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藏物】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陈道临的失踪引起了轩然大波。身为一名魔法师,同时还是弗里茨总督家聘请的魔法顾问兼职总督之子的魔法老师,这样的身份,哪怕是放在罗林家都可以算得上是比较重要的贵宾了。

    更何况,对于罗林家族来说,如此重要的一名贵宾,居然在自己家的宅子里莫名其妙的走失失踪……这种事情,简直就是红果果的打脸啊!

    巴罗莎和夏夏已经找遍了陈道临的房间——事实上,一早精灵就跑去寻找陈道临,发现这家伙不在自己房间里,开始的时候女孩儿们并没有太过怀疑什么,只以为陈道临或许是自己去吃早餐,或者是去城堡里闲逛。

    可直到接近中午的时候,陈道临都没有回来,这就让女孩子们开始担心起来。

    以巴罗莎对陈道临的了解,这家伙绝不会抛下自己和夏夏,一个人跑到什么地方去鬼混的。

    很快,罗林家的人也被惊动了,这么一位贵客在自己家的城堡里莫名失踪,岂不是笑话?

    询问了负责伺候贵客们的仆从以及相关的管事,又询问了负责罗林家城堡守备工作的卫队,卫兵很肯定的表示并没有看见这位魔法师离开城堡。

    经过了一系列的排查,最后自然而然就查到了罗林家的那位魔法顾问巴蒂亚法师身上。

    又管事告知:昨晚的时候,最后一个和陈道临在一起的,正是家族的这位巴蒂亚法师。巴蒂亚法师主动热情的充当了陈道临的参观向导,两位魔法师一起参观家族城堡,屏退了随从仆人。

    可根据陈道临住处的仆人所说,这位达令法师阁下昨晚曾经回到了房间里休息。还是在巴蒂亚法师的亲自相送之下回来的。随后就没有再见到这位贵客出过房门——可偏偏今天却发现了陈道临不在自己房间里。

    接下来,事情的发展就超出了罗林家的预料。

    很自然的,罗林家的主人派人去请巴蒂亚法师前来询问,可派去的人回来答复说:这位巴蒂亚法师也失踪了!

    这事情,顿时就显得有些惊人了!

    偌大一个罗林家城堡里,一夜之间,两位魔法师莫名其妙失踪,不知去向。一位是罗林家重金聘请的魔法顾问,一位是家族的贵客。这么两位一起双双失踪。事情便叫人震惊起来。

    “找!分派人手,大路,小路,河滩,树林。山谷,都要派人去搜索。还有,把城堡里的骑兵队也派出去,一有任何消息,立刻派人来回报!”

    伯爵夫人发布了命令,这位昨日看上去慈眉善目的贵妇,此刻却展现出了豪门家族的女主人的气魄来。

    随后她开始安慰卢修斯一行人:“在我罗林家城堡里。想来是无论如何不会出什么事情的。这两位都是魔法师,魔法师们,行事异于常人,想来恐怕是两人昨晚离开这里。不知道去做什么事情了吧。嗯,我记得巴蒂亚法师说过,树林深处的那片山谷里,有几株魔法植物。是昔年杜维殿下在老宅居住的时候,修建的别院所在。后来别院虽然拆掉了,但是还有些魔法植物留了下来,或许他们是去那儿参观了也不说不定。魔法师么,做事情都是这么古怪,你们倒也不用着急,在罗林家这片地方,出不了大事情!”

