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 【“喜讯”】(二合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天骄无双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此时已是正午,那炫炫的日头就顶在天空之上,远远望去,一座宣威凛然的城墙就在这澜沧运河的南畔。

    青色巨石堆砌而成的高大巍峨的城墙如一条长龙,尽显着威风霸气。越接近帝都,河道就变得越发的宽阔起来,河面上络绎不绝的来往船只如过江之鲫,帆影片片,陈道临看来,几乎恍惚之中,几乎要把这内陆城市错认某个海港城市。

    这等繁华气象,纵然是东海纽霍芬的首府希洛克岛港口,也要逊色几分!

    大部分的商船只在城外的河畔码头停泊。而澜沧运河有一条支流,却从主河道岔开,直接插入了帝都之中。

    一座水上的城门耸立在河道之上,城门宽阔,上面悬挂着铁栅栏,两旁有巡视的小舟。高大威武的城防军兵来回巡视,城楼上更是排列着叫人敬畏的弩炮。

    城楼两侧,沿着城墙而下,每个百米,便有一座高大的塔楼,高低错落,形成了近乎完美的防御工事。

    陈道临看得目眩神驰,从内心深处赞叹这冷兵器时代的巨型建筑。可想而是,在这个时代,造出这等叫人拜服的城防,是投入了何等的人力财力,一个帝国的强盛,便可从这帝都的城墙上尽显无疑!

    “帝都的城防,是这个世界上最完美的工事。”帕宁站在陈道临身边,仿佛早就料到了陈道临的惊诧和感慨,轻轻一笑,缓缓道:“帝都这座巨城建造于一千年前,罗兰帝国开国的时候,便不惜成本的建下了这座巨型城市。你看到的这座水门。只是帝都城门之中最小的一座。”

    “最小的一座?”陈道临瞪眼。

    “当然!”帕宁缓缓道:“帝都的城门一共有九座,另外有塔楼六百六十三座,箭塔一百三十座,弩炮上千门。以及……”说到这里。他瞧了陈道临一眼,低声笑道:“想来这东西。达令法师应该是很熟悉的:魔导炮。”

    “魔导炮?”陈道临眼睛一亮。

    在这个冷兵器的世界里,魔导炮毫无疑问便是军阵之中最犀利最强大的武器!

    “那些魔导炮是开国时代留下来的,如今的制造图纸早已经遗失,后人也无法再造出来。不过留存下的依然还有一百六十余架。这些魔导炮用魔力发射,声若惊雷,威力惊人……可惜,我也不曾亲眼见过。只是在军事学院里进修的时候,从文献上读到。帝都的城防魔导炮,平日里是绝不允许使用的,而且……就算想用。也没法开启。”

    “为什么?”陈道临好奇道。

    帕宁微微一笑。

    此刻座船缓缓的从水门之下行驶进入,巡防的守军看见了罗林家的旗帜,自然是放行——罗林家的族长贝里昂伯爵可是现任的帝**务大臣,他家里的座船。守军岂会阻拦?

    座船进入了城门里,就来到了帝都的港口区的内部码头。

    帕宁站在船头,一指远处的天空,笑道:“原因么,自然就在那里!”

    放眼远眺而去,就在帝都的城中远处,有两座高塔耸立在那儿,一左一右,遥相呼应。

    稍微矮一些的,是一座圆形高塔,青色的巨石堆砌,造型古朴,陈道临看去,隐隐的就感觉到了那高塔的周围有一股强大的魔力波动。

    “那青色的高塔,便是魔法工会的总部所在。魔法工会里的元老们,都住在高塔之上,高塔的周围有魔法阵守护,高塔的上空,飞鸟难过!任何胆敢从魔法工会总部上空飞过的人或者物体,都会被魔法阵轰下来。”

    帕宁笑了笑:“这也是帝国赋予魔法工会的特权。”

    陈道临点点头。

    这的确算是特权了!

    任何国家,制空权都是国家所有,哪里能容许别的组织染指?帝国居然将帝都上空的这一片区域的制空权交给魔法工会,这不是特权,那什么才是特权?

    想到这里,陈道临挪开眼神,看着另外一座高塔……

    那座高塔,塔身银白,是用白色的巨石建造,从高度来看,它比魔法工会总部的魔法高塔要高出近乎一倍!远远看去,几乎要直耸入云!

