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 【绝非良配】(二合一章节)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仔细想来,那地下藏宝库中的细节一点一滴在脑海之中旋转,陈道临苦思好久,心中只是隐隐的觉得自己似乎,仿佛,可能……遗漏掉了什么重要的细节,可是任凭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到底是什么。

    他甚至生出了一种冲动,想找机会再跑回去看看,只是这个想法太过冒险也太过荒唐——罗林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家族的魔法顾问莫名其妙失踪,这么大一个家族,总会还有一些自己不知道的手段和高人,自己若是再敢行险,只怕会有事情败露的危险。

    陈道临打消了心中的冒险念头。

    既然想不出头绪,那就暂且不想了。反正虽然没得到圣冠,但是从地下藏宝库里搜刮来的那些财富,也足以叫陈道临立刻摇身一变成为一个富可敌国之人。

    ……

    他在房间里休息了一天之后,身子就渐渐好转起来。毕竟他体质异于常人,而且还有自己亲手配置的魔法药剂,外伤很快就愈合了,至于肺部的内伤,也不过就是让自己多咳嗽几天罢了,就当是感冒一场。反正咳嗽也咳不死人的。

    除了巴罗莎这两天在房间里陪着他细心照顾之外,卢修斯这个弟子这两天也是极为热切的忙前忙后,对陈道临这位老师很是贴心,甚至亲自端茶送饭。

    陈道临看在眼里,知道这个少年是个淳朴厚道的人。

    在第三天他终于起床之后,看着在一旁垂首侍立的卢修斯,陈道临忍不住笑了笑:“这两天你尽往我这里跑,怎么不去见你的吉尔妹妹?你送她的导盲犬,可好用么?”

    一提到卢修斯的未婚妻。这个少年的神色却一黯,勉强扯了扯嘴角,挤出一丝微笑来,并不说话。

    陈道临也没察觉异样,看了看卢修斯,略一沉吟:“小子,看在你对我这个老师如此恭顺的份上,我就送你一份大礼吧。”

    “我……”卢修斯连忙摇头,他支支吾吾道:“我。弟子服侍老师……那个,那个……应应应应该的。”

    陈道临哈哈一笑,走过去拍了拍少年的肩膀,温言笑道:“你我虽然名为师徒,其实年纪相近。大家相处也很是投契,不用这么拘礼的。你这般愁眉苦脸,应该是担心你那小未婚妻的眼睛吧?你放心,我说的送你一份大礼,便是和她的眼睛有关。”

    “啊?!”

    卢修斯顿时如触电一般的蹦了起来,瞪大眼睛,惊喜万分的瞪着陈道临:“老老师你你你说说的是……”

    “嗯!”陈道临故作深沉:“难道为师还能骗你不成!”

    卢修斯顿时惊喜的欢呼一声。原地蹦出有一米多高来,手舞足蹈:“老师你真,真的的能治治好……”

    说到这里,卢修斯不由得看了陈道临一眼:“罗罗林家。找找了很多魔法师,都都……”

    “嗯,你的意思是,罗林家找过很多魔法师。都治不好她的眼睛,是么?”

    陈道临轻轻一笑:“我承认。你老师我的实力或许还不如很多魔法师,但是说到吉尔小姐的眼睛么,我那天也看见了,心里倒是有点头绪,能不能一定成,我不敢和你打保票,不过却是可以试试的,反正就算失败了也没什么损失,不是么?”

    卢修斯顿时大喜过望。

    这个少年心中实在是对陈道临崇拜到了极点,他虽然知道自己的这位老师真实的魔法实力未必就有多高明,但是毕竟他能将困扰自己多年的魔法修炼的禁锢解除,而且卢修斯可是知道自己的这位老师施展法术的时候是可以不用念咒的!

    这等神奇的本事,就算是那些中阶甚至高阶的魔法师都不会呢!

    既然老实说能治好吉尔的眼睛,那就一定能成的!

