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 【孤魂野鬼】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巴蒂亚看着这魔法阵,越看越是心惊。

    他能成为中阶法师,在魔法阵一项上的造诣自然也不会弱到哪里去。

    可是以巴蒂亚的眼观看来,这魔法阵处处透着古怪,明明这阵法运转起来,可是自己却偏偏无法寻找到维持这魔法阵的魔力来源!

    这……这根本就是推翻了魔法阵的基本理论啊!

    忽然看见陈道临站在一旁面含冷笑,巴蒂亚立刻喝道:“你既然能识破这个魔法阵,那么想来你也有办法将它打开!”

    “我打开这魔法阵的时候,就是我的死期吧!”陈道临冷笑。

    “你若是不肯,现在就会死。”巴蒂亚扬起手里的魔杖。

    陈道临往后挪了挪脚步,只是冷冷瞧着巴蒂亚。

    巴蒂亚瞪了陈道临一会儿,终于深深吸了口气:“好吧……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哼。”

    “你帮我开启这魔法阵,我便保证绝不害你的性命。”巴蒂亚缓缓道:“我可以和你签下魔法契约,你也是魔法师,应该知道魔法契约一旦签署,若是毁约,便会受到魔力反噬,绝不可能逃过!哪怕我将来魔力大进,实力提升,魔法契约却是根植于灵魂意识之中,随着魔力增长,一旦违约,魔力反噬只会越来越强烈,绝不可能取消……如果我们签署魔法契约,你总信得过我吧。”

    陈道临想了想,这才点头道:“好!”

    巴蒂亚倒是个做事果决的人,立刻就拿出一纸魔法契约来,两人当场签署下了,随着魔力灌注。契约燃烧化作飞灰。巴蒂亚冷冷看着陈道临:“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

    陈道临哈哈一笑。可忽然就看见巴蒂亚冷冷瞧着自己。魔杖对着自己一指,一股强大的念力冲撞过来,顿时将陈道临掀翻在地!

    陈道临心中一惊:这家伙要翻脸?!

    还没等他爬起来,巴蒂亚口中已经飞快的年初了一串咒语。魔杖指点,陈道临顿时再次飞起,身子狠狠撞在墙壁上。

    他奋力催动精神力抵抗,抬手一挥。就有一道燃烧的火光激射过去!

    巴蒂亚眼神一紧,喝道:“好本事!”

    他冷冷一笑,也不躲闪,任凭这火光落在自己的身上,他的衣袍之上却忽然浮现出一团透明的光芒,将火光尽数挡在了外面,就连一丁点火星都没有真的沾上他的身体!

    “哈哈!年轻人就是年轻人!”巴蒂亚长笑一声,魔杖请点,顿时一股巨大的压力将陈道临狠狠掀翻:“我为这里的事情筹备了足足五年,你以为我没有任何准备就会跑来这里么!”

    陈道临从地上爬起来。身上却已经僵掉了,仿佛无形之中有数道枷锁将自己全身牢牢锁住。他知道这是一种风系魔法。叫做气流枷锁。

    此刻全身被束缚,陈道临皱眉道:“你真的要杀我?难道不怕魔法反噬?”

    “我可没想杀你。”巴蒂亚走了过来,走到他身前,居高临下看着陈道临:“不过呢,我总觉得这这个家伙身上透着古怪,难保你会弄出什么花样,所以得想办法把你好好的看管起来。”

    顿了顿,巴蒂亚皱眉:“你刚才反击我的时候,这个法术可没念咒啊……你这人,果然不能小觑!哼,你是怎么做到的?难道是身上藏了什么魔法卷轴么?”

    陈道临不说话。

    巴蒂亚看他不说,也就不再问,却冷笑一声,从怀里一摸,居然摸出了一幅镣铐来。

    这镣铐仿佛是银子打造的一样,翻出冰冷的银色光芒。陈道临却立刻感受到了其中的一股强烈的魔力波动。

    “咦?好强的光明神圣属性。”

    “哼,你倒是识货。”巴蒂亚嘿嘿一笑,弯腰下来,亲手将这镣铐套上了陈道临的双手,然后魔杖在上面轻轻一点。

    咔的一声,镣铐自动收紧!瞬间,陈道临就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无形力量充斥全身,自己暗中蓄势待发的精神力,忽然就如潮水一样疯狂的退去,转眼间就消散殆尽!仿佛是无形之中有某种神奇的力量,将自己的精神力全部吸光了!

    陈道临这一惊可非同小可,他试图再催发魔力,可任凭他如何努力,都再也无法凝聚出一丝魔力来。只要自己稍稍一动意念,魔力还没凝聚而成,就被瞬间吸收掉了!

    而手上的那个镣铐,银光大盛!