    陈道临并不是没有见过高层建筑,在现实世界之中,他见过不少世界著名德尔高楼,比如大魔都的金茂大厦等等。

    若是从高度来说,这座白塔自然是不如现实世界的那些摩天大楼的。

    可这里毕竟是罗兰!以这个世界的科技水准和文明程度,建造出这种高度的建筑,已经足以叫人惊叹为奇迹了!

    “那……便是传说中的‘白塔’了吧!”

    陈道临忍不住长叹了口气。

    ……

    白塔!

    这是个在罗兰帝国具有极其特殊意义的名字!!

    在罗林家族的时候,罗林家城堡也有一座高塔,那是属于赛梅尔的观星塔,因为用白色的石料建造,也被称呼为白塔——不过那只是罗林家人自己的称呼而已。

    而真正的,被整个罗兰帝国的人公认的,世人传颂的,真正的“白塔”,便是此刻陈道临眼前的这一座了!

    这座白塔的确切位置,便是帝都的皇宫的中心位置!

    这座白塔建造于千年前的开国时期,开国皇帝主持建造的,投入的财力和人力,近乎是一个叫人恐惧的数字!

    这是一座魔法之塔!

    开国皇帝在建造这座白塔的时候,在皇宫下留下了一个强大的魔法阵,而这座白塔,便是魔法阵的枢纽所在。

    白塔的顶部,是一个如马蹄形的金属基座,据说是用最坚硬的黑色铁精石打造,其中还加入了大量珍贵的秘银,以保持它的魔法附和程度,塔顶更是有一块当世公认的最大的魔法水晶——三米的高度。重量超过了一吨!

    也只有这么巨大的魔法水晶,才能符合如此庞大的魔法阵!

    一旦发生了战争,那么只要皇宫里开启白塔这座魔法枢纽,就会立刻发动这座巨大的魔法阵。

    这是一个强大的。聚攻防于一体的魔法阵。阵法发动之后。强大的防御魔法,将笼罩整个帝都!

    因为在建造的时候。帝都的城墙上,那些大大小小的塔楼,便是整个魔法阵的组成部分,是魔法阵的大大小小的支点。一旦其中白塔的枢纽。魔法阵运转,便会引发城墙上那数百座塔楼的呼应,将会有一个巨型的防御阵法将整个帝都彻底笼罩在其内。

    更惊人的是,这个魔法阵的防御力强悍,攻击力也丝毫不逊色!

    靠着魔法阵的启动,城防上的魔导炮就能得到充足的魔力,成为城楼上强大的火力点!!

    可以说。一旦这座魔法阵被发动,整个帝都就会立刻变成一座让所有进攻者绝望的强大要塞!

    “我在帝**事学院里进修的时候,学习各种攻防军略,学院里的科目也曾经无数次的教我们以帝都为假想例进行攻防推演。”帕宁也远远望着白塔。缓缓道:“帝都的周围有四座卫城,占据了南来北往的要道,要想攻打帝都,就哟先拔除四座卫城才行。卫城是按照永久性的军事要塞标准建造的,防御力绝不容轻侮。王城近卫军团,更是帝国公认的最精锐装备最好的军队。四座卫城,加上完善的帝都城防,形成了一个极为完善的防御体系。拥有数万精锐的王城近卫军,以及皇家御林军,城中的治安部队,还有城中豪门贵族家里大大小小的私军侍卫武装——一旦发生战争,帝都就可以动员起超过十万兵力。拥有十万装备精锐的军队,加上如此完善的城防体系,就足以让所有的进攻者头疼。

    白塔的魔法阵,是帝都防御力量的核心,也是最强大的一个环节。魔法阵一旦开启……开国皇帝当初建造这座魔法阵的时候,就是按照极为惊人的标准建造的。这座魔法阵的防御程度之强,恐怕说出来都会叫人不信——开国皇帝曾经说过,就算是圣阶强者,也绝打不破这魔法阵的防御!当然了,千年以来,并不曾有任何一个圣阶强者挑战过这座魔法阵。但是我依然选择相信开国皇帝陛下的话——那位陛下是当世公认的第一强者,连他都这么说,这魔法阵的防御力量,应该是绝对值得信任的。

    拥有完善的防御体系,拥有一个当世第一的强大魔法阵的守护,还有魔法补充之下的魔导炮作为反击手段……这么一座巨城,我们在军事学院里推演的时候,都认为要想攻克这座城市,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纵然是给我百万雄兵,我也没有把握打破这座雄城!”

