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五章 【捷足先登】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陈道临陷入了一阵沉默之中。

    赛梅尔带给他的这些信息实在太过庞大,也太过惊人。这个世界的人类之神,居然会yin*其他异族来侵略人类,这种事情,说出去谁会相信?

    “我回到了罗兰之后,就陷入深深的挣扎之中。”赛梅尔的语气带着一丝幽幽森然的味道:“我开始背弃心中的信仰,我开始怀疑女神。而最终,这件圣冠,我并没有按照女神的神谕送到光明神殿,而已自己把它藏了起来。”

    陈道临想了想,忽然问道:“你说的这是第一件圣冠……那么,后来光明神殿的那个第二件圣冠,你又是为什么去把它盗了?”

    赛梅尔对于这个问题,却没有回答,仿佛只是笑了笑。

    陈道临眼看她不肯说,心中虽然疑惑,但是也不好追问——今天这个家伙已经告诉了自己太多震撼的消息了,震撼到陈道临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脑袋都有些涨痛,信息量太大,冲击得他都有些麻木了。

    “两件圣冠,我都藏在了罗林家里……女神虽然千方百计想从我这里夺回真正的圣冠,但是她却绝想不到我把圣冠藏在了什么地方。哼……她以为我会把这件东**在什么特别隐秘的地方,却不知道,我根本就把它放在了眼皮底下!”

    陈道临“哼”了一声:“那么,你现在可以告诉我,到底该怎么拿到那件神器圣冠了吧。”

    “很简单,我就把圣冠藏在了罗林家的书房里,一个密室。”

    赛梅尔随后,将罗林家书房里的密室如何开启,告诉了陈道临。陈道临仔细的听着记下……

    “这件圣冠,上面镶嵌了二十九枚的魔法宝石,外加溶解掉的秘银制成了荆棘花,花瓣上镶嵌了一枚棱形的大钻石……你记住它的样子就好……”赛梅尔说到这里。

    陈道临忽然一皱眉:“咦?不对啊!你说的这个造型,分明是……分明是……”

    “分明是后来罗兰帝国皇帝铸造出来送给教宗的,对么?”

    “是啊!这分明是第二件圣冠啊!你答应给我的是第一件,是初代圣冠啊!”陈道临有些凌乱了。

    “哼,所以说……女神就算是再怎么聪明,也绝想不到我把圣冠藏在什么地方!”

    赛梅尔笑得很得意,语气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自信:“我很清楚,光明女神yin*那些异族回归罗兰大陆,就是想挑起异族和人类的战争。你要明白,一旦有了战争,人们就会有迫切的需求,当一个种族集体出现了迫切的需求,它们就会越发强烈的向神灵祈祷,祈祷的越虔诚,信仰之力就越强大!所以,这就是女神yin*异族来侵略人类世界的目的!引异族回归罗兰大陆,爆发战争,战争的残酷,就诱发它们对神灵的迫切恳求,然后……”

    “然后,圣冠就可以乘机吸取到越来越多的信仰之力,转化为神力。”陈道临叹了口气:“这个道理我大概能明白。”

    “所以,我将圣冠藏了起来,为了不让女神找到,我用自己的神力将这件圣冠改造了一下……”

    陈道临略一思索,顿时眼睛就亮了!

    偷梁换柱?

    “你……把第二件圣冠给毁了!然后……你按照第二件圣冠的样子,把真正的圣冠改造了一下,弄的和第二件圣冠一模一样?”

    “差不多就是这样。”赛梅尔淡淡道:“女神创造我的时候赋予了我一部分神力,让我有能力可以改造圣冠,我将它改造之后,用神力将它的气息彻底封住。除非是女神亲自降临人间,将这件东西拿在手里,否则的话……任何人就算是那些天使,把这圣冠摆在他们眼前,他们也绝认不住!只会认为这是一件用珠宝黄金堆砌起来的俗物。”

    赛梅尔说到这里,淡淡道:“现在,你可以去了……去书房的密室里,去拿这件神器吧!你得到它之后……我再传授你如何开启它的办法。这几百年来,尤其是经历了一场人类和异族的战争,这件圣冠应该已经在这个世界吸取了很多信仰之力。而得到了它的人……”

    “就可以获得神力?而且还不是一位神的神力,而是诸神的神力?!”陈道临的心再次猛烈跳动起来。

    “没你想的这么简单……不过,等你拿到了再说吧。”赛梅尔叹了口气:“如果只要拿到圣冠就可以得到诸神之力,我当初也不会面对光明女神的惩罚,而毫无抵抗之力了。”

    这倒是说的很有理——陈道临心想。

    “这面镜子,你带走吧。通过镜子可以和我取得联系。不过,这镜子的开启并不是这么容易的,要连接两个世界,需要耗费很大的力量。”赛梅尔低声道:“以你现在的实力,实在难以维持连接两个世界的沟通,就算是我,也不可能时刻的维持着这种联系。所以,你带着这面镜子,以后每隔三十天,你可以在镜子前呼唤我一次,我会准时开启镜子和你说话。记住,三十天一次!”