    “这,这是什么东西?”陈道临咬了咬牙。

    “哈哈,你不用拜拜费力挣扎了。”巴蒂亚冷笑:“这东西叫走‘魔法师镣铐’,可是专门对付魔法师使用的。哪怕是七八级的法师,在这镣铐之下也之能乖乖束手就擒,何况你一个区区的低阶法师。”

    “魔法师镣铐?这世上还有这种东西?”陈道临不信。

    “哼,孤陋寡闻。”巴蒂亚眼看陈道临已经再无反抗能力,也轻松了许多:“这东西可得来不易,是魔法工会之中弄来的稀罕货。千百年来,大陆上出现那么多魔法师,总会出现一些心思邪恶为非作歹的,魔法工会作为魔法师的共同组织,自然也有讨伐邪恶魔法师的职责,工会之中自有一支魔法师执法队,专门抓捕对付那些作恶的法师,这东西就是魔法工会之中秘藏的宝贝!一旦戴上这镣铐,你的魔力便无法凝聚,稍稍一催动魔力,就会被吸入这镣铐之中!千百年来,这镣铐也不知道锁过多少成名的人物,你这个小小的家伙又算得了什么。”

    陈道临看着手上的镣铐,忽然苦笑道:“这么说来,我倒是荣幸的很……这东西,应该很难得吧?你怎么弄到的?”

    “这种镣铐,即便是在魔法师工会之中,也只剩下六七副而已。至于我手里这一副……来历你就不用多问了。反正锁住你已经是足够!”

    陈道临摇摇晃晃爬了起来。看了巴蒂亚一眼:“你真的不杀我?”

    “契约已经签署,我可不想品尝魔力反噬的滋味。”巴蒂亚摇头:“我只是要防备你耍手段,只要你老老实实的,等这里的事情结束。我自然会放了你。”

    说到这里,巴蒂亚眼神一凝:“现在,赶紧告诉我,如何打开这个魔法阵吧!”

    陈道临看了这家伙一眼。叹了口气:“你低头看看地面。”

    地面之上,因为天花板上的魔法阵的光芒流动,那无数的古怪符号如灵蛇扭曲……

    而原本天花板上的圆形太极图,也终于映照在了地面,地上石板上,出现了一个大大的太极浮影。

    巴蒂亚自然不认得这太极图,只是本能的觉得这图案颇为古怪,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一个巨大的圆圈,而其中连个小小的圆圈,是天花板上那两个圆形的天窗。

    因为天窗开着。外面的光芒照了进来,就如同两束圆形的投影光束在地上。

    这光束的亮度十分微弱。如果不是仔细看的话,还真的很难察觉。

    陈道临指着两道圆形的光束:“这便是两个入口,你只需要站到光束之中便可……这魔法阵应该是个传送功能的阵法,至于传送到什么地方,可就别问我了。”

    巴蒂亚犹豫了一下,看着地上的两道圆形的光束阴影,他心中很快就做出了决定:“你先进!”

    陈道临早就料到他会这么做,轻轻一笑,就要迈步往距离自己身边最近的光束圈里走。

    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就听见巴蒂亚的身后,塔顶对外的门口台阶处,传来了一声轻轻的咳嗽。

    巴蒂亚也听到了这咳嗽声,魔法师豁然变色,飞快的转过身去!

    这塔顶观星室的门口,站着一个人影。

    身形伛偻,那腰仿佛都已经直不起来,弯着腰不停的咳嗽,气息粗重而紊乱。

    这人一身脏兮兮的麻衣袍子,仆人的装扮,左手提着一盏灯光暗淡的马灯,相貌平庸,形容枯槁,一双老眼混浊无光。

    可他偏偏就出现在了这门口,无声无息也不知道是何时到来的!

    巴蒂亚早已经就将自己的精神力遍布四处,在魔法师的精神力覆盖之下,这人居然来到如此近前,自己都没有察觉……

    一想到此处,巴蒂亚顿时后背就冒出了冷汗来。

    这个人,当然就是负责看守清扫这白塔的那个罗林家的老仆!

    这老仆仿佛轻轻叹了口气,提着马灯,一步一步的走进了观星室来,走进了门里的时候,身后的那扇房门无声无息的关上。

    “巴蒂亚法师。”老仆用混浊的目光扫过巴蒂亚,然后又看了一眼陈道临:“还有这位年轻的魔法师……你的名字是叫达令,对么?我应该没听错吧。”

    “……”陈道临和巴蒂亚两人对视了一眼,同时紧张的盯着这个老仆。

    巴蒂亚的心中比陈道临更加惊骇!

    他今晚隐藏在陈道临之后来到白塔,进来之前,就已经悄悄在外面布置下了两道魔法禁制。此外他方才还施展了一个“空间壁障”的魔法,这魔法可不仅仅是将房间里的动静全部隔绝,更是可以让外面的人无法进来!

    可这个老仆,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来到房间外,仿佛自己设在外面的两道魔法禁制没有起到半点作用!而且他方才迈步走进房间里,是那么的轻松悠闲,自己的空间壁障魔法,对他也没有任何反应!

    一想到这里,巴蒂亚原本握着魔杖的那只手就垂了下来,实在生不出抢先动手的勇气。

    “白天见到两位的时候,我便心中想着……咳咳……心中想着,等了这么多年,看来也终究是等到了点事情。”老仆仿佛在苦笑:“这里的魔法阵有多少年没有开启了……让我想想,这时间久远的,我几乎都快忘记啦……”

    他转过身去,缓缓的将马灯放在了角落的地上他就这么大大咧咧的转身,毫不在意的将自己的背部亮给巴蒂亚。可纵然如此,巴蒂亚也依然没有敢动手的勇气!