    卢修斯等人也不好说什么,只好表示了感谢。

    巴罗莎心中却越来越忐忑,她了解陈道临,他绝不是那种做事情乱来的人,纵然是要去什么地方参观,也一定会等第二天和自己说了之后再出发,绝不会半夜的时候谁也不告诉,就这么悄然离去。

    派出去的人,沿着各条大路小路,树林河滩山谷,以罗林家城堡为中心,一直搜索到了傍晚的时候,依然无果。

    消息传递回来,让在城堡之中等候的人,也越来越不安起来。就连信心满满的伯爵夫人,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无论如何,家里出了这种诡异的事情,让她这个女主人的脸面实在有些挂不住。

    傍晚,搜索队伍在伯爵夫人的命令之下,已经做好了连夜奋战的准备,在城堡之上,远远就能看见夜幕之下,有一队队的人举着火把在远处的树林山谷之间行走。

    巴罗莎早已经没有耐性等待,想亲自出去搜寻,只是却被卢修斯拦住,卢修斯的意思很明确:巴罗莎并不是本地人,对这里地形十分陌生,出去找人,只怕找不到,反而自己都会迷路。

    罗林家已经派出了数百人的搜索队伍,数百人都找不到的话,也不差巴罗莎这么一个。

    而就在晚上的时候,一群人在罗林家城堡的会客厅里等待着消息,这个时候,却有管事来禀告:帕宁求见。

    罗林家里的人上上下下忙了一整天,鸡飞狗跳,倒是真的把这位加罗宁家族的年轻贵客给忘掉了,原本按照礼仪,今日应该是继续设宴款待贵客的,但是家族里的两位魔法师失踪,伯爵夫人也忙的忘记了这件事情。

    此刻帕宁主动前来求见请安,倒是让伯爵夫人颇有些不好意思,立刻让管家请这位年轻的贵客进来。

    帕宁依然是那副英挺冷傲的模样,穿了件裁剪得体的武士长衫,腰间依然配了长剑,昂首走进大厅来的时候,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走过卢修斯的身边,帕宁连眼角都不曾斜一斜,昂首而过,只是看见了巴罗莎,帕宁优雅的对这精灵女孩点了点头,抬手做了一个标准的武士抚胸礼——不得不说,这位加罗宁家的贵族年轻人,在风度和仪态上,的确有过人的本钱。就连大厅里站着的伯爵夫人的几位侍女,都不知不觉的眼神有些发直。

    “帕宁。”伯爵夫人对帕宁颔首,微微一笑,缓缓道:“倒是怠慢你了。我家中出了些事情,实在是失礼……”

    “夫人。”帕宁欠了欠身子,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看着伯爵夫人,道:“我已经听说了……嗯,是贵府上的那位魔法顾问大人失踪了,是么?”

    “嗯,是的。不过走失的并不只是巴蒂亚法师,还有……”

    “还有达令!”巴罗莎立刻插了一句话。精灵女孩娇媚的脸庞上满是焦虑:“达令也走失了!”

    “哦?”帕宁脸上露出了惊奇的表情来,他看了看巴罗莎,又看了看众人,这个年轻的帝国未来之星,却嘴角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来:“这话倒是从何而来?达令法师先生。并不曾走失啊。”

    “你,你说什么?”巴罗莎顿时就跳了起来,两步来到帕宁的面前,精灵女孩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激动:“你,你说什么?帕宁先生,你说达令他,他没有走失?”

    “是啊。”帕宁轻轻一笑。笑得风轻云淡的样子,淡淡道:“达令法师阁下,一直就在我的房间里啊。这一整天都在……”

    不等他说完,巴罗莎已经迫不及待的一把抓住了帕宁的衣袖:“你。你说什么?达令他在,在哪儿?”

    看见精灵女孩的眼睛里放射出那惊喜焦虑交错的目光,帕宁的眼神却微微一变,心中闪过一丝黯然。然后他深深吸了口气,扭头看向了伯爵夫人。道:“啊呀,这倒是我做事情的失当了。其实,达令阁下这一整天都和我在一起。今天一早,达令法师和我在院子里遇到,我们无意之中闲聊了起来,我近来修炼武技,想起我的老师卡奥大剑师曾经说起过的一些魔武双修的道理,便和达令法师印证了一二,我们聊得投机,便干脆请他去了我居住的地方,大家促膝长谈,这一谈,便谈的发了性子,忘记了时间,也忘记了派人来和你们说一声。”

    帕宁这几句话说出来,却把大厅里的众人都听的呆住了。

    尤其是卢修斯,这位总督公子虽然有些口吃,但是却是个心中明白的人。

    开什么玩笑!

