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镜子里的人】(二合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天使的脸上和身上迅速的布满了龟裂的裂纹,裂纹渐渐蔓延,他的眼神越来越绝望。

    张开嘴巴仿佛试图呐喊,可是却只能出无奈的叹息。

    片片血肉瞬间晶体化,然后从躯体剥落下来。

    天使很快就变成了一座完整的骷髅!

    “神,神力……这是……神力……”

    这是天使的最后一句话。

    然后,这个天使终于倒在了地上,他双膝跪地,最后的时刻,依然保持了一个跪伏的姿态,他的脑袋似乎是面朝着石台的方向,双手抱在胸前,仿佛还想做出最后的祈祷……也或者只是挣扎吧。

    那双眼睛里的光彩,终于一点一点的消失掉了。

    枯骨轰然崩塌,无法再保持人形,化作了满地的残骸。

    有一丝灵光从天使的额头缓缓浮现而出,在半空之中如水流一般的缭绕不散。

    陈道临漂浮在半空之中,他身上的那套华丽的铠甲,忽然仿佛发出了一声奇异的声音。

    就如同这铠甲自身具备了某种生命和意识,忽然发出了愉快喜悦的欢呼!

    随后,那一丝缭绕的水流光芒,立刻就被缺月五光铠吸引了过来,围绕着陈道临周身凝聚不散,又化作了一丝光线,渗透进了陈道临的身体之中,彻底被吸入……

    而就在陈道临的意识空间深处,原本自成一团漩涡缓缓旋转的世界,忽然就注入了这么一丝流光来,迅速的融入了意识世界之中……

    就在陈道临的身上,仿佛缓缓的闪现出了一团光芒,这光芒正是标准的神圣光明系的波动……

    只是这波动十分短暂。闪烁了几次之后,就消失不见,仿佛终于被融入了陈道临自身就存在的那一片没有任何属性的“空白本源”之中。

    ……

    陈道临醒来的时候,刚睁开眼睛。第一个反应就是立刻伸手去摸自己的胸膛。

    胸前完好无损。就连一丝伤痕都没有。

    他立刻坐了起来,看着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

    陈道临很快就看到了不远处地上的那一堆枯骨。

    天使留下的骨骼。都仿佛如同某种晶体一般,散发着幽幽的光芒——每一根骨骼,都仿佛是半透明的一样。

    陈道临好奇的爬了起来走过去,看了好一会儿。才勉强辨认出,这大概是那个天使:因为这堆骨骼里,有几片明显是双翼的翼骨。

    看着已经化作了枯骨的天使,陈道临心中有些发毛。

    “我……我擦,老子到底昏迷了多久?!人都变成骨头了?”

    他把自己从头摸到脚,确定了自己身上并没有任何异状,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房间里除了陈道临自己之外。就再也没有一个活人了。

    巴蒂亚死了,天使也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一堆骨头——这让陈道临百思不得其解,他就算是想破脑袋,也实在是想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自己……应该明明是被天使给杀死了啊!

    可为什么死的不是自己。而是这个好像应该很牛叉的天使变成了烂骨头?

    抱着脑袋坐在地上想了好一会儿,陈道临糊里糊涂的站起来。

    然后,他看向了中间石台上的那个箱子!

    ……天使……女神的侍者……女神的圣地……罗林家……

    陈道临叹了口气:“太乱,太乱了。”

    脑子里的各种线索,无法串联起来啊。

    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明明是罗林家的白塔,为什么会有一个天使在这里守护?

    罗林家,和光明教会有什么关系啊?

    根据传说,这白塔是罗林家的某一代族长,为了表达对自己妻子的爱,才建造的观星塔,这座白塔的主人,应该是那位女占星术师才对啊。

    一个女占星术师的地方,为什么会有一个天使来守护?

    而且……别忘了,这可是天使啊!!

    不是什么一般二般的神智人员,不是什么普通的光明教会派来的守卫,而是一个天使!

    一个自称是光明女神亲自创造出来的天使!

