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 【被亵渎的圣地】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老仆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巴蒂亚立刻就感觉到了一股寒意。

    这老家伙身上散发出的那种压迫感十足的气场,让巴蒂亚几乎喘不过起来!魔法师忽然忍不住大叫了一声,挥舞起袖子,就射出一道魔法卷轴。

    魔法卷轴在半空之中轰的燃烧起来,化作一条火龙,呼啸着迎面撞在了老仆的身上!老仆周身火焰,可脸上依然还在微笑。

    随后,让巴蒂亚惊恐的事情发生了。

    老仆的身上居然瞬间就释放出了一团圣洁的白色光芒!

    这光芒忽如其来,就如同头顶的天花板上忽然无声无息有一道光束刺破塔楼从天而降,将老仆笼罩其中,他全身上下都浮现出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神圣气息!

    火龙轰在他身上,看似火光冲天,热浪席卷,可是老仆身上的神圣光芒就如同冬雪一般,火墙很快就在圣光的笼罩之下迅速熄灭!

    热浪来的快,去的也快!

    巴蒂亚一个字也说不出来,魔法师长大了嘴巴。

    这个魔法卷轴可是他手里最威力最强的一个,火系魔法历来都是公认的杀伤力最强的一系。而这个火系卷轴也是巴蒂亚收藏的珍品,如今在这老仆惊人的气势之下忍不住丢了出去,却没想到转眼就被人瓦解!

    他还没来得及惊呼出声,老仆忽然咧嘴一笑。

    这个笑容,眨眼之前,就出现在了巴蒂亚的跟前,近在咫尺!随后魔法师脖子一紧,已经被老仆直接抓住了咽喉提了起来!

    没人看清这个老仆是如何动作,又是如何贴近了巴蒂亚。

    魔法师一旦被人近身。危险可想而知。巴蒂亚奋力挣扎,眼睛里闪过一丝决然之色,手里的魔杖挥舞,忽然就爆裂开来。

    一道黑光。瞬间没入老仆的身上。

    “咦?”老仆的神色微微一动:“撕裂术?你居然修炼了亡灵魔法。”

    只见老仆身上的原本就已经枯槁的肌肤,忽然如干裂的树皮一般四分五裂开来,似乎水分瞬间蒸发,从手臂开始。大块大块的肌肤剥落,化作粉末,只剩下了恐怖的森白骨骼!

    老仆哼了一声,终于放开了巴蒂亚。冷冷道:“卑微的东西,以为这样就可以伤害了我么?这躯体只不过是我借用的而已啊!”

    说着,老仆张开双臂。身体用力一挺!

    他全身忽然如同气球一样鼓涨起来!

    脸部的血肉忽然大块大块的掉落。随后就连那森白的骨骼也忽然出现了丝丝裂纹……

    眼看着这么一个人忽然就在眼前化作了碎片,巴蒂亚掉在地上,双手捂住脖子呼哧呼哧的喘气,忽然扭头看了一眼已经躲在后面的陈道临,厉声大喝道:“还愣着干什么!快跑啊!”

    巴蒂亚释放了一个大招,将自己的魔杖都碎裂掉——那可是他最大的压箱底保命的底牌。这魔杖里蕴藏了一个撕裂术,是亡灵魔法系之中一道杀伤力极强的魔法。一旦被施法之人。肉身的生命力就会急速流失,肉身短时间内会被彻底撕裂!

    巴蒂亚暗中苦修亡灵魔法已经多年,这是他最大的保命杀招。

    可眼下看来,这老仆虽然中招,但是看他的神色却仿佛依然颇有依仗的样子,巴蒂亚心中就知道:自己的这个绝招,恐怕还是奈何不了对方!

    魔法师忽然伸手一把抓住了陈道临的手腕,然后两人一起朝着房间里地上中间的那个太极图中的阵眼光束滚了过去。

    老仆的冷笑声传来:“能跑到哪里去!”

