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神器再现】(二合一章节!)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第一百六十七章

    身为一个苦修亡灵系的魔法师,对于净化之光这种等同于天敌的存在,当然是极为敏感的。

    当巴蒂亚看出了这个天使施展的是净化之光的是,他心中最后一次侥幸也终于烟消云散!

    净化之光,光明神圣系的法术之中,专门克制黑暗亡灵力量的最强大的神术,出自于光明神殿教会,而且这样的神术,绝不是普通的神职人员能施展出来的。

    要施展出一个净化之光,必须拥有至少达到高阶的实力,同时还必须拥有深厚的光明系造诣。

    甚至听说这样的法术,如今在光明神殿教会之中,能施展出来的也已经没几个了。净化之光,历来都是教会之中裁判所的大裁判长的最强武器。

    当然,能被教会的裁判所锁定为目标,施出这种大招的,必然是那种作恶多端的魔头级别的异端。

    至少巴蒂亚自认自己就绝没有那种本事得到如此待遇。

    他只是一个修炼了亡灵魔法的中阶法师啊!

    “我……我好恨!!!”

    巴蒂亚面色扭曲,忽然狂吼一声,转身扑向了石台上的那个箱子。

    他身子才飞到半空,天使已经弹出了指尖的那一团净化之光,银白色的圣光化作光幕散开,巴蒂亚的身体瞬间就被这光线刺穿,随即魔法师发出了一声惨叫,身子重重跌倒在了石台之下。

    他的身体上,肌肤开始出现了大片大片的红色斑纹,这些红色的斑纹飞快的扩散开来,然后居然变成了气焰燃烧起来!

    转眼之间,巴蒂亚就开始了燃烧!而这种圣焰的燃烧也十分诡异。魔法师身上的衣衫丝毫无损,身体的肌肤,毛发,却在圣焰之下飞快的化作光尘……

    巴蒂亚张开嘴巴惨叫,他的口中也喷射出了圣焰,最后就连眼睛里也化作了两个空洞,圣光从内焚烧放出光芒……

    “我……我……”巴蒂亚挣扎着,他已经五内俱焚,全身从内到外都已经开始渐渐的在圣焰之中消散。

    魔法师对着石台上的箱子。奋力挣扎着伸出了手去,指尖伸直,似乎一点一点的的挣扎着试图触摸箱子。

    “我……我……不甘心啊!!!”

    终于,一声怒吼,巴蒂亚整个人化作了一团烟火。爆发出耀眼的光芒,随后烟消云散,只留下了一套干瘪下来的法师长袍落在地上……

    这个费劲心急,在罗林家潜伏了数年,谋算无数,隐忍过人的魔法师,就这么化作飞灰烟消云散。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

    陈道临站在一旁,心中砰砰狂跳着。

    眼看着巴蒂亚就这么在一团光芒之中自燃焚烧殆尽,这场面实在有些吓人。而巴蒂亚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可在这天使的手下。却连稍微抵抗一下的能力都没有,就被对方给秒了……

    达令哥用力吞了口吐沫。

    他心中开始祈祷……那个老怪物克里斯,但愿他给自己的那条银色链子,不会太坑人吧……

    天使缓缓的走上了两步。

    失去了那个老仆肉身的天使。本体看上去很是瘦小。可偏偏他这么一步一步的走进,气势却叫陈道临也喘不过气来。

    “现在。轮到你了。”那双冷漠毫无感情的眼睛盯着陈道临的时候,达令哥心中猛的一跳。

    然后他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开始发软。

    眼前这个家伙,可是秒杀了一个中阶法师,秒杀啊!

    陈道临费力的吞了口吐沫,然后低声道:“死前能问你个问题么?”

    天使冷冷的瞧着陈道临,他已经再次抬起了手指,之间缓缓的凝聚出一丝光芒。

    “这里明明是罗林家,那个白塔也是罗林家建造的……你说你的光明女神创造的天使,可是女神的天使为什么会默默在罗林家守候?”陈道临飞快道:“老子就要被你杀了,死前当个明白鬼难道不行么?”

