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帕宁的警告】(二合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从罗林平原前往帝都,选择水路航行,接下来便是一片坦途。

    澜沧大运河是帝国历代皇帝花费了无数巨资耗费了无数国力开凿而出的帝国大动脉。

    这条贯穿帝国东西方向的大动脉,直接打通了帝国东西的物流,成为了以帝都帝国心脏的输血管。

    更加上在昔年帝国开发南洋的时代,海军的历次远征南洋,帝国皇帝为了彰显武功,都会让海军的船队直接开到帝都城外的港口接受万民欢呼,举行盛大的凯旋仪式——为了能让海军舰队开到帝都外的港口,所以河道经过了大力拓宽。

    似陈道临等人现在乘坐的这条海军战舰,在宽阔的澜沧大运河上行驶,毫无任何压力。

    而且悬挂了东海纽霍芬总督府旗号,以及罗林家旗号的船队,就等于上了双重保险,沿途所到之地,地方关卡都是立刻放行,河道之上,沿途遇到的船只也纷纷让开河道。

    ……

    这天一早,陈道临还在船舱里休息,就听见了外面有人敲门。小女仆夏夏跑去开门,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

    门外站着的,居然是帕宁。

    帕宁看上去气色极好的样子,精神抖擞,身穿了一件崭新的军中将官制服,甚至还佩戴了绶带,胸前挂着两枚勋章,皮靴擦得锃亮,腰间挂着细细的长剑,手掌套着雪白的手套。

    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那张英俊的脸上,似笑非笑:“达令法师,你不会还没起来吧?”

    夏夏直接对这个家伙翻了白眼,如果不是这些日子她已经渐渐的学习了一些礼仪。按照夏夏的脾气,就想当场把门摔到这个家伙的脸上去!

    哼……白长了这么好看的脸蛋,可却偏偏是个混蛋呢,上次把我们家老爷伤得这么重。居然还有脸上门来?!

    夏夏撇撇嘴。还没等她说话,里面就已经传来了陈道临的笑声:“加罗宁将军好兴致了。一早就来找我,不知道有什么见教?”

    说着,陈道临从房间里一步步走了出来,他光着脚。身上套着件松松垮垮的睡袍,脸上的笑容带着几分慵懒,头发更是乱糟糟一团。

    这幅尊重,和帕宁的精神抖擞,恰好形成的强烈的对比。

    夏夏撇了一眼自家的老爷,又看了看身边的大帅哥帕宁,忽然心中生出一个古怪的念头:虽然自家这位老爷看上去邋遢了一些。不过却偏偏叫自己瞧着就是很舒服。

    哪里像这个小白脸,一副随时要被皇帝接见的模样!

    陈道临对夏夏摆摆手,让她先出去,然后他笑望着帕宁:“同船这些天。你我都没见面,我还以为你是打算赖账了呢。”

    帕宁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走进了陈道临的船舱里,看了看这里的摆设,不由得叹了口气:“达令先生,你也是修炼之人,难道不明白过于奢侈的生活会消磨雄心么?”

    陈道临的船舱的确十分奢华——因为他是卢修斯的老师,卢修斯对自己的老师十分恭敬,事实上这间船舱是属于总督少爷本人的,而卢修斯则让了出来给自己老师享受。

    船舱里地上铺设了厚厚的地毯,即便是在船上,也绝对不会感觉到一丝一毫的潮湿阴冷,光着脚踩在地毯上,只会觉得干燥温暖。

    桌上的香炉里焚着上好的南洋运来的香,房间里的摆设更是奢华,尤其是里面一张大床,足足可以让三个人在上面打滚,柔软的床被都是天鹅绒的。

    就连床后的马桶,都是镶嵌了金边的。

    “我这人天性懒散了些,喜欢让自己过的舒服些,也不算什么大毛病吧。”陈道临丝毫不以为意。

    “现在已经是上午了,看你的样子,似乎是刚起床?”帕宁皱眉瞧着陈道临,摇头道:“你也是修炼之人,岂不知道业精于勤,废于嬉。我想你这么大年纪的时候,每天天不亮就会起身修炼……”

    陈道临忍不住笑了,看着帕宁的眼睛:“咦?你倒是居然这么好心,来督促我努力练功的么?”

    帕宁神色不变:“你的实力若是太过差劲,将来只怕连当我对手的资格都没有。”

    “哈哈哈,那就不劳阁下费心了。”陈道临直视着帕宁,淡淡道:“若是你不信,我们不妨再比比,看看你能不能轻易把我收拾下。”

    “光凭你那些阴谋诡计,总不是王道。”帕宁冷笑。

    “好了,不和你斗嘴了。”陈道临一挥手:“说吧,来找我什么事?”