    ……

    陈道临倒也不是忽悠卢修斯。

    其实他那晚在晚餐的时候见过吉尔,近距离的看到过吉尔的眼睛,而且时候也听说过了吉尔的眼疾患病过程。

    根据他的观测,还有听说病理过程,倒是不难判断出吉尔的眼疾到底出在什么毛病。

    这种眼疾,其实在现实世界之中非常容易判断:白内障。

    白内障在现实世界之中是非常常见的眼疾,严重的白内障的确是可以让人致盲。

    而白内障的原理其实十分简单,就是人的眼球之中的晶体有了老化或者是损伤,形成了晶核,阻挡了视线。

    现实世界之中治疗白内障的办法很明确:手术。

    通过手术将破损的晶核清理掉,就可以让人恢复视力。除此之外,药物基本是对这种疾病没有什么作用的。

    在这个罗兰世界,自然没有现实世界那种高明的医疗手段。眼睛的手术对于这个还处在冷兵器时代的世界,实在是太过遥远了。

    不过,这个世界的人没办法,不代表陈道临就没办法。

    若是要治好吉尔的眼睛,陈道临至少有两个办法。

    第一个么,自然就是把吉尔带到现实世界之中,找一家眼科医院,做个白内障清楚手术——不过这种法子陈道临是不会选择的,穿越之门可是他最大的秘密,连巴罗莎都不曾告知,又岂会告诉一个外人?

    至于第二个法子么,就是用法术了。

    陈道临只要确定了吉尔的确是罹患的是白内障,那就简单了。他就可以法力来浸润吉尔的眼睛,然后用法力来清楚白内障。

    当然这个过程没有想象之中的简单。

    不过陈道临还有一个大杀器,那就是五行微义**!

    五行微义**之中的木行术,便是修炼世间万物的自然生命力量。

    他现在还没有修炼到木行术,但只要等他将来修炼成了木行术的话,就可以用木行法力来修补任何一切的创患!

    而对于魔法师来说,只要他用法力探测对方的眼睛。就可以精准的找到患处破损的晶核,比X光都靠谱!

    而现在唯一需要的便是时间。

    陈道临的土行术还没有修炼好,要等土行术修炼到第三境界,才能继续修炼其他的法术。

    ……

    陈道临既然伤好,自然是去主动见了一下罗林家的主人。他心中还有些心虚,不过在拜见伯爵夫人的时候,发现对方并没有什么异样,也并没有对自己产生什么怀疑,这便心中稍稍安定了些。

    其实罗林家未必就没有对他生疑心。毕竟自家的魔法顾问忽然失踪,而在巴蒂亚魔法师失踪的前晚,所见的最后一个人,正是陈道临!

    若是换做一般人,罗林家早就直接把陈道临控制起来仔细盘问了。

    可陈道临不是普通人。他可是魔法师,又是东海纽霍芬总督府的魔法家庭教师,同时还有帕宁这个身份特殊的人为他作保,帕宁已经声称出事的那天,陈道临一直和他在房间里切磋魔武双修的可能性。

    帕宁的身份可不是一般人,有他这么说,罗林家也只好打消了对陈道临的怀疑。

    罗林家出了这么奇怪的事情。陈道临和卢修斯等人正好主动告辞,趁机借口不方便继续打搅。

    伯爵夫人倒也没有什么太多的表示,又设宴宴请了诸人,尤其是和卢修斯说了许多家常话。最后才做出了决定,送卢修斯和陈道临等人上路前往帝都。

    而卢修斯的未婚妻,吉尔小姐,也将随行一起上路。前往帝都,准备在她十五岁生日的时候举行成人礼。然后就和卢修斯订婚。

    陈道临察觉到,在晚宴之上,伯爵夫人宣布这个决定的时候,卢修斯并没有表现出太强烈的喜悦之情,而是神色之中仿佛还有一丝淡淡的郁结。

    虽然这个少年的家教很好,很小心的掩饰自己的情绪,不过还是被坐在他身边的陈道临看了出来。

    而那位吉尔小姐,则是神色平静淡然……她表现得实在太过平静的,平静的就好像伯爵夫人说的是不相干的外人的事情,好像这一切都和她无关一样。

    陈道临心中一动,终于隐隐的猜到了些什么。

    晚宴之后,罗林家又准备了一天时间——家中的掌上明珠要出行前往帝都,又是即将成年去举办订婚礼,这种豪门之女出远门,其实随随便便的?