    陈道临听到这里,忽然道:“我倒是一直很好奇一个问题。”

    “什么?”

    “我虽然是第一次来到帝都,但是关于这座白塔魔法阵的传说,也从书上看到过不少。”陈道临微笑道:“这座传说之中的‘最强魔法阵’,从一千多年前建造起来至今,却是一次都没有派上过用场吧?”

    帕宁怪异的瞧了陈道临一眼,似乎皱了皱眉,然后他看了看左右,缓缓道:“达令先生,虽然魔法师在帝国享有一些特权,但你最好明白,有些话也是不可以随便乱说的。”

    “难道这不是事实么?”陈道临撇撇嘴:“我读过文献史料,这座号称最强大的魔法阵,其实从来就没有真正派上过用场。而那位罗兰帝国的开国皇帝,在建造这座白塔的时候,当时帝国已经统一了整个大陆,放眼看去,帝国已经没有任何对手了。在没有任何对手的情况下,却耗费国力,建造这么一座‘最强大的魔法阵’,岂不是叫人费解?不仅如此,帝国的历代皇帝,都必须要遵照祖训,投入大量的财力对这座白塔和魔法阵进行维护修缮,千年不断。这样的做法……”

    帕宁沉默了会儿,低声道:“这便涉及到了皇家的隐秘了,旁人哪里能知道?”

    他摇摇头,道:“这么一座强大的魔法阵。的确从来不曾真正用到过。我罗兰帝国坐拥整个大陆,放眼看去,再无敌国对手,草原那些异族不过是游牧强盗罢了。成不了气候。南洋的土著更是只能划着小船屈膝求饶的渔民……而帝国的几次内乱,这魔法阵也并没有派上用场过。”

    说到这里。他仿佛故意顿了顿,然后看了看左右,才压低了声音道:“这个问题,在一百多年之前。的确一直困扰着所有的史家学者,开国皇帝陛下为何弄出这么一座耗费巨大却偏偏用不上的魔法阵,谁都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可一直到一百多年前……”

    陈道临的神色也诡异了起来,低声笑了笑,伸出手指往北一指:“你是说,它们?”

    “不错。”

    帕宁的声音很低,苦笑道:“帝国开国千年。前一千年从来没有强敌存在,所以这个‘最强魔法阵’一直被诟病为无用的摆设,尤其是每一任皇帝还要花费巨额的财力对它进行修缮,这种做法自然遭到过不少非议。可偏偏在一百多年前。那些异族忽然从冰封森林以北的地方打了进来。从那之后,对于帝都白塔魔法阵的诟病的声音,就再也没有了。”

    陈道临哈哈一笑,可随后他又一皱眉:“难道……一千年前的那位开国皇帝,早就料到了后世会有异族打过来?所以在一千年前就早早的建造了这座魔法阵?”

    “这个……就真的只有老天才知道了。”帕宁摊开手,苦笑道:“开国的皇帝陛下是一代强者,或许真的能窥破天机,留下些什么神奇的预言吧。不过在那些异族打进来之后,帝都的白塔魔法阵就再也无人非议。尤其是在战争最吃紧的那几年,甚至还有人主动要求皇室对魔法阵进行维修呢。”

    “嗯……可即便是这样,兽人也一直不曾真正的打到过帝都城下吧。”陈道临摇头。

    “若是没有郁金香公爵横空出世,谁敢保证那些兽人不会饮马澜沧河?要知道,在昔年的战争之中,北方的要塞就曾经被那些异族攻破,若不是郁金香公爵力挽狂澜,恐怕那些兽人饮马澜沧河的场景,就真的会出现在史书之上了。”

    陈道临听了,忽然心中一动,回头看了看那宽阔的澜沧大运河……河畔两岸,繁华盛景……

    一时间,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奇怪念头,陈道临随口道:“那位开国皇帝陛下,若是真的是因为预言到了千年之后有异族入侵,才修建了这座白塔魔法阵——那么,不知道在他的预言之中,到底有没有见到这些异族饮马澜沧河的那一天?”