    “方才下人来回报,中午就要抵达帝都了,不知道达令先生可有兴趣和我一同去甲板上叙谈?你我谈天说地,再远眺帝都之景,也算是一件趣事。”帕宁笑道:“说起帝都的城墙,可是帝国一景,所有第一次来到帝都之人,无不为之倾倒。若是我没记错的话,达令先生应该是第一次到帝都来吧。”

    陈道临目光闪动,深深看了帕宁一眼:“加罗宁将军相邀,我岂敢拒绝?请容我梳洗更衣。”

    ……

    片刻之后,两人已经并肩站在了船头。

    陈道临换了一身宽松些的魔法师长袍,手里捧着一杯热茶。身后还有夏夏这个小跟班,如同个小尾巴一眼的在后面伺候着,端着盘子,上面放了茶水和点心。

    陈道临立在船头。远眺河上风景。忍不住长叹了口气:“果然是人间繁华之地!”

    此刻已经距离帝都不远了。河道两侧,河岸上沿途种植了排排绿树。道路更是宽阔平坦。

    就沿着河道和大路两侧,房屋店铺林立,有船工忙碌,有商铺叫卖。天南海北的商船停泊在两岸。给两岸带来的繁华。

    还有一些小船泛舟河上,有娇俏的女孩叫卖鲜花以及各色新鲜瓜果小食,还有些渔民就在河岸边挂了各色河鲜。

    更有商家酒店,就建在河岸两旁,甚至将食肆建在了河上,有游人就在上面饮酒用餐,远眺河上络绎不绝的船景……

    此刻已经接近中午。这个季节正是秋高气爽,站在船头看着这般风景,河风阵阵,吹得人心旷神怡。陈道临忍不住连连叹息:“好地方,好地方!”

    陈道临在这儿感慨,旁边帕宁却也在叹息,就听见他低声叹了口气:“地方虽好,却非吾乡……”

    嗯?

    陈道临心中一动,扭头看着帕宁,就看见帕宁的那张英俊得叫人嫉妒的脸盘上,满是一丝淡淡的无奈,这表情让陈道临有些意外,他皱了皱眉,笑道:“将军何出此言?若是我没记错的话,你这次来帝都,可是升官发财,飞黄腾达啊!而且……我可听说,将军即将迎娶皇室公主,我听说皇室之女,无一不是天姿国色啊。所谓男子汉大丈夫,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何等快事!为什么你还这么愁眉苦脸的?”

    帕宁居然脸色一僵,眼神里露出一丝不自在来,瞪了陈道临一眼,低声骂道:“娶公主……哼,这等‘美事’,谁愿意去娶尽管娶好了。”

    他说完这句话,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确定了自家的那位长辈叔叔没有在身后,才松了口气。

    看着这个骄傲的家伙露出这种神情,陈道临不由得又是好笑又是好奇。

    “帝都虽好,是帝国的权力核心,所有的风云人物,无一不是在这个地方才能扶摇直上!数百年前罗林家族的先祖,便是在帝都血战平叛建立了一世功勋。一百年前那位杜维殿下,也是在帝都政变之中被封郁金香公爵,进而名扬天下。试问天下雄杰英才,谁不想在这个地方出人头地。”

    “这样岂不是很好么?”陈道临油然道:“男子汉大丈夫,不正是追求这样么?”

    “这样的确都是很好的。”帕宁的神色郁郁,语气却居然有这一种前所未有的诚恳,他看着远处:“我回到帝都,将封将军衔,进入军部任职,再娶皇家之女,成为皇族屏障,以这样的身份,不出十年时间,我就可以成为一军主将,二十年内,我就有希望坐到军务大臣的位置,若是幸运的话,有生之年,或许可以干上一任宰相!临死的时候,或许可以让我家族的爵位更进一层……”

    帕宁说到这里,语气渐渐低沉了下来:“这些都是很好的……可惜,我偏偏不喜欢。”

    陈道临听了,不由得一呆。

    他看着帕宁的脸色,发现这个一直和自己不对盘的家伙,此刻脸上的表情居然是那么的坦诚和……无奈!

    “帕宁……”陈道临不由得也换了个称呼,低声道:“我倒没看出来,你居然是个不爱权势的隐士?”

