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同归于尽】(二合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喂!你不是说你不屑杀人,还说你要修炼什么心境,杀戮太多会坏了你修炼么?”陈道临愤愤不平。

    帕宁眉毛一扬,恨恨道:“你呢?你不也说大家各取所需,互不相侵犯嘛?”

    两人互相狠狠瞪了一眼,然后同时又狠狠的“呸”了一声。

    帕宁冷笑一声,飞身就奔着陈道临扑了上来,陈道临眼神微微一变,却忽然身子就朝着后面倒下去,然后就地一滚,咻的一下,整个人就在原地消失不见!

    帕宁扑了个空,不由冷笑,喝道:“隐身术?”

    他心中不屑,对于他这种高级武者来说,普通的隐身术魔法根本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实力达到了高阶的水准,自然已经可以轻松的锁定对手的气息,而普通的隐身术只不过是利用魔法的作用曲折光线,欺骗肉眼的一张把戏罢了。可对于高手来说,要捕捉到对方的位置,根本就不需要肉眼,只要气机锁定,就无所遁形。

    帕宁冷笑一声,可随后他的脸色又是一变!

    “咦?”

    这个骄傲的天才年轻武者,一试之下,居然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捕捉到帕宁的气息!这一惊可非同小可!要知道以他的实力,既然晋身为了高阶武者,气机方面的感官自然能是修炼到了十分敏锐,别说达令是一个孱弱的魔法师,纵然是一个实力强大的武者,也别想在他面前隐藏气机!

    可偏偏,帕宁此刻用心去感受,却只觉得自己的精神感应之中一片空白,这个藏宝库里。哪里有陈道临的气息存在?

    ……

    帕宁并不知道的是,陈道临用来逃匿的这一手本事,并不是罗兰大陆了本土的魔法,也不是什么隐身术。

    以陈道临的精明,他当然很清楚,隐身术这种障眼法对付普通人自然是够了,可要想对付帕宁这种高手,那是远远不够看的。

    所以他方才使的这一手,乃是货真价实的道家玄门正宗法术。天朝沙文主义者老窦梦道士嫡传的法术,五行微义之中的土行术。

    陈道临的土行术只修炼了三十六个时辰,算是将第二重修炼完毕,第二重修炼完毕之后,带来的一个好处便是他可以借助重力磁场的作用来飞翔。但是飞翔的速度和距离都还十分有限。

    而另外一个好处,便是可以有限的做到“土遁”。

    第二重土行术练罢之后,陈道临原本“空白透明属性”里就已经成功的融合了土元素的属性,有了这种融合的属性,可以说陈道临已经和全世界所有的“土元素”算是有了亲戚关系。

    简单的来说,简单的来说,在必要的时候。他可以暂时将自己的身体融入任何土元素之中,包括了墙壁,石板,砖头……当然。因为他的土行术修炼并没有达到很高深的境界,所以这种将自身和土元素融合的做法,也有着很大的限制,尤其是因为法力限制。他只能将这种融合状态维持很短的时间。

    虽然时间很短,但是陈道临在平日里充分研究之后。发现这个法术还是很有用处的。

    短时间内的融合,可以让他做到很多事情了,比如……土遁!比如……穿墙术!

    只不过这种法术,经过陈道临的多次测试,他现在的土遁术大概只能做到以自己原来所在的位置为中心,钻地遁出去最多十米左右。而且还要视地面的材质,如果是普通的土壤,或许距离可以拉的更远一些。如果是密度很高的岩石,那么这个距离恐怕就要大大缩短。

    ……

    帕宁心中一凛,虽惊却不乱,先是弯腰将地上自己投掷的剑捡了起来,然后深吸了口气,朗声喝道:“达令,你别的本事倒也罢了,这逃命躲藏的本事,倒是真有点天赋。”

    他尽量将自己的气机释放出去搜索,可是此刻陈道临却根本就不在这个藏宝室内:准确的说,陈道临根本就是在藏宝室下,他的身子就隐藏在地板之下。

    帕宁寻找不到,干脆就握紧长剑,然后深深吸了口气,闭上眼睛原地站着不动,可是他却将自己的气机遍布整个藏宝室。帕宁虽然年轻,但是多年的修炼也使得他的耐心极好,这种小小的场面,断然不会让他就此焦躁。

    他提剑垂首而立,面色沉静如古井不波,只是侧耳倾听。

    忽然,空气之中传来破空之声,帕宁顿时眉头一扬,却并不睁眼,只是举起剑来,对着来处,厉喝一声,剑锋劈出一道银色的光刃去!