    这句话说出来,帕宁顿时脸色微微一变!

    深深的瞧了陈道临一眼,帕宁目光收缩,深吸了口气,看着那河畔,忽而昂首断然喝道:“若是真的出现了那些肮脏的异族饮马澜沧河……那便是我罗兰帝国每一位军人之耻!!我帕宁有生之年,绝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这话说的斩钉截铁,而且语气之中更是充满了强大的自信。

    可陈道临颇为意外,没想到这帕宁居然有如此豪气。这人虽然和自己不对盘,可是显然对自己的军人身份却是极看重的。

    陈道临虽然心中感慨,却也不禁隐隐的生出一丝忧虑来……

    如果说千年前的那位开国皇帝真的是有预言的本领,才建造出这么一座白塔魔法阵,那么……如果不是真的预见到了会有异族兵临城下的那一日,又为何花费那么大的气力建造这魔法阵?

    只怕……

    想到这里,他缓缓摇了摇头。

    ……

    座船终于停泊靠岸。这片港口乃是帝都的各大豪门的私家码头。罗林家的码头占地位置极好,这只船队停泊之后,船上的水手自然忙碌起来。

    陈道临等人在船上待了多日,此刻终于到达目的地,早已经迫不及待的下船了。

    卢修斯虽然神色有些郁郁,但是却依然坚持陪在吉尔的身边。这位罗林家的小姐虽然对待卢修斯的态度依然是那么淡淡的,不过似乎因为陈道临的原因,态度稍微不那么僵硬冰冷,甚至还和颜悦色的和卢修斯说了几句话。

    帕宁早在船刚刚靠岸的时候就离去,他和自家的仆从还有长辈一起下了船。临走的时候,只是远远的和陈道临点了点头,就算是打了招呼。

    陈道临看着这个家伙远去,心中生出一种古怪感觉:自己在这帝都。只怕今后少不得还要和这个家伙打交道了。

    倒是身边的人颇为奇怪。尤其是胡克船长,他站在陈道临的身边。皱眉道:“达令老爷,你什么时候居然和这个家伙如此投机了?”

    陈道临淡淡一笑:“谁说我和他投机了?这人虽然……嗯,算了,不说也罢。”

    他摇摇头。下意识的瞧了巴罗莎一眼,却发现巴罗莎也在怔怔的看着自己。

    精灵女孩的表情有些紧张,静静偎依在陈道临的身边。陈道临忽然心中一动,想起了今天帕宁对自己的那番警告,他伸手握住了巴罗莎的手,用低沉的嗓音柔声道:“怎么了?紧张么?”

    “这里……就是帝都了,是你们人类最大的城市。我听说这个地方……很危险的。”巴罗莎的脸有些红。

    “哈哈!”陈道临放声大笑。握着巴罗莎的手,将精灵女孩拉到自己的怀中,然后就搂着她纤细的腰肢,看着船下这片繁华世界。

    “你放心。有我在,总会好好的护着你!”

    ……

    等仆人们准备妥当,陈道临等人才离开了船来到码头。

    仆从们去准备车马,陈道临就在那儿陪着巴罗莎看着码头上的繁华景色,指指点点。

    狼武士查克和胡克船长两人跟在身边——这两人都是身材魁梧的武者,尤其是狼武士查克,一个兽人扈从站在这帝都的码头,自然是极为醒目的。

    何况查克身穿铠甲,佩戴着长刀,一身煞气——帝都里虽然不鲜见兽人,但是帝都的百姓见到的兽人,大多都是竞技场里带着镣铐的斗兽士,哪里见过这种全副武装站在大庭广众之下的?