    “隐士倒也说不上。”帕宁忽然淡淡一笑:“美酒佳人我也喜欢,只是,若是伴随着美酒佳人的,还有一副锁你一生的枷锁,那便无趣得很了。”

    “枷锁……”陈道临渐渐严肃了起来。

    “我活了二十六年。”帕宁低声道:“最快活的岁月,便是跟着我的老师在山中修炼的那八年时光。老师教我摒除一切外界的干扰,任何事情,可随兴而为。没有什么军中同僚嫉妒,没有同僚倾轧,没有勾心斗角,没有权贵应酬。也没有如履薄冰!”他说着,看了陈道临一眼:“我父亲在帝都十年,现任职王城近卫军,帝都城防。数万雄兵都掌握在他手里。可这十年来。我父亲何曾有一日快活过。不足五十岁的他,头发已经白了大半。当初我从山中修炼归来。便不愿意留在帝都,而是远远的调到东海去逍遥自在。可如今,这帝都,我终究是躲不开的。”

    帕宁说的诚恳。陈道临心中也是越发的疑惑。

    他咳嗽了两声,盯着帕宁,皱眉道:“这个……我很奇怪你居然对我说这些。帕宁,我们两人,貌似不算是朋友吧?”

    “自然不是!”帕宁立刻干脆的摇头:“我恨不得你死了才好。”

    “那就是了,你一早跑来我房间,把我拖出来看风景。又和我说这些掏心窝子的话,实在是叫我受宠若惊啊。”陈道临哈哈一笑:“我现在感觉后背上都是寒的,生怕你在给我挖坑下套子。”

    “倒也不用想那么多。”帕宁哈哈一笑:“你且放心,真要给你挖坑下套子的时候。我一定不会手软。只是此刻……”

    他轻轻叹了口气,放低了声音:“越是接近帝都,我心中就越不开心。这船上之人,却找不出一个能说两句话的。卢修斯那个家伙虽然和我身份相当,但是那家伙也我和不对盘,而且,他说上一句话要等一炷香,实在不是个能谈之人。倒是你,想到我们两人也算是‘生死之交’,你我互有把柄在对方手里,有些话对你吐吐口水,也不怕你会说了出去。”

    陈道临古怪的笑了笑——这算是“宿敌”的待遇么?

    “达令。”帕宁忽然语气一变:“我还不曾问过你,你跑来帝都,又是想在这里寻找得到些什么呢?”

    “我?”陈道临一愣。

    “嗯!”帕宁的语气居然十分认真:“帝都历来都是冒险家投机者的天堂。不知道多少武者,多少魔法师,都希望能在这个地方一举成名,扬名天下!就如同那些辉煌的前者一样!每年不知道有多少武者不惜一切来到帝都,只希望能在这里碰碰运气,找到上位的机会。不知道多少人带着梦想而来,想在帝都出人头地飞黄腾达。那么,你呢?达令,你来帝都,是为了什么?”

    “我……”陈道临忽然心中有些茫然起来。

    我来帝都为了什么?

    这个问题,就连陈道临自己都说不出一个准确的答案。

    似乎,自己穿越之后来到这个罗兰世界,大部分的时间都是随遇而安,随波逐流,自己并没有什么特别明确的目标和企图心。

    自己就好像一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游戏玩家,东走走西看看,碰碰运气,到处游历,能捞好处就捞好处,捞不到也无所谓。

    说起来,自己似乎的确有一个理由来帝都的,就是老怪物克里斯和自己的那个交易的条件。

    可问题是,似乎这也并不是特别必须的,对于陈道临来说,只是把那条件当做是一个游戏副本任务,能做到自然好,做不到……好像也无所谓。

    说起权势,自己从来不曾想过,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在这里毫无根基——什么穿越者主角带着光环来到异世界,然后造反种田干掉皇帝统一天下……拜托,这种事情想想就算了。

    至于财富么……

    陈道临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衣服,里面揣着的那个魔法袋里,装了从罗林家地下藏宝库里搜刮来的东西,就凭着这些财富,陈道临已经比这个世界的绝大多数人有钱了!

    “恕我直言,从我认识你到现在,我一直不曾看透你。”帕宁仿佛笑了笑,他并没有看着陈道临,而是眼睛瞧着远处,缓缓道:“你这人,看似斤斤计较,睚眦必报,而且精于计算,又善于机变……按照我多年识人的经验,似你这种人,应该是那种心怀抱负,企图心极强的人才对。可偏偏在东海总督府的时候,你便对一切都仿佛没什么兴趣,总督大人那么赏识你,你却只是在总督府里吃喝玩乐,或者陪着卢修斯那个蠢小子泡在房里孤岛魔法。若是换做旁人,能得到弗里茨总督的赏识,谁还会成天去陪着卢修斯那个小孩子耗费时间?我就知道。弗里茨总督有几次都想招揽你为他家族的魔法顾问,可是你却偏偏只安于一个家庭教师的身份。

    看似你在东海捞了不少好处,可那都是小打小闹。放着弗里茨这么一条大粗腿你却偏偏视而不见,居然一句话就离开了东海。陪着卢修斯这个小孩子跑来帝都。

    我可是听说的。弗里茨总督当初问你是否愿意来帝都,其实是有心试探你。只要你当时流露出哪怕一点点的意思,总督大人就会想留下你当他家族的魔法顾问……就如同罗林家的那位巴蒂亚法师一样!