    天使根本不理会陈道临的问题,淡淡道:“又有什么区别?”

    说着,他手里的光芒渐渐凝聚,化作了一枚银色的短矛,这短矛并不是实体,而是光芒凝聚而成,被他握在手里,仿佛是透明的水晶一样。

    陈道临张口还想说话,天使忽然往前迈了一步——只是一步,仿佛就直接跨越了空间,出现在了陈道临的身前!

    距离是如此的近,几乎两人的鼻尖都要触碰在一起了。

    “亵渎女神的圣地,都要死。”

    天使说完这句话,陈道临就感觉到胸口一凉!

    他下意识的低头看下去,只见天使手里的光矛已经刺穿了自己的胸膛,从左侧心脏的部位刺了进去,直接将自己的身体贯穿!

    陈道临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喉咙里发出了“荷荷……”的声音,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并没有预想之中的剧烈的痛苦,被这光矛刺穿的身体,甚至都并没有流淌出鲜血!

    陈道临却反而觉得胸口的地方一阵冰冷,冷的近乎麻木。

    随后这冰冷麻木的感觉开始扩散蔓延,从胸部一直蔓延到腹部,然后是四肢……

    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力量在流逝,精神力也飞快的消散。

    他只是无力的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天使,心中疯狂的叫骂着。

    “老子……老子……老子……”

    老子怎么可能死在这里啊!!!!!

    .

    噗通!

    陈道临的身体跌在了地上,气息渐渐消失,天使冷冷的瞟了陈道临一眼,就挪开了眼神。

    他缓缓走到了石台前,然后对着石台上的东西,缓缓的双膝跪了下去,双手抱在胸前,口中默默祈祷。默念着什么。

    过了良久,天使才重新站了起来,看了看这里,轻轻的叹了口气。

    “又杀了两个。下一次,却不知道又要潜伏等待多久。”

    他的声音里,终于流露出了几分寂寥来,仿佛原本无波的古井,终于泛出一丝涟漪。

    “伟大的女神,我已经在这里守候了三百多年。我是您最最虔诚的仆人。即便是为您在这里守护万年,我也义不容辞。只是……”说到这里的时候,天使的声音里终于流露出了一丝迷茫的味道:“只是……为什么这么些年来,我再也无法得到您的神喻?我就如同迷途的羔羊,再无法得到您的光辉和指引。如今的人间。光明教会的光辉日益黯淡,您的光辉已经无法再照耀这片大地。那些愚昧怯懦狡猾卑劣的人类啊,他们亵渎着女神的光辉,亵渎着信仰……越来越多的异端出现,堂而皇之的走到台前,这些小丑们表演者各种丑态,而教会却软弱无力。一再退让!我们的信徒在迷茫,我们的信徒在动摇,我们的信徒在减少……

    伟大的女神啊,可是为何您再也不肯降下哪怕只言片语的神谕?

    只要您肯显示神迹。哪怕只是一次,便可以震慑宵小,让那些卑微的家伙们再也不敢蔑视光明教会的威严,再也不敢亵渎神灵……”

    天使低声自语。他的声音越来越苦恼,越来越无奈。

    渐渐的。他的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丝隐隐的挣扎,忍不住抬起头来,看着石台上的那个箱子。

    天使的眼神渐渐有些动摇,他一点一点的,伸出了自己的手指,仿佛也想去触碰那个箱子……

    “女神啊……我不摘掉您为何让我守护在这里。可是一直得不到您的神谕,让我在这人间沉浮苦守,我已经快要迷失方向……这里的东西,是您留下的,那么……或许……”

    天使自言自语着,他的脸色瞬间出现了好几次变化,眼神里从坚定到挣扎再回复坚定然后又出现动摇……

    如此再三。

    当天使的手指几乎距离箱子只剩下一线距离的时候,他忽然眼神一变,陡然发出了一声怒吼,身子原地一翻,就落在了几步之外。

    天使愤怒的喘息着,他大喝一声:“混账!混账!!居然动摇了内心的坚持和信念!柯罗瑞,你还是一名女神的侍者吗!!你这个懦弱的东西!”