    巴蒂亚大喝一声,扬起左手,也不用魔杖,飞快的念出一串咒语,指尖射出数道风刃!

    风刃堪比钢刀,狠狠的卷在老仆的身上和脸上,他原本就已经鼓涨撕裂的肉身,顿时土崩瓦解,就连血肉之下的骨骼,也开始破碎!

    眼看这么好好的一个人,瞬间就变得如同被剪碎的布娃娃一样,这场面实在有些恐怖。

    不过巴蒂亚释放出了风刃之后,就抓着陈道临,一起滚进了光束之中,只见天花板上的太极图忽然就有了反应,一道光芒吞没了两人,瞬间消失不见!

    老仆似乎并不着急,冷冷的笑着,笑声充斥在这塔顶。

    他身上的肉身终于彻底化作了一团粉末散去。而最后出现的,却是一团小小的光影。

    这光影渐渐凝聚起来,宛如人形,只是身材似乎矮小了许多。整个人看上去,就仿佛是一尊晶莹剔透的玉石雕塑。

    精致的脸孔,毫无一丝生气,而身躯似乎是**,身后还有一对闪烁着光芒的双翼张开。

    他身上的神圣气息越来越强烈,最后发出了一长串的笑声。

    这怪物迈步走到了巴蒂亚和陈道临消失的地方,看了一眼那太极图中的光束,低声道:“走进了这里面,还想能往哪里逃呢?女神的圣地,岂能是你们这些蝼蚁可以窥探的!”

    说着,他迈步走进了光束,身影也终于消失不见。

    ……

    “咳咳!!”

    陈道临和巴蒂亚两人仿佛身子从空坠落。

    落地的时候,陈道临很不凑巧的在下面,正好充当了巴蒂亚的肉垫,险些就被压断了骨头。

    他奋力推开巴蒂亚,勉强支起了身子,就听见了巴蒂亚发出了痛苦的一声哼声。

    魔法师面色有些不寻常的涨红,呼吸急促,一只手用力捂住喉咙的部位,呼吸的声音带着一种叫人揪心的撕裂感。

    陈道临迅速的往后滚了滚,远离了巴蒂亚,然后抬起头来查看周围。

    “这……这是什么地方?!”

    ……

    这是……一个密封的不见天日的……神坛么?

    四面墙壁都是密封的砖石堆砌而成,空气之中满是叫人胸闷的灰尘感。

    四方的神坛,就如同一个用砖石堆砌而成的密封罐子。

    随着陈道临爬起身来,墙壁上有几个凸起的凹糟里,忽然就自动燃烧起来了火光来。灯火渐渐明亮起来,将这个密封的地方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

    这地方并不算大,约莫也只有一个教室那么大,正中间的地方砌了一座石台。石台上正中的位置摆放了一只方形的扁平盒子,看上去黑漆漆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

    陈道临正想走过去查看,就听见了巴蒂亚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哼声。

    达令哥叹了口气。转过身先走到了巴蒂亚身边蹲下,这个魔法师满脸涨红,呼吸越来越急促,让陈道临吃惊的是。他的手指按住的地方,脖子上赫然是几根清晰的手指印记!

    正是那个老仆放在抓住巴蒂亚脖子将他提起来的部位。

    这手指印记就如同是烙铁烙上去的一般,看上去无比清晰。而且隐隐的这红色的印记。在魔法师苍白的皮肤上,仿佛越来越深,他的肌肤甚至还发出了轻微的“嗤嗤”的声音,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隐隐的燃烧着!

    “巴蒂亚法师?你怎么了?”陈道临叹了口气:“虽然你我是敌非友,不过刚才你逃跑之前居然还想着先把我推进来……算是我承你的人情。”

    巴蒂亚轻轻哼了一声,他的呼吸急促而虚弱,低声道:“你。你不用感激我,你是我找到这里谜底的途径。若是你死了,我这些年的隐忍和谋划岂不是就全变成了一场空!所以……咳咳!所以你不用感激我!”

