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都不是好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第一百七十八章

    陈道临生活的那个世界有一个成语叫做“金碧辉煌”。

    还有一个成语叫做“珠光宝气”。

    还有“富丽堂皇”“美轮美奂”……

    然而从前他只是从纸面上独到这些成语,看到词义的解释,却从来不曾有过最最直观的感受……

    直到现在!!

    这扇石板门后的世界,是一个藏宝室……

    不,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个宝藏!!

    金灿灿的光芒几乎要将陈道临的狗眼亮瞎了,处处都是珠光宝气,放眼看去,满地满墙都是各种奇珍异宝!

    黄金雕塑出来的人像,兽像,器皿。

    金色的盾牌,金色的酒壶酒气,金光闪闪的巨樽,金光闪闪的圆盘……

    陈道临甚至看见了至少十几株比自己人还高的纯金打造出来的金树!就连每一片叶子,都是黄金打造!

    巴掌大的金砖,至少有七八堆!

    该有各种宝石……

    陈道临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各种各样的宝石!

    红色的蓝色的绿色的黄色的紫色的……

    最小的也有拇指那么大,最大的甚至比自己的拳头还大!

    更让陈道临想抓狂的是,这些宝石堆积成一座小山,比自己的个头还要高上许多!

    此外还有诸多奇珍异宝。

    一米高度以上的珊瑚树,随随便便的就摆放了十七八座,有红珊瑚,鲜红如血,有黑珊瑚,黑泽如水晶。有紫珊瑚。有白珊瑚,甚至还有罕见的金珊瑚!

    就在门内的左侧,地上摆放了一地的各种牙雕骨雕。

    有雕成小船的,有雕成人物肖像的,有雕成各种建筑的,雕工栩栩如生。

    陈道临下意识的走近多看了两眼,然后就惊的差点把自己的舌头咬断了!

    为什么?

    一般的牙雕和骨雕,用的大多都是牛骨,或者珍贵一些的用犀牛角。甚至是象牙……

    而眼前的这一大堆骨雕……

    陈道临只看了几眼之后,就立刻差点把眼珠子瞪掉下来!

    他辨认出来,这所有的骨雕,都赫然是……

    龙骨!!

    龙骨啊!!!!

    陈道临从李斯特家族那儿得到一把龙牙剑,这已经是极为宝贵的珍品了!

    而此刻眼前。这堆积如山的龙骨质地的物品,简直就摆放的如同垃圾堆一样!

    ……

    这石门后的藏宝室,大约有一个篮球馆那么大的面积。

    占地之光,藏宝之多,无论是陈道临还是帕宁,两人都是瞠目结舌,站在那儿。久久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过了好久好久,帕宁才深深吸了口气,用有些干涩的嗓音低声道:“达令先生,你是魔法师。你仔细看看,我们会不会是中了什么幻术?”

    陈道临则吞了口吐沫,费劲的苦笑道:“幻术是没有……我已经狠狠掐了自己一下,疼的我都快掉眼泪了……应该是真的吧?”

    两个年轻人犹如梦游一样的漫步走进了这个“藏宝室”里。

    陈道临越看越是心惊。越看越是觉得口干舌燥,双腿发软!

    这么多的宝贝。这足足有一个篮球馆大的地方,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奇珍异宝,堆的如此密集,甚至都叫人无处落脚的!

    这里……这里的东西,若是换成钱的话……

    那……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啊!!!!

    两人一面往里走,同时都忍不住走走停停,或者伸手在路过的珍宝上摸摸索索。

    帕宁的兴趣大多集中在那些颇有艺术价值的珍品上,比如那些雕刻的极为精美的金石浮雕,珍宝雕刻。

    而达令哥则比较对着那一堆龙骨流口水,还有那些闪闪发光的各色宝石……陈道临只看了一眼就可以确定,那些东西都是魔法宝石!!而且都是上品!

    见鬼啊!自己之前弄到的四个金子火钻,都价值十万金币了!而那金子火钻才只有拇指大小。

    可这里,乒乓球大小的遍地都是,拳头大小的比比皆是!至于拇指大小的,只能被压在最下面当铺垫而已……

    “真,真,真是亮瞎了老子的钛合金狗眼啊!!!”

    这宝藏密室终于走过了半。

    就在陈道临口水横流之际,他忽然眼睛一亮,一件东西猛然跳进了他的眼帘!