    陈道临的身影闪现在了一面金盘之后,龙牙剑指着帕宁,飞快一点,就有一连串火球射了过去。

    帕宁斩来的的光刃直接将金盘劈成了两半,余势就切在了陈道临的身上!陈道临痛呼一声,胸前衣衫破碎,身子顿时朝后跌了出去!他人在空中,口中就已经喷出一口鲜血来。

    而那边儿,帕宁面对一连串火球飞到眼前,神色不屑,冷笑一声,长剑举起来指指点点,只见银光闪烁,那射过来的火球被他一一戳爆,化作漫天的火星散去,连一丁点火花都不曾溅到他的衣衫上。

    陈道临落地的时候,更是疼的几乎喘不上气,却强行用意志力压着痛苦,飞快的爬了起来,然后眼神里闪过一丝决绝,袖子里抖出一张魔法卷轴来狠狠撕开。

    帕宁这才扭头来冷冷瞧着陈道临:“你逃命的本事不错,可惜攻击的本事太差劲。你居然会用这种程度的火球术来对付我,难道你以为这是小孩子过家家么?不过,挨了我一剑,你居然没死,看来你还是有些门道的。”

    陈道临站在那儿,喘着粗气,口角的血迹也不曾擦去。冷冷一笑。他手里撕掉的魔法卷轴很快就化作了一团白光。

    这白光立刻就形成了一个半圆形的光罩,将他笼罩在了其中。

    帕宁看了,眼神微微一动:“守护神魔法?”

    “不错,就是守护神魔法阵。”陈道临疼的龇牙咧嘴,咳嗽了两声,恨恨道:“这是老子生平亲手做的第一张魔法卷轴,一个中阶的守护神法术,这种法术对于任何魔法攻击是无效的,只能应对物理攻击。对付武道系的敌人才有效。我原本只是拿着老师的遗物做来练手,没想到今天居然真的用上了。”

    “哼……一个守护神魔法阵而已。”帕宁摇头,缓缓的一步步朝着陈道临走了过来,冷笑道:“一个中阶阵法,用不了一杯茶的时间。我就能将它打破!”

    陈道临胸口巨疼,疼的他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帕宁这种高阶武者的斗气,杀伤力何等厉害?

    陈道临之所以挨了一斩却没死,是因为他身前的一面金盘代他挡下了大部分的斗气,而同时他早就给自己加持了一个专门用来加强肉身防御力量的“石肤术”。

    也算是陈道临的运气好。他修炼的土行术有了小成,身体已经初步的融合了土行元素,而石肤术在魔法这种。也算是土系法术。

    陈道临的土元素之躯,施展这种土系的法术,威力就有着额外的加成。他的石肤术加持给自己,防御力比普通的石肤术更要强了两倍都不止。

    也就是靠着这种优势。他挨了帕宁的剑气,才没有被当场把胸膛斩开。

    只是此刻胸口剧痛,也不知道断没断骨头,而且衣衫之下湿哒哒的。一股腥气,想来胸前应该是被斩出了一道伤口来。见血了。

    陈道临是用尽了全身的气力才让自己勉强站住没有躺下,尤其是面对的对手还是帕宁——男人在面对自己情敌的时候,总是会尽量表现的格外硬气一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陈道临喘息着,勉强大声笑了笑,虽然疼的直皱眉,他却故意狠狠道:“帕宁,我好不怀疑你能打破这个魔法阵,我知道,一个纯防御的魔法阵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实用效果,我也没指望用一个魔法阵就能挡住你。我要的,只不过是拖延上一点点时间罢了。”

    “拖延时间?”帕宁忽然心中一动,隐隐的生出了一股不妙的感觉:“拖延时间做什么?”

    “当然是……要你的命啊!”陈道临开心的大笑起来。

    帕宁一愣,随即冷笑一声,抬起手里的剑指着陈道临:“好大的口气,那你就看着我打破你这乌龟壳,需要用几剑……咦?!”

    帕宁一句话说到最后,原本信心满满,可话还没说完,陡然脸色剧变!他霍然盯着自己持剑的右手!

    帕宁握着剑柄的右手,原本修长有力的五根手指,已经不知道什么,手指已经变成了如岩石一般,整只手掌都变成了一只石手,肌肤坚硬而粗糙,还布满了细细的龟裂纹路……

    更让帕宁震惊的是,这石化的部分,已经蔓延到了他的手腕之上!

    他迅速一把将自己的右臂的袖子扯下一截来,只见石化的部分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的蔓延到了他的小臂之上!他的肌肤在一点一点的变得坚硬,粗糙,冰冷……

    而且这蔓延的趋势并没有停止的样子,还在一点一点,一分一分的往上扩张!