    隐藏在这里,悄悄守护了三百六十一年!期间还不停的变换身份,隐藏自己……

    如果按照逻辑推理的话……那么,那位白塔的女主人,女占星术师,应该是和光明神殿有莫大的关系才对吧。

    陈道临并不知道的是,他推测的结论,已经无限接近事实真相了。

    如果是杜维站在这里,说不定会抱着陈道临痛哭:老子当年可被那个贱人坑的好惨啊……

    “妈的,想不通就不想了!反正现在哥还活着!挂掉的是那个天使。”陈道临的**劲犯了:“老子是穿越者啊,有光环护身,看来是不容易死掉的,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后,他将目光瞄上了那个箱子。

    巴蒂亚临死之前都没有机会能摸到这个箱子。而那个天使,似乎也是专门为了守护这个箱子而存在的。

    “这箱子里到底有什么?”

    带着这个疑问,陈道临站在了石台前。

    箱子看上去平平无奇,只是怎么也辨认不出是什么材质,不像是金属,也不像是什么木料。

    距离箱子越近,陈道临仿佛就能隐隐的感觉到,这箱子里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在召唤着自己!

    可同时,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他的身体里,仿佛隐隐的有一种力量,才排斥着抗拒着这个箱子——这个力量,仿佛是来自于自己的左脚脚踝。

    “难道……真的是克里斯给我的那个链子,救了我一命么?”

    终于,心中的好奇心占据了上风。

    陈道临对自己说:不管怎么样,都到了这个时候了,总不能连箱子都不打开看看吧?

    他的手指,终于触碰到了箱子上!

    ……

    “…………”

    没有预料之中的任何变故。

    陈道临原本还提心吊胆。可是当手指真的触摸到了箱子上之后,却发现毫无动静,这才略微松了口气。

    奇怪啊……

    难道,之前的一切都是错觉么?

    他的手指轻轻扣在了箱子的缝隙。然后微微一用力。箱子被开启!

    “咦?好大的一块……”

    陈道临愣住了。

    ……

    箱子里只有一件东西。

    大约有一米左右长,呈现出棱形的。

    很薄。但是却很重。

    陈道临将这东西从箱子里抬出来的时候,感觉到很压手。

    扁平的棱形,通体晶莹剔透,仿佛是一块半透明的水晶。

    水晶之中隐隐的仿佛还有一团淡淡的雾气挥散不去。乍一看,这雾气仿佛被锁在了水晶之总,隐隐的还在飘动,可仔细在看去,却又好像是静止的。

    这块水晶一米多高,表面光滑,明亮可鉴。

    陈道临干脆把它搬出来。立在面前,正好可以从里面清晰的看到自己的身影。

    “难道是一面大镜子?”陈道临喃喃自语。

    可是……这光明女神的禁地也好,圣坛也罢,没道理在这里摆上一块镜子吧。

    绕着这面“镜子”。来回走了一圈。也实在看不出这镜子到底有什么特殊之处。

    原本开箱子之前,自己还能感受到一种奇怪的波动,可真的将这东西取出来之后,仿佛从前的那种莫名其妙的感应,却彻底消失不见了。

    他无奈的抓了抓头发

    好吧……那么……

    “魔镜魔镜告诉我,谁是这世界上最帅的人啊!”

    陈道临很**的对着镜子开始胡说八道起来。

    说完之后,达令哥自己也忍不住笑出了声来:“哈哈哈哈,老子又不是邪恶的皇后,又不是白雪公主,更不是七个小矮人啊。”

    可就在达令哥狂笑的时候……

    “是谁在呼唤?”

    一个声音,清晰无比的从镜子之中传来,然后一字一字落在陈道临的耳朵里!

    嗡的一声,犹如全身的所有感官,无论是嗅觉味觉听觉视觉……所有的感官陡然仿佛陷入了一种轰鸣的震荡之中!

    陈道临顿时站立不住,噗通一声跌坐在了镜子前!

    只是这一声轻轻的询问,仿佛就蕴含着之中无穷的气势,在这气势之下,陈道临几乎就生出了想当场匍匐在地的冲动!