    随后陈道临陡然之间,就连心跳都漏了一拍,险些眼前一黑,差点就要失声叫出声来!

    在不远处,这藏宝室的角落里……

    有一扇木门!

    深棕色的门板,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什么质地。只是这扇门,只有一个门框夹了门板,歪靠在墙上,门板上雕刻着细腻精致的浮雕,不是别的,正是一朵盛开的……郁金香!!!

    这块门框,几乎和自己包里的那个穿越之门,从造型上来看一模一样!!唯一的差别,也只是尺寸上似乎要稍微大了一些。

    陈道临一见之下,就顿时觉得心跳加速,气短胸闷,做贼心虚一般的斜眼瞧了瞧帕宁,却发现帕宁正直勾勾的瞧着另外一个角落,哪里似乎有一件用金丝编成的武士铠甲。

    陈道临确定了帕宁没有发现自己的异常,心中松了口气,他假装随意走动观看其他的珍宝,不动声色的走到了那扇郁金香大门旁……

    而帕宁,则直勾勾的大步朝着另外那个角落里的金丝铠甲走了过去。

    陈道临伸手握住了门上的把手,心中猛的一沉,咬了咬牙,将门板拉开……

    然后,门板拉开,毫无异常。

    陈道临顿时一呆,可随即心中又是失望,又是庆幸。

    失望的是,这扇门并不是一扇穿越之门。

    而庆幸的。也同样是这扇门不是一扇穿越之门!这样的宝贝,自己已经有一件了,那么这个世界上最好就不要再有第二件,否则的话,怎么能体现出自己的独一无二?假如这扇门真的也能穿越,放着帕宁这么一个家伙在一旁虎视眈眈,万一被他发现了,肯定会被他抢夺。

    就在陈道临仿佛松了口气的时候,忽然之间。门框下,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有一个蒙着黑布的东西落入陈道临的眼中。

    陈道临随手将上面的黑布拉了起来……

    黑布只拉到了一半,顿时陈道临就是一惊!

    手几乎就当场僵在了那儿!他几乎是瞬间,脑海里转过无数个念头。下意识的就要将黑布重新放下……

    可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了帕宁振奋惊喜的大呼:“你手里拉着的是什么!!老天!!居然在这里!!!”

    帕宁几乎是扑了过来,一把从陈道临手里夺过了黑布,用力掀开……

    地上,一顶礼冠,就这么静静的放在那儿!

    珍贵罕见的紫水晶为基座……二十九枚价值连城的宝石镶嵌在上面,另有秘银溶解后打造出来的一圈荆棘花……

    虽然陈道临不曾见过实物。但是他已经从书册史料上看过这件东西了!

    而今晚,这件东西的大名,更是被赛梅尔反复提起!!

    圣冠!!

    ……

    忽然在这里发现了圣冠,陈道临先是一激动。可随后心中就是一阵阵的懊恼和怨愤!

    为什么?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找到了它?!

    看着帕宁已经如猛虎扑食一样的扑了上去,双手将圣冠捧了起来,死死抱在怀里。那眼睛更是瞪得要多大有多大,仿佛圣冠都快要被他炙热的眼神给熔化了!

    看这个家伙的样子……自己想从他手里弄到圣冠。恐怕……

    想到这里,陈道临心中一横!

    这可是圣冠!

    是蕴藏了神格之力的圣冠!得到了它,就等于有可能直接得到神力!而且还是诸神的神力!!

    这件东西既然已经在眼前了,岂能就这么白白的错过?如果不拼一把的话,恐怕今后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

    干掉他!干掉这个家伙!

    干掉他,夺取圣冠!

    而且……这里,这么大一个藏宝室,这么大一个宝库,所有的东西都是你的!都会由你一个人独享!!

    你只需要做的就是……干掉他!!!

    陈道临也无法解释为什么自己心中居然会用陷入如此强烈的冲动!

    他仿佛是鬼使神差一般的,缩进袖子里的手已经暗中将龙牙剑扣在了手里……然后悄悄的举起右手,袖口对着帕宁的后背……

    就在这个时候,帕宁站在那儿,背影居然也在隐隐的颤抖了一下。

    然后,就在陈道临已经将龙牙剑对着帕宁的后背,口中一串咒语低声念出来的时候……

    忽然之间,帕宁猛然转身,反手抽出长剑来,当头就朝着陈道临劈了下来!