    家中准备了各种所需之物,安排仆从侍女护卫车马船只货物……纵然是这些早就安排好了,可也又多花了一天时间才装运完毕。

    随后,就在这天早上,一行人终于告别了伯爵夫人和罗林家城堡,重新踏上了前往地图的路程。

    伯爵夫人年老体衰,不方便再出远门,就继续留守老宅了。

    ……

    从罗林家出来,车队的规模变得极为庞大,一架极其奢华宽敞的主人马车里,陈道临带着两个女孩,还有卢修斯一起,依然还显得极为宽敞。车厢里铺设了柔软的地毯,还设置了小桌几,摆放了美酒和点心,甚至为了打发旅途的无聊,还准备了一副罗兰帝国特有的战棋。而就在马车的座位下抽屉里,摆放着几本书籍。

    这马车的奢华程度,丝毫不亚于现实世界之中的豪华房车。

    车队前后,有三百罗林家的私军骑兵沿途护送,后面装载了各色货物的马车,足足有二十辆之多!

    陈道临知道,这些车里的装的,可都是罗林家准备给吉尔的嫁妆。

    重新来到了码头的时候。码头上除了陈道临来之前乘坐的那条弗里茨总督派遣的海魂级战船之外,更有几艘挂了罗林家旗帜的货船已经在码头等候着。

    将随行的车队的货物全部装载上船之后,又过了一夜,船队才终于重新启程,沿着澜沧大运河的主航线,一路往东,朝着帝都进发。

    ……

    吉尔自然是和卢修斯陈道临等人一起乘坐在大海船上。

    进过了这两三天的相处,陈道临终于看出了吉尔对卢修斯的冷淡。

    这个女孩虽然看上去和和气气,也没什么脾气,对谁说话都是细声细气的。但是那种客气的表面之下,却是一种隐隐的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淡。

    陈道临看在眼里,心中暗暗为卢修斯叹息——这吉尔小姐漂亮是漂亮,可娶这么一个全身充满了副能量的女人当老婆,以后可有这小子受的。

    不过为了自己的宝贝徒弟,陈道临依然主动请缨,为吉尔检查了一番眼睛。

    吉尔并没有拒绝陈道临的好意——同样的呃,她也没表现出很高兴的样子。依然是那么冷冷淡淡的接受了。

    吉尔的贴身女仆倒是神色有些不以为然。

    在罗林家的人看来,自己的这位小姐的眼疾。也不知道请过多少帝国的名医看过,又求助过许多高明的魔法师。这几年来,不知道有多少比陈道临名气大得多的魔法师来帮自家小姐检查过眼睛,结果最后人人都是束手无策。

    而这个达令魔法师……哼,一个低阶法师而已。不知道靠什么本事巴结上了卢修斯这个总督家的少爷,居然也不自量力的来给自家小姐检查眼睛。

    哼!不就是想趁机巴结罗林家,向咱们家示好么!

    陈道临自然不会去搭理这些仆人侍女的态度,他小心翼翼的释放出了精神力来,探出清了吉尔的眼睛,然后基本可以确定自己之前的想法并没有太大的差错,这应该就是白内障。自己的精神力清晰的感应到了吉尔的眼睛晶体里有破损的晶核。

    既然确定了这点。他心中就多了几分把握,脸上也不由自主露出了深思的表情……若是要治好的话,自己就得早点修炼木行术才行了……

    看着陈道临陷入沉思,旁边的吉尔的女仆不由得撇撇嘴:这魔法师果然是束手无策了。却偏偏还要装模作样假装苦思对策德尔样子。

    倒是吉尔,神色平静,虽然眼不能视,但是却依然一副镇定的模样。

    “嗯!”陈道临沉吟片刻。对旁边的女仆摆了摆手:“扶你们小姐起来吧。”

    吉尔在侍女的搀扶下坐了起来,然后她很客气的让侍女为陈道临倒茶。

    陈道临不说话。她倒也沉得住气,并不询问自己的病情如何。

    这态度倒是让陈道临有些意外,忍不住笑道:“吉尔小姐,难道你就不想问问你的病情么?”

    不等吉尔开口,一直站在一旁等候的卢修斯已经按耐不住了,忍不住开口道:“老老师,她她的眼睛……”

    陈道临回头看了卢修斯一眼,对他一摆手,然后皱眉道:“卢修斯,你先出去一下,我有些话要单独对吉尔小姐说。”

    “呃……呃?”卢修斯一呆,可看见陈道临的神色很是严肃,不由得点点头,然后依依不舍的走出了船舱。

    等卢修斯离开之后,吉尔才轻轻悠悠叹了口气:“达令法师先生,有什么话,现在可以说了吧。”

    “您就一点不好奇么?”陈道临轻轻一笑:“还是说,吉尔小姐您心中早已经认定了,我根本不可能治好你?”