    幸好,他脚踝之上,很快就有一丝暖意流遍全身,让达令哥一点一点的恢复了神智。

    陈道临用力晃了晃脑袋,盯着这面镜子。

    “谁?谁?谁在说话?!”

    镜子里,那团云雾忽然流动起来,仿佛流水一样,幻化变形,最后,隐隐的仿佛能依稀看见一个身影站在迷雾之中……

    长发飘扬,鲜红色的长袍,只是却看不清面目,却能依稀看清,这宛然是一个女子的形象。

    然后,镜中,雾中,这女子轻轻开口说话:

    “你是谁!”

    ……

    …………

    我是谁?

    废话,老子还想问你是谁呢!

    陈道临的心脏在砰砰狂跳,望着镜子里的人影,口干舌燥,面对着这个忽然出现的人影,他忽然生出了一种莫名的敬畏和恐惧。

    嘴上不敢放肆,陈道临老老实实的说道:“我……我只是无意,打开了这箱子……我……”

    镜子里的女人沉默了会儿:“柯罗瑞呢?为何不见他?为何你身上有他的生命气息?”

    柯罗瑞?

    柯罗瑞是谁?难道是说那个天使么?

    陈道临真的有些害怕了,他缩了缩脑袋,心中飞快的转着念头。

    镜子里的女子却很快就冷冷的传来声音:“你杀了他?”

    该怎么回答?

    陈道临心中纠结起来,他小心翼翼的试探:“那个……如果你说的是那个天使……我想,他应该是已经死掉了,可到底是怎么死的,我也不太清楚。”

    镜子里沉默了会儿,然后。忽然传来了那个女子愉快的笑声。

    “呵呵,死了……呵呵,死了,居然死了……柯罗瑞那个家伙居然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很好。很好!非常好!!”

    一听这话,陈道临心中顿时笃定了下来。

    “那么。站在镜子前的人,你究竟是什么人?”镜子里的女人,声音又变成了冷冰冰的样子。

    “我……”陈道临眼珠转了转:“我只是一个魔法师,无意之中找到了这个地方。然后……”

    “嗯,只是一个魔法师么?”女人仿佛声音里带着笑意,然后,陈道临忽然感觉到镜子里投射出一丝刚忙来,仿佛雾气之中伸出了一只透明的手来,手指飞快的探出镜子,在自己的身前轻轻一点。

    陈道临立刻就感觉到仿佛有一丝什么东西将自己穿透——这感觉就仿佛是夏天站在太阳之下。被一股无所不在的热意所包围!

    然后,眨眼间,这热意迅速消失。

    镜子里的女人沉默了会儿,她再次开口的时候。语气仿佛有些疲惫。

    “只是一个小小的魔法师啊……可惜,可惜,你的实力实在是太弱小了。这可真可惜。”

    陈道临心中一动:“可惜……什么?”

    镜子里的女人轻轻的笑道:“可惜,你无法得到我全部的馈赠。”

    陈道临顿时眼睛一亮!

    馈赠?

    这……这难道就是标准的刷完副本开箱子得宝贝么?

    “请,请问……你到底是谁?”陈道临小心翼翼的问道:“为什么……你会被封在一个镜子里?”

    “镜子?”这个女人仿佛愣了一下,随后笑了起来:“呵呵!镜子,你居然认为它是一面镜子……好吧,镜子就镜子吧。至于我……我并不是被封在这里。哼……这世界上又有谁可以将我封住!”

    “那你……你是……”

    “我只是存在于另外一个世界罢了。而你面前的这面镜子,只不过是接连了你的世界,和我的时间,之间的一个桥梁罢了。”女人仿佛叹了口气,缓缓道:“可惜,如果你的实力够强大的话,找到这面‘镜子’,将它打碎,就可以来到我的世界,我会赐予你梦寐以求的一切!”

    打碎?