    达令老师,会和你帕宁“聊得投机”?!

    你们两个人会在一个屋子里促膝长谈,还谈的忘了时间……

    这简直就是开玩笑嘛!

    卢修斯可是知道的,在东海希洛克城总督府里的时候,这两个人可是势同水火,就差要摔手套决斗了!

    这两个人会聊到一起去?别扯淡了,把这两个人关到一个房间里的话,不用一时半刻,两人就会打起来!最有可能的结果是两个人里只有一个人能活着走出房间,这才对吧!

    巴罗莎也满脸震惊,盯着帕宁:“你,你说的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帕宁摊开手,一脸无奈的表情:“我近来对魔武双修极为感兴趣,而达令阁下似乎也对武道颇有些期待,我们两人就干脆畅谈起来,以各自所学互相印证,倒是都很有些心得,这聊起来,就不由得痴迷,连午餐都不曾吃。我闭门不见客,也下令让随从远远退开不得打搅我们,却不知道外面已经闹成了这样……唉,可都是我们年轻人不懂事。”

    巴罗莎的眼眶儿都红了:“达令,达令他现在在哪里?”

    “就在我房间里。”帕宁笑道:“我们聊了一整天,又以各自所学印证,我施展了些武技,而达令法师阁下也施展了些魔法,现在他有些疲惫,正在冥想休息,只怕还要缓些时间才能起来。这个……”

    不等他说完,巴罗莎已经尖叫一声,拉着夏夏,两个女孩飞奔就朝着大厅外跑了出去。卢修斯只来得及对伯爵夫人匆匆行了一礼,也赶紧追了下去。

    伯爵夫人稍稍松了口气,不管如何,家族里的贵客没有失踪,这事情的性质就要好了许多——至于自家的魔法顾问失踪,那毕竟只是自家的家事。可若是贵客在自家城堡里失踪,那便要叫外人笑话了。

    只是伯爵夫人看着帕宁,犹豫了一下:“帕宁,你们年轻人做事情,也果然是缺了些分寸,既然达令先生和你在一起,怎么不早说!哎……”

    “抱歉。夫人。”帕宁轻轻一笑:“是我的失误,只是……我也不知道外面居然会闹的这么大啊。”

    ……

    巴罗莎和夏夏一路飞奔,跑到了帕宁居住的地方。

    以帕宁的身份,也是罗林家的贵客,单独居住在一个院子里,来到院子外,巴罗莎顾不得和在这里伺候的仆人说话,就直接跑了进去,刚冲进了里面的屋子。就看见了陈道临熟悉的背影。

    陈道临就盘膝坐在了一张软榻上,面对着墙壁,从背影来看倒是完好无损,就连身上的衣服也都是干干净净。

    巴罗莎扑了上去,一把抱住了陈道临。先是紧张的检查了一下这家伙身上没什么异常,然后看见陈道临闭目冥想,呼吸绵长而稳定,这才心中略略一安。

    过了片刻,陈道临幽幽醒来,睁开眼睛便看见了巴罗莎还有夏夏以及赶来的卢修斯,陈道临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随即深吸了口气,苦笑道:“你们来了?”

    巴罗莎狠狠的抓住了陈道临的手腕,用力捏了捏,眼睛又有些泛红:“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吓唬我们?!”

    陈道临扬了扬眉,欲言又止。

    倒是卢修斯,毕竟精明一些,回头看了看外面的仆人。低声道:“老老老师,我我我们回。回回去说吧。”

    “嗯。”陈道临点点头,看向卢修斯的眼神流露出一丝赞赏,这孩子倒是沉得住气。

    随后卢修斯主动上前来搀扶陈道临——这个总督公子立刻就察觉出了一丝不妥来。

    陈道临的身子发软,全身没有半分力气,整个人的分量都挂在了自己的身上。

    而且卢修斯试探着用自己的魔力探测了一些,却发现陈道临全身丝毫没有半分魔力的波动,仿佛整个人的魔力都已经消耗殆尽,被掏空了一般。

    这就有些叫卢修斯费解了——刚刚进来的时候,分明是看见自己的这位老师正在冥想,既然已经经过了冥想,那么之前纵然耗费了再多的魔力,也总该恢复了一点才对吧?