    ……

    陈道临离开之前,倒是没忘记做一件事情,他把巴蒂亚魔法师留下的衣服收了起来。

    这个倒霉的家伙,其实也真的能算是个人才了,有耐心有韧性,做事情也够精细,只可惜运气实在不太好。

    不过这家伙的实力并不算差……虽然在天使的面前毫无还手之力,但是本身也有中阶法师的水准。

    他被天使打死之后,肉身被彻底净化掉,但是衣衫却是完好无损。

    陈道临检查了一下,收货不小。在魔法师袍的袖子里封了一个魔法袋,看样子和自己的那件魔法储物袋是一样的东西,只不过上面有魔法禁制,自己暂时还打不开,要回去找时间慢慢的破解禁制才行。

    想来一个中阶法师家当,应该是会带给自己一个小小的惊喜吧。

    甚至陈道临这个家伙,大概是游戏玩多了,养成了绝不浪费任何材料的习惯,他甚至强忍着心中的忌惮和恶心,将地上的天使柯罗瑞的骸骨也给收了起来。

    这天使死的莫名其妙,陈道临实在想不出是怎么干掉这个家伙的,想来想去,大概的可能,就是自己脚踝上的那根链子了,说不定老怪物克里斯没骗自己,真的是什么保命的王牌呢。

    这天使的骸骨,看上去就如同水晶一样晶莹剔透,怎么看都不像是钙化的东西,倒像是晶石。隐隐的还散发着一种淡淡的光泽……这光泽居然有一种圣洁凛然的味道,分明是最正宗最正统的光明神圣力量的属性。

    收拾好了东西,那面镜子自然是装进自己的魔法袋里。

    陈道临最后才念了一串咒语,这是赛梅尔教他的咒语。这咒语可以启动这里的魔法阵,将自己从这地下密室传送出去。

    让陈道临惊奇的是,这咒语居然是标准的罗兰语!

    他分明能感觉到,这魔法阵的原理应该是源自于老窦梦道士一系的玄门阵法,但是却没想到,经过了万年的传承,这玄门的法术在罗兰大陆流传下来,居然被德鲁伊一族世世代代的努力,成功的“本土化”了。

    不过这些事情,陈道临虽然有些好奇,但是也就随即压在了心底,他心中火热一般,就想着立刻能去弄到那件圣冠!

    最强的神器啊!

    ……

    陈道临的身影无声无息的从空气之中浮现出来,然后他看了看周围……

    看了看天色,此刻大概应该已经是接近黎明时分了,天色虽然还没有亮,但是天空已经泛出了一片青色,现在最多再过一两个小时,天就要亮了。

    他被传送出来的位置,依然是白塔的塔顶。

    陈道临悄悄的下了白塔,离开的时候,忍不住又看了一眼白塔下不远处的那件房子……那是白塔看守天使柯罗瑞藏身之处。

    这个可怜的家伙也真是命苦,在这里苦守了几百年,最后死得不明不白。

    不过……他不死的话,那死的可就是哥了。陈道临叹了口气,猫着腰飞快的朝着城堡主建筑而去。

    他没忘记披上了幻影披风,将自己隐身了起来。

    晚上参观城堡的时候,巴蒂亚曾经带自己到罗林家书房外看过这个对罗林家有着非常重要历史意义的地方。

    此刻来到书房外的走廊,陈道临就远远的看见了几名罗林家的护卫就在走廊尽头。

    他悄悄靠近之后,使了一个小小的魔法,一个低阶的催眠咒,就足以让守卫陷入短暂的昏睡之中。

    这个咒语的等级不高,效力也不算强,最多只能让人陷入几分钟的昏睡……醒来之后,只会以为自己不小心打了个盹。

    几个守备很快就在魔法的作用之下,有的靠着墙,有的坐在了地上,听着传来了鼾声,陈道临才飞快的跑了过去。

    书房的大门虽然是锁着的,但是这毕竟难不倒陈道临这种魔法师。

    他有强大的精神力念力,念力的触角伸展出去,进入锁芯里,很快就能拨开锁芯……比钥匙都好用。

    “看来每一个魔法师,都拥有当贼的天赋啊。”

    心中带着这样的感叹,陈道临进入了罗林家的书房。

    这间书房极大,屋顶圆拱极高,周围一圈都是书架,地上是柔软的地毯,墙壁上则是原石,并没有太多的装饰,而且身为一个武勋世家,书房里居然也挂了许多武器兵刃——而且绝不是那种纯装饰的摆设。

    陈道临记着赛梅尔的交代,很快就找到了密室的入口……

    在书架之上,某一个地方,找到了开启机关所在:一本看上去很普通的书籍,其实却是用金属打造的。

    轻轻拉开这本书,很快这书架就翻转了过来,墙壁上露出了一个黑黢黢的入口!