    也就是陈道临等人一看就是豪门众人,才没有人敢上前。

    码头上的治安士兵也已经围了过来,远远的被仆人拦下,看过了文书之后,才终于松了口气离开。

    陈道临看了一眼查克,发现这个狼武士倒是神色冷淡从容——大概它当初在自由港的赌场角斗场里,早习惯了这种被围观被指指点点的场面了吧。

    等车马准备好,众人正要登车上路前往城中的弗里茨家的府邸,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总督家的管事满头大汗的跑了来向自家的少爷禀告。

    卢修斯听了自家的管事的话,脸上也不禁露出了古怪的神色来,瞪大了眼睛瞧着陈道临,张了张嘴,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发生什么事情了?”陈道临皱眉。

    那个管事对陈道临连连点头哈腰,满脸堆笑:“法师老爷……那个……那个……有人在码头等着迎接您,知道咱们的船靠岸了,就跑来说一定要见您呢。”

    “在码头迎接我?”陈道临一呆:“这倒奇怪了,我在帝都没有什么熟人啊。”

    嗯,这话倒也未必对。自己在帝都的熟人其实也并非没有。别的不说,那位郁金香家的女公爵,就是自己在这罗兰帝国交情最好的几个人之一了。

    不过……貌似那位帝国一等一的女权贵,也不会专门跑来码头接我吧?

    “是郁金香家的人?”陈道临问道。

    “不,不是的。”管事神色有些古怪,看着陈道临,眼神里满是好奇:“是……李斯特家的。”

    “李斯特家?”

    这下陈道临也茫然了。

    “是的,他们说是接到了消息,法师老爷您和我家少爷一起来帝都,于是每天都派人打听咱们的行程,知道咱们这两天抵达,就每天派人在码头守着……”

    虽然心中奇怪,不过是李斯特家的人,陈道临倒也不好拒绝——心想难道是洛黛尔那个小妞知道我来帝都,派人在这里接待我?

    正胡思乱想着,那个管事就已经专门把人给引来了。

    这排场居然不小!

    只见迎面走来了一群人!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身穿笔挺礼服的老者,满头花白头发,仪态举止颇有气度,一看就是出身豪门大家之人。而他的身后跟着几个仆从,神色恭敬谨慎,带着各种箱子托盘之类的,摆设了各色饰品,衣物等等物件。后面更是还跟了几名身穿皮甲,彪悍精锐的护卫!

    这么一行人来到了陈道临面前,那个华服老者定睛看了陈道临一眼,然后就郑重的行了个礼,后退一步,躬身稳稳道:“这位一定就是达令法师老爷了?”

    “嗯,我就是。你们这是……”

    “我是李斯特家在帝都府宅的管事,达令大人,您叫我弗雷就好。我是奉了家主族长之令,在这里特意迎接老爷您的。”这个叫弗雷的管事神态恭敬,举止更是带着刻意的客气:“老爷来信说了,姑爷您近期要抵达帝都,于是吩咐我务必要安排好姑爷您在帝都的一切食宿。我早早派人安排打听了,姑爷是和弗里茨总督家的公子一起,想来原本是打算住在弗里茨家的……这可怎么行?我李斯特家虽然在帝都并没有什么官邸,但好歹还是有几分薄面的,您是咱们家的姑爷,来了帝都,不住自家宅院,若是住到了弗里茨总督家的话,只怕传出去,会叫人笑话,恐怕就连洛黛尔小姐,也会脸面无光的。”

    说着,弗雷又是深深一鞠躬:“家中的宅院已经清扫干净了,我已经备好了车马,姑爷您是现在就跟我一起回府么?”

    “………………”

    这弗雷说话的速度很快,一番话说下来,倒是把陈道临听得呆住了。

    他愣了好一会儿,才猛然瞪大了眼睛:“等,等等!你叫我什么?”

    “姑爷啊。”弗雷抬起头来,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您是咱们洛黛尔小姐的未婚夫婿,也就是我李斯特家的未来姑爷……难道是我的这个称呼有什么不妥当么?”

    “姑,姑爷?!”陈道临的脸上肌肉顿时僵了,嘴角面前扯了扯,额头冒出冷汗:“等,等一下……这里面,好像,好像有些不太对吧?”

    “没什么不对啊。”弗雷愉快的笑了笑:“您在小姐的成人礼上已经和小姐公开了关系……前些日子,小姐和您出游归来,回家之后,族长老爷已经终于做出了决定,族长已经发了话,既然您和洛黛尔小姐感情笃好,那么就愿意成全小姐的心愿。姑爷年轻有为,还是一位年轻的天才魔法师,和我家小姐正是良配。所以族长已经发了话,同意了这桩事情,恐怕最迟在年底,族长就会亲自来帝都举办您和小姐的婚礼呢!”

    陈道临:“…………%%¥##%……&……”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