    说着,他大吼一声,忽然手里凌空一抓,出现了一枚光型的短矛来,狠狠德尔一矛刺进了自己的大腿上。

    光矛将他的大腿刺穿,天使仰头,发出了一声嘶哑的痛苦吼叫,单膝跪了下去,身后的双翼也忽然张开!

    这痛苦的吼叫声渐渐停歇下来的时候,天使急促的喘息着,然后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光矛缓缓消失,看着自己被刺穿的大腿上,那个窟窿一点一点的自动愈合。

    “这是我对自己的惩罚!柯罗瑞,你必须要坚定,坚信你的信念!坚持你的信仰!!”

    天使柯罗瑞自言自语着,他有些后怕的看了一眼远处石台上的那个箱子,然后仿佛又有些恐惧,赶紧挪开了自己的眼神不敢再看。

    可他心中却一直有一个奇怪的感觉:

    自己守护这个地方已经三百多年了,原本一直都没有这种奇怪的动摇的感觉。

    可为什么偏偏最近这一百年来,自己心中的信仰力量却在急速的退化呢?自己的意志已经越来越软弱,越来越不堪动摇。

    而最近这些年,自己偶尔进入这个圣地里来祈祷,每次看到这石台上的箱子,心中都会无法压抑的生出一种冲动:打开它!

    这是女神的圣物,天使原本是绝不敢触碰这东西的。甚至连正眼看它一眼,都会觉得是一种罪孽。

    可偏偏近些年,尤其是近一百年来,自己每次祈祷的时候,都感觉到内心似乎隐隐的有一种呼唤和渴望,渴望打开这个箱子,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

    又仿佛……这个箱子里,有什么东西在隐隐的召唤着自己,引诱着自己!

    而这种召唤,似乎也是越来越强烈!

    强烈到柯罗瑞自己都有些害怕!

    他担心自己无法抵抗心中的这种动摇和冲动,所以近年来,他已经很少再进入这个地方祈祷了。

    他担心自己如果再进来的话。说不定哪一天,自己真的忍受不住心中的冲动和诱惑,真的打开了这个箱子——可是亵渎女神的重罪!!

    赶紧挪开了眼神,平复了一下心中的忐忑——柯罗瑞非常讨厌这种情绪的波动。

    他觉得自己仿佛是某种卑微肮脏的东西污染了。

    原本天使是最最纯净的,不应该有任何凡人的思绪和情感。

    可在人间沉浮了三百多年,数次利用凡人的肉身进行托生隐藏,为了伪装自己,柯罗瑞不得不将自己伪装成普通的凡人。

    时间久了,自己仿佛也开始被人类这种卑微肮脏的种族所污染。污染上了那种幼稚可悲的“情感”。

    这东西,简直就像病毒一样!!

    最重要的是,发现了自己也像人类一样有了“情绪”和“感情”这种东西之后,柯罗瑞心中开始担忧,开始恐惧。他担心自己无法控制自己。

    喘了会儿气,柯罗瑞不敢再看石台上的箱子。

    “赶紧清理好这里,然后离开。”