    帕宁心中一沉,他立刻运气了斗气,可让帕宁吃惊的是,他的斗气一旦传达到小臂上,立刻就被阻塞住了,仿佛小臂之下的血肉已经彻底不为自己所有!

    更让帕宁心惊的是,这等厉害的石化术,他居然不知道自己是何时着的道!

    “你干的?!”帕宁再也无法保持镇定了,他失声大喝道:“混蛋,你居然用诡计偷袭我!!”

    “你说这话不觉得……咳咳……咳咳……不觉得自己太天真幼稚么?”陈道临用力咳嗽着,嘴角不停的涌出血沫,却依然勉强笑着:“我们是在性命相拼啊,这种时候,不管我用什么办法,只要能把你打趴下,就是好办法。帕宁啊帕宁。你不是一向都信奉弱肉强食,谁的拳头大谁就有道理么?现在我能让你中招,那就是我的本事,你有什么好不服的?”

    帕宁神色一震,脸色阴沉,他略一思索,然后忽然恨恨道:“我明白了!你……”

    他飞快的将手里的长剑恨恨的扔在了地上,喝道:“你是在我的剑上动了手脚!”

    “哈哈……咳咳咳……哈哈……”陈道临疯狂的大笑:“不错不错……咳咳,反应的还不算慢!你用剑扔过来想射死我。我方才躲避的时候,就地滚在地上的时候,就已经将一张魔法卷轴偷偷的撕掉,魔法下在了你的剑上。”

    “你……你这是什么魔法?为什么我居然不曾察觉?”帕宁的声音终于出现了一丝焦虑。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陈道临冷笑。

    他现在修炼的五行微义**,唯一修炼有小成的便是土行术。有了身体有了土元素的属性,在东海的一个多月时间里,他发现自己在施展所有的土系魔法的时候,都会得到很多意想不到的惊喜效果,原本普通的土系法术,在自己的手里施展出来,都会出现许多叫人意外的变化。

    比如这个石化术。陈道临施展起来,就可以让这个法术掩去一般魔法会出现的魔法光芒和魔力的波动,使得这个魔法施展起来的时候,尤其是用在偷袭的时候。就大大的占了便宜。

    不过这种作用也不是对每个人都有用的。陈道临毕竟无法彻底掩去魔法施展的时候魔力波动,所以这种法子用来偷袭魔法师是很难做到的,因为魔法师对魔力的波动是最最敏感的……但是用来对付帕宁这种武者,却是最适合不过的。

    而且。一般的石化术,中招的人立刻就会感觉到皮肤瘙痒和剧痛。

    但陈道临这个黑心的家伙。却更是给这个魔法“加了一点料”。

    麻药!

    准确的说,是医用吗啡。

    在穿越来之前的准备阶段,陈道临就准备了许多常备的药物。

    他可根本不管什么魔法里夹麻药这种事情是不是坏了魔法师的规矩——反正对于达令哥来说,他是从来不知道节操为何物的。

    “……你偷偷在我的剑上下了魔法,然后你藏起来,再故意现身,用那种虚弱的火球来攻击我,其实是为了吸引我的注意力,叫我无暇分心!你拼着挨我一剑来佯攻,就是想让我在不知不觉中了你的法术!”帕宁恨恨道:“我真是小瞧了你,达令,你居然还有这样果决狠厉的心思!”

    “不敢……咳咳……”陈道临忍不住张口,又是哇的一声吐了口血出来,他脸色苍白如纸,然后从怀里的皮袋摸了摸,摸出一粒自己配置好的伤药来吞了下去——自从之前经历过海上的事情之后,在东海总督府的一个月里,他早就在自己的魔法皮袋里储存了许多自己亲手配置了魔法药剂。

    帕宁瞧着陈道临吞药,冷冷道:“你挨了我一剑,咳血不止,伤的应该是心肺!哼,我的斗气入身,哪里是这么容易化解的!达令,就算你吃药也不过是缓解一时,没有人帮你化解斗气的话,你有七成的可能会活活咳血而死!就算你运气好能得不死,后半辈子也要带着这个病根!”

    陈道临毫不示弱,冷冷还击道:“哪有如何?咳嗽而已,只要咳不死人就好。倒是你,帕宁先生,我的石化术可不是你这种武者能自己驱除的!现在石化的部分还在蔓延,最多一时三刻就会蔓延到你的肩膀……一过了肩膀,涉及到内脏的话,那就神仙难救你了!现在这里可就我这么一个魔法师!”