    这好像不难吧。

    陈道临忍不住跃跃欲试。

    镜子里的女人冷笑:“你若是想试试,尽管用上你最强的力量来吧。”

    “我……”

    陈道临忽然一叹,他抬起自己的双手:“我倒是想……可是你看,我的手腕上还带着魔法师镣铐呢!”

    “哦?”镜子里的女人笑了:“居然是教会里使用的东西。你得罪了教会里的人么?”

    陈道临叹了口气:“一言难尽。呃……这个魔法师镣铐,到底怎么才能解开呢?你有办法么?”

    镜子里的女人沉默了会儿,然后……她说出了一句让陈道临瞬间感觉头大的话。

    “魔法师,我们做一个交易吧!”

    ……

    交,交易?

    又是交易?!

    陈道临的嘴角一撇,苦笑道:“你……你且说说吧。”

    “我可以帮你打开这魔法师镣铐。我甚至还可以给你很多馈赠,让你得到很多梦寐以求的东西!权力,财富,权势……一切!”

    这个镜子里的女人缓缓道:“而作为交换,你必须帮我做几件事情,如何?”

    陈道临心中有些古怪。

    可这个女人不等陈道临开口,她已经缓缓的念出了一句古怪的咒语……

    随着一丝柔和的力量从镜子里探出,陈道临的手腕上那副镣铐忽然啪嗒一声,自动的打开了!

    陈道临立刻欢呼一声,飞快将镣铐摘下远远的扔开。

    镜子里,女人仿佛在笑。

    “天真的家伙。这可是一件好东西,为什么要扔掉?它的威力足以媲美一件中阶的魔法装备了。我刚才念的咒语,便是光明系的‘索魔咒’,就是使用操控这魔法镣铐的咒语。你可以牢牢记下,今后,这镣铐就可以尽情被你使用了。”

    “索魔咒?”陈道临一愣。

    “真是一个蠢物。”镜子里的女人有些不耐烦:“否则的话,我为什么要将这咒语念给你听?如果我想解开你的镣铐。还需要念咒么?”

    这句话的暗藏的信息让陈道临心中一动!

    不用念咒……这个女人已经达到了不用念咒就可以施展魔法的境界?

    陈道临神色凛然,看了一眼地上的魔法师镣铐:“你……到底是谁?如果你不说的话,我可不敢和你交易!”

    “我……”

    镜子里的女人再次沉默了会儿,过了良久。她的语气幽幽。轻轻道:

    “我……是一个天使,女神创造出来的天使。”

    陈道临愣住了。

    随后。他就听见镜子里的女人缓缓道:“后来,我违背了女神的意志,可是女神很忌惮我,我是她创造出来的最完美最强大的天使。甚至还得到了女神的一部分神力,所以,她无法毁灭我,只能将我流放到另外一个空间世界。而你面前的这面‘镜子’,便是连接我和这个世界之间唯一的桥梁通道。除非你将镜子打碎,否则的话,我永远也无法回到这个世界。”

    “天。天使?”陈道临喘息急促起来。

    他刚才可是差点被一个天使给杀死!没想到这镜子里居然又是一个天使?

    “你……你是天使,也是光明女神创造出来的生命……可是,她为什么会忌惮你?你到底……”

    “我犯下的罪孽是原罪,我从被创造出来的第一天开始。就带着深深的罪孽!女神赋予我的使命,让我留在人间,在罗林家承载女神赐予的使命……可是我,却做出了让女神无法容忍的错误,所以……”

    “你做错了什么?”

    镜子里的女人仿佛叹了口气,这一声叹息,带着幽幽的心酸之意。

    “我爱上了凡人,并且最后嫁给了他。”女人的声音渐渐有些不清晰了:“我成为了罗林伯爵的妻子,然后……”

    陈道临猛然一震!

    罗林家伯爵的妻子……

    “你……你……你是那个白塔的主人!!”陈道临差点没跳起来。

    镜子里的女人缓缓回答:

    “你说的不错,我就是的!我就是白塔的主人,罗林家族第七代族长的妻子……占星术师赛梅尔!!”