    这是柯罗瑞心中的念头。

    他绕过了石台,地上还有那个年轻人类的尸体。

    那个巴蒂亚魔法师已经被自己给彻底净化掉了——哼,一个邪恶的亡灵魔法师异端,咎由自取的东西。在净化之光的威力之下,并没有留下尸体。

    只是那个年轻的人类魔法师。并不是亡灵法师,所以无法用净化之光来对付。

    柯罗瑞略一沉吟,就做出了决定:他决定将陈道临的尸体用圣火燃烧掉。

    就燃烧在这石台前,就当做是将这些亵渎女神圣地的异教徒的尸体处以火刑吧。

    柯罗瑞做出了决定。他走到了陈道临的身边。

    陈道临已经全无声息,就连呼吸也早已经停止,静静的躺在那儿,仿佛一只待宰的羔羊。

    “能被火化在这里。充当献祭女神的祭品,也算是你的荣幸了。卑微的人类魔法师。”柯罗瑞冷笑着,他轻轻屈指,弹出了两朵火焰。

    这是他用圣力制造的圣火,一旦沾染上身体就会燃烧不息,不将目标燃烧殆尽是绝不会熄灭的。

    两朵火焰落在了陈道临的身上,顿时他就开始了熊熊燃烧,先是陈道临的外衣开始冒出了银色的气焰……

    可就在柯罗瑞心中正准备默念祈祷的时候,忽然眼前的变化让天使震惊了!

    原本已经开始蔓延开来熊熊燃烧的圣火,忽然仿佛无风而动,随后这火光猛然就黯然微弱了下去,最后化作了几点小小的火星,消散而去!

    柯罗瑞“咦”了一声,心中震惊,随后伸出手指,又弹出了几点圣火。

    可这一次,圣火还没有罗在陈道临的身上,只是弹射到了他的身前,就忽然熄灭!

    仿佛无形之中有什么力量,轻易的将这火光吹熄!

    柯罗瑞心中大震!

    天使立刻后退了一步,举手凌空一抓,顿时掌心就出现了一枚圣光凝聚而成的短矛!

    “哼,想不到居然小看了这个人类!难道他身上有什么专门克制圣光系力量的东西么?”天使愤怒的喝道:“该死的人类!居然敢携带罪恶的器具进入圣地!!我会将你挫骨扬灰!”

    说着,他飞身上前,举起短矛,就狠狠的朝着陈道临尸体上扎了下去!

    这一次……

    嗡!!

    一声轰鸣,天使手里的光矛刺到了陈道临的身前,距离他的身子还剩下不到一拳的距离,忽然就凝固住了!

    柯罗瑞神色大变!

    他感觉到了这个人类魔法师的身上,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抗拒着自己!光矛刺到了他的身前,可是任凭自己再如何努力,手里的光矛却再也无法往前再挪动半分!!

    就仿佛……自己刺到了一堵无形的墙壁?

    可是,以天使柯罗瑞的力量,他一矛刺出的力量,纵然面前真的是什么墙壁,也早就直接贯穿了!

    别说是墙壁了,就算是一堵城墙。也绝挡不住天使的神威一击!

    可偏偏,这蕴含了十足圣力的光矛,却被挡在了陈道临的身前!

    矛尖离他不过那么短短一点距离,却始终无法刺到他的身体!

    “啊啊啊啊啊啊啊!!!!!”

    天使愤怒的大吼一声,他已经双手握住了长矛,试图奋力往前推进……

    轰!

    一声巨响,光矛仿佛承受不住力量,化作了粉碎的光尘散去!柯罗瑞大叫一声,仿佛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冲撞而来。他豁然身子被击中,就朝着后面飞了出去!

    人在半空连续翻了两翻,才勉强稳住了身形,身后的双翼张开,眼睛紧张的看着地上的陈道临……

    然后。天使柯罗瑞的眼神,一点一点的出现了变化……

    开始是震惊,极度的震惊!不可思议!!

    然后……他变的疯狂了!

    ……

    一团流光从陈道临的左脚脚踝处流淌了出来,缭绕的光芒带着一丝淡淡的旺盛的生命气息,然后缭绕上了陈道临的左腿……

    光芒开始是流动的,如流水一般,然后渐渐凝固起来……

    凝固的光芒。最后化作了带着金属关泽的护甲,战靴,护腿……

    左脚,右脚……

    战袍。腰带……胸甲……护肩……

    随着光芒流动在陈道临的全身……然后流动的光芒在渐渐凝固静止……

    一套奇异的铠甲,出现在了陈道临的身上,将他整个人裹在了甲胄之中!