    吉尔仿佛被陈道临如此直接的言语弄的一呆,她略一怔,随即淡淡道:“我患病已久,眼不能视,不知道多少医生和法师瞧过无望,我心中早已经不抱期望啦。这几年来,倒也渐渐适应了。人虽然不能看见东西,但是心却静了下来。这几年来,倒是反而落得了清静自在,一个人独处,也想明白了许多从前不曾明白的道理。这样的日子,我已经习惯了,所以并没有什么可着急的。”

    陈道临听了这话,微微一笑:“小姐的话虽然说的客气,可说白了,你是根本就不相信我有本事治好你。今天答应让我检查,也只是碍于卢修斯的面子,不是么。”

    “是也好,不是也好,反正法师先生您检查也检查了,若是没什么事情的话,我也有些累了。”

    看来这小妞当真是看扁了我啊。

    陈道临心中好笑……若不是因为这小妞是罗林家的人,陈道临真懒得去管她。热脸贴冷屁股这种事情,达令哥可是没什么兴趣去做的。

    不过既然对方是自己宝贝徒弟的心上人,总要为了卢修斯那个小子着想的。

    陈道临看着吉尔,沉默不语。

    吉尔等了会儿,不见陈道临说话。她微微一皱眉,缓缓道:“法师先生,还有什么要见教的么?”言语之中,隐隐的就有了逐客的意思。

    陈道临故意叹了口气,然后缓缓道:“我只是在担心。”

    “担心?”

    “是的。”

    陈道临故意用一种轻佻的语气,缓缓道:“吉尔小姐生的如此美丽动人,家世又是帝国一等一的豪门望族。以您这样的女子,若是等你的眼睛治好之后,不知道会引来多少男子的爱慕。我只为我那个宝贝徒弟担心,到时候他只怕要应付的情敌和对手太多,可有的他头疼了。”

    “………………”

    吉尔身子一震,猛然瞪大了眼睛,用空洞的眼神“看”着陈道临所在的方向。

    纵然她已经竭力掩饰。可脸上依然不由自主的露出了震惊的表情来。

    连续深呼吸了好几下,这个女孩才终于用颤抖的声音开口道:“达令法师,您,您不会是在消遣我吧?”

    “我其实并不是一个很喜欢开玩笑的人。”陈道临故意板着脸冷冷道。

    “那……”吉尔的脸上瞬间涨红,她双手用力扶住了椅把手,手指已经因为过于用力而有些泛白,一字一颤道:“您。您的意思,难道是,我的,我的眼睛。您是可以,可以……”

    她说了半天,却始终不敢将“治好”这个词说出口来,仿佛生怕说出来之后。若是事情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恐怕会叫自己失望。

    一时间。患得患失的心绪,就全部展现在了脸上。

    陈道临毕竟还没那么邪恶,故意欺负一个瞎眼的女孩子,不忍心再折磨她,就干脆笑道:“吉尔小姐猜的不错。嗯,我的确是有办法能治好你的眼睛。”

    砰!

    吉尔一激动,忽然就站了起来,可却因为眼不能视,顿时就磕在了旁边的椅子上,一下跌在了地上。

    恰好这时候,吉尔的女仆走了进来,一眼看见自家小姐跌在地上,顿时大惊失色,赶紧上前将吉尔扶住,扭头对着陈道临厉声喝道:“你这人好大的胆子,对我家小姐做了什么无礼的举动!!!我们敬你是卢修斯少爷的……”

    “滚出去!”

    吉尔忽然狠狠的喝了一声。

    那女仆立刻对陈道临大声道:“你没听见吗!我们小姐让你滚出去!还不快走!还坐在这里做什么!难道要我去喊护卫吗!”

    女仆话还没说完,吉尔却猛然抬起手来,一掌就聒在了女仆的脸上!

    这一个耳光,将她的贴身女仆打的愣住了!

    “我是让你滚出去!”吉尔恼恨的喝道:“无礼的东西,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对一位魔法师用如此无礼的态度说话!还不快跪下请求达令法师的原谅!”