    陈道临的后背开始冒冷汗。

    他想了一会儿:“那……那女神给你的使命又是什么?你到底做错了什么?”

    镜子里的赛梅尔仿佛在笑,只是笑声却带着一丝淡淡的寒意。

    “我的使命,便是死亡!女神创造出我,让我派往人间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只是作为她需要的一个棋子,而且……在必要的时候,要承接女神的降临!”

    降,降临?

    陈道临心中隐隐的想到了什么。

    “我是作为女神为自己预留的一个躯壳而创造出来的。我拥有近乎完美的肉身,我的灵魂和人格,也是女神创造出来。我的使命很简单:当女神需要降临人间的时候,我就会结束自己的生命,将这具完美的躯体来承载女神的降临,同时抹杀掉自己的灵魂和意识。”

    赛梅尔说到这里,她的声音渐渐低沉:“而我……后来,却违背了女神的意愿。我爱上了一个凡人,因为爱,我不愿意再放弃自己的生命,我只想和自己的爱人长久的相守下去……我试图,背叛女神!”

    “然,然后呢?”陈道临嘴巴发干。

    “然后?”赛梅尔淡淡一笑:“女神十分愤怒,她重重的惩罚了我,我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她无法杀死我,却只能取走了我爱人的生命。她告诉我,她不能容忍我的背叛,不能容忍我的信仰动摇……但是,她最最不能容忍的,却是我居然爱上了一个凡人,并且还嫁给了他当妻子!”

    “咦?这又是为什么?”陈道临疑惑了:“爱上凡人的罪名,难道比背叛还要重么?”

    赛梅尔笑道有些悲凉。

    “因为……作为一个女神为自己准备的肉身,女神是完完全全的按照了她自己的容貌和样子,创造了我!!所以,当我以女神的容貌和样子行走在人间,还居然委身于一个凡人……这本身,便是对神的亵渎!”

    陈道临无话可说了。

    “现在,你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赛梅尔幽幽道:“魔法师先生,那么,你是否愿意和我做这个交易呢?”

    “我……”陈道临皱眉:“你是需要我打碎这镜子,放你出来么?”

    “不。”赛梅尔摇头:“以你的实力,没有可能做到这一点的……这镜子,本身便是一件罕见的东西。所以……”

    她的语气很黯然。

    陈道临有些不信,他深深吸了口气,从怀里摸出了龙牙剑来,奋力一剑狠狠斩在了镜子上。

    可惜的很,陈道临震的手臂都疼了,这镜子上连一丝痕迹都不曾留下。

    他兀自不肯放弃,又飞快的念了一串“爆火咒”,退出几步之后,将一串爆裂的火焰释放了过去……

    然后是“风刃术”!

    一阵忙碌之后,镜子依旧屹立,丝毫没有半点变化,陈道临的半天努力,这镜子甚至不曾留下一丝划痕。

    “不用浪费力气了。”

    赛梅尔摇头:“这镜子你打不开的。”

    陈道临累的坐了下来,看着镜子里的赛梅尔:“那……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呃……你又能给我什么呢?”

    赛梅尔沉默。

    然后,她的声音仿佛带着无穷的怨意和幽怨!

    “我……希望你能帮我……毁了……光明教会!!”

    此话一出,陈道临顿时坐不稳当,差点就往后倒下去。

    赶紧爬起来,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土,苦笑道:“毁了光明教会?喂!我只是一个小小的魔法师啊!光明教会那种庞然大物,整个罗兰帝国到处都是他们的信徒……我哪里有那种本事?”

    “有我帮你,你当然能做到!”

    赛梅尔的语气很坚定:“这事情当然不会简单。所以,如果你肯和我交易,那么,我愿意付给你让你满意的酬劳!”

    顿了顿,她的声音里流露出一丝古怪来。

    “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光明教会!因为女神就是按早她自己的模样创造了我!而且,为了能让她降临的时候更加顺利,在创造我的时候,女神甚至赋予给了我一部分她的神力!所以……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我甚至可以就算是光明女神的一个……分身!”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