信心。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陈道临故意苦笑:“你是想听我把我所学的魔法知识讲解一遍呢?还是……”

    巴蒂亚叹了口气,看向陈道临的眼神,多了几分尊重,沉声道:“阁下所学果然神奇……如果不是在我们两人这种境况之下……我倒是真想真心向你讨教一下的。”

    陈道临不说话,却继续抬头看着天花板,仿佛在研究着什么。

    片刻之后,他扭头看了一眼巴蒂亚:“你身上带了什么火系或者是水系的东西么?”

    “怎么?”巴蒂亚警惕的看着陈道临。

    “要开启这个魔法阵,需要用到。”陈道临叹息。

    巴蒂亚很是警觉:“你也是魔法师,难道身上没有么?”

    “你放心我伸手进怀里掏东西么?”陈道临冷笑反问。

    巴蒂亚沉默了一下,将魔杖指着陈道临,另外一只手探进袖子里摸了摸,取出了一件东西来。

    这是一枚小小的圆形珠子,陈道临隐隐的感觉到其中淡淡的魔力波动。

    “这东西可以么?”巴蒂亚淡淡道:“这是我亲手制作的东西,将足足一百桶水炼制成了水元素储存在内。”

    “好东西。”陈道临忍不住看了这巴蒂亚一眼:“想不到阁下居然擅长制作魔法装备,看来对炼金术也颇有造诣啊。”

    “这东西怎么使用?”巴蒂亚皱眉。

    “很简单,你把水元素催发出来,然后用魔力直接将其轰到墙壁上。”陈道临微笑。

    巴蒂亚皱眉:“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陈道临耸耸肩膀。

    “你……”巴蒂亚压着火:“既然这么简单,为什么不直接用个水系咒语施展魔法就好?我的魔法装备制作不易,岂能让你这么浪费!”

    陈道临哈哈一笑,看着巴蒂亚:“那么,谁来念咒语施展魔法?”

    巴蒂亚果然不说话了。

    事情明摆着:如果让巴蒂亚自己念咒语施展魔法的话,那么他绝对不肯!

    因为魔法师念咒语施展魔法,如果中途被打断的话,尤其是在特别关键的时候,魔力会造成反噬!所以巴蒂亚绝不敢现在面对陈道临的时候念咒语施展魔法。万一陈道临趁机发难,恐怕会引起麻烦。

    “你来念咒。”巴蒂亚终究是舍不得自己苦心制作出来的东西,摇头道:“既然只需要一个小小的魔法,就不必耗费我的东西了。你只管念咒,量你也弄不出什么花样。”

    陈道临轻轻一笑,他原本就是欲擒故纵,眼看巴蒂亚果然上当,就点了点头。

    他开始念咒语,故意念的很慢,一字一字的都念的清晰标准无比……清晰标准的就如同任何一个魔法初学者一样。

    一听陈道临念咒语的内容,巴蒂亚的眼神不由得略微一松。心中断定:这个年轻人在咒语上的造诣,看来也不过如此。

    陈道临念完了咒语,轻轻举起手指,将指尖一弹,几粒水元素弹了出去,落在天花板上。

    随着水元素迅速散开,一层晶莹的水幕出现在了圆拱形的天花板上,水光隐隐流动。

    巴蒂亚正皱眉,忽然眼前就出现了变化。他忍不住“咦”了一声!

    那圆拱形状的天花板上,水幕上一点一点的浮现出了一道道线条流动,然后组成了一个图案!

    这图案开始还有些模糊,可是随着水幕流动,而渐渐清晰起来。仿佛是一段一段的犹如蝌蚪般扭曲来回的文字,笔画如灵蛇卷曲游走。

    巴蒂亚从来不曾见过这种奇怪的符号,这并不是任何一种罗兰帝国已知的现在的通用文字或者是古文。

    他心中越来越震惊,脸色也渐渐露出惊喜和激动!

    他终于相信了陈道临的话……这里,的确是藏了个魔法阵!!

    陈道临刚才施展魔法的时候,咒语一字一字都念的很清楚,巴蒂亚也听的真切,那就是一个极为简单的水系水幕魔法,以巴蒂亚的修为,这么简单的咒语是绝不会听错的。

    所以,现在这水幕上浮现出的图案,绝不是陈道临弄的手脚,而是本来就存在的!

    “这……”巴蒂亚呼吸开始急促:“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个简单的水系的魔法,就会让这隐藏的魔法阵浮现出来?这是什么道理?”

    陈道临看着巴蒂亚,冷冷一笑.

    就在刚才查看了砖头上刻画的符号之后,陈道临就辨认出了这个阵法来。

    他虽然还没来得及修炼丹箓图那些东西,但是至少也浏览过,对一些简单基本的阵法,也好奇的仔细看过。

    他一眼就从那砖头上的符号看出,这里其实隐藏的便是一个道门最最简单最最浅显不过的五行相克的阵法。

    这五行相克的阵法,说穿的其实不值一提。之所以能隐藏在这里不显现出来,其实恰好是利用了道家五行相生相克的一个原理。

    金木水火土,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五行相生相克。

    可这个阵法,就是利用巧妙的法子,恰到好处的将五行的力量维持了一个微妙的平衡,五行彼此将力量中和掉,维持了一个平衡之后,反而将这个阵法巧妙的掩藏了起来。

    而陈道临所做的其实就很简单,他只是施展了一个毫无杀伤力的小小水系魔法:打破这个平衡!

    只要打破了五行之中力量的平衡,这阵法立刻就无法藏匿,显现了出来。

    巴蒂亚看着头顶天花板上的流光溢彩,眼睛里放射出异样的光芒来,他豁然紧紧盯着陈道临,大声道:“接下来怎么办?这个魔法阵,怎么才能打开它?”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