    陈道临心头狂跳,压抑着心中的激动,冒着腰,拿出了龙牙剑在手里,点了一个照明术,然后走进了洞中……

    ……

    这是一条镶嵌在巨大的石墙里的秘道,两边都是冰冷坚硬的石头,从石头的额颜色看来,这里应该是建造了几百年了。

    密道的尽头,是一条螺旋形状往下的台阶,顺阶而下,走了大约三十多层台阶,尽头便可以看见一扇石门。

    陈道临心中松了口气,按照赛梅尔的交代,抬起头来,就看见了石门上的天花板有一块浮雕,却是星辰的模样。

    其中几颗星辰形成了一个勺子状……

    北斗七星?

    陈道临笑了……这赛梅尔果然是修炼的德鲁伊一脉的法术啊,北斗七星……哼哼。

    伸手在浮雕后摸了摸,很快就找到了一块凸起,轻轻一扭。

    咔咔几声,就在这石门并没有打开,而是……墙角的一块地板,忽然陷落了下去!

    地面上再次出现了一个黑色的通道,通道里是一路往下的台阶!

    “成了!”

    陈道临心中大喜,举着照明的龙牙剑,走进了通道里……

    这里,又是一件密室!

    头顶脚下和四面都是封闭的石板。

    密室!哈哈!密室!!

    陈道临的心跳的几乎要从喉咙里蹦出来了。

    他呼吸急促,走进这间密室,将照明术的魔力增强了一些,借着光亮,看清了这个密室里的一切……

    然后……

    陈道临忽然脸色狂变!

    “不……不对!不对啊!!”

    他的面色铁青,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这里的一切!

    准确的说,是盯着这件密室……

    空空荡荡的密室!!!

    ……

    按照赛梅尔说的,这件密室里应该是有几排柜子,她在这里收藏了一些东西,有古玩,有珠宝,有古董……其中就有那件圣冠!

    赛梅尔清清楚楚就是这么说的!!!

    可陈道临来到这个密室里……

    见鬼!这里哪里有什么柜子!!

    密室空空荡荡,四面除了墙壁就是墙壁!别说柜子了,连根木头都没有!

    陈道临心中大大的失落,可毕竟又不死心,想了想之后,又仔细的检查了一番。

    散步出了精神力探查,这里也没有任何魔法的波动,墙壁后也绝没有什么机关!!

    “东,东西呢?!”

    陈道临大失所望,心中满满的期待,此刻全部化作了深深的恼火!

    “那个赛梅尔难道是耍我?!”陈道临愤怒的大骂,然后自己想想也觉得不对……那个赛梅尔实在没有道理这么骗自己耍着玩啊。

    就在陈道临几乎要绝望的时候……

    他忽然心中一动,猛然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这个地方……好像……太干净?”

    是的,没错,就是太干净了!!

    这个密室如果是在赛梅尔的时代建造的,那么距今也有几百年了!

    这个地方的空气并不算太混浊,显然是有通风口的!

    既然有通风口,那么几百年下来,这个地方应该是充满了厚厚的灰尘才对!!

    可是……

    自从自己走进密道以后,所到最初虽然阴暗,但是却显然并没有太多灰尘!

    尤其是这个密室里!

    这里虽然谈不上一尘不染,但是很显然,这里是有被清扫过的痕迹!

    否则的话,这种地下阴暗潮湿的密室里,墙壁上居然连苔藓都没有生长,显然是不合理的!

    也就是说……

    “这个密室,很早就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陈道临想了很久,这是唯一的一个可能性了。

    心中的沮丧和失望涌现了出来,陈道临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

    他几乎能猜到答案了!

    捷足先登的人是谁?

    还用问吗?!

    肯定是那个初代郁金香公爵杜维了!!

    那个死鬼魔法师巴蒂亚的推测十分有道理!根据杜维的生平经历,一个原本还十分废物的家伙,在罗林家的城堡里住了一段时间就忽然成了天才魔法师……肯定是有了什么奇遇!

    很显然,杜维的奇遇,就是这件密室了!