    “回去再说。”陈道临沉声道。

    巴罗莎也反应了过来,随后几人搀扶着陈道临就往住处走,走到了外面,卢修斯心细,叫过了自己家的管事,派去前面向伯爵夫人禀告一声。

    等众人回到了陈道临的住处,把陈道临放到了床上,巴罗莎还拉过两个枕头来给陈道临靠着,让他躺的舒服些。

    陈道临看着他们满脸疑惑的样子,他先摆了摆手:“夏夏,去弄些吃的来,我可是饿了一天一夜了。”

    小女仆立刻跑了出去,卢修斯刚要说话,陈道临却一摆手,对他丢了个眼色,卢修斯立刻会意——这师徒两人在东海总督府里的时候,一起厮混了几个月时间,几乎天天在一起,早已经养成了默契。

    卢修斯立刻跑出门去看了看,屏退了罗林家的仆人,然后回到房间里之后,闭上眼睛,将自己的精神力释放了出来,四处探测了一遍,这才对陈道临点了点头。

    “好了,现在可以说了。”陈道临叹了口气。

    “达令,你,你怎么会和帕宁在一起?我们可是找了你一整天了。”巴罗莎立刻提出了心中的疑问。

    “唉……说来话长。”陈道临脸色有些憋屈,恼火的摆摆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恨恨道:“妈的,这次被帕宁那个家伙阴了,这个把柄被他抓住了,恐怕今后麻烦不小……哼!”

    ……

    …………

    让我们先把时间拨回到几个时辰之前。

    在白塔的地下那个密室之中,陈道临终于被赛梅尔的提议说的心动。

    “好吧,我承认,我心动了。你提出了一个叫我很难拒绝的交易条件。”陈道临叹息着,心中隐隐的还有些激动。

    “那么,我们就可以算是合作的伙伴了。”赛梅尔很满意。

    “好了,废话不用多说了,你告诉我,需要我怎么去做吧?而你这位‘女神的分身’又打算如何来帮助我呢?”陈道临摆摆手。

    “我现在置身在另外一个世界空间,这面镜子便是我通往罗兰世界唯一的桥梁,但是很遗憾,就像真正的女神一样,我也无法将我的力量直接降临到你的世界给予你直接的帮助,否则的话,我只需要冒充女神,直接降临一两个神迹,就可以让你走进光明神殿……我现在做不到这种程度,只能给予你一些其他的帮助。”

    “什么帮助?”

    “就在我还没有被女神惩罚之前,我在这座城堡里留下了些东西,这些东西可都是非常有用的,我就把它们藏在了……”

    片刻之后,陈道临呆住了。

    “书房?”

    他面色有些古怪,看着镜子里的这位“伪女神”,然后陈道临苦笑:“就是罗林家的那个世代传承的族长专属的书房?按照罗林家的规矩,只有族长才可以进去的那个书房?外面还有很多守卫层层严密守护的那个书房?”

    “就是那个地方。”赛梅尔笑道。

    “……你把什么东西藏在了那里?”陈道临哭笑不得:“难道你是想叫我偷偷潜伏进罗林家的禁地里,然后……这若是被人发现了,岂不是让我变成了窃贼?!”

    “的确要冒些风险。”赛梅尔的语气很淡然:“不过我向你保证,等你看到那里的东西,你就会觉得,这风险是值得的。”

    “好吧……你到底藏了什么东西?”

    “……光明神殿教会的圣物!光明神殿教会,立教第一代教宗的信物,圣冠!”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