    陈道临看着这个家伙,苦笑道:“你倒也算是个死硬骄傲的家伙。”

    说着,他伸出手去轻轻触摸了一下巴蒂亚的脖子上的印记,手指触摸之后,让陈道临惊奇的是,那老仆留下的几根印记的地方,肌肤滚烫炙热,而巴蒂亚魔法师自己本身的脖子上其他部位,却是冰冷刺骨!

    “哼,哼哼……”巴蒂亚抬起眼皮,看了一眼陈道临:“你不用奇怪……那个家伙,他,他用的是光明神圣系的力量。而我其实暗中修炼的是亡灵魔法。光明神圣力量真是我的最大克星……哎,那个家伙,好强!我的撕裂术看来根本就伤害不了他。”

    陈道临将这个家伙搀扶了起来,苦笑道:“我们最好想法子离开这里吧,否则的话,那个家伙既然能把我们堵在塔顶,难保他就不会追进魔法阵来。”

    “追进来就追进来。”巴蒂亚忽然脸色一黯,叹了口气:“大不了一死!那个家伙好厉害,我完全不是对手,恐怕就算出去,也绝逃不过他的追杀吧。”

    说着,魔法师的眼神流露出几分坚毅之色:“我只是不甘心,我筹划了多年,眼看就要找到这里的谜底!我若是死之前不能看到这里的谜底,绝不甘心闭眼!”

    陈道临看着这个情绪有些激动的家伙,摇摇头:“这里应该就是你所幻象的秘密所在了……可是好像也没什么东西,就这么一个密封的大房子。嗯,你说,我们现在是在哪里呢?”

    巴蒂亚想了想,喘了口气:“我怎么知道……不过我想,这里应该是地下吧。”

    他挣扎着坐了起来,从袖子里摸了摸,摸出了一个小瓶子来,拧开盖子,将里面的东西灌入嘴巴里,然后长长出了口气,随后呼吸稍微平缓了一些。

    不过陈道临却发现,他脸上的面色,却越发的苍白了些。

    “那台子上是什么东西?”巴蒂亚站了起来,看着中间的石台,然后看了看陈道临:“你去把那箱子打开看看。”

    陈道临翻了个白眼,走到了石台旁,身后,巴蒂亚紧张的看着陈道临,喝道:“快一些!那个老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追到这里来!”

    陈道临看着石台上的箱子,只好伸出手去,就在手正要触摸上这箱子的时候,忽然心中猛然生出一丝警兆!

    仿佛身上的某一个部位,有一丝力量疯狂的跳跃波动起来!这跳跃波动,正是从陈道临的左脚脚踝上传来了。

    事实上,他刚来到这个地下密室之中,就感觉到了这种奇异的变化。而自己站到了石台旁,距离这箱子越近,这种跳跃波动的感觉,就越强烈!

    这感觉来自于陈道临的左脚脚踝。

    确切的说。是来自于一根银色的链子。

    这链子是在海外岛屿,见到老怪物克里斯的时候,两人那场交易过程里克里斯交给陈道临的东西。

    当时老怪物并没有解释太多,只说是有人留在那儿。托他保管,交给后来人的。

    老怪物似乎也不知道这链子到底是什么用处,只告诉陈道临,这东西在危机的时候可以保命。

    这条链子。陈道临倒是一直带在身上,而且他吸取了之前海上遭遇的教训,不敢把这些东西放在魔法袋里。否则的话。万一自己魔力不灵光的时候,只能看着魔法袋不能打开取装备干着急了。

    这条据说能在危机时刻当保险用的保命装备,陈道临就戴在了身上。

    这东西原本应该是一条手链,不过陈道临一直觉得,一个大男人戴个银色的手链实在太过娘炮,干脆就把这条链子一直戴在了脚踝上,旁人也看不见。正好还可以低调一些——这种能保命的好东西,隐藏起来不叫人看到,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

    而此刻,陈道临站在这石台箱子旁,手指几乎要触碰到箱子的时候,就感觉到脚踝上那链子忽然疯狂的跳动起来,似乎隐隐的有什么东西,要破茧而出!