    “哈哈哈哈!”帕宁大笑道:“这里可是罗林城堡,罗林家自然也有魔法顾问。我可以先忍忍不杀你,先出去找罗林家的人求救,等我解除了石化术,再杀你不迟!你这种对手,只要我小心不中你的诡计,杀你这种家伙,易如反掌!”

    “什么易如反掌……哼。”陈道临目光闪动,冷冷笑道:“罗林家的魔法师顾问?哈哈!你想找他求救的话,恐怕是没指望了。那位巴蒂亚法师昨晚已经死掉了!想要驱除我的法术,你至少要找到一个法力比我高两级的法师才能办到。现在我可以保证,在罗林城堡方圆三百里内,我是唯一的一个魔法师!”

    说到这里。陈道临的语气越发的充满了恶意,猛烈的咳嗽了几声后,才又喘着气道:“当然了……想不死,倒也不是没办法。你若是有壮士断腕的决心,现在趁着石化的部位还没过手肘,把手掌自己切下来就好……只不过呢,你帕宁先生玉树临风飘逸潇洒,若是忽然少了半截手臂,成了独臂剑客。恐怕就不那么美好了,哈哈哈哈……”

    陈道临说的恶毒,帕宁听了,心中却根本无暇愤怒,只是深深的惊惧!

    帕宁是武者。其实对于他本心来说,对于自己的外貌倒并不是太过在意,什么呢玉树临风的,帕宁也可以不管。

    但他是练剑的!而且练的是右手!十多年的寒暑苦功,大半都耗费在了自己的右手上。若是现在他为了保命将自己的右手割下来,那么就等于是自毁武功!自己苦练多年才练到如今这样的境界,若是废了一只手。而且还是拿剑的右手,那么将来,自己还有什么希望去攀登那传说之中的圣阶高峰?!

    要想让他砍去右手,那是万万不能。他宁愿死!

    陈道临看着帕宁脸上的神色变化,先是惊惧,然后是犹豫,最后闪过一丝决然……

    陈道临心中暗暗叹了口气。不禁有些失望——他知道,帕宁是宁死不肯断手。

    ……

    他当然是忽悠帕宁的。这点毫无疑问。

    以陈道临的本事,石化术自然是能用的出来,但是毕竟他只是低阶法师,石化术在他手里有威力加成,可再怎么加成,也依然是低阶的法术。

    陈道临弄出来的这个石化术,最多只能让帕宁的手臂石化到手肘的部位,就不会再继续蔓延了。

    而且,这种石化效果也是有时间效用的,最多再过上个把时辰,帕宁的手臂就会慢慢的恢复正常——当然了,手臂疼痛几天是免不了的。

    陈道临方才所想,如果能利用这个机会,骗这个家伙自断手臂,那乐子可就大了。

    很可惜,这家伙居然不上当啊。

    帕宁果然不愧是年轻一代之中公认的天才佼佼者,年纪轻轻就能成为高阶武者,心志也是无比坚定,方才虽然有些失了分寸,可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谁说没有魔法师……你不就是魔法师么!”帕宁狠狠的握紧了自己的左拳,盯着陈道临的眼睛,他的目光锋利如刀!缓缓道:“你下的魔法,想必你一定有法子解除掉……我打破你的乌龟壳防御阵,你若是不给我解了法术,我们便同归于尽就是!”

    说完,帕宁迈步上前,举起左拳来,拳头上爆发出一团银色的斗气光芒,然后轰的一声,就狠狠的轰在了守护神魔法阵的魔法防御光罩之上!

    随着这一声轰鸣,这个中阶的魔法阵,居然被打的瞬间光芒一黯,仿佛几乎就要当场崩溃!

    帕宁深深吸了口气,他的眼睛里陡然爆发出了万丈光芒来,吐气,再出一拳!

    轰!!

    这一击,陈道临几乎可以清晰的听见了魔法阵的结界发出了一阵几乎要崩溃的魔力混乱波动。

    没想到这个高阶武士发起疯来居然如此疯狂,只不过两拳,一个中阶防御魔法几乎就要濒临破碎!

    陈道临可以确定,这家伙的第三拳,就足以打穿这结界了!

    帕宁再次吸气,他的那张英俊的脸庞,忽然涨的赤红,就仿佛全身血液都集中到了他的脸上一般,就连一双眼珠,此刻都几乎要滴出血来一样!

    随后,他的第三拳就要砸下……

    陈道临心中叹了口气,终于无计可施。

    在对方绝对的实力优势之下,自己纵然诡计百出,也终究无法奈何对方。

    想到这里,他低头等死……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眼睛忽然一亮,然后猛然看见了一件东西!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