    你可知道,罗林家的那个巴蒂亚,因为有罗林家的支持。在魔法工会里的职位已经坐到了执事!

    若是你接受了弗里茨总督的招揽,以弗里茨总督在帝国的地位,和在皇帝心中的地位,你能得到总督一家的财力物力支持,那么你将来进入魔法工会,很快就可以升迁到高层!这样的大好机会,你却轻轻错过。成天只和小孩子在一起。

    可若要说你这人虚怀若谷的话,却也大大不见得,你这人贪财好色,又狡猾精明。

    我实在很好奇。这两种完全对立的性子,却怎么会在你身上同时体现。”

    陈道临听着,心中渐渐的冷静了下来。

    这帕宁……倒是看得好准!!

    其实陈道临心中很明白自己的心境到底是怎样的。

    说自己狡猾精明,贪财好色,都是有的。

    至于虚化若谷……那是因为自己一直以来,都没有真正的把自己当做罗兰世界的人!

    他的内心深处潜意识里,一直把自己当成一个过客。

    或者说穿了,他把自己当成了这个世界的一个玩家!

    所谓的罗兰世界,在他心中,依然就如同是一个巨大的RPG游戏而已,自己随时可以删号走人,随时可以回到现实世界之中。

    他的内心,从来都没有对这个世界真正的生出归属感。

    “其实,你到底想怎样,我倒也并不关心。”帕宁缓缓继续道:“你我又不是朋友,你的死活,我也不在意。可我想对你说的是……”

    他缓缓转过身来,正面面对着陈道临,严肃的眼神盯着陈道临的眼睛:

    “你真的不该把巴罗莎带来帝都这种地方!”

    “……为什么?”

    “因为,这个地方,会吃人。”

    帕宁毫不犹豫的回答:“我在帝都的时候,不知道见过多少人怀着梦想来这里,然后撞得头破血流,更有多少人输得倾家荡产粉身碎骨!若是你一人,大不了一死,化作澜沧河里的一具枯骨,化作郊外山中的一堆尘土。可你却偏偏带着巴罗莎一起来到了这个地方!陈达令,你难道就不曾想过,巴罗莎这么一个美丽单纯的精灵,你将她带来这等处处虎狼处处吃人的险恶之地……你有能力保护她么?若是有一天,你连自己都保护不了……”

    说着,他冷笑道:“假如你在帝都得罪了什么大人物,你以为你能有自保之力么?假如你在帝都得罪了什么实力强大的强敌,你又该如何自处?再假如,有什么大权势之人看上了巴罗莎的美色,欲要强抢,你以为你能保得住她么?你只是一个小角色而已!就算你和卢修斯是朋友,但这里是帝都!纵然是弗里茨总督本人在这里,也都要夹着尾巴做人,更何况是卢修斯那个小孩子?就算弗里茨总督赏识你,也断然不会为了你而贸然竖立强敌!

    你的确有个魔法师的身份!可这里不是什么穷乡僻壤,这里是帝都!在帝都,一个小小的低阶法师,就如同蝼蚁一样!在真正的强人眼里,一根手指就能捏死你。

    甚至就算是我,达令,若不是我还存着几分骄傲,我若是真的想不顾一切的弄死你,至少有一百种法子!不说别的,我身上的这件将军制服,就可以让我可以杀死你而不用受到任何惩罚!”

    陈道临说不出话了。

    “我今天找你说这些,便是送你几句忠告。”帕宁淡淡道:“帝都不是东海!你带着叫人眼红的佳人伴侣,怀揣着惊人的财富,若是在别的地方,自然是很好的。可在帝都,这就是取死之道!这是一个吃人的地方,每年不知道多少英雄个豪杰在这里或凄惨或屈辱或无声无息的死去!

    我希望你不会是下一个!我更希望你不要连累了巴罗莎!

    你从罗林家藏宝库里弄到的那些财富,最好仔细收好了,莫要随随便便的拿出来,否则的话,我保证你在帝都活不过一个月!”

    “…………”

    陈道临沉默了好久,他盯着帕宁,虽然帕宁的话说的而恶毒,陈道临一度心中也充满了怒气,但是等他渐渐冷静下来之后……

    “……谢谢你!”

    陈道临居然很由衷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谢谢你的忠告!虽然我知道这并不是你的本意,不过,我依然要谢谢你!”

    帕宁并不理会陈道临的感谢,他转过身,看着船头的远处,然后,他忽然笑了笑,伸手指着远方:

    “瞧!帝都的城墙!能看见帝都的城墙了!我们已经快到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