    “嗯。不错。还算聪明。”转过身来的老仆。轻轻瞟了巴蒂亚一眼:“没有沉着我转身的时候偷袭,你看来并不太蠢啊,魔法师……”

    说到这里,他又咳嗽了两声:“可是……你既然不是蠢人。却为什么又做出这种蠢事呢?”

    巴蒂亚呼吸开始急促粗重,陈道临则小心翼翼的退后半步,将身体藏在了巴蒂亚的身后。

    “我记得,我第一次见你是在五年前吧。巴蒂亚法师。”老仆脸上带着微笑,只是那混浊的老眼毫无半点光彩:“你来到罗林家,成为了罗林家的魔法顾问……嗯,那个时候,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的实力达到了五级法师的标准。现在一晃已经过去五六年啦,如今的你已经有六级的实力,已经站在了中阶和高阶之前的关卡上了。看来你这五六年来,倒也勤奋的很啊。”

    巴蒂亚死死盯着这老仆:“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老仆摇摇头,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然后抬起头来,看着天花板上的天窗。仿佛遥望天空的星辰,依然在回忆:“我记得……你是一个耐心很好的人,来到了罗林家之后,足足等了三个月,才第一次跑来查探这个地方。那一次你也是半夜跑来,还站在我的门外静静听了足足一个小时的时间……你的耐心可真好。这么多年来,我可遇到过不知道多少跑来白塔夜探的人,而你是最小心也是耐心最好的一个,就连我这么一个老朽的仆人,你都不会掉以轻心。

    我记得那天晚上,你在这塔楼顶上待到了快天亮,然后失望的离开。”

    顿了顿,老仆继续笑道:“不过你并没有死心。后来你陆陆续续又跑来了一共九次,你几乎将这座白塔从底层到塔顶,每一层台阶都仔细查看过。有一次你甚至还悄悄的给我下了一个昏睡的咒语,然后摸到了我的房间里去检查了一遍才离开,对不对?”

    巴蒂亚额头冷汗涔涔!

    “够谨慎,有耐心,又很细心,其实你真的是一个很难得的人才。”老仆叹息:“我这些年来在这里遇到过那么多打这白塔主意的人,你是其中最让我另眼相看的一个。”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巴蒂亚心中越来越紧张,终于近乎失态,失声大喝道。

    “我?”老仆淡淡一笑,他的眼神里随即变得有些黯然:“时间太久了,实在是太久了,久远到我几乎都快忘记了自己是谁。”

    他眯着眼睛,仿佛沉浸在回忆之中:

    “刚来罗林家的时候,我记得那个时候白塔的女主人还在。我是一个年轻的马夫,我只知道,我要守护这座白塔,守护这里的秘密不能让旁人知道。然后,三十年后,我的那个肉身老去垂死……然后我换了一个肉身,变成了这罗林城堡里的一个园丁……再之后,又过二十年,园丁死去,我成为了一个铁匠……”

    他一边说,一边摇头叹气。

    可在一旁听着的陈道临,却已经是面色古怪。

    这……这难道是……借尸还魂?还是……以夺舍的方法……弄的……不死之身?!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到今天为止,一共是三百六十一年零三十七天。”老仆人淡淡道。

    三百六十一年……

    陈道临忽然心中一动,忍不住开口道:“你是说……你在这里活了三百六十一年?”

    “活?”老仆苦笑:“算是活着吧。”

    “那么……你见过郁金香公爵么?第一任郁金香公爵。”陈道临问道。

    “你是说杜维?”老仆的眼神有些古怪:“他……我见过几次吧。第一次来到城堡的时候,很远的地方。不过他并没有发现这白塔里的秘密……所以,我的任务,和他并没有太大的关系。不过郁金香公爵的确是一个可怕的人,嗯……很可怕,非常可怕……后来只要他来到罗林家城堡,我就远远的躲开,可不敢让他发现我的存在。”

    “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陈道临倒是比巴蒂亚要冷静一些反正连克里斯那种万年老怪物都见过了,一个才活了三百多年的家伙,连克里斯的零头都不到呢。

    “我……”老仆轻轻一笑,只是笑的却有些古怪:“我……应该不算是一个‘人’吧。我只是一个……失去了主人的,孤魂野鬼。”

    失去了主人……

    陈道临立刻就问道:“你的主人是谁?”

    “我的主人……”老仆忽然停下不往下说了,看了陈道临一眼:“何必问这么多么?反正你们都要死的,知道和不知道,又有什么区别?”

    “都要死?”巴蒂亚忍不住冷笑起来。

    “不错,都要死。”老仆咳嗽着,叹息着,缓缓的站直了伛偻的身体。

    他混浊的老眼之中,有一丝光芒,一点一点的迸发了出来:

    “凡是知道了这白塔秘密的人,都要死……每一个都要死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