    这种魔力波动,作用在他的精神力之中,让他一时间不由得精神恍惚了起来,下意识的连连后退了几步,额头满是冷汗,呼吸急促。

    “怎么了?”巴蒂亚咳嗽着走了过来,他依然一手捂住脖子的部位,另外一只手却握着一柄魔杖。这魔杖应该是他身上备用之物,不过看上去材质和品相,都远远不如上一把了。

    陈道临摇摇头,眼神有些茫然:“我……不知道,似乎有什么隐隐的意识在警告我,打开这个箱子,绝不是一个好主意。”

    巴蒂亚狐疑的看了看陈道临,他走到陈道临的身边,眼睛盯着箱子看了几眼。

    魔法师试着张开精神力探测了一下,可是这箱子上毫无半点气息,似乎并不像是隐藏了什么会带来危险的魔法力量。

    这箱子就如同是一块石头,静静的摆放在那儿,毫无动静。也毫无任何力量的波动……

    巴蒂亚心中一动,忍不住也伸出了手去,手指渐渐接近了箱子。

    “我要是你,就绝不去碰它。”

    身后,一个冷冰冰的毫无情感的声音传来!

    两人豁然回头,就看见在方才两人出现的地方,一个小小的身影立在那儿,如玉石一般透明晶莹的身躯,精致却不带一丝人类情感的脸庞,以及……那一对仿佛精灵族一样的双翼!

    虽然他变了一个样子,但是这声音却立刻就让两人辨认了出来。

    “你是那个老仆?”巴蒂亚脸色惨然:“……你……你来的好快。”

    “你们现在只是站在这里,就已经是亵渎重罪。”老仆的声音很冷漠:“我应该将你们的灵魂抽离出来,然后制作成冰晶,日夜鞭挞,让你们保守痛苦一百年——这才是你们应该受到的惩罚。”

    “亵,亵渎?”

    巴蒂亚神色一变,死死盯着这个老仆,喘息道:“你……你使用的是光明系的神圣力量。现在……现在你又说亵渎。你究竟是,究竟是什么东西?这,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老仆那张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只是他那双冰冷如玉石一眼的眼睛里却丝毫没有笑意——这笑容看上去就不免很恐怖了。

    他静静的看着巴蒂亚:“其实……你应该已经猜到了,只是却因为内心的恐惧,却不敢说出来,对么?”

    “我……我……”巴蒂亚的身子忽然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他食指颤抖,指着这个老仆:“你,你是……你是……”

    “我都已经说了‘亵渎’这个罪名。”老仆轻轻叹了口气:“不错,我是伟大的光明女神的一位忠臣神仆……嗯。不,准确的说,我是伟大的光明女神的孩子,是女神亲手创造出来的不死生命,女神将我降临在这个地方,看守这里的圣地。”

    说到这里,他看着巴蒂亚:“你们可以叫我看守者……而我的另外一个名字:天使。”

    天,天使?

    光明女神创造出来的……天使?!

    陈道临呆住了。

    巴蒂亚却仿佛反而松了口气,他的眼睛里一片死灰之色,仿佛苦涩的笑了笑,看了看周围:“你说的圣地……就是这里?难道这个地方,是……”

    “是属于女神的神圣之地,是不允许你们这种凡人卑贱的东西窥探的神的领域。”

    天使轻轻打断了巴蒂亚的话:“现在,满足了你的好奇心,你可以安心的死去了么?”

    他缓缓的抬起了一只手来,轻轻伸出食指,指尖开始凝聚出一丝一丝光芒,这光芒渐渐凝固,就仿佛指尖浮现出了一枚小小的圆形的光球……

    巴蒂亚的脸色惨然:“净,净化之光?”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