    那全身式的铠甲包裹严密,精致华丽之极!威武之中更显得几分轻盈和细腻!

    每一道线条看上去都是那么美到了极点!而且上面布满了一种流线型的花纹。犹如全身雕满了鲜花一样!

    而周围那一团柔和的光芒,就犹如夜晚之上那皎洁的月光一般柔和迷人!

    陈道临的身子渐渐漂浮了起来。然后立在了半空之中……

    他的身后,忽然有两片薄如蝉翼的银白色双翅猛的张开!!双翅之上,布满了一圈一圈的纹路,远远看去,流光溢彩!

    一种叫人凛然敬畏不敢逼视的光芒从这华丽的近乎让人敬畏的铠甲上散发出来,使得陈道临整个人如同是站在光芒之中……

    光!

    好强烈的光!

    赤橙蓝绿紫,五道不同的光芒,就将陈道临笼罩在其中!

    落在柯罗瑞的眼中,仿佛整个世界都已经消失,他的眼前就只能看到这铠甲!

    全世界,就只剩下了这套铠甲!!

    这套铠甲之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强大如浩瀚大海一般的力量,让天使柯罗瑞几乎忍不住就想当场匍匐在地上!!

    那铠甲也不知道是什么质地的金属,却每一片都散发着不同色泽的光芒!每一道流线,都仿佛是最精美的艺术,美丽到了颠好!就连那铠甲上的每一条纹路,都仿佛已经美到了极致!!

    这密布全身的铠甲,似乎每一个部位的接缝都是浑然天成,根本看不出丝毫的缝隙!看上去……只会给人唯一的一种感觉!

    “完……完美……”柯罗瑞忽然用颤抖的声音说出了话来:“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这世界上绝不会再有第二套完美的铠甲存在!绝不可能的!!”

    天使的目光里满是恐惧,他一点一点的往后漂浮着后退,仿佛也是用了极大的毅力,才强行让自己保持冷静和理智。

    否则的话,心中只有一个疯狂的念头!在面前这铠甲之前,自己只想不顾一切的掉头狂奔而去!!

    天使在后退……

    而陈道临在铠甲之中,依然并没有醒来。铠甲自身却仿佛有某种意识一样,将陈道临裹在其中,他身后的双翼张开,然后铠甲漂浮着,缓缓逼近天使!

    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天使的目光终于要崩溃了,他看着逼近的陈道临,大吼一声,双手凌空一抓,同时出现了两把圣光闪烁的光矛!

    大吼一声,天使双臂一震,两柄光矛,带着呼啸而去的狂暴的声音,犹如惊涛骇浪,划走两道银色的光流,狠狠撞在了陈道临的胸口!!

    然而,这夹在着风雷之声的惊天一击……

    银色圣光的长矛,忽然就那么无声无息的破碎了!

    仿佛连一丝声音都没有,在这套华丽得近乎完美的铠甲之上,连一丝一毫的痕迹都没有能留下,从矛尖开始,就已经碎裂了!

    碎裂一路蔓延,随着两柄长矛同时化作了光芒散去,可是破碎的蔓延却并没有停歇!

    柯罗瑞仿佛整个人如在梦中,只是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看着面前的陈道临——看着他身上的这套铠甲!

    然后,他被剧痛惊醒!

    他低头看去,却看见自己原本完好的双手——握着长矛的双手,从指尖开始,原本如玉石一般的血肉纷纷的剥落!露出了森森的骨尖!!

    那肌肉剥落的速度,很快蔓延到了手腕和手臂之上!

    “缺,缺月……缺月……”

    天使的声音颤抖着,终于咬着牙关,一字一字的念了出来。

    “神!器!缺!月!五!光!铠!!”

    `

    `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