    一想到这里,陈道临心中顿时大大的懊恼起来。

    如果这密室里的东西被杜维捷足先登了……那么……

    “难道,这个世界历史上的郁金香公爵如此强大,就是因为他得到了圣冠?”陈道临生出了这样的推测。

    那还玩个毛线啊!圣冠都被别的高级玩家拿走了,自己这个菜鸟玩家,只能干瞪眼了。

    “真倒霉!”陈道临欲哭无泪。

    自己今晚的遭遇可谓是曲折波澜,经历了生死危机,才好不容易触发了剧情任务啊!结果一路辛苦做完了任务,任务奖励的装备却居然早就被别人拿走了……

    “我擦!!”陈道临愤怒的狠狠骂了几句。

    他不甘心的看了一眼这个密室,然后转身走了出去。带着愤怒的心情,他一路沿着台阶而上走回了上面的通道。

    当他打开了那排书架机关,刚刚从密道里迈步走出来到书房里的时候……

    忽然,他心中猛然闪过一丝寒气和警兆!

    魔法师强大的精神力,使得陈道临的感应十分敏锐,他第一反应就是试图缩身往密道里退!

    可就在他刚刚转过这个念头的时候……

    一阵寒风卷着一个人影,已经飘到陈道临的面前!!

    陈道临还想再退,就感觉到喉咙前一寒,一柄冰冷的剑刃,就已经轻轻的贴在了自己的咽喉之处!

    “达令先生?真想不到,会在这里见到你啊。”

    当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陈道临的心已经彻底沉了下去!

    抬起头来,就看见书架旁,这个让自己厌恶而熟悉的身影。

    帕宁穿着一件黑色的衣衫,英俊的脸庞上带着冷笑,目光闪动,手里捏着一柄比筷子粗不了多少的剑,剑尖正顶在了自己的咽喉上!

    这个家伙虽然在笑,但是手却非常稳定,稳的就如同岩石一样!

    陈道临试图吸气,帕宁已经低声冷冷道:“你最好别乱动,然后慢慢的从里面走出来……我知道你实力不错,但是我保证,只要你稍微动一下,这么近的距离,我的剑可以在一眨眼的功夫,把你的喉咙刺穿一百次了。”

    陈道临心中无数念头闪过,不过他依然老老实实的按照帕宁的话做了。

    他虽然十分不爽这个家伙,但是达令哥却很清楚对方的实力。当世人类之中唯一一个圣阶强者的弟子,他的武技连卡曼罗小狗都十分钦佩……自己绝不是人家的对手。

    他走出了书架……让陈道临失望的是,帕宁的眼神十分的坚定,哪怕是陈道临走出来之后,身后那个密道,都没有让帕宁有一丝一毫的分神。

    这个家伙的眼睛,始终紧紧盯着陈道临!

    两人就这么缓缓的离开书架,走到了书房的正中间。

    陈道临始终保持着僵硬的姿态,帕宁的神色却很轻松。

    “现在……我需要你回答我一个问题。”帕宁淡淡道:“达令先生,为什么你会出现在罗林家的书房?这里可不是你应该能进来的地方吧!”

    陈道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虽然脖子上横着一把剑,但是达令哥毕竟已经不是刚刚穿越的那个小菜鸟了。

    这半年来,他经历了多少次的生死危机,已经颇为坚强了。

    咬牙看了看帕宁,陈道临忽然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他的眼神带着嘲弄的味道,瞧着帕宁身上的黑色衣衫。

    “我是不该出现在这里,那么您呢?帕宁阁下。”陈道临轻轻笑道:“您也不是罗林家的人,按理说也不允许进入到这个房间吧?嗯……你穿着夜行黑衣,看来骄傲的帕宁少爷,也有藏头露尾的时候啊。”

    陈道临试图用言语激一激帕宁,指望用这种办法能让对方分身……否则的话这个家伙表现的太过冷静,让自己毫无可趁之机。

    哪知道帕宁听了这话,居然也不动怒,握着剑的手连也丝毫不抖,就连眼角的笑纹都不曾变化分毫,只是这么静静的看着陈道临。

    帕宁的声音很冷静,但是却戴着一丝淡淡的嘲弄:“达令阁下,你总是这么喜欢激怒你的敌人么?要知道,我若是一怒之下,手里抖上一抖,恐怕你现在脖子上就已经多了个窟窿啦。”

    顿了顿,帕宁又缓缓道:“我穿着夜行衣,自然是有所图谋。而你跑进罗林家的书房,也是非请擅入,我们两人都有见不得人之处,所以,你没必要用这种话来试探我。”

    说着,他居然笑了笑,将横在陈道临脖子前的剑收了回去,斜着眼睛,似笑非笑的瞧着陈道临:“反正距离天亮还有些时间,我们不妨可以谈谈。”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