    这一剑来势极快!若是正常情况下,以陈道临这种武技上的弱鸡,是绝没有可能躲闪开的。可巧就巧在,陈道临也恰好正举起龙牙剑准备偷袭帕宁。

    帕宁一剑斩下来,正好站在了陈道临手中的龙牙剑上。

    两剑相交,发出“铿”的一声脆响。

    随即陈道临就感觉到一股大力撞上来,自己就如同被飞奔的疯马正面撞上了,身子顿时横冲直撞的飞了出去,一头扎进了旁边的一堆宝石山里去。

    而与此同时,陈道临的咒语念完的时候,龙牙剑上射出一团黑色的光芒!这是一个低阶的“噬心术”,帕宁方才骤然找到圣冠,居然瞬间失神,这一下被陈道临偷袭得手,身子也朝后飞了出去,哐啷一身,跌进了一堆金质的盆盘壶樽器皿里去。

    噬心术虽然厉害,但陈道临毕竟施展的只是低级的,低级的噬心术其实只是利用魔法师的精神念力来操控或者是干扰敌人的气血流转,使得中招的对方会瞬间被干扰全身气血流转的正常顺序,在短时间内,使得血流攻心,造成一种类似于心绞痛那样的痛苦。

    帕宁虽然中招,但也只是觉得心口猛的一痛,痛得他眼睛一黑,险些连气都喘不上来。帕宁坐在那儿,身子晃了几晃,随后他强提了一口气,转眼就恢复了过来,提着剑飞快的跳了起来。

    而那边陈道临也狼狈的爬了起来,他顾不上进攻,现实一股脑儿将龙牙剑在手里拼命划了十几个圈,口中的咒语不要钱一般的飞快的念了出来。

    什么蛮牛术,敏捷术,狂暴术,生命补充术……最后他甚至狠了狠心,施展出了一个四阶的石肤术。这种中阶的石肤术可以让自己的表层肌肤在短时间内坚硬如岩石,是一种颇为有效可以立竿见影提升防御力的法术。

    两人遥遥对视两眼,同时叫道:“好你个混蛋,居然偷袭我!”

    同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两人心中都不禁有些荒唐好笑,可随后帕宁沉着脸喝道:“达令,我本无意杀你,你为什么要偷袭我!”

    陈道临哼了一声:“你不想杀我?那你刚才还拿剑劈我!”

    帕宁冷哼一声:“你不也是偷袭了我么?”

    陈道临“啊哈”了一声,眼珠转了转,脸上露出了诚恳的笑容来:“方才大家都有些误会了……帕宁先生,你看这里这么多宝贝,堆积如山,随便拿一两件出去,只怕一辈子都吃喝不光,就算你是豪门出身,只怕也没见过这么惊人的宝藏吧……你我还在这里拼命做什么?有什么好拼的?你要圣冠,自然给我,我只要那些骨雕,你也别和我抢。至于其他的东西,你我一人一半,走出这里之后,都是富可敌国……这样的人生,岂不美好?”

    帕宁连连点头,脸上的笑容也是发自内心一般,感慨叹息道:“不错不错!达令先生你说的果然有道理,这里这么多东西,你我各取所需,互不相侵犯,那是最好!”

    说完,两人对视一眼,同时仰头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两人笑的仿佛越来越愉快,越来越亲热的时候,忽然之间,两个家伙又同时笑声戛然而止!

    陈道临飞快的抬手,龙牙剑上射出一道灰气息,呼啸着笼罩向了帕宁!

    而帕宁则是手里的长剑脱手掷出,仿佛一道利箭,射向了陈道临!

    两人几乎是同时发难!陈道临早已经做好了准备,不等帕宁的笑声停止,身子已经飞快的朝着一侧扑开,他给自己加持了蛮牛术敏捷术,身子的速度比平日里快了不止一倍,又是料敌在先,帕宁射出了剑,几乎是擦着他的头皮划过!

    而帕宁更是了得,陈道临的射出的那团灰气还没到他身边,帕宁已经大喝一声,随手抓起身边的一块脸盆大笑的金盘,对着那一片灰气就扫了过去,只看见金色的圆盘落入灰气之中,顿时就泛出一片灰色来,金属质地瞬间就开始石化,然后龟裂……

    两人同时破解了对方的偷袭,然后都义愤填膺,恨恨的瞪着对方。

    同时大叫:“啊哈!就知道你不是好东西,果然又来偷袭老子!”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