    那女仆彻底呆住了,愣愣的看着自家小姐,可随后看见自己的这位小姐并不是开玩笑,脸上满是恼恨和惊骇的表情,这女仆在吓的身子发抖起来,赶紧跪了下去,看着陈道临,害怕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声音颤抖:“法,法师,法师大人,我我……”

    “好了,起来吧。”

    陈道临的神色似乎有些难看,他看着跪在面前的这个女仆,看着这个女仆脸上的被耳光打出来的指痕,越看心中越是感觉到堵得慌,挥挥手:“好了,不关你的事,快出去吧,我还有话和你们小姐说。”

    这女仆抹着眼泪,赶紧起身躬身跑了出去。

    “抱歉,法师大人。”吉尔淡淡一笑:“我手下这些人,平日都失了管教,让您见笑了。”

    陈道临脸上的笑容有些勉强,深深吸了口气,看着吉尔那张清秀艳丽的脸庞,忽然心中生出了一股隐隐的厌恶。

    “道歉就不必了。”陈道临沉声道:“您的仆人也是忠心护主,其心可嘉,请不要再责备她了。有这样忠诚的仆人,应该是您的庆幸才对。”

    “嗯,我一会儿就让人厚厚的赏赐她。”吉尔不假思索就飞快的回答,然后她紧张的面对着陈道临,咬牙道:“达令法师,那我的眼睛……”

    陈道临心中叹了口气,不过却依然回答:“我有七成把握,不过却需要些时间,我还要配些药物,此外还有一些魔法上的细节问题要完善。总之,短则两三个月,慢则最多一年,我有七成把握能让您重见光明——嗯,不过就算能做到,您的视力恐怕也会比正常人要稍微差上那么一点点,今后可能会略微有些畏光或者是容易眼睛疲劳干涩酸胀,除此之外,倒是能恢复得和常人无异了。”

    吉尔满脸喜色,忽然就伸出手来,一把死死抓住了陈道临的衣袖,手指摸索着攥住了陈道临的胳膊,她咬着嘴唇,然后飞快道:“达令法师若是治好我的眼睛,我罗林家必不吝啬厚报!”

    “……”陈道临沉默了会儿,看着吉尔,虽然明知道对方看不见自己的眼神,可陈道临依然紧紧盯着她的脸,然后沉默了会儿之后,才缓缓开口:“厚报什么,倒也就罢了。我为您治疗眼睛,并不是图罗林家的报答。我做这件事情,只不过似乎为了我那位徒弟罢了。吉尔小姐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子,您应该很清楚,卢修斯那个小子是真心深爱您的。如果您不是他的未婚妻,别说是罗林家的女子,就算是皇室公主,我也懒得伸手救治。”

    顿了顿,陈道临深深吸了口气,语气就变得有些深沉复杂起来,隐隐的还含着一丝警告的味道:

    “我那徒弟,性子是有些木讷,有些憨厚,但绝不是傻瓜,也不是个容易被人欺负的人……就算他是,我这个做老师的,也绝不会坐视他被人欺辱!他是不太会说话,不过他的心肠却是极好的。所以……吉尔小姐,还请您珍惜这样的爱人吧,我祝你们两人白头到老。”

    说完,陈道临一摆手,就将手臂从吉尔的手里抽了出来。然后他不等吉尔说话,就拂袖而去!

    ……

    陈道临回到自己的船舱之中,虽然今天给吉尔检查眼睛很是顺利,但是等他安静坐在自己的房间里的时候,回想当时的情景,心中却是越想越觉得不舒服。

    卢修斯兴高采烈的进来想陈道临千恩万谢,陈道临看着这个小子满脸红光的样子,知道他是真心爱极了那个吉尔小姐,虽然心中有千言万语,可是看着卢修斯的样子,他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好随意含糊敷衍了几句,只说自己有些累了,就将卢修斯打发走。

    等卢修斯走了,巴罗莎在房间里陪着陈道临,眼看陈道临神色不快,走过去坐在他身边,柔声道:“出去只是这么短的时间,又是去给人看病,哪里惹来的这么多不开心?”

    陈道临看身边温柔动人的巴罗莎,轻轻一叹,忍不住就将自己今日给吉尔检查眼睛,然后一系列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前倨后恭,先是拒人千里之外,有求于人之后就态度大变。为了取悦我生怕我怪罪,对自己的忠仆都毫不容情的打骂……”陈道临说到这里,忍不住叹了口气:“这女子,看上去秀秀气气的,想不到却是这么一个心狠寡情之人!”

    说到这里,陈道临长长吐了口气,郁郁低声道:

    “这么一个女人,绝非男人之良配!!”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